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底层民众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北京张德利长期被当局软禁 仅靠馒头为生         ★★★
北京张德利长期被当局软禁 仅靠馒头为生
作者:民生编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8-03-01 22:49
【民生观察2018年3月1日消息】本网获悉,因抗强拆屡遭拘留、劳教打压现居泰国申请政治庇护的北京的维权人张淑凤近日发出消息,呼吁社会各界关注她现在被北京当局软禁每天只吃馒头维持生存的丈夫张德利。

本网人权观察员致电张淑凤女生的丈夫张德利,问他现在是否因两会在即而被北京当局软禁在家?

张德利声音微弱不断咳嗽着说:“现在是被软禁着,但哪里还有家呀,早就被强拆掉了,我们早就无家可归了。现在我是在北京一家小旅馆被软禁着,大年三十我们十几个访民到中南海给习近平拜年就都被抓了,他们一些人都被放了,我被关在小旅馆到现在。我很不明白,人家外国的总统都可以接见老百姓和老百姓打成一片,咱们国家的领导为啥就不能接见老百姓呢?去拜年还抓人”

人权观察员问:“你太太张淑凤说,在你的抗争下,当局维稳人员才允许你三天出去一次去市场买馒头吃维持生命是真的吗?你是不是每天只吃馒头?”

张德利说:“不是三天出去一次,是每次出去他们六七个人都在后面跟着我。我现在住的一家小旅馆只有一个开水的壶,我到菜市场会买点大白菜在开水壶里煮煮吃。现在我身体非常不好,说话都有些喘不上气了,脑袋被他们打坏了,开了两次刀,越开刀身体越不好,第一次开刀脑袋都耷拉着直不起来,身体也不听使唤了,走路只能拄着双拐。”

本网人权观察员问:“你认为他们现在看管着是因为将要开两会了吗?”

张德利说:“现在共产党的大会小会这节那节都是上访人的受难日啊,平时都看管着,现在两会要来了,他们更不可能放我了。两会我想见人大代表,但那些人大代表也不是替老百姓说话的。就比如北京市顺义仁和派出所所长王忠诚(音)吧,他管着一方的平安,但他连个小鬼都不如,你知道我们背地里都叫他什么吗?我们都叫他“土匪”,我们谁这样叫他被他听到了都会被挨打。现在中国人都知道国民党不好,都知道小日本不好,宣传里面说他们烧杀掠抢。但国民党和小日本到底好不好我没见过,我是真的见了共产党领导的官员好不好,他们可是比恶鬼还厉害。我现在住在小旅馆就是一个小监狱,他们强拆了我的房子,我们无家可归,身体和心灵都受到了巨大的创伤,我女儿从小看到我们家被强拆、我们俩被殴打,她心灵也受到了巨大的创伤。”

据张淑凤发在网上的公开信息称,自从2013年11月25日,他们家被非法野蛮暴力强拆,她总共非法劳教两次,非法拘留9次,非法刑拘1次。她丈夫张德利非法拘禁、拘留26次,刑拘2次。张淑凤说“特别是在9月3日阅兵,我丈夫张德利去老家扎针灸,在回来时,得知我被顺义仁和派出所副所长肖志国殴打并关押在小旅店,连买饭吃都不让,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我丈夫张德利很气愤,他要去找领导反映,后来,顺义仁和派出所警长宁晓征送来其丈夫张德利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的通知书。通知书称:“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现羁押在顺义看守所。”张德利在顺义看守所受尽了非人的虐待和折磨,把他的双拐抢走,让他在地上爬着,不把他当人看,并谩骂侮辱他。五中全会,张德利又被关押在顺义看守所,非法刑拘,连刑拘票都不给。”

2016年10月份,张淑凤在《我全家所遭受的人权侵害——兼致访民的公开信》中曾叙述到:

2004年3月6日全国两会正在召开,顺义公安、仁和派出所人力物力的监控我,不让出家门,我在家根本没出去,无缘无故强制将我抓到仁和派出所,由顺义分局三名警察轮番逼我?在连最基本、最简单的证据都没有的情况下,企图用威逼的手段(用拿烧红的煤球在我面前晃悠扬言要烫我的嘴,用手卡我的脖子),最后原所长孙士祥、副所长田良栋、周福涛等人故意给我捏造了无中生有的“爆炸”罪名,在顺义看守所拘留了八天,连刑拘证都没给。在2004年3月14日,以“因事实不清,证据不充分,经顺义分局决定,予以释放”,在同一天,又以“因犯罪嫌疑人张淑凤涉嫌爆炸罪证据不充分”为由“决定对其取保候审”。

我只是一个有冤之人,却没想到顺义公安分局、仁和派出所把我们当成一个敌人,故意捏造莫须有的“爆炸”罪名,中共开两会,顺义公安分局、仁和派出所借机迫害我们。

在2006年2月16日国家信访局给我发了一封“信复字[2006]294号”信,告诉我“张淑凤同志:你致胡锦涛同志的来信收悉,我们已转请北京市有关部门调查处理。谨此函复二零零六年二月十六号”。收到国家信访局的函件,我们全家人正满怀“深山里终于出太阳”的喜悦心情,期盼着。却没想到激怒了顺义分局,立刻对我变本加厉地进行逐步升级的迫害。

