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司法监察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湖北钟祥一起简单的工伤事故三级法院难寻司法正义         ★★★
湖北钟祥一起简单的工伤事故三级法院难寻司法正义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6-06-09 22:56
湖北省钟祥市无资质的承包人安排无证驾驶司机开着报废的货车去修村村通公路的途中造成农民工五死九伤,涉事交通工程公司和涉非法承包人没有被处理,反而将事故责任推给临时工司机;蹊跷的是,死者家属不仅没有得到应有的工伤赔偿,而是由政府强制性给了很少的“封口费”(所谓补偿费);不接受“封口费”的死者家属按工伤保险政策提起工伤认定,在劳动部门认定了事实劳动关系的情况下,从钟祥市法院、荆门市中院到湖北省高院,三级法院看似“程序正义”地否定工伤事故认定。受害人为了给死者讨到合法的农民工尊严,而不是简单地按交通事故处理,通过行政程序寻找事故责任人,从钟祥市交通局、住建局、安检局至荆门市相关部门,一级一级采取掩盖真相、推卸责任、愚弄欺骗的方法忽悠受害者,受害人又起诉发给资质的湖北省住建厅,控诉其不作为,武昌区法院判决败诉。看得见的鬼,就是捉不到鬼;受害人合理合法的走了三年的诉讼程序,结果都是“此路不通”,受害人惊呼:“为什么依法走法律程序,一级一级的职能部门和司法机关不给弱势的农民工尊严?”甚至于打通《湖北内参》的关系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近网曝相关责任人有强大的“保护伞”在黑箱操作……
 
一、领导说先火化尸体,谈事故原因是节外生枝
2013年3月29日,对于钟祥市文集镇幸福村的张X华及母亲一家人来说,是个恶梦般的日子,她一直在钟祥交通工程公司包工头杨华手下筑路的父亲于早晨六点死于上班路上,一同遇难的还有四个工友,此事件被定性为“3.29事件”。
 
据交警《事故认定书》认定,车主王安乐为无证驾驶,货车为报废车辆,事故发生后,从钟祥市公安局领导到交警、文集镇、村干部,做工作“先火化尸体,”公安局副局长向某对受害人讲“你们问事故原因是节外生枝,问来问去竹篮打水一场空。”当受害人要求讨说法,依法按工伤政策处理,一些村干部说”你要是打赢了官司,你掘一撂狗屎给我吃。”
 
与此同时,从市政府官员到乡镇干部积极行动了起来,动员死者七姑八姨出面做工作,有许多在武汉、荆门工作的亲友,也被钟祥相关部门派车请回来了,说服做死者家属“先火化尸体”。在此情况下,把责任推给无证司机王安乐,并循循善诱地劝慰:“王安乐杀了无肉剐了无皮,政府出于人道主义给予补偿;”一些为官的亲友、甚至于做生意的亲友受到全方位压力。做通了五个受难者当中四个受难者家属的工作,“同意”了“补偿”的条件,得到了十多万元到二十多万元价位不等的“封口费”,并签下了“不再上诉”的协议书。
 
二、父亲之死,应该享受农民工的尊严
唯独张X华及家人不同意火化父亲,她要求“弄清事实真相”!她和她的家人要给她父亲“讨个说法”。她们认为,父亲张X栋早晨五点和十多个工友爬上包工头杨华安排的敞篷车,不是外出游玩去的,是做工程去的,依照国家现行的工伤保险条例,他应该是因工死亡,享有农民工的尊严,而不是简单的乘客乘车事故,死亡后,不见包工头,更不见发包工程的公司领导露面,只有一大堆说情的人,她和她的母亲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事故责任没有明确之前,草率处理,对不起辛劳了一辈子的父亲。因此,她父亲的尸体一直冰冻在钟祥殡仪馆里,这一躺就躺了一年多。她们母女开始了艰难的申诉历程。
 
三、交通工程公司不仅自己推泄责任,还为无资质的杨华开脱罪责
 
她们最早是找钟祥市交通工程公司“讨说法”,答复是:“我公司将张集陈家湾水泥路的工人、拌合等项目发包给杨华,每平方米10元给杨华结算,一切安全事故及其它事项与我公司无关。”“该工程的一些项目发包给杨华,其承包的项目我公司概不负责……我公司根本不认识杨华所聘请的张X栋等民工……我公司与张X栋之间没有任何劳动关系及其它民事法律关系……该事故属交通事故。”(见图1),冷漠的“答复”不仅把责任推了个干净,而且把事故的原因定性为简单的“交通事故”,帮助杨华把责任也推了个干净。杨华何许人也?文集镇小包工头、无资质的自然人(后来才知道有大后台)!事故发生后,他跑得无影无踪了,工人们根本找不到他了,有的说他躲起来了,有的说他被公安保护起来了。
 
