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司法监察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长沙复员军官刘顺祥讲述上访被打及"处理&         ★★★
长沙复员军官刘顺祥讲述上访被打及"处理&
作者:刘顺祥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9-11-16 14:14

我叫刘顺祥,47岁,湖南长沙市复员军官。2009年10月26日,和全国一百多名复员军官一同到总政治部信访局上访维权,被北京市西城公安分局警察打伤,经北京积水潭医院检查,诊断为“头部太阳穴等处软组织挫伤;右第12肋骨骨折断裂”。受伤后,在长沙驻京办滞留三天,送回长沙。由户口所在地长沙市东塘街道陪同到医院检查,使用口服药治疗。目前肋骨断裂部位仍然疼痛,行动不便,只能卧床静养,失去做工能力,基本生活难以维持。感谢全国各地战友的慰问和关心,现我把“北京警察打人”的事情经过,通报给关心和关注我们复员军官群体的所有人,相信是非自有评说。

26日早晨7点,全国各地复员军官陆续来到北京市西城区爱民街39号解放军总政治部信访局门口,我和湖南复员军官一行四人也于7时许到达。门口人数逐渐增多,总政信访局工作人员李英山等也到达现场,开始劝说复员军官进信访局院内。当地执勤警察也陆续到场,拉起了警界线。由于各地先期到达的复员军官要求,还有部分复员军官在路途中,大家等待一起进院。并得知另有四名上访复员军官于25日晚被警察带走,其中一名复员军官扣在厂桥派出所,其余三名送到了马家楼分流中心,大家坚持在门外要求将四人放出来。

根据以往多次上访的经历,进信访局院子之后,就会要求上大巴车,然后送到马家楼或者久敬庄分流中心由各地接访人员带回,这是总政信访局工作人员要求走的所谓“流程”。一旦走了“流程”,大家千里迢迢进京上访都将结束。大家来一趟不容易,很多人都是借的路费,还要摆脱当地公安国保的拦截,希望来了能听到一个结果,所以都不愿意进院子,在门外等候,由各省派代表进院诉求,要求总政由副主任接谈。僵持过程中,总政信访局工作人员和执勤警察进行了劝说,还派发过传单。

下午1点30分以后,警察人数增加了很多。有一名身着便衣的人(可能是当时执勤警察的领导)站到复员军官队前讲话,复员军官与之争辩,此时警察便拥过来动手拉人,我和几位离警察近的复员军官首先被他们从复员军官队伍中拉出来,由于我坚持不从,便被多名警察抬到警察队伍中,扔在地上,4、5名警察开始用脚在我全身上下包括头部、胸部、档部猛烈踢踹,招招击中要害,其中一名警察拳脚相加,凶残之极,直至把我打得失去知觉。清醒来时已在一辆警车上,看到河南战友卢卫东、河北战友张有清已在车内,车外地上还躺着甘肃战友丁立。当时,我头部剧烈疼痛,左脸麻木,恶心想呕。我只记得一名打人警察的警号为023975。

我们四人被带到厂桥派出所同关在一间地下室内,此时发现我和张有清的衣服被扯破了;卢自述裆部被踢,很痛;丁腰部不能动、左手手指受伤;并说我的脸色苍白,左脸肿胀。我们的手机被收走,分别做了笔录,然后交由保安看管。因为头部剧痛,到下午5点多才发现腰部刺痛不能动弹,加上一天没有进食,身体异常疲惫,昏昏欲睡。后来卢和丁被带走了,我和张没有人接。我疼痛难忍,无法坚持,一再催促送医院治疗。

晚上10点,长沙驻京办三名接访人员小胡、白法官、司机小李到达派出所,我提出被打的头部和腰部疼痛难忍,要求治疗。后来才知道,当时长沙驻京办的工作人员担心如果伤情严重要有个责任划分问题,就将我接送到北京积水潭医院检查,经CT检查诊断为:头部左太阳穴处软组织挫伤、右第12肋骨骨折。检查结果出来已近半夜12点,医院给我开了跌打片和止痛片,我因止痛片有过敏史没有吃。由于医院检查出确实因警察打人致伤,存在区分责任单位问题,没有安排我住院,也没把我接回长沙驻京办,而是带我返回厂桥派出所,明确责任。至于怎么样协调划分责任我不清楚,只是知道还是要接回长沙驻京办,但要重新办理交接手续。据当时长沙驻京办工作人员讲:“太晚了,领导都睡了,找不到人”,我忍痛等到凌晨3点终于办好了手续,我要求住院治疗,工作人员说“这事要领导定”,我被带到长沙驻京办,安排在上访人员接待室。由于我头、腰等多处有伤,坐、卧艰难,时间异常难熬......