2006年3月2日,仁和派出所周福涛副所长以“我们领导帮助你解决问题”为由将我骗出家门,带到了派出所,对我宣布执行劳动教养,由于我据理力争,不承认,不签字,阮学明副所长立刻指使一帮警察对我拳打脚踢,腰部被踢打致伤,最后阮学明将我倒背手戴上手铐,抓进了北京市劳教调遣处实施劳教。我的腰严重受伤,在北京市劳教调遣处有入狱当天进行例行身体检查的记录可以证实。腰伤的后遗症至今仍然经常折磨我。调遣处整整关押了我一年,而在家中留下一个尚未成年的女儿和丧失劳动能力的丈夫。

来北京市劳教调遣处前,我只知道有监狱,根本不懂还有劳教所,才知道原来还有这么苦的地方,有坏到如此邪恶、可怕的人,每天在地狱里活着,我的身心健康受到严重的摧残。

我在九大队,大队长张东梅、副大队长杨亚楠。由于我没有认罪认错,大队长张东梅让吸毒的包夹我,其中有一位吸毒的是艾滋病大三阳,让这样的人包夹我,可想而知她们有何用心?而且还不让吃饭,队长点名时要半蹲,我是有冤之人,不是犯人,我不蹲,大队长张东梅就让包夹的这些人对我拳打脚踢,强制我蹲下。晚上不让睡觉,不让喝水,不让解决三急问题,一合眼就被挨打,并谩骂侮辱,由于我坚强不屈一直不认罪、认错,大队长张东梅用电棍电我后背,最后,副队长杨亚楠把我拖进软包里,很小的一间屋里,见不到亮光,当时我想死,一头撞到墙上,被弹回来,撞的两眼冒金星,发现墙和门都用海绵包上,想死也死不了,我在软包里整整待了一年直到出狱,她们不给水喝,这一年,我一直喝厕所里的水。
北京的曹顺利大姐,被非法劳教两次,已被迫害致死。我被她们折磨的死去活来,每天都在承受非人的痛苦,此时我在劳教所里待一年,终于离开了邪恶的恶魔窝里,度过了艰难的每一天。在2008年奥运会,我被顺义公安分局、仁和派出所再次抓进北京市劳教调遣处劳教一年。

张淑凤本人和全家,在以往的各次“两会”期间,都被北京的公安机关抓捕关押,或被监视看管。张淑凤不堪这样无休止的上访,被抓捕;上访再被抓捕的折磨,更是为了从小心灵受到巨大创伤的女儿有个好的环境,2016年1月份,张淑凤带女儿逃离了中共的魔爪,来到了泰国这片自由的国土,但她不忘记曾经的苦难和中共所犯下的滔天罪恶。“哪怕我拼上这条残命也要揭露中共的罪行”,张淑凤如是说。

附:近期张淑凤公开发表的呼吁文章

中国全国两会即将召开,维稳已半年的维权人士张德利被进一步限制人身自由。

中国全国两会即将召开,当局开始严控打压、镇压各地维权人士,通过限制人身自由等行为,严防进京上访。

2018年2月15日我丈夫张德利和一些维权人士、访民一起去中南海给习近平拜年后,被北京市顺义区公安分局、顺义仁和派出所抓回,更加严防死守,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我们夫妻俩更是常年饱受暴力维稳和非法监控、残酷镇压。

政府、公安把我的家暴力强拆,无家可归、图财害命、无处讲理,把我们夫妻关押在拘留所,等出来时,家已被夷为平地,财物都被政府、公安霸占,我丈夫张德利是北京市顺义区仁和镇前进新村被强拆无家可归的村民。从2017年7月15日开始,北京市顺义仁和派出所所长王忠诚,长期派人看着张德利,北京一有会议,更加严防死守,不让出去,非法限制我丈夫张德利人身自由。在我丈夫张德利多次抗争下,片警胡玉军允许三天出去一次去市场买馒头。北京市顺义区公安分局、顺义区仁和派出所对我丈夫张德利的迫害升级,处于不断升级恶化中。

北京市顺义区仁和派出所所长王忠诚派人看着一位被人殴打致残、拄着双拐、手无缚鸡之力的残疾老人张德利。我丈夫张德利常年饱受暴力维稳和非法监控、残酷镇压以及非法拘留、刑拘、关黑监狱等折磨之苦。我张淑凤在曼谷街头举牌“中共两会是愚弄人民和欺骗世界的工具”。

在中国政府独裁专制的社会下,中国政府对维权人士的迫害逐步加深,无处伸冤,只能笔伐口诛,让全世界人都知道中国政府所犯下的滔天罪行。

呼吁各界正义人士及媒体关注张德利!谢谢!

北京市顺义区仁和派出所电话:69423472
张德利电话:13693279847

张淑凤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张皖菏、刘星因转发修宪内容遭传唤手机被扣

  • 下一篇:江苏昆山王和英进京求医遭强迫失踪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