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底层民众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计生受害者万小云陷健康、家庭等多重困境         ★★★
计生受害者万小云陷健康、家庭等多重困境
作者:民生编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8-06-12 23:18
【民生观察2018年6月12日消息】本网获悉,湖北潜江因“计划生育节育手术失败”而维权的万小云,在积极参与选举过程中屡遭打击报复、连续被检察机关起诉、取保候审。

据悉,湖北潜江在2016年市级人大选举中,有大批独立参选人遭到来自当局的打压。其中比较典型的例子便是彭峰,他因以独立参选人的身份要求参加人大选举,于2016年12月16日,被以涉嫌“敲诈勒索罪”批捕,后又变更罪名,被当局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判刑一年四个月,今年4月15日刑满出狱。

同样以独立参选人身份积极参与市级人大选举的还有万小云、丁元顺等人。在此次抓捕彭峰的同时,万小云等7人也均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抓铺。

丁元顺在关押30后取保候审,而万小云则被关押到2017年2月26日后取保候审。丁元顺在207年12月8日收到湖北潜江公安局《撤销案件通知书》和《解除取保候审决定书》,丁元顺的妻子当时做了担保人,也同样收到了《解除取保候审通知书》,同时也取消了“担保责任”。

然而,同样是独立参选人的万小云却在2017年12月12日收到了《移送起诉告知书》,万小云的案件被送往潜江市人民检察院起诉。在潜江市看守所关押两个月后被以莫名的理由“释放”。

2018年3月30日,万小云收到了来自潜江当局的“解除取保候审决定书”,不料,潜江市公安局却再次将万小云“寻衅滋事”一案送往潜江检察院起诉,从起诉至今,万小云一直未收到检察院给予的任何书面法律文书,也一直未收到潜江法院开庭通知。

据万小云称,这次潜江当局为其送达的“寻衅滋事”案起诉书让她签字时,遭到她的拒绝。潜江当局找到万小云村干部,村干部找到本村一位与万小云的儿子年龄相仿的年轻人替万小云家属签了字。

今天(2018年6月12日)万小云打电话至潜江检察院办案人员,办案人员说“检察院不予起诉送潜江法院了,就在这几天准备找你”,并称“各部门都在关心你的事”等等。

当下,在这个号称依法治国的国度里,潜江当局将一位无辜的受害者刑拘、取保;取保结束移送检察机关;再被取保;再被移送检察机关,将法律如面团般任意揉捏,如此反反复复侵犯一位合法公民的权利,到了随手拈来的恶劣行为令人膛目结舌。不受约束权力的傲慢与任性,在万小云一案体现的淋淋尽致。

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中共当局一手炮制的“计生风暴”铺天盖地的席卷了中国大小城市,作为二等公民的农村人,所遭受到“计生风暴”的伤害更加惨烈。一胎上环,二胎必须结扎。从城市到农村关于计划生育的标语“一胎政策好,政府来养老”、“一人结扎全村光荣”、“做下来、打下来、就是不能生下来”等口号铺天盖地的贴满了大街小巷乃至田间地头,导致孕龄期想生二胎的妇女天天东躲西藏。成功逃脱了孕检生下来的,政府开出天价罚单进行惩罚,没钱就抢老百姓的粮食饲养的牲畜,甚至拆老百姓的房子。计生办为此还成立了抓捕孕龄期妇女的队伍,队员们身穿迷彩服,就如抓坏人一样,拿着棍棒鸡飞狗跳的到处抓人,住不到孕龄期妇女就抓老人甚至是孩子,将他们关进大牢逼迫进行亲情绑架,逼迫孕龄期妇女就范。一旦抓到了人,对她们就像牲畜一样随便按到在一个地方就地结扎,毫无法律、人权及作为一个人最基本的尊严概念。

这场“计生风暴”愈演愈烈,延续到2007年,在民间终于激起了强烈的反弹。据公开消息显示,在这年的5月份,广西博白县政府从社会上招了800多名闲散人员,又从各单位抽调了一部分人员,每到晚上,便开始出动,上千名人员,一个村一个村的去围村抓人、抢物。所到之处,鸡飞狗跳,片甲不留,喝斥声,哭骂声,打人声,砸门声,婴儿哭声,汽车声,交织在一起,一片恐慌。

