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底层民众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图文]8名民工被黑中介卖身当奴工         ★★★
[图文]8名民工被黑中介卖身当奴工
作者:张淼 文章来源:信息时报 更新时间:2007-02-25 21:13

 

何秋生说,衣服的裂缝是被工头扯的。

湖南民工何秋生,过年前被“招工者”骗到黑工厂。在数十名彪形大汉昼夜监视下,他干得比驴累,吃得比猪差,稍有怠慢就被砖头暴打,遭受了长达一个月的非人折磨。

 
  
 
 
大年初一,他趁看守人不备逃到广州报警。警方以“涉嫌骗工”为由捣毁了招工黑窝点。

大年初二晚上10点,在广州某酒楼工作的曹先生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快来救我吧,我不行了!”电话那头虚弱的声音令人揪心。“你是谁?”曹先生喊到。“我是老何啊!”曹先生这才听出,对方是自己失踪了一个月的老乡。

半个小时后,广州市站前路附近,曹先生终于见到了老何。他着实吓了一跳——显然受到过度惊吓的他,连话都说不出来,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口唇干裂着,不停地说:“没赚到一分钱,怎么回家啊……”

曹先生只好先安排他住下,并将事情反映到本报。

第二天,记者见到了历尽艰险的老何,此时的他依然沉浸在恐惧当中,断断续续地讲述了一个月来的惊险历程。

老何,何秋生,今年44岁,湖南衡阳人,一个月前,身无分文的他只身来到广州火车站广场,希望能找到一份卖苦力的活,赚些钱回家过年。然而,他很快被一帮骗子盯上了。1月19日早上,当何秋生行至草暖公园时,身边突然出现一帮搭客仔,为首的人问道:“你干不干活?”何秋生立刻答:“干什么活?”对方说“搞建筑,40元一天,包吃包住!”饥肠辘辘的何秋生当即喜出望外,跟着对方就上了一辆车。

车上已经坐了5个人,也是来打工的。大约行驶了二十多分钟,车子停在了一处出租屋前,上面写着“客村东大街”。安排大家住下后,老板给每人下了一碗汤面,一个面包,吃完后就马不停蹄地赶往南海。在一个大型工地,何秋生看到工地的老板摇头说根本不要人。最终车子又返回广州。

下午,工头又说要带他们到惠州去见工。同行的工人已增加到8个,其中湖南3人,湖北3人、广西1人,东北1人,最大的60岁,最小的18岁。

1月19日晚上约七八点,车子到了惠州陈江镇属下的一处偏僻的村落,这里有一个大型的制砖厂,据何秋生回忆,砖厂名叫“重X制砖厂”,“厂子看上去很大,有六个大窑,好几百个工人,厂子背后就是山,只有一条通道通向马路。”第一晚,老板宰了几只鸡“犒劳”大家,但苦日子从此开始了……

干活慢点,砖头就拍上身

何秋生听人说,有人被打得过重,看看没法治,就突然消失了。

到达“重X制砖厂”的第二天,早上5点,他们就被叫起来干活,一直干到天黑,主要任务就是拉砖。何秋生说,每人平均一天要拉10000块砖,中午连吃饭都不能休息。更可怕的是:“稍微干慢一点就要打人,用砖头照着人的身上就拍!”

就这样,仅干了一天,44岁的何秋生就受不住了,当即提出要走人。但老板说的话让他惊呆了:“你是被卖到这里的,花了500多块,要走,你得先给我干够500元钱的活再说!”何秋生差点晕过去。

何秋生说,在那里,虽然有几百个工友,但逃是逃不走的,时时刻刻都有人监视着,他亲眼看到一个10多岁的孩子因为受不了苦而逃跑,被摩托车追了回来,一顿毒打——“几个大男人用砖头在小孩的身上轮流打,可怜的孩子哪受过这种打,当即疼得跪倒在地上……可他们还是不解恨,又拖进房子里,再来一批人接着打。孩子被打得差点背过气去,第二天休息一天,又接着干活。”何秋生说,在那里,被打成重伤的人很多,有的人还被打得有点残了。

何秋生亲身遭遇了三次毒打。“有一次我稍微干活慢了一点,工头一个砖头就拍到了我的胳膊上,一下,两下,当即红肿起来,渐渐有碗口那么粗。”当时痛得不知怎么办才好,幸好有工友找到一瓶红花油抹了一些,第二天,又去外面花2.5元买了一支膏药。

