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民办教师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教师维权何恁难——湖南邵阳八百余名原教师维         ★★★
教师维权何恁难——湖南邵阳八百余名原教师维
作者:民生编辑1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8-05-12 10:49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沧海横流,大江东去,看浪花朵朵,淘尽千古英雄;
时过境迁,沧海桑田,听涛声阵阵,诉说一腔哀怨。
我们这八百多人,曾是上个世纪叱咤湖南邵阳教坛的中、小学合格公、民办教师。在我们中间,有一百多名是公办教师,有七百多名是原民办教师;在我们中间,有两百多位是共产党员,有两百多人曾担任中、小学校长、教导主任等职务的领航人;我们这些人,个个是教育先锋,人人是教学中坚;我们这些人,现年最大者已逾古稀,教龄最长者已达四十年。
昔日,我们曾为党的教育事业,谱写了壮丽诗篇,献出了青春年华;今天我们已到风烛残年,拖着羸弱之躯,已失自食其力之能;抱着多病之身,安有维持生计之力?迫于生计、生存,我们进行了艰辛而漫长的依法逐级上访的万里长征。凡历时十余载,共上访数百次,时间拖了一年又一年,报告递了一卷又一卷,上访人员关了一批又一批,在企盼等待中死了一个又一个……
拖至今日今时,我们亟待解决、而政府又不难解决、却又欠拖不决的最基本的民生问题,仍然等于零。
问苍茫大地,何处是我们的安身之所?
问荡荡神州,哪里还有我们的活路走?
<一>投身教育即为家   栽桃育李赋年华
我们这八百多人,大多是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末、五十年代初出生,真可谓生不逢时啊。
我们刚出世,正值建国之初,百废待兴;我们的金色童年,在“苦日子”中度过;我们的中学时代,恰逢“十年大动乱”,无缘进大学深造;我们当婚论嫁时,又提倡“晚婚”;我们生儿育女时,又号召“晚、稀、少”……
到了六、七十年代,我们已长大成人。时值我国教育事业处于青黄不接之际,当时血气方刚的我们,不计个人得失,毅然投身教育事业,开始了“三尺讲台炼红心,一支粉笔写春秋”的教学生涯。
我们投身教育即为家,个人得失顾无暇,一心扑在教育事业上,乐为教育事业谱新章。无论当时条件怎样差,环境怎样苦,地位如何低,待遇如何少,我们都凭着对党和人民的赤胆忠心,对祖国教育事业的无限忠诚,无怨无悔、呕心沥血,殚精竭虑、鞠躬尽瘁;尽管我们吃的是“草”,可奉献出来的却是“奶”;我们象春蚕,到死丝方尽,效蜡炬,成灰泪始干。
总之,我们已把自己最美好的青春年华,献给了党的教育事业;对党、对祖国、对人民我们都觉得问心无愧!
倘若没有我们昔日用血汗辛勤浇灌,就没有今天祖国教育园地的百花芬芳;倘若没有我们当年用坚实的脊梁撑起我国农村教育事业的半壁江山,哪有今天教育事业的硕果累累、灿烂辉煌?
<二>强行开除权被夺   出生入死日难过
到了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我们正年富力强,事业正如日中天之时,仅因多生育一个孩子,竟被各级地方政府陆续开除,强行赶下讲台,推向社会。
我们被开除时,没有分文补助费;我们被开除后,没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饱受世人之歧视;同时,也不准我们再就业,迫使我们吞土无地,嚼草无山,饮水无泉,裹尸无革!
出生入死   刘纪章饮恨黄泉
刘纪章是邵阳县霞塘云乡民办教师,共产党员,退伍军人。一九七四年刘纪章退伍回来,被安排在石子江小学当民办教师,后被任命为该校校长。一九八四年,因超生一孩,被公社口头通知开除民办教师职务。一九八五年,学区要招一批民办教师补员,并通知刘纪章去参加考试。竟谁料,在考试中,刘纪章被公社领导拖出来,并当众宣布取消其考试资格。
“士可杀而不可辱”,铁性男子刘纪章,在部队不管多苦多累,从不气馁。而今,仅因多生一子,便遭开除,此一辱也;既然通知他参加考试,何又当众从考场中拖出,取消其考试资格,此再辱也。刘纪章再也经不起此般羞辱!夜已深,人已静,他强把泪水往肚里咽,写下了生命的最后一页,含恨离开了人世!
