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底层民众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沉冤十二年父子血案浮出水面,且看亳州公权如         ★★★
沉冤十二年父子血案浮出水面,且看亳州公权如
作者:谭荫堂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9-05-26 18:50

十二年前,1997年11月11日下午4时,安徽亳州魏岗镇高楼行政村发生一起血案,因为口角,时年三十五岁的村治安主任王洪海,以拳脚加砖头的暴力,把时年七十二岁的农民老汉李学诗活活打死当场。案发一年半后,被害老汉三十五岁的二子李贵动,又突然蹊跷死在距离村南

半华里的灌溉井中,迄今,父子沉冤十二年,一直难见法律的天日,以下,是这起连锁命案的昨天和今天,明天怎样?还是问号!人们在期待着亳州法治的复苏、人心良知的回归

   (下图:身体健壮的李学诗,虽已年逾古稀,被打死前无任何疾病临床征兆,完全胜任一个农业劳力的劳作。平日除能坚持正常劳动外,还是邻近村庄盖房子的好手,被打死之前几小时还与人打牌,与前来购买药材的药商探讨市场行情,谈笑风生,活跃异常)。

 

1997年11月11日下午4时,因村治安主任王洪海借口寻衅,在邻居婚宴上把老汉的长子李桂良打昏失去知觉,老汉骂了他,随即与老汉交手,用拳脚、砖头对老汉施暴,老汉当即倒地死亡。当日,魏岗派出所派了两名警员一刻不离看守保护现场,案发现场李学诗光着膀子满头满脸污血仰躺地上的尸体图片,是次日出警的亳州刑警及法医刘杰拍照的,按《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这些在现场拍照的许多图片,以及现场勘查记录、现场制图等提取的一切证据,都存档于公安局侦查本案的案卷里。家属为了保留部分证据,拍下几张解剖后擦洗了血迹,影记着死者体表损伤的尸体照(下图、)

额顶部头皮偏右侧一处右前左后斜行黑色沟形边缘不规则创口,周 边皮肤肿胀、染色变浅(砖头棱角砸击所致)左颞部大片挫伤瘀斑。                                                          

 

右上下眼睑青紫瘀斑;左颞部大片挫伤瘀斑;口唇内面粘膜弥漫暗挫伤瘀斑,上颌右侧牙齿脱略三颗以上(下图)

 

左颞部大片挫伤瘀斑(下图)

 

王洪海是脱光了膀子行凶的,他把李学诗老人打死后,又把那件行凶时脱下的线衣扔在地上,吼叫着:“必须包赔被李学诗撕坏的线衣”扬长而去!(下图)

 

亳州刑警队法医刘杰和几名刑警,于次日上午到达现场,做完现场拍照、现场记录、现场制图等一系列现场勘查之后,让死者家人把死者尸体抬进屋内,告诉死者家属:“尸体要解剖,拿一千元尸检费,否则,不解尸体,不管此案”,家属只好东凑西借凑够一千元交给刘杰,刘杰才实施解尸、拍照。开颅、开胸,提取心、脑、肝、肺而去,并告诉家属:“要给他们一个公道的”!

(下图:刘杰开具的1000元白条)

 

案发后,亳州公安局以“保护性”拘留了王洪海。但时过一周王洪海便被秘密释放。以后不久亳州警方便给李学诗家属一份皖南医学院法医系,为李学诗死亡一案所出的266号《法医病理学鉴定书》,NO:266号鉴定书,是出自皖南医学院法医系主任李永红手下,案情摘要:将一场瞩目惊心的行凶场面描述成“打几巴掌”,在罗列了一大堆法医学术名词之后,给李学诗鉴定:生前患有脑肿瘤和心脏病的结论,与王洪海发生博斗时,被“打几巴掌”(写的多么轻松)心情激动,“有可能“导致脑肿瘤破裂流血而死,也存在心脏病发作的“可能性”,其直接死因不是被打,而是“诱因”引发了潜在的疾病发作致死。因此,公安局认定:王洪海的行为仅为过失,构不成犯罪,不予追究刑事责任,如此,王洪海便逍遥法外,继续担当行政村治安主任。

   具有严谨科学依据的《法医病理学鉴定书》,是关系着死者李学诗“冤”与不“冤”重大区别的裁定,然而,这里法医系李永红主任却用上了“有可能”和“可能性”这样模棱两可的相对性名词,是否是对法医科学的一种讥笑与讽刺!

