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声明与报告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2015年中国精神健康与人权(被精神病)年终总结         ★★★
2015年中国精神健康与人权(被精神病)年终总结
作者:民生观察工作室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6-02-08 22:19
一、前言
 
被精神病源自网络时代的流行语,指政府权力部门或利害关系人把无精神疾病或不该被收治的个人强行送进精神病院进行隔离治疗的行为。在此行为里,公民的人身权力尤其是人身自由受到了严重威胁。
 
精神卫生是全球性的重大公共卫生问题,也是较为严重的社会问题。作为人类理性进步的结果,对精神病人的人权保障成为衡量一个国家、社会是否文明、进步的重要标志。而随着互联网在中国的普及,自媒体的广泛应用,中国的公众得以接触大量官媒闭口不言的信息,从而知道了在中国除了存在病理上的精神病人群外,还存在一个大量的被精神病人群。
 
在中国的公众舆论和公共话语里,对被揭露的被精神病个案都得到强烈关注,这是因为作为正常公民的个体却被侵犯公民的人身权,精神病与社会隔离,不仅仅威胁到了社会公共安全,也使得每一个个体都面临随时被精神病收治的风险。
 
在网络时代的巨大舆论压力下,自1985年就开始着手进行却久拖不决的精神卫生立法在28年后终于得到解决,自2013年5月1日起,中国第一部《精神卫生法》正式实施。《精神卫生法》第30条明确规定:“精神障碍的住院治疗实行自愿原则”。公众曾对此抱以极大期望,希望能彻底终结“被精神病”现象。
 
然而,《精神卫生法》实施至今已一年半时间,被精神病现象并没得到有效遏制,相反有越演越烈迹象。仅民生观察工作室在2015年里一年里报道的被精神病个案与以往相比就继续呈现上升势头,显示被精神病的社会现象并没有随着《精神卫生法》的实施而得到解决。相反的是,由于中国政府权力非民选产生,公民不能问责官员的现实,《精神卫生法》实施反而导致更畸形的现象出现,如为了所谓考核任务《精神卫生法》而摊派精神病指标,为了完成精神病指标统计而把正常公民登记为“精神分裂症患者”等匪夷所思的案例。
 
民生观察工作室一直关注中国的精神健康与人权问题,持续报道被精神病的公民所受的苦难,关注他们的人身安全,维护他们的人身权利。本总结报告是民生观察工作室连续第三年的精神健康与人权年终报告,向公众披露在过去一年里中国继续发生的触目惊心的被精神病现象,揭露被精神病屡禁不绝的原因,谴责制造这些人道灾难的罪魁祸首。
 
二、《精神卫生法》为什么不能终结被精神病
 
 
《精神卫生法》出台原意为规范精神障碍患者治疗、保障精神障碍患者权益和促进精神障碍者康复的法律,毋庸置疑对精神障碍患者是有权益保护作用的,如患者自愿就医等原则,不可否认其意图杜绝“被精神病”的诚意。《精神卫生法》之所以不能终结被精神病,原因在于:
 
1.随着社会矛盾的频发,官民严重对立的局面持续加深,中国政府加大了对社会的控制,对民间异见人士与维权人士的打压呈现越来越残酷的态势,基层政权面临着极大的维稳的压力和需要,而同时劳动教养已被废除,公权力能动用的长期干预维稳对象人身自由的维稳手段选择面有限的情况下,采用被精神病强行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便成为各地维稳机构的选择,“被精神病”成为维稳的道具,这是被精神病不能杜绝的最主要原因。而这制度属性与公权力合法性来源而导致的被精神病问题是《精神卫生法》不可能解决的。
 
2.精神卫生法学的核心问题是保障精神病患者的基本人权,精神病患者作为社会公民的一员,不被非法或任意地剥夺自由是最基本的原则。而《精神卫生法》设计的整体理念上是“医疗模式”,并没对精神病患者的基本人权制订完备的程序保障,所以更不可能对被精神病的公民提供基本人权的程序保障。《精神卫生法》虽然规定了精神病患者申请再次诊断和鉴定等权利,但这与人权原则上的司法审查和司法救济根本不是一码事,个人自由被剥夺而法律上完全没有个人采取行动的保障,从而对由于公权力的原因导致被精神病的公民提供不了有效的司法救济渠道。
 