时年三十五岁的共产党员刘纪章,就这样带着忧郁和悲伤,带着无奈和不满,告别昨天和今天……,黄泉路上,他怎可甘心?九泉之下,他岂能瞑目?
背井离乡   教书匠浪迹天涯
“死者长已矣,存者且偷生。”
除了教书外,别无他长的我们,被强行推向社会后,欲谋生计,难矣!
蒋祥生是邵阳县中学民办教师,他七七年生育一孩,八一年生育二孩,八四年男扎。八八年其妻生一女孩,当时已做经济上罚款,行政上降职降薪处分,且影响一次转正,他爱人又做了女扎手术,然一九九二年县计生局令教育局将其开除。原校留其在校代课,公社官员闻知,硬是不准。
一九九三年八月,蒋祥生不得不含泪背井离乡,四处漂泊,过着浪迹天涯的流浪生活。
九月,他到广东省汕尾市城区马宫中学任教,由于教学成绩突出,次年八月,该校要他调过去,录用为正式教师。暑假期间,蒋老师回到家乡,到县教育局请这个拜那个,要求调档过去,然县教育局硬是不允许。管档案的向其光还说:“你们计划生育开除的,还想调到外地去,真是黄鼠狼想吃天鹅肉!”
没办法,一九九五年蒋老师只好含泪离开马宫中学,辗转到东莞市的塘厦二中,一年后又因不能调档而解聘。
天下虽大,哪里有我们的立足之地?世间路颇多,哪有我们的活路?
一九九六年冬,蒋祥生被逼独身闯深圳,他在求职信上叹道:“韩信栖迟项羽穷,手提长剑喝西风,并非男儿力不济,只缘无人在朝中。”
妻离子散,杨智成疯有谁怜
武冈市原公办教师杨智,一九八八年生育二胎,当年被开除公职。为收缴罚款,计生队浩浩荡荡地开到三十里外的他岳母家去要钱,并牵走了他岳母家唯一的一头耕牛。
他老婆一气之下,带着孩子离他而去。杨智的神经乱了,精神彻底崩溃了,他被逼疯了!
现在的杨智老师,已妻离子散,他本人也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影形孓立,挣扎在死亡线上!
多年来,有谁过问过他,关心过他?请救救他吧!
在我们邵阳类似的例子不胜枚举,管中窥豹,略见一斑。地方政府似此开除教师,似此对待开除教师,是否符合中央有关文件精神和政策?
<三>多年上访无结果   数次请愿遭横祸
忆昔日,我们勤采百花精酿密,呕心沥血为教育,被誉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辛勤的园丁”,虽苦犹幸,虽苦犹荣;看今天,我们已到风烛残年,却日无充饥之食,夜无蔽体之衣,病无去痛之药,身无分文之资,陷身于潦倒之中,挣扎在死亡线上,度日如年,生不如死!
迫于生计、生存,我们踏上了茫茫上访维权之旅。
竟谁知,在我们湖南谈维权,难矣!
