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被精神病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组图]内蒙古精神病院受难群体录:孙金萍、孙金         ★★★
[组图]内蒙古精神病院受难群体录:孙金萍、孙金
作者:民生编辑1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9-07-09 10:45

孙金萍、孙金玲是内蒙古自治区扎兰屯市的一对亲姐妹,姐妹俩因不同的问题先后走上上访之路。2008年,姐妹俩又一同被关进了精神病院。在近期收到孙金萍寄来的相关材料后,民生观察于2009-6-28日对孙金萍进行了电话访谈,下面是访谈全文:

 

民生观察(以下简称民生):你好,孙金萍。收到你的材料了,先请介绍下你姐姐的情况吧,她是因为什么上访的?

 

孙金萍(以下简称孙):好的,我和我姐姐是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扎兰屯市人,后来我嫁到磨菇气镇杨树沟村七组,我姐姐现住在洼堤乡铁矿村一组。我姐姐孙金玲有心脏病,但在1999年被七个人抬着上手术台做节育手术,结果把她身体搞垮了,现在走路都只喘气,干不了活了,完全失去了劳动能力,她因此而上访的。

 

民生:你好像是因为土地承包的事近期才开始上访的,说说具体的情况吧。

 

孙:1998年发大水,大灾之年无法活下去,我们夫妇就到了黑龙江省齐齐哈哈尔市捡垃圾为生。我们是内蒙古人,不可能不回内蒙古。可2001年我们回到村子一看,房子被大队扒了,土地也被收回去了,于是我们不得不继续回到齐齐哈哈尔市捡垃圾直到现在。后来。种田不要税了,我们夫妇就寻思叶落得归根呀。当第二轮土地承包开始后,我们就回到内蒙老家要地。

 

当我们一家四口回到杨树沟村要地时,杨树沟村说我们当年离开家乡时,还有二千多元的农业税没交,又说我们当年走时没打招呼,拒绝让我们延包土地。结果我们原来承包的土地被村支书刘继奎、村长孙炳奎扣押。我原第一轮承包的土地现被此二人霸占,私自使用,种树、种作物,还建起了三间瓦房。为了要回土地,我就开始上访,向各级政府反映。

 

民生:各级政府对你的要求是如何回复的?

 

孙:经上访,扎兰屯市和磨菇气镇都以我们没按时返乡签订土地承包合同,未取得二轮土地承包权为由,拒绝给我们分地。他们说机动地也没有了,说让我们通过土地流转的方式取得土地。

 

民生:什么是土地流转?

 

孙:就是让我们拿钱去转包别人的地,你说可能吗?我们自已有地不延包给我们,让我们掏钱去租别人的地,这合理吗?所以直到现在我还在上访,前几天准备和敖玉珍她们一起去北京,结果在半路上给截住了。

 

民生:上访之路很艰辛吧?

 

孙:是的,被关过几次了。2008年6月25日,我在扎兰屯市委上访时,被扎兰屯市公安局长和磨菇气镇派出所所长共六个人,又拉又骂,把我强行抬上车,等我清醒时,发现我已到了磨菇气镇,并在镇上被软禁了九日,随后走到哪儿都有人跟着。当时我又气又急,身体不适。可看守们只顾打麻将,不管我死活。后经我要求,到了医院,医生一检查说病得很重,要求住院,医生刚说到此,看守就说:“你别无中生有,这人多健康呀。哪有什么心脏病?有什么样事你能负责吗?”。医生只好让我到别的地方去看,看守就把我带了回来。后来他们看我有病,才让我回家。

 

过了一段时间,我又到扎兰屯政府找领导要求归还我土地及就被软禁的事给予说法,他们的态度恶劣,使得我心脏病发了,被急救车送到医院抢救。

 

民生:请谈谈你和你姐姐被关精神病院的情况,你们是在什么情况下被送进去的?

 

孙:2008年11月19日,我、孙金玲和李志清,一起从齐齐哈尔进京上访。走到中南海时,被中南海警卫抓住,送到了府右街派出所。四个小时后,我们被送到马家楼,后被呼伦贝尔市劝访中心接走。一直到11月24日,扎兰屯市公安局长王家贵和磨菇气镇派出所所长励杰、洼堤乡派出所所长白永生他们三人将我们截回扎兰屯市,随后在扎兰屯市拘留所关了五天。12月5日,我们三人被从扎兰屯市拘留所带到扎兰屯市信访办主任高亚文的办公室,高亚文威胁我们说:“看怎么处分你们”。当晚,我们被带到扎兰屯市秀和招待所,六个人看着我们姐俩。

 

12月11日下午一点多,扎兰屯市检察院、公安局一共七个人来到秀和招待所,其中就有励杰。他们来后让我们上车跟着他们走,并让我们交出手机。我姐姐问:“到哪儿去?”。励杰说:“到海拉尔解决问题去”。结果到下午五点多,我们姐俩就被这些人送到了呼伦贝尔市精神卫生中心。到医院后,医院一听说是上访的,不敢收。一直到当天晚十一点多,医院才收了我们。到医院的第三天,护士长对我们说:“你俩是正常人,多干点活,你们就在这儿老实待着,我们医院也不给你们用药”。

 

民生:这次你们被关了多长时间,是哪一天出来的?

 

孙:2008年12月20日,我姐姐的儿子李颖超找到医院接我们出来,医院就同意了。当时,我坚持说要有诊断证明我们才出院。护士长说:“回去找政府要”,后来李颖超就收到了对我们所谓的鉴定,是赤峰市安定医院做的,说我姐姐是情感性精神障碍,我是偏执性人格障碍

。就这样,我们于当天出了院,这次总共在精神病院内被关了九天。出院的当天,我们回家时,发现被人跟踪。这些人跟踪我们是让我们保证二个月内不再上访。当时我一个朋友做了担保,我们才得以回家。

 

民生:赤峰安定医院真给你们姐俩做精神病鉴定了吗?

 

孙:他们是用欺骗的手段作了一个所谓的鉴定。那是2008年11月23日,我们正被关在呼伦贝尔市劝访中心,当时来了几个人说是中央领导的秘书解决我们的问题的,我们很高兴。这些人就问了下我们上访的理由和要求就走了。后来,我们得知,这几个人根本不是中央领导的秘书,他们是赤峰安定医院武树明、王曙光、李成平,就是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我们姐俩被这三位医生鉴定成了精神病。

 

民生:谢谢你接受我们的采访。

孙:不客气。

 

                                                    民生观察工作室

                                                    2009-6


孙金玲的"鉴定书"

孙金玲的"鉴定书"

孙金玲的"鉴定书"

孙金玲的"鉴定书"

孙金玲的"鉴定书"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内蒙古精神病院受难群体录:离婚离进了精神病

  • 下一篇:[组图]内蒙古精神病院受难群体录:于淑兰节育失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