3.精神病诊断收治程序混乱。有网友曾这样形容目前的精神病诊断收治程序:精神病医生承担了公安、检察院与法院三重机关的职能,侦查、起诉以及审判包括最终入狱服刑,所有的程序全部被精神病院包干,如此不受监督的程序,让“被精神病者”一路绿灯接受“治疗”。
 
公权力滥用和肆意扩张不受制约,同时缺乏保护公民自由和权利的人权法案,所以,即使有《精神卫生法》,也难以阻止被精神病个案不断出现。
 
三、2015年“被精神病”情况概述
 
1.敏感时间点维稳制造被精神病
 
中国政府在以人权为核心的普世价值敌对的维稳思维下,严密监控与打压人权捍卫者人士的人权活动。在2015年,随着国安体制的建立,维稳机器的权力大大膨胀,在所谓的“敏感时间点”,对人权捍卫者采用更严厉的管控和打压手段,制造被精神病成为常用手段。
 
2015年全年,“被精神病”维稳个案集中在二月、三月的各地两会与九月抗战胜利七十周年阅兵这些“敏感时间点”。特别是2015年9月3日的中国政府举办庞大的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为所谓“社会稳定”,发动了大规模的维稳行动,不但餐馆要登记身份证吃饭,工厂停工,限制部分公共交通工具,抓捕人权捍卫者。在此维稳行动里,精神病院继续成为专制维稳工具。
 
当局为了保证反法西斯战争70周年的阅兵顺利进行,此次抓捕被精神病者,从8月份就开始部署了,还没来得及到京的被精神病受难者多被控制在当地。如湖北孝感市被精神病受害者王树英,在阅兵期间被维稳人员控制在当地一个宾馆房间,时间达七天,至当月5日方获自由。山东省烟台市牟平区被精神病访民王志兰从8月8日开始,就被镇政府派人看起来,不让她出门,说要限制到11月份,每天都是两班倒,每班都有两个人看着她。
 
抗战胜利七十周年维稳连精神病人也不放过。郑培升,山东省日照市五莲县洪凝镇郭村店子村44号村民,今年反法西斯胜利70周年大庆举行阅兵庆典期间随上访的父亲郑全玉居住于北京,被地方政府绑架回原籍关进精神病院遭强制治疗,导致本就精神状态不佳的郑培升完全成了废人,生活不能自理。
     
郑培升的父亲郑全玉说,郑培升几年前就病了,经过精神卫生中心的治疗病情好转,郑培升还在北京的久敬庄找了一个当保安的活。今年3月2日为了两会维稳,郑全玉被五莲县公安局在北京丰台区的吕村绑架给戴手铐拉回老家非法拘留了14天。当郑培升打他父亲电话不通就到他的住处找他,听说他被抓了就又犯病了。
      
他出来后就赶紧回了北京借钱给郑培升看病,经过报警求助,在北京警方的帮助下把郑培升送到了安定医院,经检查属于肝胆抑郁症,用中医疗法,不准乱用药。8月14日他出去给郑培升买药引子在北京的吕村被五莲县公安局抓住给戴上手铐抓回去的,抓他的时候郑培升基本好的差不多了,可五莲县公安局还是把郑培升也从北京抓回去送到五莲县精神病院,在里边强制给打针、吃药,吃了药头痛难受,现在郑培升的病不但没好还成废人了,人事不懂,都不能自理了。(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51/disanshijiuqi/2015/1011/13291.html
 
山东日照市访民郑培升阅兵期间被关精神病院致残。2015年9月11日,山东省日照市五莲县访民郑全玉来电称,8月28号他儿子郑培升被截访的从北京抓走接回日照后关在五莲县精神病院,9月6号出来人已经废了,在里边强制吃药吃成真精神病了。
 
郑全玉说,郑培升是他的小儿子,大儿子被人打了脑袋打成痴呆了,他是因为93年工伤事故赔偿的事上访的,后来出了大儿子的事他们就都上访。他承认他小儿子之前也有病,但不是精神病,是肝胆湿热引起的抑郁症,可现在他儿子真成精神病了,啥事都不知道不能自理了,我现在只能在家照顾他。(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2015/0911/13115.html)
 
 
湖南辜湘红第十五次被关精神病院 阅兵结束仍未释放。民生观察工作室消息:本工作室一直关注的湖南省湘乡市访民辜湘红这月初的阅兵期间“失踪”,今天下午辜湘红的妈妈突然致电本工作室说,她打听到女儿的消息了,9月3日辜湘红被从北京押回后,即被关进了湖南省娄底市康乐医院(精神病院)。现在阅兵已结束近二十天了,可辜湘红还关在这里,医院也不让家人探望。
 