那两天,胳膊肿得动都动不得,哪里还能搬得动砖?可那些人不依不饶,干活慢了点,又一个砖头直打向他的腰部。现在,何秋生身上的淤伤依然清晰可见。

何秋生说,每天工地上都至少有4至6名粗壮的汉子值班,每人一个电筒,连上厕所都要跟着。睡觉时,门一定是锁起来的。睡着睡着,三四点钟就拉人起床,真有点像旧社会的“周扒皮”。

再说吃的,第一天的鸡肉再也没出现过,“清汤泡米饭,萝卜干就白饭”是司空见惯的食物。劳动量大,营养又跟不上,他们时常饿得头晕眼花。老板不会付一分钱工资,只有一些干了很长时间的人勉强会得到一点生活补助。

大年初一,告假夺路狂奔

也许是考虑到身份证和行李都被扣住,工头居然同意了他们请假。

经过一个多月的非人折磨,何秋生决定逃跑。他找到了与自己同来的一名60多岁湖南男人——来时,他曾听他说有个儿子在惠州打工——当他告之逃跑计划时,工友当即拚命点头:“一定要快点逃离这里……”

2月17日,也就是大年三十那天,凌晨3点,何秋生和他的工友们就被叫起床干活。饿着肚子一直干到早上9点多才吃了一碗青菜汤泡饭。想想新年就是这样过的,何秋生等人心头不禁一片酸楚,逃跑的欲望也更加强烈。

2月18日,大年初一早上,老板破天荒地允许大家睡个懒觉,说是好好过个年——机会来了!早上7点钟,何秋生和工友一人喝了一碗萝卜汤后,就向工头请假,希望能到外面走一走。何秋生说:“都来了一个月了,还从来没出去过,出去透透气就回来了!”

工头同意了。何秋生就拖着工友向外走,一出大门就开始没命地狂奔,生怕摩托车追上来,“那我们就没命了!”何秋生说。两人狂奔到大路上,跳上了一辆到惠州陈江汽车客运站的运输车,终于死里逃生,离开了这个地狱般的地方。

到了陈江后,何秋生的工友立刻打电话给在惠州打工的儿子。到了儿子住处,他给了何秋生路费,将他送回了广州,于是就有了开头的曹先生所碰到的一幕。

涉嫌骗工警方带走六人

公安人员告诉记者,从屋内设置上看,这些人很显然随时会转场走人。

2月20日中午时分,记者在当事人的指点下前往招工黑窝点。在广州大道南客村立交附近,向前走100米左右,记者一行进入一个村子,过了两个曲折的巷口,终于停在一栋出租屋门前,只见上面写着,“客村东大街六巷39号”。曹先生说,“就是这里了!”

记者一行拨通了海珠区赤岗街派出所的电话。民警立刻赶到现场,直捣黑窝点。记者看到,这栋租来的窝点共有三室一厅,其中一间靠门的房子稍大些,里面放置了一台高大的大班台桌,旁边有一张小床。大班台的前端立着一块招工牌匾,上面写着招“建筑工”字样——“大工55元/天、小工45元每天,杂工40元每天,包吃包住”。何秋生说,当时他就是看到这样的承诺,就被骗至惠州。

当公安人员将另外两间房门推开时,里面的人还在呼呼大睡,打着地铺。客厅里,除了一个座椅,再看不到一点值钱的东西。

在客厅里,公安人员看到两个16岁左右的男孩子,问他们多大时,他们异口同声地回答“18岁了”!他们告诉警方“刚刚来到广州”,问他们怎么来的却都不支声了,身份证也拿不出。公安人员清点发现,屋里共有6人,只有1人能够拿出身份证证明来自黑龙江。一名穿白T恤的人说,老板回家过年了。但公安人员认为此话并不可信。

最终,警方以“涉嫌骗工”为由将6人全部带往派出所接受调查。公安人员告诉记者,他们将会同劳动部门联合进行调查,一定要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

“魔鬼”招工启事

“大工55元/天, 小工45元/天, 杂工40元/天,以上包吃包住,无任何费用,一周借资,按月发工资”。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图文]农民工突发脑溢血 其母为儿讨药费不成

  • 下一篇:住房被强拆后绝望自焚而被刑事拘留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