直到一天早上,16岁的中学女生张同学,正走在上学的路上被抓到一家医院,强行结扎;与此同时,一位50多岁的老太太,也被强行抓去结扎。导致博白民众奋起反抗,大规模群体事件爆发,愤怒的老百姓连烧带砸了7个乡政府,发泄上期以来被政府暴虐镇压的不满。

博白这场计生风暴最终以县委书记王伟下台收场。在当今中国人口逐步呈老龄化的今天,中共当局又毫不廉耻的颠覆了以往的计生口号,达到了孕龄妇女不生二胎就要罚款的滑稽之谈。

中共当局一手炮制的惨绝人寰的计生风暴虽已成为过去,然而,在这场血淋淋的屠宰过程中因被强制结扎受到伤害妇女们的苦难却远远没有结束,特别是那些被做绝育手术失败的妇女们尤为惨烈。

湖北潜江计划生育绝育手术失败后遗症患者万小云就是其中一位。

万小云在2016年湖北潜江人大选举中又遭到当局不间断的迫害,被连续几次抓捕拘留及取保,现在仍在随时被限制人身自由状态。

万小云在那场史无前例的计生风暴中被强行做节育手术惨遭失败,这种失败对她的伤害是致命的、殃及她后半生幸(性)福的。

据知情人士透露,源于绝育手术的失败,导致万小云几乎把身体上的女性器官双边卵巢,子宫等全部切除了。绝育手术失败后的女人们基本失去了女人应该享有的夫妻间的性生活,并且长期不能有任何的体力劳动,长期需要服用大剂量的药物保命。

本网人权观察员问一位不愿意透露自己姓名的知情人士:你了解当年中国政府倡导执行的“计划生育”的情景吗?

知情人士说:“在计划生育时期的那个年代,农村生两个小孩后都必须做节育手术,否则就会遭到政府的严厉打击,如果不做节育手术就不得安宁,当时做节育手术的条件是非常艰苦的,那简直就是像杀猪一样,把人按倒在一张简易的木床上就开始手术了”。

人权观察员:这些计划生育受害者是被使用了那些药物隐患,才导致了今天她们的厄运?

知情人士说:“当时它们(政府)用的苯酚是一种具有特殊气味的无色针状晶体,有毒,是产生某些树脂,杀菌剂防腐剂以及药物(如阿司匹林)的重要原料。苯酚不但对皮肤有粘连作用,并且还有强烈的腐蚀作用,可抑制中区神经或者损害肝,肾功能,急性中毒,吸入高浓度蒸汽可致头痛,头晕,乏力,视物模糊,肺水肿等。误服引起消化道烧伤,出现烧灼痛,呼出气带酚味,呕吐物或大便可带血液,有胃肠穿孔的可能,可出现休克,严重损害肾功能衰竭,当时在计划生育节育手术中就是违规用了苯酚药物才导致节育者失败”。

人权观察员:你所知道的当年因被政府强迫实行“计划生育”而遭失败的受害者大约有多少人?

知情人士:“像湖北潜江计划生育手术失败的例子就有几百人,他们的痛苦无法用语言表述。万小云只是计划生育绝育失败者之一,还有很多绝育失败的人没有维权意识,她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受到了伤害,还是那种愚昧的认为自己倒霉遇到了灾难。她们没有想到这完全是当时官员的错误所导致的。当时做绝育手术的人在为这些受害者做伤定时,根本不为她们所受到的伤害着想,而是用推却责任的方式认定,她们的伤残级别普遍低于所应该享受的伤残级别。她们大部分受害者都经历过无数次再次手术,摘取其它器官卵巢,子宫等,长期不能正常饮食只能吃流食,并且肠子经常粘连每年都要做手术,长期要用抗生素药物。由于抗生素过多使用导致身体根本没有一点抵抗能力,有一点风雨都会使她们感冒,体力劳动根本不能做,严重影响家庭生活及夫妻感情”。

人权观察员:女人做了绝育手术就影响了夫妻感情生活了?这事倒是听到的不多......

知情人士:“在农村的女人结婚都比较早,大都在20岁左右就做了妈妈,到绝育时也大都只有二十四五岁的样子,有的更年轻。做了绝育手术失败后引发了她们许多后遗症,致使她们的身体非常虚弱不能碰,她们的丈夫也都处于精力旺盛的青年时代,不能过夫妻生活导致丈夫对妻子不满,家庭关系难融洽,这是一个恶性循环,许多家庭因此导致破裂”。

人权观察员:大约有多少因计划生育绝育手术失败的受害者站出来为自己维权的?万小云是何时开始觉悟作为一名“独立参选人”站出来参与选举的?