这是辜湘红第十五次被关精神病院,今年1月7日,她刚结束第十四次二百多天的精神病院关押获释。(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2015/0921/13182.html)
 
 
 
 
2.数据造假制造被精神病
 
在中国,由于权力的非民选性质,“官出数字,数字出官”,数据造假已成为众所周知的天朝特色。而在精神健康领域也不例外。
 
在《精神卫生法》实施以后,一些地方医疗机构为了业绩或利益,居然出台精神病数额指标。2013年底河南郑州卫生局下发文件,在拥有900多万人口的郑州市区规定各辖区筛查发现重性精神疾病患者任务数不低于辖区常住人口数的2‰。湖南省娄底市新化县卫生部门在建立居民健康档案过程中,向各乡镇卫生院下达精神病人的任务数,各乡镇卫生院又将任务数分派到各村。因为指标任务与下拨的公共卫生服务经费、年终绩效考核挂钩,一些地方只好采取虚报造假的形式应付考核。
 
统计数据是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的基础,但是在人治社会里却沦为走过场,数据公然造假,成为官员和利益部门的升官发财的途径,真正的精神病人没人关心,相反正常的公民在数据造假下被精神病。
 
为凑指标作假公民被精神病20年。2015年6月17日海峡都市报报道:福建男子“被精神病”20年,村医承认为凑指标作假。说的是福建省福清市商人陈茂武在厦门思明区公安分局开元派出所办理居住证时,吃惊地发现在公安信息系统中,自己被登记为精神分裂症患者,属于重点监管对象,根据系统记录,自己首次发病时间是1995年,也就是说他已经“被精神病”20年。
 
陈先生找到由福清市城头镇卫生院制作的居民健康档案,上面记载,陈先生精神分裂症早在1995年12月10日就已经初次发病,属于重型精神疾病患者。2003年2月14日,又经过福州精神病院确诊。20年间共发病3次。档案中还详细记载了陈先生的用药及就医情况,还有南冲村村医陈某对陈先生的随访记录。而在这份健康档案上,还有陈先生本人在2011年4月9日的签字同意,陈先生的哥哥也在2011年4月被指定为监护人。
 
“我和我的哥哥,从来没有在居民健康档案上签字,也从没去过福州精神病院。”陈先生说,村医陈某也从没给自己随访跟踪检查过,这份健康档案,根本就是伪造的。陈先生还说,据他了解,在该村除了他以外,还有其他两个村民,也“被精神病”了。记者也联系上其中一个村民的母亲,她说儿子也姓陈,今年33岁,大学毕业,在福清城区一公司上班,从未患过精神病,不知道为何也“被精神病”了。
 
 
经调查,疑是城头镇卫生院和村医陈某为套取补助,伪造他是“精神病”。福清市是从2012年开始建档。一个人“被精神病”几年了都不知道,这可写成一段“拍案惊奇”。造成这种情况,是凑指标作假和骗取利益相关。
 
根据相关规定,福清市城头镇卫生院对于重型精神病患者,进行通报并采取相应的诊疗措施,可以获得不菲的补助经费,具体包括基础补助经费和绩效考核补助。基础补助经费标准为人均100元/月,绩效考核补助经费标准为年人均2800元。
 
3.上访维稳被精神病
 
中国的信访法规虽然规定公民有权利上访,国家必须保障公民的上访权,不得打击报复,不得无理拒绝。但是在现实上访越来越成为一种苦难。上访群体他们大多会被堵在信访门口的地方政府截访人员劫持,地方政府对待访民的态度是打压、打压再打压,手段是抓、关、判。所以访民已经成为中国被精神病现象里最大的受害者人群。
 
重庆被精神病访民张芬进京上访失踪疑被关精神病院。重庆合川被精神病访民张芬两月前进京上访失踪,今天她的亲属致电本网志愿者希望能帮助寻找张芬。据张芬的亲属说,张芬是今年7月间进京上访后失踪的,家里一直联系不上,她丈夫因为和她没办结婚证,他们的关系不被政府认可,也不告诉他张芬的消息,他们担心张芬再次被害。据了解,张芬是南津街梳铺村村民,上访反映父亲张中伦的田改鱼塘因修兰渝铁路被强征和她自己遭遇车祸警方不依法处理的事情,因上访被多次毒打,拘留还曾被关在歌乐山精神医院接受强制治疗4个月。在让她离开精神病院时被威胁,在上访还把你送进精神病院。她的儿子也因她上访受到牵连被多次威胁。(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51/disanshijiuqi/2015/1011/13285.html)
 
