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民生动态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民生观察电子报(2008年5月第1期)         ★★★
民生观察电子报(2008年5月第1期)
作者:邓永亮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8-05-12 01:36

民生观察电子报目录

15万下岗教师的“奥运呼吁”:请在奥运前解决我们的问题

异议人士李国宏绝食进入第五天(附妻子皮运霞的公开信)

精神迫害访谈录之一:16次被关精神病院 刘庭玉爆精神迫害内幕

简评中国政府对藏对台对奥运政策的一些积极变化

北京拆迁户刘凤池去世近一年未安葬 刘家被封堵

李国宏劳教所内眼疾严重申请保外就医被拒 绝食抗争

奥运“钉子户”被停水断电 华盛顿邮报等国际媒体关注报道

全国各地电厂退伍士兵被拒绝安置致失业

杭州市定海社区连续发生强拆 两“钉子户”今遭千人拆除

湖南“黑监狱”关押大批访民 访民生病不准求援医治

中国通讯维权斗士陈书伟再次遭到软禁

异议人士胡俊雄在北京被警察带走 陶君被拘禁12小时

广东三山村民保护土地被控“非法持枪支弹药”遭刑拘(附拘留书)

陕西民师继续坚持上访请愿 二代表被抓走

武汉私有房户肖昌海谈被关法教班的经历

原国民党军政要员武汉私宅被强行代管50年不还并遭强拆

退伍军人连续三周中央军委上访请愿 上访未果再次被抓

陕西发生大规模请愿示威 三千民办教师集会省政府

深圳异议人士黄立新失踪

国内首位被审判的通讯维权人士陈曙光案二审开庭

佳木斯法院院长放言杨春林遭电击是法院精心策划(附控告信)

浙江舟山居民抗议致污化工厂爆警民冲突

河南江帆按红头文件鉴定为精神病 北京上访两次被毒打

山东沂水:买卖国法的权钱交易

唐荆陵祭奠林昭结束刚回到家中即被带走

大别山区退养民办教师来访 爆民师曾以死维权

东风汽车维权车主郭长永到北京投诉遭武汉公安截访

-----------------------------------------------------------------------------------------

15万下岗教师的“奥运呼吁”:请在奥运前解决我们的问题

 

作者:下岗教师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8-5-12 1:35:38

 

 

 我们是来自湖北、河南、山东、湖南、陕西五省被迫下岗的15万教师。我们这批教师中,大部分是曾经的民办教师和代课教师,少数是因计划生育等原因下岗的公办教师。同是天涯沦落人,今天我们走到了一起,共同向政府及社会发出我们的心声。

 

 

 

2008年北京奥运会日益临近,对于奥运会,我们认为是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的一件盛事。作为中国的一分子,我们热烈欢迎奥运会的到来。中国政府欲打造一届和谐的奥运盛会,作为分布于中国大江南北,人数众多的下岗教师,常年在为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上访抗争,我们愿借奥运之机,发出我们的“奥运呼吁”,讲出我们的遭遇与冤屈。下岗教师问题早日化解,社会就多一份安定,奥运就多一份和谐。

 

 

 

民办教师、代课教师是我国特殊时代的产物,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始,由于我国农村教师缺乏,我们这些知识文化程度较高的热血农村青年,响应国家号召,急国家之所急,走上了农村教育岗位。回想起当年,我们是在多么艰苦的条件下坚持工作的呀。教室,阴暗潮湿,漏风漏雨,是随时有倒塌危险的危房;工作,一个人带几个班甚至几个年级的课;生活,湖北江陵的宋继浩教师说,当年八个老师一年的生活费不到八十块钱。工资,刚开始,没有工资只有工分,后来有了一点工资,一年只不过几百元, 2000年后被辞退的老师,辞退前每年的工资也大都只有一、二千元,就是这点工资,常年被拖欠,甚至到现在,许多老师被辞退数年了,原来的工资还未兑现。

 

 

 

