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底层民众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组图]两会访民动态:程雪为被关精神病院丈夫的         ★★★
[组图]两会访民动态:程雪为被关精神病院丈夫的
作者:民生编辑1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9-03-11 17:29

1、武汉访民程雪给胡锦涛总书记的紧急求助信

 

敬爱的胡锦涛总书记:

我叫程雪,湖北省武汉市人。在2009年3月2日下午两点左右,我与爱人胡国红在武汉市大白天被当街绑架了。而且我是被绑架到武汉市江岸区委党校的一栋楼里关了五天后才重见天日,而我爱人现在还被绑架在武汉市青山区武东一个精神病医院里,现在已经有九天之久。请您救救我们吧。

难道真的是洪洞县里无好人?武汉市就这样黑了天?

想起古代苏三不奇怪,因为那是封建社会。可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武汉市,就这样象黑社会一样的以区政府的名义在光天化日之下进行绑架,却是真真切切的。

但是,我相信党中央不会不管。

我,程雪,一个普普通通的妇女,一个孩子的母亲,万般无奈,想起给胡锦涛总书记写这封紧急求助信,请您救救我。

我母亲刚做了心脏瓣膜手术不到一周,我每天要送饭到医院,2009年3月2日中午照顾完母亲吃过饭后,我与爱人胡国红从武汉市亚洲心脏病中心医院出来,准备为母亲补充一些生活必需品,这时被四个社区的人拦住,说要我们与他们走一趟,我们拒绝了他们的无理要求,可是他们在路上拉扯了约半个多小时,这时新村街综治办主任杨顺生打手机喊来了江岸区新村街派出所的警车(可能是杨顺生先看见有几个路边上的人用手机照相,进行了联系,来的警车把车牌摘下了,是一个无牌照的警车),来的人和社区的汪莉、郭威与姓任的与杨顺生一起把我们强行拉扯进车子里。围观群众与胡国红一再要求他们出示证件,可他们就是不出示,只说是区政府的命令,围观群众怒不可遏,但是他们对群众大声吼叫,强行把车启动了,这不是无法无天了吗?

我很担心在医院刚动过心脏病手术的母亲,她不知我下午没去送饭是什么原因,如果知道我们是被绑架了,对才开过刀的心脏会不会有严重的影响。我心急如焚,我被关在武汉市江岸区委党校内,我知道,习近平同志对党校工作是很重视的,去年有一个《党校工作条例》公布。可是武汉市江岸区党校已经把楼提供给这样黑社会性质的绑架者当黑监狱用,是习近平同志万万想不到的吧。

我当然对打着政府旗号搞绑架的事件深恶痛绝,因为,这不是第一次了,去年七月我就被绑架到了这里(区党校长年提供给他们当黑监狱)达50多天之久。说是为了安保,好象我们是奥运会的敌人,我为此事一直在讨说法,但武汉市公安局一直说在调查,却一直没有回复,按信访条例三个月必须要回复的,他们根本就没有法制观念,一直置之不理。

旧账未了又添新账。

这次又被绑架五天。现在,社区的人说是抓错了,给了三百元钱就算了事。这武汉市到底还是不是共产党的天下?还是不是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领导下的天下?我作为一个公民,不是他们说抓就抓说关就关;这抓人要有手续,要么有检察院与法院的手续,要么有公安局的手续;这是法律的规定,而区政府把老百姓不当人,随意危害老百姓的人身安全,与吴邦国委员长在电视上讲的要维护宪法的严肃性背道而驰,和您提倡的依法治国公然唱反调。

我被他们一有活动就当政绩、当安保对象来说事,源于我爱人胡国红为自己被厂车间里的班长打伤而要求对其处分引起的,我们只要一个说法,但这个最基本的要求都不能得到答复。当时在车间胡国红与班长为工资的事情发生口角,其班长派了三个外面的流氓进厂将胡国红打伤,住院一个多月,我们一直都要求厂里解决问题,可他们不但不解决问题,反而在我们家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强行把他送到武汉市公安局安康医院,关了二天,造了一份假鉴定,上面无任何医生签名,后我一直在厂里要求给我一个正式的答复,江岸车辆厂是属铁道部管的一个大型企业,厂里有严格的保卫制度,三个流氓打手上班时间能进到厂里来,厂里是有责任的,我要求厂里按纪律处分这个班长并查找凶手是正当的,可厂里就是推诿拖延,我这样的基本要求其实也是企业管理的基本要求。他们怀恨在心并打击报复。

为了我爱人胡国红的问题,我到各级职能部门反映情况,一直无果,就象秋菊一样,我有什么错?去年我回娘家被江岸区和新村派出所的所长代着一帮人把我从娘家抓回,还把我七十多岁的老娘关押2天,没吃没喝,把我非法送到江岸区党校关押50多天,我爱人胡国红在家看孩子,也被江岸车辆厂和区政府、新村派出所的一帮人,在我家绑架、搜身、强抢手机、钱、身份证,又强行把他衣服扒光,把他关进武汉市武东精神病医院,进行惨无人道人身摧残,让正常人的他吃精神病人的药,两天的药量一次把他灌下去,还把他捆在床上,每天进行强电击2个半小时,打在太阳穴两侧和双手脚。而这一次,他也一定会被进一步严重摧残。今后,只要有奥运会与两会这样的活动,区政府还会把他送进去,逢这样的会他的精神病就会有了,会一完,他的精神病就没有了,我肯定也不能幸免。看来,国家以后只要开会,我就会遭到绑架关押,这就是他们维稳的政绩,这将作为他们年终总结的内容,就会得到相应的奖金与表扬。

我最心疼的是我儿子,我未成年的儿子一个人在家把铁门每天锁住,只能吃统一方便面,惊恐地目睹了这一切,使他幼小的心灵经历了他不应该经历的一切。他变得沉默寡言。我这次被他们在大街上绑架放回来与我儿子抱头痛哭了一场。为了对我儿子负责,我想起来一定要让党中央知道这一切,冒昧给您写这封公开的紧急求助信,是为了让您知道一个做母亲的为了下一代的责任心。请救救我们吧!