湖南永州何芳武拦王岐山座驾再次被投入精神病。民生观察工作室2015年7月24日消息:7月7日,本工作室发布了两被精神病者铤而走险 何芳武拦截王岐山辜湘红冲进省政府(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2015/0707/12752.html)的消息,今天我们从何芳武弟弟及当地访民等多人处获悉,被押回永州后,何芳武再次被投入到了永州精神病院,具体情况我们正在在了解中。何芳武是湖南省永州市江永县人,因举报遭打击报复而上访,因此被投入精神病院前后达十年之久,本工作室曾长期关注他的情况,具体请见:湖南何芳武哭诉十年被关精神病院的遭遇(附视频)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51/201305/2013/0616/7796.html
 
辽宁抚顺关维双因上访多次拘留送精神病院。民生观察工作室2015年12月27日消息:辽宁抚顺东洲区访民关维双因为上访,2009年9月15日被东洲区政府送到精神病院,好在她正在病中精神病院没有把她留下。据关维双叙述,她是因为2007年辽宁抚顺东洲区政府绿化改造大面积拆迁,她的住房也在拆迁范围之内,因为没有和政府达成协议她的住房一直没拆。但她周边的房屋已全部拆完,其中大部分被强制暴力拆除。政府在拆迁建设中把她房屋的地漏全部挖去,导致雨水无法排除,后雨水形成洪灾,就在当年造成了她房屋裂缝成了危房,房顶也开始漏雨,无法居住。四处反映无人处理,说是城市没有救灾款。她为此上访后,她的低保也不再给上调。还因为上访被4次刑事拘留、2次行政拘留、多次关黑监狱。2009年9月15日被东洲区政府和街道的人从黑监狱接出来以看病的名义把她送到抚顺市第五人民医院(精神病院),并告诉大夫她是自愿去的。大夫了解情况后没有收她,政府的人就又把她送到抚顺市矿务局房晓精神病院,经大夫检查她正在发高烧就让她走了。就这样街道的人指着她鼻子说,你要是在上访还把你送回精神病院。精神病院的大夫也威胁“我们不是没权利收你”。
 
湖北省竹山县访民王守安首次被关精神病院。民生观察工作室2015年11月30日消息:王守安是湖北省十堰市竹山县麻家渡镇罗家坡村一组农民。本月17日正在北京上访的王守安被带回竹山县后,先是在麻家渡镇福利院关了五天,后又转到竹山县精神病院关了三天,直到11月24日王守安妻子和代理人找到医院后,王守安才获得释放。这次是王守安首次被关精神病院,虽然时间不长,但他被医院鉴定为“偏执性人格障碍”,建议住院治疗。
 
四川伤残老兵王克德上访,夫妻被关精神病院。王克德,家住四川省巴中市巴州区恩阳镇小关村2080号,是伤残退伍军人, 1974年把伤残证和退伍证丢失,原本享受的伤残退伍军人待遇被停发,为此,他和妻子曾桂琴要求补办两证,未果。后查明其伤残待遇被人冒领,他们夫妻对此不服而上访,结果曾桂琴被地方政府认为患有精神障碍,遭强制送到精神卫生中心治疗。王克德也被一起关进卫生中心“陪护”,没有丝毫自由。(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51/disanshiqiqi/2015/0810/12949.html)
 
浙江李家富上访遭强送精神病院 至今一年多不释放。民生观察工作室2015/6/23消息:浙江温岭市泽国镇湖亭村被5次精神病访民李家富,2014年5月8日被泽国镇派出所在北京抓回后关进温岭大理康复医院(精神病院)。事后,镇政府和派出所告诉李家富的父亲,这是因为他管教不好李家富才又把他关进去的。今天,李家富的父亲告诉本网志愿者,李家富被关进精神病院一个星期后派出所才通知他李家富被关精神病院了,他找到镇政府和派出所要求放李家富出来,却被指责说是他管教不好李家富,总让他出去上访才又把他关进精神病院的,我只能去看看不能接出来,一个月可以看3次,在医院也不吃药,也不打针就是关着。据悉,李家富原是一名因伤退伍残疾海军官兵,退伍后开门市以卖香烟为生,后来受到地皮流氓的骚扰导致生意萧条难以维持生活,李家富被迫从1995年开始一直持续控告骚扰他的人,到2000年时,骚扰他的郑云兵等人答应给予李家富78万元,以对他这些年的精神、经济的一次性补偿。但镇政府并没有把郑云兵等人代为转交李家富的78万元给他,李家富为此上访被多次关进精神病院强迫“治疗”。
 
