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底层民众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图文]一个百万富翁的人生悲剧         ★★★
[图文]一个百万富翁的人生悲剧
作者:民生编辑1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7-08-13 20:53

 

我于1958年9月27日出生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于1976年初中毕业于辽宁省营口市,当年12月为辽宁省建昌县汤神庙公社李海良购买缝衣针数包,在送货给李海良时,被辽宁省建昌县汤神庙公社市场工商管理人员查获,我身上所带数包缝衣服针被工商管理人员强行没收,我就此据理抗争,被工商管理人员四人野蛮暴行殴打,后用绳索把我双手倒捆,由四人带着长枪押送我步行去建昌县拘留所,在途中因冬天气寒冷我双手被冻失知觉,我就此向它们提出要求,解松被紧绑的手,免于过紧血液不流通而冻坏手。它们不同意,而又引发争执,它们其中一位就此向我开枪,子弹从我右大腿正面穿过,当时我昏过去了,它们把我弃在山沟里,由于当时失血过多,昏迷长时间不醒,我不知在天寒地冬的山沟里躺了多长时间。当我苏醒时已躺在生产队喂马棚的水缸旁,天亮了,我看到我满身是血,疼痛难忍,这时我才知道我整整昏迷了一夜。是当地生产队饲养员张大爷用马车从山沟里拉我回喂马棚,张大爷并向公安局报案,公安向我了解情况后,马上把我送进县医院进行紧急救治。医院诊断我手指组织已严重冻坏无法恢复,枪口失血过多生命垂危。立即对冻坏组织进行切除与输血,立即通知汤神庙公社市场工商管理所和我家来人,由于情况危急需立即转到省城沈阳市中医院救治。经过一年多的治疗,生命虽然保住,但我被汤神庙公社市场工商管理所无人性地开枪打伤致残后,又抛弃在严寒的荒郊野外,将我双手十指已有九指冻坏,而且冻坏九指大半都被切除。造成我终身残废,辽宁省建昌县汤神庙公社市场工商管理所如此伤害我才给六千元的补助,这钱都不够当时我和家人二年多的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营养费等。致我伤残也不给伤残监定,也不依法追究非法开枪伤害我凶手,我因此不服,于1978年初第一次走上这艰难漫长的上访路。

1983年改革开放,允许私人经商办企业,我在当年一边上访一边投资在辽宁省营口市开办饮料厂,生意非常红火,利润可观,在1988为扩大再生产,增加投资到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开办饮料厂,我有完善运输工具汽车五部和先进生产设备,拥有自已注册十七个品牌商标,产品畅销邻近省份,远销外蒙古、苏联。是当西北有名饮料厂,我开办的饮料厂比当今世界闻名奶产品巨头的“伊利”强,比“蒙牛”早,无论在生产质与量,还是销售量我厂都远远超于他们。就在我的厂蒸蒸日上时,1994年内蒙古自治区包市搬运公司以我拖欠工人工资为由撕毁合同,我根不欠工人工资,实事我为该公司工人多发一个月工人工资,其非法强行查封我厂(后经内蒙古自治区包头仲裁委也认定为“非法查封”),我依法向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法院提起诉讼,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法院枉法拖了四年多不给予立案审理,于1997我向合同仲裁委申请仲裁。由于我厂经多年被非法强行查封,加上违法方保管不当,大部分生产设备和库存物资欠之管理而损失、丢失。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合同仲裁委仲裁时,却依四年后剩余的生产设备和库存物资的评估折算,折算为:二十三万八千元,其实此金额不到我当时投资购买生产设备和库存物资的十分之一。

我二百多万元投资转眼就没了,对此我还是先依法向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东河区法院申请执行我的生产设备和库存物资折款:二十三万八千元,然后再进一步追究毁约方各项合同责任。可是在执行时违约方却申请破产。二十三万八千元得不到依法执行。使我白交了执行费。当时我无法接受这一现实,我经过多方调查取证,事实违约方申请破产全是弄虚造假。如:(1)向法院交纳破产费:五十万元,根本没交给法院;(2)返还工人集资款:六十六万七千元。实际工人根本没有集资,何谈返还;(3);工人社保应交款项,根本没有给工人交;(4)申请破产资产总额:一千一百一十四万元实际变卖:三千多万元……。