   受业内人士的同情和指点,死者李学诗的老妻郭孝兰和长子李桂良,于2001年1月千里迢迢奔走西安,在《华商报》记者的引导下,到西安止园饭店正在那里召开的《全国第六次法医学术交流会》上,向组委会递交了李永红的“有可能”加“可能性”的第266号鉴定书,

请求与会专家给予一个安抚人心的说法。许多专家看了李永红出的鉴定书,都表示出难以言出的苦涩和对死者李学诗家属的同情,纷纷给钱帮助这俩母子,并直言告诉他们:266号鉴定书存在许多疑点,要他们坚决要求到司法部重新鉴定。

  (下图:皖南医学院法医系226号鉴定书首)

 

死者李学诗家属的委托律师,曾带上李学诗的尸体图片去咨询过李永红,这位法医专家夸下海口:“我是带研究生的法医学教授,如果搞错了我负责赔偿,我身败名裂”。但在看了李学诗尸体损伤的图片说:“人被打成这样,就不是几巴掌了”。说到给打手王洪海定性“过失”时,李永红说:“那是亳州的执法问题,人打成这样,再说是过失,就有点说不过去了”。于是,李永红给亳州首检法医刘杰写了一个便条交去人代回,他要亳州警方出具委托,由他对266鉴定书做补充说明。信带回亳州交给主管刑事案件的副局长赵炳才,赵不屑一顾,以后便石沉大海。

(下图:李永红写给刘杰的信)

 

给李学诗死亡案定性的亳州公安局副局长赵炳才,不同意出具委托让李永红对266号鉴定书再加说明;更不同意去司法部重新鉴定,他说:“没有那个必要”,任凭家属怎样苦苦要求,他就是置《刑事诉讼法》相关公民有要求重做法医鉴定的权利于不顾,非法剥夺了李学诗家属的公民权利。潜意支持黑恶势力,又引发了一年半后发生在李家的第二起命案。

 不难拨开的“自杀”迷雾

李学诗家属不能接受赵炳才给亲人死因下的定案结论,在亳州地盘再无申告余地的困境里,万般无奈,被逼走上漫漫上访路。他们远走合肥、北京各地,风餐露宿沿街乞讨,奔走各级政府机关。1999年7月,正当郭孝兰、李桂良母子俩在北京上访时,家乡又传来噩耗:李学诗35岁的二子李贵动,于15日夜10点多从本村张学义家看完电视走出后,再也没回到自己家里,他失踪了。次日中午,有人在距村南不到一华里的灌溉井里取水稀释农药,发现井里有人,打捞上来是昨夜失踪的李贵动。。村长报案,当日下午又是那个给李学诗命案定性的赵炳才副局长,率多名警察来到现场,赵看到李贵动尸体,不经任何排查, 不由分说一言定性:自杀。并要把尸体装上他随身带来的火化场运尸车拉走立即火化。李贵动的弟弟李贵才坚决不从。背起哥哥的尸体飞奔家中,几百围观群众议论鼎沸,赵炳才不好立马下手强抢,随跟上背尸体的李贵才来到家里。逼着李贵才在他填写的认定书上签字画押:承认李贵动死因纯属自杀。否则强令尸体必须立即拉走火化。李贵才眼看这些代表国家公权力的警察要下手动武,流泪在这张潜沾着一个公民冤死血迹的认定书上,颤抖着手签上自己的名字。 赵炳才局长才帅众警察驱车而去。

李贵动,身体健壮,35岁的黄金年华,杀父之仇未报,家有老母、妻子、女儿,而且妻子二胎怀孕即将分娩,是哪来的思维逻辑能推断出这个汉子,肯抛开自己的家庭责任,舍弃自己的人生,毫无任何缘由,在从邻居家看完电视回家的路上,无缘无故,突然改变主意:不想活了,不回家了----跑到距村一华里的南地 投井自杀吧!哪种逻辑推理能支持这种逻辑的存在?实在天方夜谭!但是,赵炳才手握地方公安重权,他既然火眼金睛般的看出李贵动是“自杀”,就必须是“自杀”,他的嘴比天大!

事实证明,赵炳才的嘴就是天,在亳州,他的嘴可以吞噬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实行他自己的法治。在亳州,他就是象征国家机器公权力的化身!

李贵才看着哥哥尸体头上被钝器留下的30公分伤口;一口满腔黄泥,布满全身的生前伤,决心保全哥哥的尸体,留作上告的证据。四处借钱买了一个大冰柜,把哥哥的尸体冷冻起来。

谁料,赵炳才一不做二不休,两个月后策动九辆警车、五、六十名带枪警察,像平息武装暴动那样,开进高楼村迅速控制李贵动家院落,二话不说,砸坏李贵动家反锁的门,把装有李贵动尸体的冰柜抬上汽车,李贵动的嫂子魏永琴上前阻拦,被反扭胳膊甩出两米抛在地上,以至魏的胳膊两个月不能干活。车开了,李贵才前来拦截,开车的警察怒吼:“拦!拦就压死你”!李贵动的尸体被抢走后当日火化,骨灰至今下落不明

李家人质问警察:“咋能这样对老百姓”?警察给了一个美丽的回答:“强制执法”。孰不知,在当今的中国法典上,哪里去找一部这样的法律?