风雨弥漫上访路
早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末,我们就开始上访维权。
一九九六年,绥宁县的陶永跃等人,开始在本县上访,县里不解决,他们又到省里,省里没回音,他们又到国家教育部。他们又持教育部的批复到省教育厅,又持教育厅的批复到市教育局,如斯反复循环,拖至今日,仍无着落。
二00三年七月,隆回县解决了“363”,继而调洞口县又参照隆回县的解决之法解决了59名民办教师的转正问题。
二00四年九月,邵阳县教育局也想解决被开除的民办教师的转正问题,但由于县政府的干预和阻挠,拖至今日,仍无音信。
至此,各县教师的上访如火如荼。共同的命运,共同的遭遇,共同的目标,让我们相遇、相识,将我们拴到了一起,走同一条道,唱同一首歌。、
二00五年三月三十日,我们全市各县、区十多名代表聚在一起,首次联名到市委上访。尔后,我们又多次联合到市委、市政府反映、要求,可从未得到市政府的重视。他们对我们的诉求或视而不见,或充耳不闻,或你推我踢,或你阻我压。本来他们不难解决的问题,几经长征后,又从终点回到了起点。
各级地方政府对我们的依法上访,不但不重视,不给我们解决问题,也不给我们书面答复,相反,他们层层设阻,打击、关押信访人。
二00四年七月十日,隆回县被开除的一百多名教师到县政府上访,当场被县公安局抓走八名代表,并将李五一老师行政拘留十五天。
二00四年十一月八日,武冈教师代表持省教育厅的批复到县教育局上访。教育局打电话叫来数十名公安,将上访教师团团围住,当场抓获三名教师代表,并对周光宏、肖友铭分别处以行政拘留十五天和七天的处罚。
二00四年十二月十二日,邵阳县由原公安局副局长杨爱国带队,率公安局、教育局、计生局、信访局等单位的人马驱车直奔长沙,将到省里上访的王有律、吕顺保、吕时校、李春华等四人从楚天招待所抓出来,强行推上车,押到邵阳县公安局,连夜轮番审讯四个多小时,末了还搜去信访人的现金二百二十元,至今未开具任何票据。此等行径,与匪何异?
二00五年八月八日,我们去市委上访,要求跟盛茂林书记面谈。我们等星星盼月亮一样,终于等到盛世书记来,我们喜出望外地拿出上访材料,恭恭敬敬地迎上去喊“盛书记”,可他的秘书却忙伸手将我们拦住,恶声恶气地说:“这不是盛书记!”
二00五年十月十八日,我们十多名代表又去市政府上访,一直等到上午下班时,我们正看到黄天锡市长出来,我们请他就我们的上访事项予以答复,他说:“又不是我开除你们的,我怎么答复你们,是哪个开除你们的,你们去找哪个!”
喋血省委大门前
生计难以维持,生活日益维艰,问题久拖不决,上访无人理睬,我们的眼在流泪,我们的心在流血!然我们并不甘心,并未气馁,不言放弃,维权仍在继续!
二00六年二月二十七日,刚过完春节,天寒地冻,冷气袭人。全市近二百名教师代表顶风冒雨,手捧请愿书,来到省委门前请愿。两个小时过去了,省委没有一个领导跟我们见面,也没指派一个人来向我们做任何解释,简直视我们如无物。
中午十二点,数十名武装警察,配合各县来截访的公安,将请愿教师强行推扭上车,开到长沙军供站。李兰君副市长气得拍案大斥:“谁要你们到省里来的?你们要这样闹的话,本能可以给你们解决的问题,我们不给你们解决又怎么样!”
三月二日,各县又有近二百名教师自发来到省委,继续请愿,省委仍无人过问,照样出动警力,将请愿教师强行拉走。
这次省委请愿,问题既没有得到解决,又没有得到合理解释。而各县公安局却大肆拘留请愿教师,共关押、拘留三十多人。
湖南省人口计划生育委员会在省委授意下,于三月二日下发了《关于邵阳娄底等市因违反计划生育政策未被录用的民办教师反复集体上访有关问题的答复》(即湘人口[2006]6号函)
本来,对我们信访问题的答复权限在省委、省政府,可省计生委却越殂代庖。妄发此函,是否已“超越职权”?
于是乎,市、县各级政府都拉起虎皮做大旗,捡根鸡毛当令箭,将6号函奉为尚方宝剑,用来作为拒不答复我们问题的挡箭牌。难怪乎,此后我们无论是到市里,还是到县里去上访,他们都言嫉色厉地说:“省里已经答复你们了,无需我们再答复!”