违约方实际变卖资产三千多万元。我向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东河区法院申请执行我的生产设备和库存物资折款:二十三万八千元无法执行对现,变卖资产三千多万元被非法贪污挪用。因此我又次为了维护我的权益逐级上访到北京,现我已常年住于北京。为了追究我被辽宁省建昌县汤神庙公社工商管理所致我伤残和被内蒙古自治区多级法院弄虚造假使我二百多万元权益无法执行等造成损失而长年上访北京。

我自从1976年被辽宁省建昌县汤神庙公社工商管理所致残得不到依法处理,从此走上维权上访,至今已有三十二年了,在这些年中我走遍了地方和中央各个部门,表面装饰为人民办事的窗口,其实所有部门的信访窗口都是糊弄欺骗人民的残废耳目,访民上访,它们什么也看不见听不着,什么事也不为访民办,什么“信访条例”实际就是访民设置的信访陷井,什么“属地管理,谁管理谁负责”,这已完全把所有责任都推给下边(发生地),上级(市、省、中央)对发生的问题推之不理,特别是中央及各部门信访窗口只会开函或口头答复“回去解决”等等推辞的踢皮球。它们只管向人民要权力,用纳税人的钱,吃人民的饭,而不为人民办事。访民就是因为在地方发生的问题得不到解决才上访,而上级信访部门又不履行职责给访民负责跟踪督促地解决,而是相互推卸责任,或是相互勾结造假等等应付访民了事,访民问题始终得不到解决,访民为反腐维权不断来回上访,造成信访途径已是个循环反复不休止的恶性怪圈,三十多年来我就是被当今世界独一不二的中国政府腐朽没落制度设置陷井所坑害,自身权益不但得不到保障,反而损失三十多年宝贵时间,今已无法挽回,长年为了反腐维权上访,常遭强盗流氓政府机关八次野蛮非法的拘押,六次逼迫写“息诉罢访”保证书,多次强制软禁,经常受到不明身份的人残酷致命伤害,因此中国政府腐朽没落信访制度给我造成巨大经济损失和人身伤害。

最典型的一次是我2006年4月4日在北京丰台区拘留所拘留释放时,给我一张没有罪名、没有保金、没有保人、没有办案人的取保侯审释放书,我至今仍不明是什么原因拘押我一个月零四天。官方至今也说不出我什么行为触犯了法。我本身也就更加糊涂了。此事应从头说起,我于2006年2月31日在北京最高法院附近的路上行走,突然来了一部警车,把我强制押上车,拉到右安门派出所,我问警察说:“我犯了什么罪”, 警察说:“我执行上级命令”,紧接把我转到丰台拘留所关押上述“一个月零四天”。

内蒙古自治区众多名访民长期上访于北京,问题得不到解决,于2005年3月23日四十多人向全国人大法制局申诉请求依法履行法定职责监督有关部门给予尽快解决上访问题,同年3月25日全国人大信访局领导张副局长和全国人大法制领导与访民们见面,访民每人向全国人大信访局领导张副局长递交了材料,经信访局领导张副局长与全国人大信访口协调后,逐个接待了我们每一个内蒙访民。全国人大信访口并口头承诺:“一个月内给我们每人的个案拿出结果”。众访民对此非常高兴,结果拖至三个月也没有说法,同年6月29日众多内蒙访民再次走访全国人大信访局领导,信访局张副局长、李处长对承诺不但不对现,而是回避访民不见,就在这时内蒙古自治区驻京办事处王主任等领导一行四人到现场欺骗众访民说:“请大家回内蒙古解决”,正在商量解决时,突然来了十几个便衣警察,其中有四名扭打我,抓着我头发强行把我拉上车,同时有齐木格和李玉贤也同样受到到警察殴打后也被拉上车,押到大兴拘留所拘留十天。释放时,因我在辽宁省和内蒙古自治区都有被上访的案,所以辽宁省和内蒙古自治区都来车接我,我为了解决内蒙古自治区的上访问题,我上了内蒙古自治区的车,回了内蒙包头市,想不到回到内蒙古包头市问题不但得不到解决,反而又被当地警察拘押送到包头拘留所刑事拘留,在我老妈和女儿等众亲人向有关部门交涉要人下,最终还是被拘留了十一天才释放我。为此我也依法向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提起行政复议,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反而捏造事实陷害我,维持原刑事拘留处罚。依《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规定属地原则,我的户口属辽宁省,而且我上访既无违法乱纪行为,在北京上访如有违法乱纪应由北京处罚,就是有也轮不到内蒙古自治区来处罚。一事也不能重复处罚。北京拘留我十天和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刑事拘留十一天都是枉法的,这已严重侵害我了人身权。