四、人社部门中止“工伤认定”
 
她们母女又寻求“工伤认定”,材料报到钟祥市人社局工伤科后,2013年4月23日,钟人社工认中字[2013]001号出具《工伤认定中止通知书》:因缺少张江栋与用人单位的劳动关系证明材料,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二十条规定,中止工伤认定决定。依照钟人社局的答复,重要月的条件是没有“劳动关系证明”。既然没有劳动关系证明材料,她们就开始寻求事实劳动关系认定,许多工友都给做了证,他们给杨华“做工”二三年,平时只发给生活费,家庭急用资金,年底结算,“结算”后,杨华把结算条据一把撕了,从不留下“证据。”老板们都有先见之明,根本不留“后患”,哪里有什么“证据?”
 
应该说,在最高法《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下班回家顺道买菜意外受伤算工伤”的政策确认之前,给了执法者和管理者许多游刃有余地操作空间,草菅人命的事情时有发生。但令人欣慰的是,当张丽华母女弄了一大堆材料到钟祥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寻求仲裁时,2013年7月10钟劳裁 [2013]31号的《裁决书》裁决为:“张江栋生前与被申请人的劳动关系成立”!
 
五、劳动仲裁的认定被“铁面无私”的法官否定
 
劳动仲裁认定事实劳动关系半个月后,张丽华接到了钟祥市法院的传票,当事人不服劳动仲裁,上诉到钟祥市法院,钟祥市法院要进行审理。钟祥市法院于2013年8月19日开庭进行了审理,[2013]鄂钟祥民一初字第00114号《民事判决书》的判决结果是:原告钟祥市交通工程公司与被告父亲张江栋生前不存在劳动关系。判决书认为,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确立劳动关系事项的通知》第四条不属于道路施工的范畴“不应作扩大的解释。”
 
张丽华不复判决结果,上诉至荆门市中级人民法院,荆门中院(2013)鄂荆门民一终字第00287号《判决书》再次否定事实劳动关系,不同意工亡待遇:“‘用工主体责任’宜从连带赔偿责任角度理解,而不能等同于劳动法所规定的用人单位与其存在劳动关系的劳动者之间应承担的法律责任,劳动者可以承包方和发包方作为菜同被告,发包方因未尽审查监管管理等义务,对劳动者的损害赔偿承担连带责任。”冠冕堂皇的一席“解释”,帮助把发包方和分包人的责任推了个干净,让受害人只能寻求“连带责任”,而不是后来2014年最高法《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第四款“用工单位违反法律、法规规定将承包业务转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者自然人,该组织或者自然人聘用的职工从事承包业务时因工伤亡的,用工单位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的单位,”“人民法院应该支持”。
 
受害人再次申诉到湖北省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虽然受理了,最后也判决了,但一直不给“判决书”,不言而喻,同样是否定了“工伤保险责任。”
 
六、三级司法部门帮助犯罪嫌疑人开脱,十余个行政部门都是“闭门羹”
 
交通工程公司非法转包并造成上班路上的重大交通事故,导致2013年的5死9伤残已不是第一次,在些之前的2012年6月3日,该公司非法转包给无资质的自然人刘X国,刘安排工人筑路下班的路上造成3死3伤,死亡的农民同样未享受到工伤保险条例所规定的标准,由肇事车辆买了单,受害人得到消息后,加入到3.29特大事故上访上诉者的行列。
 
交通工程公司陈辉与杨华、刘X国草菅人命,酿成重、特大事故,已违反刑法134条“重大责任事故罪”和135条“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如此重大责任事故,被钟祥市法院、荆门中院和湖北省高院“轻轻化解,”受害人找不到元凶。他们于是走上访的道路,希望寻求真相。但是,“铁面无私”的管理者同样“冷酷无情,”在死者家属伤口上一把一把撒盐。为了简化,笔者只介绍答复结果。
 
1、钟祥交通局2014年3月4日答复:《关于请求重新核发钟祥交通工程公司建筑资质的请示》:“属于交通事故,且钟祥市ZF已派人处理该事故;”“该公司已改制,由陈辉出资收购,属于民营企业,公司资质由住建部门核心,交通部门无权撤销建筑企业资质,建议根据建筑企业资质管理规定向相关职能部门提出申请。”
 
2、钟祥交通局2014年2月28日给6.3事件受害者的答复:“钟祥交通工程公司具有合法的建筑资质,具备建筑建筑资质范围内工程的能力,近几年内未发生过安全生产事故,另外该公司与我局无任何隶属关系……建筑资质的核心也不由我局审发。”不仅撇清自己的责任,还帮助撇清该公司“几年内未发生安全生产事故。”
 