“一·二四”流血惨案
省委、省政府对我们这一弱势群体的漠视,使我们义愤填膺,我们决心生命不息,维权不止!
二00七年一月二十四日,狂风吹,乌云滚,顶着天寒地冻,冒着生命危险,我们两百余人再次来到省委门前请愿。
我们在省委门前左等右盼,没等来半个领导,没盼来一丝希望,却等来了一场空前的灾难!
时近下午一点,省委大门突然大开,从里面冲出一队生龙活虎的武装警察,约五百人,他们如狼似虎地冲进请愿人群,见人就抓,抓住就抬着往车上扔。
文弱书生的原人民教师本手无缚鸡之力,且到风烛残年,更是弱不禁风,哪是人民警察的对手?十五分钟左右,战斗结束,英雄的人民警察大获全胜!他们共打伤请愿教师二十多人,有两名老教师被当场打得昏死过去,有五人头破血流,有三人断肢折腿……两百来人悉数被擒,无一漏网者。
这就是震惊三湘四水的“一·二四”流血惨案!
参加这次请愿的维权教师被各县押回去后,都不同程度地受到惩罚。被处行政拘留的有五十多人,仅武冈一县就有十一人被拘留,被公安追捕无家可归的有三人。光邵东县有两人,且扰及教师家属家人者更无论也,种种贻害,祸及枯骨,不可胜言!
我们湖南省委、省政府对此类群体性上访事件,不但不关心其痛痒,不为上访群众解决实际困难,也不做任何思想解释工作,反而动辄把公安政法推到第一线,实行残酷镇压。且不说其直接违背了中办发[2003]35号文件精神,也不说其有悖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新时期信访工作的意见》,也不说其违背了国家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信访工作规定》(即[2007]5号文件),就此举本身而言,既不能解决问题,也不能达到息访之目的;相反,只会激化矛盾,激怒群众,扩大事态,酝酿更大规模的群体上访事件。同时,也极大地败坏了人民警察在人民群众心目中的形象,更损害了我党在人民群众中的威信。
信寄省府石沉海
我们上访无人理,请愿遭镇压。我们有理无处说,有冤无处伸!我们欲进无路,欲罢不忍!
二00七年六月十七日,我们怀着沉重而矛盾,失望而惆怅,企盼而希望的复杂心情,以快件专递的形式,给湖南省委、省人民政府、省司法厅、教育厅、计生委、政法委和省信访局以及张春贤书记、周强省长等单位和个人,寄出了十四封共计一百四十份请求报告,光邮资就花了三百多元钱。
我们满以为,我们的诚意能打动父母官的心,能激起他们“观民风、察民情、恤民意、排民难、解民忧”的情愫。然而,我们的虔诚是对牛弹琴,我们期盼的结果仍然是零,我们寄出的信,犹泥牛入海,至今杳无回音!
七月五日,我们再也忍耐不住了,便又到省委、省政府等机关咨询,可万万没有想到:各机关那些挡门将军听到我们的诉说后,不但不放行,而且讥讽曰:“这样的信,我们一天要收到几大筐,哪有功夫看,都烧了!”
真没想到,在中国共产党的英明领导下,在“积极改善民生,促进社会和谐”的今天,我们湖南省委省政府,一面高举“构建和谐湖南”的幌子,一面高唱“事事有着落,件件有回音”的调子,天天喊着“群众利益无小事”的号子,而一面又干出“违宪行政”的劣迹,“镇压信访群众”的恶举,露出“侵犯人权”的狰狞面目!
漫长的十年上访经历,严峻地证明:在我们湖南维权,难于上青天!真是门难进,官难见;话难讲,事难办!