至此, 赵炳才算是给李贵动“自杀”案,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 还要提到打死李学诗的村治安主任王洪海,他是7月15日夜和贵动同一时间失踪的,直到李贵动死亡被赵炳才定死“自杀”案后,村里才能看到王洪海的影子。

李贵动之死被赵炳才给定死了“自杀”案,李贵动尸体也被“强制执法”抢走火化了。李家失去了亲人的尸体证据,在高楼邻近一带,除了留给人们一场光天化日,九辆警车、五、六十名警察,开赴李家强抢一具已被冻僵的尸体的活“电视剧”印象外,李家还有仅存的几张照片,拿来做一点证据参考:

布满伤痕的头上一条伤口;嘴里一腔地表黄泥(下图)

 

直立井中,上身露出水面,全身多处生前伤瘀斑(下图)

 

左膝部的生前表皮伤(下图)

 

冷冻保存着李贵动尸体的“阪神”牌525立升冰柜(下图)

 

李贵动满目疮痍、四壁 空空、仅有一个装尸体冰柜的家(下图)。

1999年10月17日赵炳才麾下的亳州公安,以九辆警车、五、六十名警察的警力,呼啸着开进高楼村,周边把守进入李贵动家院落,砸坏反锁的房门,从这间房子里强行把装尸体的冰柜抬出,装上汽车拉走火化,园了赵炳才在案发之初就要毁尸灭证的意图

(下图)。

 

李贵动生前一家温馨、幸福地三口(下图)                                

 

 李贵动遇害前,怀孕九个月的妻子高月菊(右)即将二胎分娩(下图)

 

李贵动“跳井自杀”的灌溉井,井口直径45厘米,上下一致,人体自上而入,无论是活体或是死尸,都不能翻转倒置,李贵动的尸体直立井中,除混身生前伤外,在井里哪来的黄泥“吃”进嘴里?

 

李家全体家人,决不接受亳州公安给自己被害亲人,定性“病死”、“自杀”,丧尽天良的鉴定。李学诗的老妻与长子,郭孝兰、李桂良,此后,娘俩背负常人难以承受的艰辛与屈辱,奔上了茫茫上访路。娘俩在北京上访无钱活命,靠老娘要饭、儿子捡破烂为生,晚上露宿街头,风吹雨打。娘俩的苦难诉说,引来许多心地善良人们的关心与同情,《中国政法大学》学子、《法制日报》、《人民日报》记者,还有一些国际友人,他们在解囊相助的同时,还不远千里来到案发地调查采访,《法制日报》旗下的《百姓信报》曾以三大版两万五千字详细报导了采访调查,《人民日报》旗下的《市场报》法制周刊栏目,也以四千字的版幅,刊载了李家冤案的梗概。然而,两家媒体的呼吁,并没有引起有关部门的关注,《法制日报》又发了一期供地厅级以上领导参阅的内参《法制参考》,接着,《法制日报》继续发了一期呈报:中共中央办公厅、全国人大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中共中央纪委、中共中央政法委、公安部 的内参《情况汇报》 。同时将这期内参专送:安徽省委、省人大、省政府、省纪委、省政法委、省公安厅。

然而,这些在常人看来很有分量、很能引起高层领导关注的内部参考消息,却未引起任何反响。至今,李家冤情难以雪洗……

(下图:《法制日报》旗下《百姓信报》以“破解李氏父子死因之谜”的大标题,三大版半,两万五千字报导了李氏父子之死)。

 

(下图:《人民日报》旗下《市场报》市场与法周刊,以四千字版幅报导了李氏父子冤情)

 

(下图:《法制日报》地厅级以上领导参阅的内参《法治参考》)

 

(下图:《法制日报》呈报:中共中央办公厅、全国人大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中共中央纪委、中共中央政法委、公安部。送:安徽省委、省人大、省政府、省纪检委、省政法委、省公安厅《情况汇报》

  此件为专送件《内参》)。

 

(未完待续)

 

                    

本稿编写人:谭荫堂,73岁,退休公民,住吉林省吉林市。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关于高来福意外死亡的上访材料

  • 下一篇:[组图]湖南省邵东县十余访民被拘留等访民消息三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