                                                          

程  雪                            

女   44岁

住: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徐洲二村86-3号

身份证号:420983196412209042  

电话:027-82906484                                     

 

 2009年3月10日

 

2、吉林女兵离奇死亡 父亲在京申冤未果

近日,正在北京上访的吉林访民陈大山给民生观察寄来了他当兵女儿陈啸离奇死亡,他多年上访未获解决的相关案情和材料。

 

当兵女儿离奇死亡难知死因 军委调查冷漠置之奇冤难雪

 

我女儿陈啸,入伍前系吉林省通化师范学院英语系05级学生,在2005年12月1日应征入伍成为吉林省军区通讯站话务排战士。通化市人民政府征兵办公室(2005)吉第000206号批准书证实,陈啸入伍体检身体健康,工切正常。

 

    2006年6月27日晚,家里接到军区电话,告之陈啸生病,可等我、妻子和岳父赶到时,见到的却是女儿冰冷的尸体和凄惨的死状。当时军区领导讲述陈啸在吉林省军区庆祝中国共产党建党八十五周年彩排现场指挥大合唱时突然晕倒,既而双在军区大院的马路上离奇死亡。当时120急救中心的医生和我们讲,他们赶到时孩子已死亡。我们当时看到的遗容是孩子双眼圆睁,嘴唇紫黑色,手指甲、上身和腿全是黑的,每每想起都让我们撕心裂肺般难受!

 

    在2006年6月28日下午,在我们全家还没有从悲痛中反应过来时,军区领导来到长春龙峰殡仪馆再三做工作,并承诺部队在经济赔偿和家庭救助等方面一定让家属满意。我们当时考虑既然人已经不在了,部队领导能主动提出给予补偿和救助,就听信了领导的话,同意把孩子火化了。

 

    可谁想到,孩子的尸体火化完后,吉林省军区并没有按照他们当初的承诺对我的家庭给予经济补偿和救助。正所谓祸不单行,身体一向硬朗的妻子在孩子火化的次日便因承受不了丧女之痛而精神失常,至今无人管无人问。吉林省军区不但从来没有照顾帮助过我们一分钱,反而以各种借口把我们依法应该得到的保险金、抚恤金也占为己有。爱人的病也因无钱医治而愈发严重。

 

    令我们更为痛心和愤慨的是,吉林省军区竟对孩子的死因问题迟迟不肯给出明确的说法。事后很长时间我在120急救中心的院前出诊病志上看到的出诊说明写的却与军区领导在6月27日当时所讲述的经过大相径庭,甚至是颠倒是非。

 

    我就想知道女儿是怎么死的。就是为了这个情理之中的要求,我与吉林省军区下至处长、营长,上至参谋长、政委、司令员在多次联系、交涉无果的情况下,我将情况反映到沈阳军区政治部、司令部、联勤部:

 

1、吉林省军区至今不敢向家属说明孩子死亡原因和死亡经过,且对善后赔偿置之不理。

 

2、对国家依法发放的抚恤金至今不给办理。

 

3、军区对因丧女而精神失常的妻子视而不见。

 

4、军区对事故发生后上报给沈阳军区的材料报告至今不敢让家属知道孩子死亡的原因、经过及处理意见。

 

5、2006年6月27日孩子去世,而家属在11月份才费尽周折地拿到120急救中心的院前出诊病志。由于吉林省军区领导故意隐瞒孩子死亡原因,因此直接导致尸体检验错过了有效期限,这给我们全家精神上都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在经过周而复始地四处反映后,沈阳军区相关部门就此事几次派人到吉林省军区调查,并多次电话督促吉林省军区尽快处理。然而吉林省军区对上级部门的明确指示置若罔闻,而且一拖再拖,实在拖不过便找我来一次没有实质意义的谈话,而后又杳无音信。转眼两年快过去了,孩子的善后处理没有丝毫进展,军区上下对孩子的枉死守口如瓶,避而不谈。到目前为止,我前前后后反映了不下百余次,挂号信有几十封,仍然音信皆无。真诚希望在中央、中央军委及有关部门的关心下,我能得到一个满意的答复,也会给我一个中以告慰女儿的满意结果。

                                                             申诉人:陈大山

                                                             2009年2月15日

 

陈啸

3、吉林省文联职工王淑文“两会”期间失踪。

 

王淑文是吉林省文联的职工,本周一(3月9日),王淑文在前往单位上班后,其家人直到现在再也联系不上她了。现在,王淑文的妈妈正重病住院需要人看护。

 

据王淑文的姐姐告诉民生观察,王淑文因反映吉林省文联干部私分国画的事,于2005被吉林省文联人事处的干部殴打过,为此她一直在上访讨说法。

 

4、浙江温州杨府山涂村村民维权代表陈秀平的遭遇

 

今天,浙江省温州市鹿城区黎明街道杨府山涂村村民维权代表陈秀平又给民生观察寄来了许多图片,反映该村倒卖三千亩良田、强占宅基地、拆毁民房,以及她上访维权遭人砍伤等情况。

 

陈秀平的上访材料

 

陈秀平的上访材料

 

陈秀平的上访材料

 

 

                                                          民生观察工作室

                                                          2009-3-11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两会访民动态:河南数十访民被关“黑监狱”杨

  • 下一篇:两会访民动态:吉林、重庆、河南“黑监狱”继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