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被精神病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福建“被精神病”者陈国明-谁来维护我们的权益         ★★★
福建“被精神病”者陈国明-谁来维护我们的权益
作者:陈国明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2-03-21 20:36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法制工作委员会:

 

本人陈国明,男,1966年6月10日出生,汉族,家住福建省邵武市李纲中路122号。

2011年2月之前,本人与妻子陈慧玲共同在福建省邵武市经营聚宝金行,夫妻间虽偶有争执,但均属正常。2010年底,岳父由于经营失败而向我借钱被我拒绝,造成双方关系紧张。2月10日晚9时许,本人回到家吃完被放入了安眠药物的泡面后,被妻子陈慧玲及岳父陈淮、妻弟陈李剑、妻舅张旭四人用透明胶带绑住,送往南平市延平区精神病院。在送往医院途中,本人遭到剧烈的殴打,造成头部受伤、听力受损。本人姐姐听说此事后,向当地派出所报案。在警方介入下,陈慧玲答应将本人送往福州精神病院做精神鉴定。住院56天后出院。“出院小结”上写着:“入院观察期间,患者……问之能答,对答切题,思维连贯,……请医院专家会诊,最终达成共识:患者目前无精神病性症状。”出院后,本人发现,自己股票账户上价值80万元的股票全部被陈慧玲售出,经营了十几年的金行也关了门。店内价值数百万元的黄金、铂金及珠宝全部被搬空。陈慧玲带上儿子离开邵武市回到其老家长乐市藏匿。此后,陈慧玲向法院起诉,以本人患有精神疾病为由要求离婚,在离婚诉讼中其隐瞒了占有的共同财产的实际数额。

面对如此遭遇,本人首先试图以要求公安机关追究陈慧玲、陈淮等人刑事责任打破僵局。本人右耳被击伤后造成听力损失(听力测试为听力损失约70%),为此,本人要求公安机关追究故意伤害罪的刑事责任。但公安机关法医鉴定部门以时间过长、无法确定损害原因为由拒绝出具鉴定报告。此后,本人又以陈慧玲、陈淮等人行为构成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要求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再遭拒绝。本人于2011年5月11日向邵武市公安局提出控告,请求邵武市公安局依法立案追究被控告人陈慧玲、陈淮、陈李剑、张旭故意伤害和非法拘禁的刑事责任,邵武市公安局于2011年6月14日作出邵公不立字【2011】05号不予立案决定。本人不服该决定,于2011年6月16日提出复议申请,邵武市公安局于2011年6月21日作出邵公复字第【2011】01号复议决定书,维持原不立案决定。本人又向邵武市人民检察院申请立案监督,但至今未有结果。

针对公安机关作出不立案决定的理由,本人认为: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者决定或者人民法院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不受逮捕。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禁止非法搜查公民的身体。”任何个人及单位除因法律规定的事由,都无权以任何理由非法剥夺和限制公民的人生自由,陈慧玲虽是本人的妻子,但也没有权利对本人的人身自由采取任何限制手段。因此,从犯罪主体方面看,不能因陈慧玲与本人之间系夫妻关系而否定其犯罪主体身份。

二、陈慧玲、陈淮等人实施了暴力剥夺和限制本人人身自由的行为。他们采取将本人手脚捆绑、嘴巴贴胶带的方式强行将本人送入精神病医院,并且在途中对本人不断进行殴打,从医院的入院病历看,可以证实本人遭受的身体伤害。从客观上看,陈慧玲、陈淮等人实施了非法拘禁的行为。

三、陈慧玲、陈淮等人以本人有精神病为由,以暴力限制本人人身自由的方式将本人送入精神病医院仅仅是借口,其主观上并非出于善意,其真实之目的是为了谋财。陈慧玲与本人结婚十几年,从未提出本人有精神病;也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在这十几年过程中,本人有精神病之相关症状。陈慧玲在本人住院期间就已经把股票全部卖出(亏损30万元左右),套出现金存入自己账户。在得知本人出院后,又把经营了十几年的金店的所有金银珠宝席卷一空,为隐瞒其所持有的金银珠宝的数额,还有意将店内的监控设备拆除、将电脑里的数据全部删除。在随后提出的离婚诉讼中,竟对上述夫妻共同财产只字不提。从其一系列行为看,完全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即陈慧玲是以谋财为目的,以本人有精神病为借口,对本人采取了非法拘禁的手段。

四、陈慧玲、陈淮等人的行为造成了严重后果:1、本人在无病状态下,被限制人身自由2个多月,对本人的身心健康造成了巨大的伤害;2、家庭破裂,儿子被陈慧玲带走,不但使儿子颠沛流离,也在其心灵投上了巨大的心理阴影;3、社会反响强烈。此事不但在本地家喻户晓,近期,中央电视台12套、《人民日报》、《人民检察报》等也进行了报道,网络上更是广为传播。如果不能对此类事件作出准确定性及公正处理,不但造成受害人怨气难平、引发社会矛盾,还将产生极大的社会示范效应。

本人的遭遇,是一起典型的“被精神病”案例。与近年来屡发的诸如“王敏案”、“徐武案”、“徐林东案”、“朱金红案”等均有极为相似之处。本人在没有精神疾病的情况下被亲属强行送治,且轻而易举;但出院时医院却遵循“谁送来,谁接走”的原则,医院只对支付医疗费的人负责,住院期间没有任何纠错机制,投诉、申诉、起诉皆无门。院方及恶意送治的亲属均无需承担责任。上述事例,凸显出我国在精神病立法上的空白,同时还体现出在对精神病人的人身权利保护、对利用精神病法律制度的缺陷将正常人强行送治,造成正常人“被精神病”的非法行为的制裁上,存在制度和执法上的重大缺失和认识不足。

“被精神病”—核心表现是公民人身自由权的被剥夺。是关乎人类基本权利的大问题。我国宪法第37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者决定或者人民法院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不受逮捕,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由于宪法的规定过于宽泛和原则,在具体案件适用上并未被司法机关重视。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7条及《民事诉讼法》第170条的规定,对于是否患有精神病及具备何种民事行为能力可以由人民法院认定或判断。也就是说,任何人在没有人民法院确认为无行为能力或者限制行为能力的情况下,都应该被当做正常人来对待。刑法第238条规定,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具有殴打、侮辱情节的,从重处罚。对于故意造成他人“被精神病”的,本完全可以“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来追究其非法拘禁罪的刑事责任。但是司法机关对于恶意将他人送治,剥夺他人人身自由权利的行为缺乏制裁制度,对被害人的保护不足。在恶意送治案件中,送治人因各种利益驱使,在被送治人被隔离“治疗”期间侵害被送治人利益。在此期间,不但被送治人的人身自由受到侵害,其财产遭受损失、民主权利更被剥夺。但司法机关往往无视上述当事人权利被侵犯的事实,或被“依法”将“病人”送去治疗的表象所迷惑,不愿介入或无力介入。

为此,本人呼吁并请求:纠正我国精神病医学理论的误区、完善收治制度。在本案中应严肃追究陈慧玲、陈淮、张旭、陈李剑等人的刑事责任。以体现我们作为共和国公民的尊严,让社会更加公正、更加和谐。本人也希望,“被精神病”在不久的将来,能够成为一个永远的历史名词而不是一句现实的调侃语。

                                   

陈国明

 

二O一二年三月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组图]上海周铭德被家人送进精神病院诉求无门

  • 下一篇:四川省周素芳多次被关精神病院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