失踪多日的武汉访民刘彩霞被关精神病院。民生观察工作室2015-3-6消息:失踪多日的湖北武汉访民刘彩霞今天有了消息,他的家人从110指挥中心得知,刘彩霞被武汉市洪山区俞家山派出所,送到了武汉市洪山区花山镇精神病院。刘彩霞是于2015年1月19日到中南海邮局寄信被北京警方抓捕送到马家楼后失踪的,她的丈夫侯家贵多方寻找,马家楼的民警说是让地方政府接走了,但地方政府却矢口否认,侯家贵无奈多方投诉、报警,寻找,今日总算有了下落。
 
4.被精神病公民遭受残酷迫害
 
在第四十一届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年会上,反酷刑委员专门对精神病院强制关押迫害问题专门提出审查。联合国酷刑问题专员诺瓦克先生(Manfred Nowak)在他的中国实地考察报告中指出在联合国收到的从中国的投诉案中,其中有8%的酷刑折磨是在精神病医院里发生的。
 
民生观察工作室在2013年度的《中国精神健康与人权(被精神病)年终报告》里披露,在医院关押期间,医生的迫害手法之多样,之残忍,是贯穿古今,创新百出。有人总结了精神病医院的十种酷刑,分别是捆绑、长期囚禁、吃药、打针、电击、殴打、侮辱、威胁、鼻饲、虐待。在这里面,鼻饲、电击、吃药、长期囚禁最让受害者感到恐惧。
 
在2015年里,大量的个案证明,被精神病的公民遭受的残酷迫害依然没有任何改变的迹象。中国政府对被精神病公民受到酷刑的泛滥状况没有予以足够的重视,也未能采取积极的措施有效地制止对被精神病公民酷刑的蔓延。
 
 
沈阳青年教师李启东被关精神病院逾15个月遭虐待。民生观察工作室2015/3/19消息:本工作室一直关注的沈阳青年教师李启东被精神病案今天又传来消息,李启东现还在精神病院中,至今已逾十五个月。据李启东七十九岁的老父亲今晚向本工作室介绍,三年来,他们老夫妇多次找到沈阳市公安局、苏家屯分局和沈阳市公安局安康医院,均不让见李启东。前不久才有人带出消息说,李启东在医院内遭到虐待。起因据说去年六月间,有北京记者到沈阳要采访李启东,结果不仅记者未采访到李启东,李启东还因此遭到报复,被用手铐铐在地板上达四、五天,上厕所都不让解开。李启东,曾为沈阳苏家屯区一小学老师,2013年12月15日,李是被沈阳市公安局苏家屯分局民主派出所五、六名警察在马路上绑走的,当时他舅舅就在现场。在此前的12月13日,李启东刚刚向法院递交起诉了公安局2009年8月对他本人非法终止劳教所外执行,2010年11月被送入安康医院强制“治疗”的起诉状。
 
江西访民许大金被关精神病院打毒针眼睛近乎失明。民生观察工作室2015年9月17日消息:今天,山东访民李莉告诉本网志愿者,再次被关精神病院的江西戈阳县访民许大金被强制打毒针,眼睛近乎失明,听力下降,出现了好多不良症状。由于时间匆忙许大金没有给她说清是什么时候打的针,李莉对政府和医院的这些行为非常绝望,她说,他没病的,我们能找的部门都找了就是不放他出来,这是成心害他。许大金被抓进精神病院还是在5月份,当时许大金和女友李莉在八角游乐场地铁站出站时被查出没买车票被扣押,随后交通运输队把他送到久敬庄,后被强行带回关押在宜阳精神病院。李莉和他的姐姐还因谴责精神病院医院不该收治正常人而遭拘留。
 
山东日照市访民郑培升被关精神病院致残。民生观察工作室2015/9/11消息:今天山东省日照市五莲县访民郑全玉来电称,8月28号他儿子郑培升被截访的从北京抓走接回日照后关在五莲县精神病院,9月6号出来人已经废了,在里边强制吃药吃成真精神病了。
 