民办教师、代课教师,吃的是草,挤出来的是牛奶。当我们桃李满天下的时候,我们却被“清退”了、“被整顿了”、被“政府一脚踢开了”。而此时,我们已从教数十年,最高的达到四十多年。许多人不到二十岁就走近校园,将人生中最宝贵的时光,奉献给了农村基础教育事业,被迫下岗时,我们大都进入了晚年。

 

 

 

在湖北省,2002年省政府一纸文件,将全省民办教师“一刀切”切回了家。其中,绝大部分教师在领取了微薄的辞退费后与学校、与教育部门完全没有了联系,另一小部分教师则被退养,刚开始每月二、三百元的退养金让教师们羞于启口。湖北这批民师都是合格民师,都拥有国家颁发的教师资格证,都在教育主管部门备有案。按照国办发32号文件,教师们都是应该转办公办教师的(即民转公),但后来发现民转公的指标被各地政府卖了,有的地区一个民转公指标卖三、四万元。本应解决民师们生存问题的政府却利用民师牟利,不能不让人称奇。

 

 

 

河南、山东民师大都是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被“清退”回去的老师。老师们被清退时,有的人是被地方干部的亲属冒名顶替回家的,有的人是被人挟私报复回家的。教师们被迫回家时,从教已有一、二十年,二、三十年的时间了,而离开学校时,大家一分钱的补偿都未曾有过。从教数十年,老师们不应该得到一个说法吗?

 

 

 

陕西二万多民办教师,虽然也是在上世纪八、九十年被迫下岗的,但他们这批教师都持有县级以上政府部门颁发的教师资格证,属国办发32号文件规定的合格民师。老师们现在不仅未能民转公,而且没有任何补偿与保障。

 

 

 

湖南邵阳、娄底这批教师是因所谓超生被辞退的,老师们认为,当年严酷的计划生育政策造成的错误与伤害,政府应该纠正。

 

 

 

代课教师由于被认为是临时教师,他们(她们)的工作机会经常随意被剥夺。2007年更是达到了一个高潮,随着2008年1月1日新的《劳动合同法》的实行,许多地区的代课教师被突击辞退回家,如在河南省偃师等地,代课教师们被突击性地清退回家时,没有补偿,没有安置,老师们只是领了份纪念品如一个水瓶后就回家了。这次参加五省联署的,只有部分代课老师,但据国内媒体的报道,教育部一声令下,全国44万代课教师被迫回家。代课教师一生清贫,无法转正,难道我们真的是“编外教师”?真的是“临时工”?数十年的教育育人,我们不应该得到国家和社会的回报与保障吗?

 

 

 

十五万教师下岗后,就沦为“老无所养”、“病无所医”、“经商无资本”、“打工无技术”、“种田无力气”的一个倍受人歧视的群体。不仅经济上无基本保障,更令大家感到痛苦并受到侮辱的是,从教几十年,大家教师的身份被彻底否定,教了几十年书,突然不是教师了。在政府官员等许多人的眼中和口中,我们就是一个农民。正是由于上述原因,教师们开始持续不断的上访,开始了长年累月的维权抗争。然而,面对老师们合理的诉求,各地政府采取的方式竟然惊人的相似,那就是推、拖、骗、哄、压,连拒不解决问题的借口也几乎一样“上头没新政策”“上级没新文件”。

 

 

 

尽管受尽冤屈,老师们的维权抗争活动仍然采取了和平、理性的方式,但就是这样的依法维权,政府仍然高度紧张,仍然看成是“闹事”,是“攻击党和政府”,因此不惜动用专政力量进行打压。对于下岗教师们的一次次上访,政府宁可动用各种力量,不惜人力、物力、财力进行围追堵截,也不愿把钱花在解决老师们的问题上。许多下岗教师代表被包干跟踪监视,许多人被拘留、被劳教。

 

 

 

民办教师、代课教师问题是一个全国性的问题,我们这次联署的五省下岗教师,只是五省下岗教师中的一部分,主要是参与维权的教师。在全国,下岗教师涉及数百万人,数百万下岗教师的背后,有着数百万个家庭,其牵涉的人数更多。如此庞大一个群体,谁能够视而不见呢?对下岗教师卸磨杀驴,岂不令人心寒?漠视这样一个为国家为社会做出了巨大贡献的群体,社会的公平正义何在?让辛苦教书育人一辈子的我们晚年贫病交加,人权何在?