<四>教师新华社喊冤,园丁国旗下还愿
漫道满天风雪满天愁,自有一轮红日在心头。
我们始终相信:中国共产党是伟大、光荣、正确的无产阶级政党,是全心全意为人民谋利益的政党;现在以胡锦涛总书记为代表的党中央,坚持以人为本,依法治国,提倡“积极改善民生,促进社会和谐”,我们这八百多人也是炎黄子孙,也是共和国的子民,我们也应是与其他同胞一道,共尝改革开放的甘甜硕果,同享党的雨露阳光。
二00七年八月,万般无奈的我们,来到了全国政治、经济的中心,祖国的心脏——北京。
八月十五日,我们近百人,来到新华通讯社门前,手捧请愿书,泪流涟涟,哭声动天,对着可作我们儿孙辈的记者,齐齐跪了下去,恳求他们为我们主持正义,通过媒体舆论,引起全社会关注,让我们赖以生存。
然他们不是职能部门,他们只答应给我们反映情况,不能给我们解决问题。
八月十七日,我们四十多名代表怀揣请求报告,来到新华门前下跪,我们多么希望中央领导能看到我们的材料,能知道我们的处境,但我们跪了不到两分钟,便被警察喊上车了。
八月十八日上午九点,我们五十多名教师代表,手捧请愿书,怀着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无限信赖和崇敬之情,对着庄严的五星红旗,面向天安门城楼,恭敬地跪了下去……当时,在我们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共和国一定不会舍弃我们,五星红旗将永葆赤色!
我们的愿未许完,我们的冤情尚未诉说,不及一百秒钟,我们便被广场警察请上车运走了!
所有这次到北京上访的教师都不同程度的受到地方公安的处罚,无一幸免于难。参加跪拜国旗的五十一人,个个遭审讯;三十八人被拘留,少则五天,多则十五天。邵东的曾如汉先处行政拘留十天,不知何故,后又处刑事拘留三十天,再后又批捕。且其在看守所期间,被牢头狱霸打得死去活来,肋骨被打断好几块。后来其家人到处拉关系,花了两万多元钱,将其保释出来就医,医药费又花了一万多元,至今身体尚未康复。
武冈的周光宏、邵阳县的蒋祥生、邵东县的彭华清等人这次虽然在北京,但未参加拜旗,却遭到惨绝人寰的迫害。
八月二十九日晚上十点多钟,周光宏、蒋祥生在北京某旅社中住宿,被武冈公安局的警察用手铐铐着推上车,蒋祥生当夜被送到邵阳县驻北京办事处,周光宏被武冈警察送回。
周光宏回到武冈公安局,即遭严审,被处三十天刑事拘留,三十天后又批捕,又二十天后,被判劳教一十八个月,现周光宏身陷囹圄之中,尚不准亲友看望。劳教所某领导说:“周光宏是重大政治犯,不能约见。”
蒋祥生被押回邵阳县公安局,由国保大队审讯,当天已黑,又值周末,在未办手续的情况下,送至县看守所,说暂关三天。星期一才通知本人刑事拘留三十天,至今尚未通知家人。可拘留三十天期满后,又不依法放人,压制家属办什么“担保候审”手续。蒋祥生至今尚无人身自由,公安局常威胁他说:“再发现你上访,我们随时可以把你关起来。”
邵东县的彭华清尚住苏洲他女儿家里,邵东县公安局便处其批捕在逃,吓得他有家不可归,惶惶然不可终日,不知流亡在何处?
我们行使《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神圣权利,按照《信访条例》的规定程序,依法逐级上访,何罪之有?地方政府不依法行政,对人民群众的诉求不管不探,不闻不问,熟视无睹,以致迫使信访人长期陷入苦恼与困顿之中,使矛盾日益激化,党群关系,干群关系日益恶化,各级政府领导难辞其咎!
<五>漫漫长夜何时旦   蒙害群体盼日出
全国政协常委、国务院参事任玉岭同志在接受《人民论坛》记者采访时说过:“要搞好信访工作和促进信访畅通,关键应把老百姓作为执政党的根基和源泉。各级党委和政府要高度重视信访工作,对“截访”、“控访”立即叫停;要认真贯彻国务院信访条例,关心群众疾苦,帮助百姓排忧解难,不得对上访民众横眉冷对,一口回绝,久拖不办。”
向使我们各级政府都能不折不扣地按照中央文件精神依法行政,不偏不倚地执行党的路线、方针和政策,就不会出现如此众多的怨假错案,民众则无需“上访”,亦无访可上;向使我们各级地方政府官员都能以人为本,执政为民,爱民若子,关心群众疾苦,努力创造条件,为民解决实际问题,我们则没必要年年月月如此集体重复上访了;向使我们各级政府官员面子观念薄一点,主动建立健全纠错机制,以温家宝总理为榜样,将“常思万民忧乐”为座右铭,我们还有什么二话可说?
