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被精神病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图文]北京老资格异议人士张文和谈二次被关精神         ★★★
[图文]北京老资格异议人士张文和谈二次被关精神
作者:民生编辑1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9-08-28 01:05

张文和是北京老资格的异议人士,上世纪七十年代因参与任畹町的人权同盟等活动而被以“反革命罪”入狱。张文和至今已二次被投入精神病院,一次发生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第二次则发生在2007年10月2日至2008年12月25日。2009年8月24日,民生观察刘飞跃对走出精神病院不久的张文和先生进行了访谈。张文和先生表示,现在的精神病院比上世纪的精神病院控制得还要严,下面是访谈全文:

 

刘飞跃(以下简称刘):张文和先生,你好!2007年我们曾通过话,没想到再次通话已是两年之后了。前不久我才得到你出来的消息,首先想请你谈谈你出来后的现状。

 

张文和(以下简称张):我是2008年12月25日出来的,当时是在家属一再的要求和担保下才得以走出精神病院的。出来后,由于我妻子住到我儿子那边去了,原来的房子租出去了,我就只得先到我妹妹处暂住。由于我妹妹等亲属已担保我不能再惹事,半年来,我妹妹不许我出门,扣留我的身份证,还对我说:“别再给家里找麻烦”。我不想再惹麻烦,只是实在无法忍耐这种炼狱般的生存环境,就毅然地搬到我哥哥的那间只有一张床铺的小屋里,换回我个人的自由与空间。为此,我与家人都“闹僵了”。

 

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靠低保生活。回来后半年的时间里,家人一共给了我600元钱,生活确实过得很艰难。

 

刘:听说此前当局早有把你投进精神病院的想法,并为此给你做了三次所谓的“鉴定”?

 

张:2007年前,由于我一直参与北京异议人士的活动,当局因此一直想对付我。他们于2006年4月、2006年6月和2007年8月,三次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对我实施了所谓“精神病鉴定”。这三次都有北京通州区国保人员参加,另外还有其它人员。我问这些其它人员是干什么的,他们说是综合治理人员,“鉴定”都是在北京的宾馆进行的,三次“鉴定”都没有给我任何手续,都是以找我谈话等名义将我带到宾馆的。

 

2006年4月第一次“鉴定”时,是在通州的一家宾馆。当时除了几名通州国保人员外,为主的是一名五十多岁的女的和我谈的,他们说这个女的是综合治理的人员。但我2008年被关在北京市公安局强制治疗管理处时,见到了这个女人。她穿着警服,好像是个警监,当时她还和我谈了会话。

 

2006年6月第二次“鉴定”时,有通州国保人员、那个女人,另还有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共五、六人,这老头也被说成是“综治办”的。2008年在北京市公安局强制治疗管理处,我也见到了这个老头,不过没有说话。

 

2007年8月第三次“鉴定”时除了国保外共来了三个人,那个老头又来了,主要是他谈的。

 

刘:我们回到2007年10月你被送精神病院的时候,当时你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被关进去的?

 

张:2007年7月7日,我与齐志勇、李海、王国齐等10位朋友到胡佳家看望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之后我们都被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和通州区国保支队非法扣押。通州国保队长王海旺审讯我时,一再追问我究竟谁组织了这次到胡佳家的探望活动,这个过程一直持续到傍晚。因为我家里有卧病在床的妻子,我实在不堪忍受国保的非法拘禁,就拿起烟灰缸砸向警务室的墙壁,其间碰到了电视机,但并没有任何实质的损坏。随后,我儿子接我出来时,说警方已告诉他说我是偏执性精神病,随时可以关我。

 

出来后我并没有被这个吓倒,我们还想再搞个聚会,结果被国保知道了。他们就对我进行监控不让我自由出门,2007年10月1日,我开始绝食。10月2日中午,我被北京市通州区公安分局国保支队徐建强、王海旺、杨春涛等十几名警察,以“涉嫌损害公物”的罪名从家中带走,所谓“涉嫌损害公物”就是指我砸烟灰缸这件事。

 

结果当天就将我送进了北京市公安局强制治疗管理处二科四病房重症室。当时正值国庆长假期间,四病房只有几个狱警在。我被送进去后,当天晚上就被要求吃药。我当时拒绝了,同时我继续绝食,四、五个狱警就把我呈“大”字型绑在床上。我大声喊“不要迫害民运人士”,狱警们说:“我们是听从命令”“你骂我们走狗,我们也认了,但你必须得吃药,否则就要灌药、电击”。我以前进过精神病院,知道他们这一套的厉害,当时就不得不顺从了他们。

 

刘:北京市公安局强制治疗管理处是家什么样的单位?是公安局的安康医院吗?

 

张:北京市公安局强制治疗管理处是所谓新改制的机构,不完全等同于安康医院,但二者又有些联系。这个地方外面挂的是强制治疗管理处的牌子,里面又有一块安康医院的牌子。这里有七\八个病房,像我就住在四病房。每个病房有四、五十人,整个医院共有三、四百“病人”,其中有些病人是从原北京市公安局安康医院转过来的。在这些病人中,有的被关了一、二十年了,大多数确实是有精神病,但也有一些是正常人。

 

这里面和安康医院不同的是,虽然也有医生,但里面的工作人员都是穿警服的,没有空白大挂的。据了解这里是警察编制,看守我们的人,我称为“狱警”,他们都穿警服,这些人员还给我们打针。在这里,他们强调说是“强制治疗”。

 

                                                       民生观察工作室

                                                       2009-8-27

 

张文和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刘沙沙面临送精神病院 众人士探访受阻

  • 下一篇:北京老资格异议人士张文和谈二次被关精神病院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