 

 

 

作为曾经的园丁,我们都是有知识有文化之人。我们并没有过高的要求,我们要求的只是最基本的人权——生存权,我们要求的只是承认我们几十年的劳动和教师的身份。下岗教师问题的形成以及久拖不决,责任仅仅在地方吗?中央政府没责任吗?社会没责任吗?

 

 

 

奥运盛会,举世瞩目。我们无意于破坏奥运会,我们也无意于在奥运期间组织大规模的上访行动,我们也没有能力组织全国性的大行动。奥运精神,彰显着公平、正义、平等、人权等普世价值。下岗教师太苦了,下岗教师太冤了,下岗教师问题拖得太久了。本着宏扬奥运精神,我们五省十五万下岗教师发出奥运呼吁,请兑现奥运人权承诺,请给我们同样的人权,请在奥运会之前解决下岗教师问题。

 

                               2008-5-12

 

山东省十二地市下岗教师:39919人

 

湖北省十七县市被辞退退养教师:11980人

 

陕西省八市区被辞退教师:20000人

 

河南省全省下岗教师:80000人

 

湖南省邵阳市、娄底市被辞退教师:1400人

 

注:山东、陕西、河南、湖南四省下岗教师人数由四省下岗教师代表统计提供,湖北下岗教师人数依据湖北下岗教师代表的统计和民生观察工作室2007年的调查而来。由于这次参与呼吁的下岗教师,主要由各省教师们自己统计,并且统计的只是近期参与了维权的下岗教师,再加上许多县市的人数并未统计上来,所以五省下岗教师人数实际远大于十五万。

 

 

 

以上公开信由民生观察工作室授权发布。

--------------------------------------------------------------------

异议人士李国宏绝食进入第五天(附妻子皮运霞的公开信)

 

作者:民生编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8-5-11 15:58:21

 

民生观察获悉,重庆异议人士李国宏在河南省濮阳市劳教所绝食已进入了第五天。昨天,我们又收到濮阳市劳教所内此前向我们通报李国宏绝食消息的人士的电话,该人士再次证实了李国宏绝食的消息,并说李国宏现在一直处在躺卧的状态,很少活动和说话。

 

 

 

另据李国宏的妻子皮运霞向我们透露,昨天和今天,濮阳市劳教所的政委都给她打了电话,希望她和李国宏的家人能做做李国宏的工作,让他停止绝食。

 

 

 

皮运霞表示,李国宏绝食到今天已进入第五天了,已没什么精神了,情况很不好。同时,皮运霞表示,女儿因受李国宏入狱的影响,学习成绩出现下降。

 

 

 

李国宏的详细情况请见:

 

李国宏劳教所内眼疾严重申请保外就医被拒 绝食抗争

 

/Article/ShowArticle.asp?ArticleID=1312

 

 

 

                                                              民生观察工作室

 

                                                              2008-5-11

 

附李国宏妻子皮运霞5月10日晚写的公开信:

 

  昨天真是一个不幸的日子,收到丈夫的信,作为女人本是一件应该高兴的事情,可我昨天至从看到信后,眼泪就没有断过,也一晚未能睡着,现在头是晕的。

 

 

 

我有一些话放在心理一直不愿意说,有很多担心,担心会给自己带来麻烦,也就给孩子带来了灭顶之灾,我自己无所谓,但是孩子,我希望她好好的。

 

 

 

