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民办教师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湖北随州老民师点火自焚严重烧伤至死的经过与         ★★★
湖北随州老民师点火自焚严重烧伤至死的经过与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0-10-19 10:02

 

事情发生在湖北省随州市曾都区万店镇九里岗村,今年六月,村支部书记张大付以招商引资为由,将农民集资建的教学楼21间、瓦房16间、平房2间,面积十五亩,价值一百二十余万元的集体资产,加上国家保护基本粮田十几亩、生态林十几亩,以粮田一亩一万五千元,生态林一亩一万、青苗费一亩400元,在种植户不同意的情况下强行 “卖给”开发商。

六月一日,开发商破土动工,政府所有干部,各部门领导,派出所长全部到场,镇委书记秦南平亲自坐阵。彭老师的老伴69岁,看到铲车铲自己的菜、讨要菜苗费,当时就被四名打手打伤住院,当时政府书记秦南平、派出所所长在现场,黑帮打人,没有人管,天理何在,在医院住了四天,没有医疗费,自己回家休养,社会上的混混还把村民毛安明也打伤过。

彭发友老师是村小学的创始人,从教38年,护校5年,自己的住房已成为危房,多次向上反映没有解决,06年春搬进学校居住,现在将学校给开发商,农民没有看到一分钱,更是想不通。

六月十三日上午,开发商老板说他的老婆是市人大代表,他的儿子带了五个人来找彭老师,并威胁说,如果你下午不把东西搬出去,老子就砍你的儿子,你要给你的儿子留条后路,老子省里,中央都有人,砍死你十个\二十个工程照搞不误,不信你试试看。下午镇政府及村干部一行十余人又来逼彭老师家搬东西,彭被逼得没办法,只好以死相拼,点燃煤气自焚,在场的镇长解韦将彭老师从火中救出,其他领导跑到远处,当时老伴看此情此景,急死几次,精神崩溃了,镇府领导、村干部商量现在怎么办,有人说向秦书记汇报,等秦书记来了再说,秦来后说先送医院看伤情再说,三点多钟,市一院急救车把彭老师送往市一医院,将彭老师的老伴送住镇卫生院,有人说:火怎么办,秦说把煤气关掉,派出所说不行,找119来办,不然煤气罐爆破会炸死人的,更不好办,119来后,将当时情景拍了下来,带走了气罐没有曝光。

关于彭老师的死因确实有些不太明白,彭老帅是六月十三日下午被煤气所烧伤,被急救车送于市一医院,医生检查完毕,四点多开始治疗,晚上七点,彭老师的小儿子到医院看时除身体不能动外,全部正常,神智清醒。医生说,现在要用血和抗休克针药,你要签字,打了针三天不会死,医生要了他儿子的电话号码,便于联系,医生还说:他的伤不是治不好,治疗要大量现金,想治好大约一百二十万元以上。晚上七点二十分,彭老师的儿子要去看望他母亲,万店卫生院院长说要立即转院,我们地方小,条件差,技术设备跟下上,不能治疗,不然后果自负。

十四日上午,派出所来人了解彭老师点火自焚的经过,并作了记录,十二点半镇府干部湛波等人来通知彭老师的儿子,彭老师于早上六点五十分死亡。现在已送火葬场,从死亡证明书上看,应该是十三是晚上十二点至十四日早上一点之间,彭老师的儿子说:医院里有太平间不放,为什么没有得到家属的同意先送火葬场,再说医院有我的电话号码,医生怎么没有跟我联系,这里是否有其它变故呢?关于彭老师的死,疑点多多,有待可查,人命关天,不明不白。

彭老师死了,在火葬场,其家属不签字不能火化,万店镇政府找到彭老师的小儿子谈条件,彭老师的次子说:人都死了,我想看一眼,政府干部陈长金说;不行,现在有公安把守不能看,为什么不能看,就是犯法死了,后人也要看一眼,陈长金说没有达成协议之前,怎么说也不能看,彭老师的次子说:什么协议,你们把人逼死了,还要什么协议。在此之后,六月十五日,彭老师的儿子彭世全的手机所存号码姓名全部变成“十”号,无法同外界联系,两天里,早上接走,半夜送回,上厕所有人把守,相当于被软禁在宾馆里,无奈在政府的逼迫之下,于十七日下午在协议书上签字后,手机功能正常。

协议(没有公章,是一张纸)主要条款是:19日火化,21日全部搬家,7月5日猪舍全部腾空,十六万元是彭发友为农村教育作出积极贡献的工作补偿和安葬费及配偶的生活帮助费,但没有赔偿非正常死亡和家属精神损失费,条款的第十一条规定彭世猛,彭世全不得以任何理由向乙方(万店镇人民政府      )提出诉讼,上访等权利。6月24号政府叫司法小裴再次逼彭签一份母亲出院的协议,至今不能断药。

彭老师从1958年就开始在万店农村任民办教师到1999年被辞退回家,辞退回家是不正常原因(有大量证据可查).彭老师辞退后,医保、社保、生活保障费什么都没有,真正成了“老无所养,病无所医,生活无济”就为此彭老师上访了十几年,他几乎每年每月都要到随州各部门去申诉喊冤,彭每次上访,上级领导下的结论,区教育局对彭老师说:“那级下的结论找那级,我们无能解决”。直到他含冤燃烧自焚,可问题一直未解决,其妻敖华珠甚至因此自杀抗争过(有证据材料附后)。

不断的上访,不仅误了自己,也泱及到全家,彭老师的次子,彭世全91年春至99年底担任原油锅岭村五组组长也被村上给免除了,几年的工资也没有支付分文。这样一来,彭世全只好于2000年外出打工,2006年回乡,应分的口粮也被原村干部强行霸占,彭世全找过曾都区、万店镇政府领导,村领导,要求解决粮田未果,一家人仅种两亩多地。为了生活,后来也搬到废弃的学校办起了小规模养猪场,也不十分景气,只能糊口,资金全部搞到投建猪舍方面,政府及村干部又逼彭世全将占用的猪舍腾空,没办法,彭世全只好将母猪,仔猪亏本处理,这样以来,他们的口粮田没有要回,生活确实没有保障了。

关于彭老师的不正常死亡,在当地激起公怒,村老百姓于6月份几次几百人找到镇政府有关领导为彭老师的死因和学校被占讨个说法,事态目前还在扩大。

 

知情人

2010-10-19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恩师下跪,尊严丧尽

  • 下一篇:[组图]四川全省民师会议遭冲击 呼吁信要求公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