然湖南省政府,特别是邵阳市政府,对民众信访所反映的问题久拖不办,对信访人严格监控,残酷迫害,已弄得民怨沸腾,人们纷纷向县公安局递交“游行示威”申请书,只因公安局压而未批,维权教师终未贸然行动,然一场更大规模的群体上访事件正在全市潜滋暗长。
湖南省委、省政府、邵阳市委、市政府倘不改变观念,依然故我地置中央文件于不顾,将中央和国家领导人的忠告当耳边风,视我们近千人的生计为儿戏,仍我行我素,不积极努力地解决好我们的实际问题,到头来只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倘如是,欲求湖南之和谐,社会之稳定,世界之大同,何异南辕北辙,抱薪救火,缘木求鱼?
任玉同岭同志指出:“对上访‘截访’不但花费巨大,还造成了矛盾和积累,堵塞民意通道。只要能以‘权为民所用’的真情去工作,不是‘截’而是‘护’,不是‘堵’而是‘疏’,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而我们的地方官员却背其道而行之,其曰:“宁愿花十万元去截访,也不可发给你们一分钱!”
君尝闻“大禹治水”乎?昔者大河泛滥,鲧以堵之术治之,堵此而决彼,水滥而益汹;禹以‘疏’之法理之,凡三年,大功告成,变害为利,造福于民,功莫大焉!
然就目前状况而言,仅管我们的维权已历时十余载,上访数百次,邵阳市人民政府根本就不当回事,为了应付上面检查,他们一面挂起“邵阳市处理原民办教师问题工作小组办公室”的牌子,一面仍在想方设法为不解决这些教师问题而层层设阻。有知情者告诉我们:市委副书记魏太平在2007年12月3日的报告中强调:关于原民办教师问题,不准任何县先开口子。
无怪乎,我们今年多次到市里上访,无论是市委还是市政府,都无人理睬!
于是,我们更加迷惑,更加惆怅,更加彷徨,更加失望!
古云:法不远义,则民服而不离;和不远理,则民亲而不暴。
欲求社会之和谐,民心不可欺,民意不可违。
女娲炼五色石以补苍天,精卫衔泰山之木以填东海,愚公率子孙荷担以移太行房屋二山。若我们的生计问题一日不解决,我们就有饿死冻死的的危险。是故,只在我们一息尚存,就会维权不止!
漫道我们喜欢上访,就我们的愿望来说,我们真的不愿上访,连一天也不愿意,连一次也不愿意!诸君不禁要问:即如此,那么你们为什么坚持上访十余年,大小上访数百次?这完全是迫于生计生存,是各级地方政府不依法行政,当作为而不作为所逼的,完全是因他们处理问题不公正、不公平所致。诸君不免还要问:你们以后还会继续上访吗?如果党中央下文,不准任何人上访了,我们即使有天大的冤屈,即使陈尸于闹事,暴殍于旷野,也要听从党中央的命令,宁死也决不上访!
我们现在在失望之中盼望,在生死线上等待!我们盼望群星璀灿,雨后斜阳;我们盼望国泰民安,河清海晏,民富国强!我们等待政治清明,经济繁荣,社会和谐的崭新国度的早日来临!我们等待包公再世,海瑞重生!我们等待佛光普照,劫后余生!

湖南省邵阳市原公民办维权教师
2008年5月13日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15万下岗教师的“奥运呼吁”:请在奥运前解决我

  • 下一篇:陕西省合阳县离岗民办教师要求“老有所养”的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