但是昨天她回家给我汇报了她的半期考试成绩以后,我不得不说,这个制度又在摧毁一个孩子的心灵。在李国宏出事以前,孩子的成绩也还可以,尤其要说的是政治(这是必考科目),每次都是九十以上,但是最近,她的政治成绩总是不及格。她说每当看到什么共产党啊,社会主义啊,还有奥运啊,她就从心里往外恶心。。。。。。马上就要中考了,我心理确实很着急,不知道该怎么去跟她说,该怎么去教育她。是要她做个诚实的人呢,还是让她做个双重性格的人,大家也都知道,在国内,孩子不上学是没有出路的,她毕竟还小,只有14岁。可是我该怎么跟她说呢,我好困惑。大家能给我一些建议和指点吗?

 

 

 

说实话,早开始我是不支持李国宏走这条路的,这样确实给家庭带来了很多不安逸的因素,首先是生活不安定,没有安全感,时时担心他有牢狱之灾,会给孩子带来伤害;其次,就是经济上的,他不能给家庭带来收入,千斤重担得我自己挑;还有就是来自家庭和各方面的压力等等,我曾经多希望能过正常女人的日子啊。

 

 

 

可是,现在,政府的做法在把我们都往它的对立面逼,孩子不会喜欢一个胡乱把她爸爸抓进大牢里关起来的政府,我也不会相信这样的政府能给老百姓带来真正的幸福。一个靠正当手段维护自己的利益,维护职工的利益的人,却被关起来,受着屈辱的待遇,过着屈辱的日子,这太不公平了,难道真的是中国人口众多,碾死一个两个的,也不会有什么防碍吗?

 

                                                        2008-5-10   

----------------------------------------------------------------------                              

 精神迫害访谈录之一:16次被关精神病院 刘庭玉爆精神迫害内幕

 

作者:民生编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8-5-11 9:22:13

 

 

 

注:民生观察工作室在此前曾多次披露了湖北省武汉市邹桂兰、彭咏康、王春贞、邹厚珍、杨春秀、刘翠莲等精神病院受难群体的遭遇,也引起过一些国际媒体的关注。鉴于精神迫害是一种严重践踏人权的行为,民生观察将一如既往地关注精神迫害案件,近期我们将以访谈的形式推出一系列精神迫害案件,首先是北京地区的几起。

 

                                                           2008-5-11

 

精神迫害访谈录之一:16次被关精神病

院的刘庭玉爆精神迫害内幕

近日,我们对北京市昌平区回龙观镇的居民刘庭玉进行了访谈,刘庭玉向我们介绍说,他爱谈政治与法律,因表达自己对社会的认识及上访,二十年间遭十六次被关精神病院,另外八次被关拘留所的遭遇。刘庭玉在访谈的过程中还谈到了公安利用精神病院迫害公民的内幕,下面是访谈的全文,民生观察以下简称民生,刘庭玉简称刘。

 

 

 

民生:刘庭玉先生,你好!我们是民生观察工作室,专门报道一些老百姓的事情。我们想向您了解一下你被关精神病院的情况。听说你多次被关精神病院?

 

 

 

刘:是的,从1990年到现在近二十的时间里,我十六次被关精神病院,另外八次被关拘留所。每次关押,他们不给任何手续,不给任何证明文件,也不说关押的原因。

 

 

 

民生:能讲一下你第一次被送进精神病院的情况吗?

 

 

 

刘:我是1990年9月25日第一次被送进精神病院的。9月24日,我到北京市公安局申请游行示威,他们说不受理一个人的申请。当天中午,我刚离开北京市公安局的后大门,天安门派出所的警察就围住了我,他们不仅搜走了我申请游行的材料,还将我带到了昌平区公安分局,第二天就将我送进了回龙观医院,回龙观医院就是专门关押精神病人的,回龙观医院座落于北京德胜门外回龙观,是一所大型的精神卫生专科医院”。

 

 

 

民生:你第一次在回龙观医院被关了多少天?在里面有被吃药吗?你被送回龙观医院,家人当时签字了吗?

