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被精神病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上海被精神病人陆立明访谈录         ★★★
上海被精神病人陆立明访谈录
作者:民生编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8-05-19 19:42
采访对象:陆立明

时间:2018年4月19日
地点:上海市杨浦区陆立明家中

前言:多年来,中国政府和警方经常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强制把一些他们认为是麻烦制造者的人关进精神病院,以便使异见人士、维权人士噤声。中国新的《精神卫生法》于2013年5月1日起实施,该法规定,实行精神障碍者住院治疗的自愿原则;精神障碍的诊断由精神科执业医生作出。中国官媒称,此法有望结束“被精神病”的弊端。然而现实却是,中共治下的所有的法律,共产党领导的政府与警方都可以随心所欲地解释和使用。如此一来,被精神病现象还是会变相地层出不穷。新法要求,是否关进精神病院由医生诊断,但绝大多数的医院和医生都扛不住公安局、检察院的指令,他们发一道命令,让医生写什么,医生就会写什么。而且公安局和检察院会说,他们是依据法律和医生的诊断来把某人关进精神病院的,从而让受害者百口莫辩、苦不堪言,让新法成为一纸空文,让精神病院继续成为不同政见者、维权人士们的人间地狱。

2018年4月16日,民生观察网志愿者联系到上海一位被精神病者陆立明先生,陆立明介绍,他生于1946年,今年72岁,2006年他因位于上海市佳木斯路唐家宅14号的房产被政府强拆开始上访。上访后,他又多次被政府维稳人员暴力截访、毒打,在新的《精神卫生法》实施3年后,他又被地方政府和警察强行送进精神病院关押整治。2018年4月19日,民生观察网志愿者来到上海陆立明家,对他被强迫送进精神病院维稳的情况做了专访,内容如下:

志愿者:陆立明先生你好!请你介绍一下你被政府维稳部门强制关进精神病的具体情况。首先,请你简介一下你为什么事情开始上访,上访后都经历了哪些打压?

陆立明:我是因为自己位于上海市佳木斯路唐家宅14号的房产,在2006年间被辖区政府强拆开始逐级上访的。上访以后,我多次被政府维稳人员暴力截访、毒打,而我反映的问题始终没有得到解决。2016年2月9日,我开始来到北京中南海找高层领导控告上海市政府渎职不作为,纵容属下非法暴力强拆公民房屋的恶行。但是就在中南海附近,我却被警方盘查后抓到府右街派出所审讯。在派出所从早上到晚上警察也不让我吃饭喝水,还多次殴打我,之后他们就把我送到了“北京昌平中西医结合医院”精神科关押整治。

志愿者:你被关进医院精神科后有没有被强制打针吃药?

陆立明:没有打针,就是强迫我吃药,吃的什么药他们也不告诉我。我刚被送进医院的时候曾告知医生说“我被警察打伤了,我的手现在还是红肿的,头上也肿起了包块,我需要先治疗身上的伤情”,但是医生们却喝令我闭嘴。他们根本不管我身上殴打伤,却要对进行所谓的精神病的治疗。

志愿者:他们是怎样强迫你吃药的?

陆立明:他们先是几个人把我按倒在病床上,然后用约束带把我的四肢捆绑在床上,再动手搬开我的嘴巴,然后就把不明药物塞进我的嘴里,再用水灌进去,最后他们还拿来手电筒照我的嘴里,检查我有没有把药埋藏在舌根处,在确认完全吞下去以后他们才离开。他们硬是把我捆绑在床上两天两夜啊,把我的全身肌肉都捆麻木了。

志愿者:你被强制灌药后,身体有什么反应吗?

陆立明:被灌药后不久,我就开始出现昏昏欲睡的症状,整天精神萎靡不振,估计药物里含有镇静剂之类的东西,那些药物应该是有一定的毒副作用的。

志愿者:你被捆绑起来,那吃饭、喝水、上卫生间怎么办?

陆立明:吃饭的时候,他们给我解开一只手,让我用一只手凑合着吃;喝水的时候他们会让其他精神病人给我喂水,这些真正的精神病人大都神志不清,时常把水杯里的水泼洒在我的脸上、身上、床铺上,让我睡在上面很难受,这家医院居然让精神病院护理其他病人,这实在是让人难以理解,精神病人本身就是病人,况且他们还有精神问题,万一他们病发袭击被护理的人怎样办?这非常危险,我也非常担惊受怕。还有,这里面喝水的杯子都是医院让病人们混用的,非常不卫生,有的病人有感冒啊、口疮等等疾病也都是共用一个杯子喝水,真不知道卫生监督管理局是怎样监管这家医院的,万一哪个病人得了传染病,然后共用一个杯子喝水就有可能相互传染。我原本不想喝混用水杯里的水,但是我被捆绑在床上两天两夜,期间我让医生给我拿一个一次性的水杯喝水,但医生不予理会,在口渴难耐的情况下,我也不得不喝下这混用水杯里的水。

志愿者:捆绑期间你上卫生间怎么解决?