由于中国政府腐朽没落的《信访条例》、《治安管理处罚法》、《劳教制度》等违宪反人民的官僚黑暗制度的残酷。信访只是使矛盾激化,《信访条例》是愚弄人民循环反复不休止的恶性怪圈,《治安管理处罚法》是违宪官僚意志镇压人民的暴力工具,《劳教制度》是严重违宪残踏人权的官僚整人专利的腐朽没落制度,官僚们看谁不顺眼,不需经公、检、法司法程序就能剥夺他人的人生自由地劳教任何人,而且劳教处罚比刑事处罚更加残酷。这之多黑制度,逼使上访人重复上访,恶性循环,矛盾激化,最终将信访人轻的软禁或拘留,重的劳教或判刑,用这种卑鄙手段来压制消除反腐维权信访,最终达到它们独裁强权暴政的愚民统治。

中国一党专政,独裁暴政,已是中国实行依法治国的绊脚石,各级政法委(中国共产党政法委员会)违宪凌驾于宪法、法律之上,领导公、检、法,使司法独变成一纸空文。干扰司法公正,司法已腐败到无法形容,老百姓的人权无法得到保障。

因此我对这条望不到尽头的信访路完全失去反腐维权上访的信心。我从2006年初起,我已经“息诉罢访”,誓死不去信访口,我买了一部三轮车,将车身用木板围成1.2米×1米×1米木方框,在上张帖满了我所有材料,骑着三轮在北京的大街小巷开始了我的反腐维权乞讨生涯。我立志走出自我,走向全世界。我愿意甘当中国腐朽没落制度活教材。让全世界人民认清中国独裁假民主暴政的真恶面目。

自从我骑着三轮在北京的大街小巷开始了我乞讨生涯。经常前往天安门广场、中南海、府右街、南池子、北京闻名商业街王府井、西单大街,各国驻中国大使馆集结区等等。不少的好心人给钱、食品、给我精神鼓励,赞扬我精神可佳,是反腐败的先驱。在此同时也经常遭北京公安以扰乱社会公共秩序而受阻挠,又以我这行为是反政府、反社会等为由多次受拘押、监禁。有一次我经过现任总理:温家宝门口时被公安警察把我唯一的财产:棉被、日常用品及三轮车都扣押了……。

 我生在中国没落腐朽时代,青年时不幸遭遇致我双手终身残废,中年创业遭受土匪般政府的巧取豪夺,使我几百万元的企业破产,多年破产纠纷的马拉松诉讼、上访,使我轮落为今天一无所有,无家可归,逼我走上乞讨维权之路,走乞讨维权路是我人生中最艰难的旅程,三轮车无论是春夏秋冬,那怕是狂风暴雨,寒冬腊月,它都是我唯一的伴旅,为了我们子孙后代不再受强盗暴政欺辱。我愿意与三轮为伴,走艰苦曲折反腐维权的下半人生路,希望有良知的人们,有想于社会向文明民主健康发展,维护司法公正。希望维护人权的国家、组织、个人给我维权行动的声援和支持。对野蛮阻挠我维权行动的给予严厉遣责,让我以维权行动来彻底揭露当今腐败政府的独裁暴政丑恶面目。让人人明白当今独裁暴政政府的制度腐朽没落,推进社会向文明、人权、民主、健康向前发展。愿明天会更美好!

 

反腐维权人:          邮:L.1371@163.com

 

电      话:13718379871   QQ号:821185582

 

2007年8月6日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图文]宁夏十五岁上访少女被拘留

  • 下一篇:[图文]吉林访民遭迫害 绝食抗议进入第七天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