 

 

 

刘:我这次总共被关了二十天,关到里面,肯定要吃药呀。我出来后,向我父亲了解,他没有签字,在医院里缴费都签的是派出所所长的名字。

 

 

 

民生:你为什么要去申请游行示威呢?他们把你送进精神病院还有什么原因呢?

 

 

 

刘:此前我也上访过,我看不惯农村里干部们胡作非为处理农民的土地,他们想怎么分地就怎么分,想怎么用就怎么用,说不给你地就不分你地。更重要的是我对社会有自己的看法,他们觉得我的看法可笑。再加上你到公安局去申请游行示威,这不是没事找事吗?这还不“神经病”?

 

 

 

民生:你对社会有怎样的观点和认识呢?

 

 

 

刘:我认为社会制度根上有问题,老百姓意愿无法表达,还不让老百姓喊冤,又不直选,这是政府没信心,共产党应该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我个人就爱和别人谈这些观点,但许多人不理解,还烦我。

 

 

 

民生:后来你又被关精神病院十多次,能谈谈相关的情况吗?

 

 

 

刘:1997年7月,我第二次被关进了精神病院,当时被关在昌平区精神卫生保键医院。后来十多次要么关在昌平区精神卫生保键医院,要么就被关在回龙观医院里,基本上每年要被关一两次,都是派出所把我送进去的,后来家人也签过几次字,但这问题更严重呀!一个没有病的人,家人却被迫说他有精神病,这说明了什么?将我送进精神病院,昌平公安分局那位姓刘的副局长参与了很多次。

 

 

 

民生:这期间,你在精神病院最长被关了多少时间呢?

 

 

 

刘:最长那次是我家房子被拆那年,房子被拆了,我当然更要上访了,结果被回龙观派出所又送进了回龙观医院,这次被关了九个多月才将我放出来。

 

 

 

民生:你最后一次被送进精神病院是哪一年?

 

刘:是2007年9月30日,国庆节和十七大前夕。当时龙园派出所打电话给我说,要和我谈我被非法关押精神病院的申诉。结果我去了就出不来了,他们将我关进了昌平区精神卫生保键医院,一直到11月27日才放我出来。

 

 

 

民生:这么多次被关精神病院、拘留所、看守所,一定吃了不少苦吧?

 

 

 

刘:唉,不提这些事最好。1997年,我在被关看守所期间,面部神经曾经瘫痪,后来头发异常发白,腿部行走障碍。经检查,头发发白,是铅中毒。仅吃精神方面的药物,不会是这个样子呀?

 

 

 

民生:听说你很关注精神迫害方面的情况,掌握了一些公安迫害正常公民的内幕?

 

 

 

刘:我手头有份《全国公安机关第一次精神病管制工作会议纪要》,里面讲了许多关押精神犯人的情况,看后我才知道,原来公安机关关我们进精神病院是有“依据”的。

 

 

 

这份《全国公安机关第一次精神病管制工作会议纪要》上有下面的内容:1988年1月29日公安部印发的《全国公安机关第一次精神病管制工作会议纪要》,这一纪要中明确指出,全国公安机关管理的精神病管治院统称为“安康医院”。而且明确指出:“公安机关管理的精神病管治院具有治安管理和医疗的双重职能,是维护社会治安的一种特殊手段,是公安机关治安部门的组成部分。

 

 

 

在这一文件中同时规定,公安机关管理的精神病管治院收治的对象是:1、有杀人、放火、强奸、爆炸行为的;2、严重扰乱党政军机关办公秩序和企事业单位生产、工作秩序的;3、严重扰乱公共秩序、交通秩序,危害公共安全的;4、当众出丑,有伤风化的;5、影响社会安定、造成严重后果的。同时明确规定,公安机关管理的精神病管治院收治上述精神病人都应经精神司法医学鉴定。

 

 

 