山东王志兰上访4次被关精神病院 期间被迫自杀。民生观察工作室2015-2-1消息:今晚,上访37年的山东烟台莱山区访民王志兰向本工作室叙称,她自幼丧父,孤儿寡母总是受到村干部欺压,王志兰忍无可忍开始上访被政府关进莱阳市精神病院防治院5次。王志兰说,她第一次被关进精神病防治院是因为在北京上访时被北京警察抓住送到收容所被遣送回地方,回去后当天,也就是1982年4月6日,她被园各庄公社的2个人强行送到精神病防治院做鉴定,鉴定结果是精神分裂症,偏执状态。在精神病防治院里她被绑在床上在她脑门上给她过电针、打体针、给她灌冬眠灵的药,王志兰说,那滋味没法说,打完针什么都不知道,脑子一片空白。直到第4次被强制治疗释放回家后王志兰越想越觉得被害的没有活路可走,随喝农药自杀,经医院抢救才保住了她的命,从此他们就再没把她送到过精神病防治院。王志兰说每次进去都是被绑起来过电针、打体针、灌药,那感觉真的是生不如死。
 
无锡汪荷娣被当局关押到精神病医院维稳遭到酷刑。权利运动2015.10.21报道:汪荷娣在2014年至今已经被无锡市北塘公安分局和社区关押到精神病医院维稳四次。第一次是2014年2月15日至2月24日,第二次是2014年12月27日至2015年1月15日,第三次是2015年2月2日至2月16日,第四次是2015年7月13日至8月4日。汪荷娣说每次在精神病医院,都受到折磨和恐吓,都被医生强迫灌药,她不肯吃药,医生就撬开她的嘴,往嘴里灌,医生还用被子捂住她的脸,要闷死她,还把她绑在床上,让她动弹不得,在里面不给饭吃,不让睡觉,当精神病人一样被整得要死。汪荷娣,女,汉族,1944年6月17日生,江苏无锡人。因1996年她家位于北塘区五里村44号的私房被偷拆,至今没有任何安置补偿,再加上儿子在2012年4月3日因两家公司结仇而将她儿子故意车祸杀人未遂致残,公安不立案,于2013年开始上访维权。
 
 
广东梁凤英被精神病的遭遇:铁链锁绳子绑打针灌药。梁凤英,今年56岁,坚持上访近30年之后,她不但没有讨还公道还被以“患有精神病”为由关进了精神病院,被强制打针、吃药,由于药物的毒害使她丧失了劳动能力。粤北第三人民医院没有给她做任何检查就把她手脚全部用铁链子锁住,也不许她去上厕所,还强迫给她打针、吃药,不吃就掐她脖子,牙齿也被打掉两颗。这样锁了她将近两个星期,期间她的口腔溃疡、牙痛的要命医院大夫也不给她治疗,痛的连饭都吃不了,加上强行给她用的精神类药物作用,她就只有躺在床上等死的份了。梁凤英说,我在里边(医院)他们什么手段都给我用了,捆、绑、锁,打针、灌药,我给他们说我只不过是上访,没病,也没有违法,你们不要这样对我,就算是毒药也要钱做呀。可他们还是强制给我用药,第一次用药后肠道就出血了,出来后走路还是像踩棉花一样,头晕脑胀的,我花了好多钱买药治疗、解毒(精神类药物的毒性),直到现在,身体一点力气没有,全身都不舒服,都成残废了,什么都干不。
 
四、根绝“权力行医”。
 
中国目前严重的被精神病问题,已成为赤裸裸地大规模侵犯公民人身权利,损害公民人格尊严,限制公民人身自由,危害公民人身安全的严重人道主义灾难。几乎在所有的被精神病个案里,都看到不受制约的权力在背后的身影。
 
也就是说,在中国的精神卫生健康领域,权力一直在行医,这种“非法行医”才是 被精神病屡禁不绝的真正原因。
 
所以,要改变目前被精神病继续发生的状况,固然一方面要不断地揭露事实,引起公众关注,使受害者避免再受迫害,得到公平正义的对待,但更重要的是,促进制度转型,实现宪政政体,没有一个保护公民自由的民主宪政制度,就不可能在根本上根绝“权力行医”,每一个公民就随时面临被精神病的威胁。
 
民生观察工作室
2016年2月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二0一五年中国维稳与人权年终报告

  • 下一篇:安全事故频发的2015—两会前来自民生观察的统计调查报告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