陆立明:小便的时候,医生不肯给我松绑,而是让其他病人拿来尿壶给我接尿。那些接尿的精神病人们神志不清,手脚不便,他们一次次的把尿液撒漏在我的裤子和床上,把我身上搞的异味很大,并且那时候还是冬天,湿漉漉的裤子和床单我睡着特别难受,我叫医生护士给我更换他们也不换。大便的时候,医生就派来几个人给我松绑一会儿,但他们会站在卫生间门口看着我,等我解决完毕他们立刻就把我拉上床再次捆绑起来。

志愿者:哦!这很不人道啊!

陆立明:哪里有人道啊!到最后一天,有一个老人就要断气了,医生把他弄出去抢救,之后就把我转移到他的床上捆绑。我看到这张床上水迹、尿迹、大便到处都是,简直一塌糊涂,我强烈要求医生更换床单,但医生就是不换,直接把我推到这张床捆绑了起来,我反抗的时候他们就会把我捆绑的更紧,让我完全不能动弹。最后,我只能痛苦的躺在这个床上仍受污垢,实在没有办法啊!

志愿者:医院管理应该是有基本的卫生要求的嘛!比如一人一个水杯、一人一张床单等应该是最基本的卫生要求,应该是必须做到的嘛!

陆立明:这很可能是医院听从警方的要求,故意残害我、迫害我、打压我,他们想以这种方式折磨我,让我感到害怕,以后就不敢再去北京上访了。甚至,他们有可能想把我整死,把我整死了以后就不能北京上访了,上海的非法强拆政府就不怕被举报了。

志愿者:对医院的这些卫生问题以及对你的虐待,你出院后可以去投诉他们啊?

陆立明:无法投诉,因为投诉需要讲证据的,我被强制送进精神病院的时候,我的手机及所有物品都被提前扣押了,我想拍照取证都无从下手。我手上没有证据,到卫生局去投诉那是空口无凭嘛!再说,我是被警方送进去的,医生曾告诉我说,我是北京市政法委书记亲自拍板把我送进来整治的,政法委书记拍板送进来的人,卫生局也不敢管的。

志愿者:你什么时候被放出来的,是怎么被放出来的?

陆立明:2月11日下午出来的。我被抓走的时候曾经给一些访民朋友们发出信息,2月10日大年初三,我的访民朋友何茂珍、张雄明、毛菊华、金月花、王承起、何国光、陈宝良等人就找到医院要求看望,但是医院严词拒绝拒绝了。之后,这些访民朋友联系了很多网友帮我呼吁,最后在舆论的压力下,院方才同意由我的家属来北京把我接回上海去。2月11日下午,我的妻子从上海赶来北京把接出了这个精神病院。

志愿者:出院后你做了些什么?

陆立明:出院以后,我被妻子带回上海疗伤,伤情好转后,我又于2016年5月3日来到北京上访。这一次,我去了美国大使馆、中南海等地投诉、控告,后被北京警方抓住后,他们给我戴手铐脚镣押送回了上海。回到上海后,我又被上海市公安局行政拘留10天。拘留获释后,我又在2016年5月28日再次来到北京信访,信访的过程中我向北京中南海大院投递了上访材料,到了2016年6月1日,我即被上海市杨浦区警方以涉嫌“扰乱国家机关工作秩序罪”刑拘,同年7月初我被杨浦区检察院正式批捕,关押在上海市杨浦区看守所,其后我就被上海市杨浦区法院以“扰乱国家机关工作秩序罪”判刑1年6个月,直到2017年11月30日才刑满释放。

志愿者:经历了这么多磨难,你还会坚持信访维权吗?

陆立明:继续!直到我的合法权益得到恢复,违法犯罪分子被依法处理为止。

陆立明电话:18721840948

采访视频:https://youtu.be/FW_iqHUqERA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上海被精神病人沈佳君访谈录

  • 下一篇:江苏射阳县被精神病人吴林忠访谈录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