这么多年、这么多次被精神病院,和公安打交道,我还了解到一些情况。如,许多派出所将人送进精神病院都是上面公安局授权了的;公安局和当地卫生局、医院订有内部协议,公安局送到精神病院的人,医院必须收。

 

 

 

                                     民生观察工作室

 

                                     2008-4-30

------------------------------------------------------------------------------------------

 简评中国政府对藏对台对奥运政策的一些积极变化

 

作者:刘飞跃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8-5-11 8:20:18

 

由于一直忙于各种维权事务,很少关注国内政治,但近期西藏、台湾和2008年奥运会发生了很多事情,作为中国一公民,有责任有义务表达自己的看法。

 

 

 

我注意到,中国政府在处理上述问题时,一方面沿用了惯用的做法,另一方面出现了一些新的、积极的变化。

 

 

 

在西藏问题上,当局一边进行打压和铺天盖地的宣传,另一边又公开地宣布和达赖进行对话。尽管中国政府此前已和达赖私人代表进行了多轮对话,但都是秘密进行的。而本轮对话,是在藏人闹起来后与国际压力的情况下进行的,中国政府似乎公开做出了“妥协与让步”。我们认为这种“妥协与让步”不是贬义词,显示了目前的政府灵活务实的一面,这样的决策是需要决心和勇气的。

 

 

 

在对台湾问题上,中国政府最近公开接受了“一中各表”的提法。有体制内官员就此曾和我讨论说,好像这是中国政府第一次公开接受“一中各表”,在我不完全的印象中,这也是第一次。对2008年北京奥运会,中国政府的提法由“举办一届历史上最好的奥运会”改为“举办一届成功的有特色的奥运会”。

 

 

 

上述变化,对中国政府来说,许多是第一次,具有突破性,让人不能不给予一定的正面评价。但愿这种变化能继续,但愿这种变化能发生到国内的民主运动和维权运动上来。

 

 

 

                                                              刘飞跃

 

                                                              2008-5-11

------------------------------------------------------------------------------------------

 北京拆迁户刘凤池去世近一年未安葬 刘家被封堵

 

作者:民生编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8-5-11 7:47:02

 

民生观察此前曾多次报道了北京拆迁户刘凤池的遭遇,刘凤池家的部分房子于2007年4月20日被拆后,刘凤池一直心情不好,于2007年8月25日突然去世,其家人认为刘凤池是被拆迁气死的,因为刘家此前一直对拆迁补偿等不满意。

 

 

 

由于上述种种原因,直到今天,刘凤池的家人还拒绝对刘凤池进行安葬,尸体一直停在北京一医院太平间内。

 

 

 

刘凤池的老伴今天告诉我们,前天上午,北京新世界集团派出许多民工到她家,欲强行封堵她家位于瓷器口的胡同出口,当时双方发生冲突,她的肚子被人用铁锹拍打。昨天晚上十二点,北京新世界集团和北京体育馆路派出所人员、体育馆路办事处干部一行四十多人再次来到刘家,将刘家胡同出口完全封死,刘家人只能从南边外出,而南边的出口已被安了一个大铁门,当局随时可以将刘家人完全控制在里面。

 

 

 

刘凤池的老伴说,对她家进行封堵,一是因为她家拒绝搬迁剩余的房子并拒绝安葬刘凤池,另一方面,当局说是为了奥运,因为她家残余的房子被认为不好看。

 

 

 

刘凤池家相关报道请看:

 

北京拆迁户刘凤池去世 维权人士前往悼念

 

/Article/ShowArticle.asp?ArticleID=653

 

 

 

                                                               民生观察工作室

 

                                                               2008-5-11

---------------------------------------------------------------------------

 李国宏劳教所内眼疾严重申请保外就医被拒 绝食抗争

 

作者:民生编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8-5-9 3:49:22

 