知情人士:万小云等人在手术失败后遭到极其痛苦的折磨,她们各村镇的受害者联系在一起的只有十几个人在维权上访,万小云在维权过程中不断遭到当局的打压,但也正是这种当局在打压她的过程中,使她逐渐的懂得了什么是属于自己的合法权利,所以她才要努力争取以一个独立参选人的身份,合法的参与人大选举,她要选举出自己信赖的能够真正为老百姓说话的人做人大代表“。

人权观察员:据说万小云曾与彭峰一起被抓捕,能讲一下他们是怎么认识的?作为独立参选人大家在一起都做出了那些努力吗?

知情人士:“大家都是因为维权而认识的。万小云在参加选举中,多次与同样参与选举的公民:彭峰,张玉还,彭平,丁元顺,陈美玲,邱永红,谢书珍,余桃珍,杨玉兰与老公赵木挺,余后群,彭冬香,陈严素,李万风,康娇英,彭孝儿,杨中年,黄行芝,潘向荣,伍立娟等人相聚在一起,大家多次要求潜江选举人大办公室,公布相关选举信息与选举财政支出等问题,在没有得到公正公开的答复下,大家都一起去了湖北省人大选举办公室投诉潜江选举不合理行为”。

人权观察员:不断有报道称这些参与选举的独立参选人遭到当局的打压,比如彭峰和万小云,那么现在彭峰刚刚出狱,为想问的是:他们现在还在做为独立参选人继续参加选举吗?这些参与选举的独立参选人大都属于哪些群体?大约有多少人?

知情人士:“这些参入选举的公民全部受到了当局的威胁与打压,不得已被迫放弃了参选。计划生育绝育手术失败者参加选举的有:邱永红,谢书珍,余桃珍,万小云,杨玉兰老公赵木挺是做了男性节育受害者,余后群,彭冬香,陈严素,李万风,康娇英,彭孝儿,杨中年《男》等人。其余参加选举的都是失地农民,下岗人员还有社会其她公民参加,潜江人大参选总人数是58人,以上参加选举人员大都遭到了被拘留的命运”。

人权观察员:你所了解的万小云在维权过程中被当局拘留打压过多少次?

知情人士:“万小云在维权过程中在2016年1月5日,2016年4月13日,2016年5月18日,2016年10月19日,2016年11月22日,以上是分别拘留10天,7天不等,2016年12月8日行政拘留10天后转为刑事拘留,在刑事拘留期满后以涉嫌寻衅滋事罪逮铺。由于万小云身体原因两个月后取保候审释放回家,在万小云取保候审一年即将到期时,湖北潜江公安局再次将万小云案件送检察院起诉,万小云一个计划生育手术失败的受害者却遭到如此的打击报复,精神是受到双重打击伤害,万小云说;在检察院没有给任何手续,检察院要她签字,她拒绝签字所以检察院没有给她出具任何手续,万小云说;她目前是村里一个不相干的一个人担保再次给予了取保候审,潜江公安局检察院,法院等相关机构就是如此违法打击报复参加选举的万小云的”。

人权观察员:现在彭峰刚刚走出监狱,万小云目前又陷入了如此的困境,你有什么要对外界讲的话吗?

知情人士:“万小云与彭峰都是参加选举遭到打击的受害者,彭峰被判刑一年四个月,而万小云一个计划生育绝育失败的受害者,身体极为不符合拘押与牢狱环境,却要如此的严重打击,这些计划生育节育失败的受害者,得不到国家相应的赔偿与保护,反而在维权道路上是如此的艰难,计划生育绝育本身就是侵犯人权的行为,更何况她们还是其中受伤害最严重的,当年这些执行者应当受到审判,请各社会关注她们的疾苦。”

本网感谢这位知情人士接受采访,同时,民生观察会继续关注因中共“计生政策”所导致众多受害者的命运。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徐彩虹夫妇“六四”到天安门被刑拘

  • 下一篇:江苏沈琴芬进京被拘 朱小平何斌因“六四”被刑拘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