27日上班后,我要求去医院治疗,工作人员说:你的事有关单位在开会协调,要等结果。我又在呼喊天地不应的痛苦中熬过一天。

28日,在我多次要求下,下午长沙驻京办王占一主任通知我去医院,他正好要去解放军306医院看病,处于人道主义的考虑也带我去了该医院。到医院后,没有挂号、没有病历、没有检查,王主任只找了个熟悉医生,询问了我的情况说,不用住院,只能静养。我说:头部和肋部疼痛厉害,要求进一步治疗。王主任就在给自己看病开药时,多开2盒通迪胶囊给我,然后带我回驻京办,并通知我做好回长沙的准备。我要求疗伤,要求给我被打一个说法,没有答复,只有驻京办工作人员轮流做我回长沙的工作。

29日9点多,战友“地空导弹”(网名)专程从湖南赶到长沙驻京办看望慰问我,他的来到,对孤独无助的我,在心理上是个很大的安慰。很多战友也打电话、发短信慰问我,声讨北京警察打人致伤的违法行为,同时表示复员军官是我强大的后盾。

我谢谢战友们!

战友到京后,驻京办王主任向到京的战友介绍了对我被打一事的看法和解决意见。

看法:

1、在总政上访长时间不进信访局院内,北京公安部门定性为:“寻衅滋事”。

2、警察打人致伤,是过激行为。

3、经过各方协调,解决办法由受伤当事人所在省市负责。

并当着我和“地空导弹”战友的面作出三点承诺:

1、回长沙后由长沙市雨花区政府负责治好我的伤;

2、已向长沙市政府信访局书面报告:把我的问题做个案处理,解决生活救助问题,解决廉租房问题,解决养老和医疗保险问题。并把文字报告复印后给我。并说与市政府主管信访肖秘书长已经联系好,回去后可以直接找他,相信会有个满意结果。

3、对我受伤给予×万元补偿费。

王主任表示:费用由总政出,如总政不出由湖南省驻京办解决。只要你回去,我马上就和省办联系,费用很快就可以落实,近几天没有生活费,可先由长沙办支出1000元解决。我们是说话算数的,如不能如愿解决,可以及时与我们联系。

既然省市两级政府对解决我的问题如此有诚意,虽然心中有许多疑惑,但有着军队传统思维的我,相信政府会给一个满意的解决办法,我带着驻京办给的1000元生活费,在驻京办白法官的陪同下,于当晚6时起程回湖南。

30日上午7时许到达长沙,长沙市雨花区东塘街道维稳刘专干带我到长沙市湘雅二医院检查,由于人多,CT结果要次日下午2:30才能拿到。当晚6时在急诊留观室输液。

31日下午,我拿到三维CT报告,显示右12肋骨折。我想保留此结果,让我女友小张将报告原件带走。受刘专干委托,一陆姓男子从我手上拿走CT报告复印件及医生已开好的处方,陆说费用太高要请示,没有给我开药便离开医院。晚上7时许,刘专干带三名男子到我租住的地方洪山家园抢走CT报告原件。此事我报了警,在洪山派出所可查。

11月1日、2日,我头痛、腰痛、行动不便,政府无人管我,自己买药治疗。

3日,长沙市政府肖秘书长(信访局长)组织召开由雨花区信访局、东塘街道、东塘社区人员参加的协调会。结论:1、说我参与群访,触犯法律;受伤责任在我,不是因为执法者原因。2、出于人道给我治好伤,但治疗要听医生的。3、生活困难问题:保险、生活救助由街道负责。廉租房不符合条件。受伤补偿没有提及。

4日、5日自己买药治疗。

5日,我给北京王占一主任发消息,回复:“你相关费用我在尽力争取,好好养伤”。

晚上10点,街道言书记带人到我住处动员我将户口从东塘街道迁出去,并告诉我保险接续没有特殊政策,要自己交钱办理。

6日自己买药治疗。

7日,街道刘专干带我到湘雅二医院开了三味跌打药。

8日以后再无人管我,打北京王主任电话不接。

......

我被打的事情已经过去十多天了,伤口在痛,行动不便,没有劳动能力,基本生活难以维持......

我不知道,谁为北京警察打伤人负责?

 

附:被打伤的有关照片5张

                              

 

  刘顺祥

                          二○○九年十一月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组图]武汉涉核退伍军人等多个群体上访 访民

  • 下一篇:退伍军人王耘东十一年无安置成黑人黑户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