3钟祥市住建局不屑给书面答复,只有口头答复:“钟祥交通工程公司的资质由交通局审核后,由湖北省住建厅核心,且在九十年代就核心了,我们住建局没有该公司的档案。”
 
4、钟祥市安检局口头答复:该事件没有发生在施工生产现场,不属于安检部门管辖区,安检局无权管理。
 
5、荆门市交通局2014年3月4日未盖公章的答复:交通部门无权撤销建筑企业资质,建议根据《建筑业企业资质管理规定》,向相关职能部门提出申请……根据您的实际要求,应属于涉诉事件,也可通过诉讼方式予以解决。
 
6、湖北省住建厅2015年7月2日被逼做出的答复是:我厅委托省建管局调查核实,按属地管理原则,于2014年7月9日至函荆门市住建委,钟祥市住建局“核查”,企业整改及2014年10月8日的复查,该公司达到了建筑业企业资质标准的基本条件。
 
7、湖北日报内参(特刊第120期)《农民工工伤维权路艰难,建议建“高风险业强险”》:专呈王国生省长、张昌尔副书记、尹汉宁部长、梁惠玲副省长、王祥喜秘书长、曾欣厅长、李静院长、敬大力检察长、王文童厅长、翟天山厅长、万勇书记、肖莉华市长:“鉴于现有相关成文法尚不健全,可通过省高法及钟祥市法院创判例法,如对钟祥‘3.29’特大交通事故中涉嫌非法用工的包工头杨华和‘发包方’钟祥交通工程公司,可分别追索三至四成和六至七成的民事工伤赔偿责任,为全省提供相关司法范例。”
 
8、受害者以行政不作为,将湖北省住建厅上诉至湖北省武昌区人民法院,武昌区法院(2015)鄂武昌初字第00168号《行政判决书》认为“被告(湖北省住建厅)在作出回复时,当地交通运输主管部门并未查实认定该公司违规事实并向被告提出处理建议,故被告在此情况下作出的《回复》并无不当,被告受理原告申请后,在法定期限内履行了法定职责,原告诉称的理由不成立,原告提出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驳回诉讼请求。”
 
七、谁是黑恶利益集团真正的保护伞
 
一级一级的交通、住建部门在做游戏,即便湖北日报内参已关注的此案,仍然找不出元凶,更无法弄清事实真相,湖北省近十个部门的“答复”,把受害人推到绝境,他们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谁有这么大的能耐操作钟祥市、荆门市乃至湖北省近十个部门?此人非等闲之辈。随着杨华抛妻离子(以大病救助儿子绝症、单身家庭为前提跟前妻离婚),此背后的的操手才浮出水面。原来是荆门市反贪局长在充当黑恶利益集团的保护伞。
 
最近,天涯社区有一个帖子:钟祥3.29特大事故涉虚假诉讼,荆门反贪局长一手操作!http://bbs.tianya.cn/post-free-5483211-1.shtml,大家可参阅。
 
八、具体虚假诉讼的证据
这个帖子还曝光了审判司机王安乐期间许多猫腻,一是王安乐交待材料都是受杨华的指使,杨华知道他是黑车,没有驾照,怕被洋梓交警拦住叫他“早些走”,并给1500元钱叫他加油,王安乐对检察官王X忠的交待材料上说:“车上十几个人,包括我在内都是给包工头打工的工人,包工头是杨华,是我们小老板。大老板是交通工程公司的陈辉。”“第一是因为杨华想早点开工,想赶过去8点钟开工,第二是因为我没有驾驶证,车辆也没有行车证的黑车,怕被洋梓交警拦住了,杨华就叫我早点去,凌晨的时候就开车走。” “我开到青星三叉路口加了1500元钱的油,钱是杨华给的。加油是准备第二天拖工人到工地上去修路去的”。第二、杨华的父亲杨泽富的交待材料证明了事故的责任主体,杨泽富对交警高X才的交待:“车上的人都是跟着我干事的,都是到张集修乡村路去的、”“都是我跟交通局工程公司结账,然后再分给工人、”“交通局工程公司的老板是陈辉……”
 
这样一起五死九伤残的恶性事故,属于严重的上班途中发生的生产安全责任事故,杨华等人已触违刑法第134条【重大责任事故罪】、第135条【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钟祥公检法竟然全部回避事故的主体责任,[2013]鄂钟祥刑字第00141号《判决书》上只字不提杨华的犯罪事实。竟然无一个人“民事追责”的涉案请求。王被判了6年半的罪。由于虚假诉讼,导致这样一起震惊湖北省的枉法判决。



受害人家属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内蒙被精神病者杨雅梅对法院不立案的公开投诉信

  • 下一篇:湖南访民黄光生诉公安非法拘留 又一起民告官案败诉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