民生观察新闻稿

Civil Rights and Livelihood Watch,CRLW

李国宏劳教所内眼疾严重申请保外就医被拒 绝食抗争

民生观察获悉,正在河南濮阳劳教所内服刑的重庆维权人士李国宏近日传出一封书信,说劳教所内变相的体罚令他受尽屈辱,他左眼患严重眼疾,申请保外就医被拒绝。同时,在今天下午,我们已得到消息,李国宏正在劳教所内绝食抗争。

 

 

 

李国宏这封信是2008年5月5日,他父亲和他阿姨到劳教所看他时带出来的,他妻子皮运霞今天傍晚才刚刚收到。李国宏在信中写道:“劳教制度加在我身上的惩罚,使我无法忍受,按目前的法律三个月应审结我目前已上诉的案件,现时间已过,迟迟不下判决”“在劳教所里,变相的体罚令我受尽屈辱,每日打骂声使我精神上无法承受其苦痛,我左眼有严重的疾病,申请保外就医,劳教所的答复是‘瞎了后就可以走了’”“我希望朋友能帮助李佳坤(李的女儿)到国外的教会学校读书”“我死后埋在老家凡村祖坟”“ 我们欠的三万五千块钱,希望你们母女尽快还上”。

 

 

 

据李国宏的妻子皮运霞介绍,李国宏本来眼睛不好,他在劳教所内又被迫长时间从事剥轮胎的劳动,对他的眼睛伤害极大。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李国宏的眼睛很有可能失明。

 

 

 

今天下午,李国宏在劳教所内托人致电他妻子皮运霞和民生观察工作室,说他在劳教所内绝食已有数天了。当即,我们就发布了李国宏绝食的消息,并于晚上收到了他妻子传来的他的信件,而他的妻子在告诉我们上述信件内容时,多次忍痛哭泣。

 

 

 

李国宏是重庆维权人士,他原是中原油田职工,被捕前,他正帮助中原油田下岗工人进行依法维权。关于绝食的消息,皮运霞说,此前李国宏的父亲和他阿姨到劳教所看他时,他已流露出了这方面的意思。

 

 

 

李国宏是2007年10月31日上午到中原油田(河南濮阳)了解中原油田双解(下岗)职工准备集体到北京去诉讼的情况时,在中原油田公安分局被抓,随即被宣布拘留十五天。2007年11月18日,李国宏拘留期满后,又被宣布劳教一年半,关押于河南濮阳劳教所。李国宏在劳教期间,还将濮阳市劳动教养委员会告上法庭。同时,他还向我们反映了劳教所内恶劣的劳动条件致人受伤等情况。

 

 

 

民生观察曾多次披露过李国宏的遭遇,我们感受到他致力于追求社会公平正义的决心和勇气。李国宏先生所进行的维权工作,是完全符合中国现行法律的,他采取的手段和方式也是和平理性的,对这样一位有益于社会的公民处以劳教,我们认为这是对法律的粗暴践踏,更是对李国宏先生人权的严重侵犯。现在,李国宏先生在劳教所内身体健康严重受损,并对精神上的污辱不堪忍受。濮阳市当局对这样一位人士保外就医的申请一口拒绝,我们认为是极不人道的,也是有违中国法律的。我们呼吁濮阳市当局正面回应李国宏先生的要求,以使他早日停止绝食。

 

 

 

                                                          民生观察工作室

 

                                                          2008-5-9

----------------------------------------------------------------------------------  

 奥运“钉子户”被停水断电 华盛顿邮报等国际媒体关注报道

 

作者:民生编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8-5-9 2:50:29

 

此前,民生观察多次报道了位于北京市奥运村地区办事处仰山村的拆迁情况。今天我们获悉,仰山村最后的一户“钉子户”——孙永梁家仍拒绝签署拆迁协议,仍拒绝搬迁。

 

 

 

孙永梁今天告诉我们,从2008年4月1日开始,因工程队施工,他家就停水了。停水后,工程队刚开始每天安排民工从工地上给其抬水,但5月6日,由于整个工地停水,孙永梁家自此失去了饮用水。

 

 

 

孙永梁还告诉我们,5月6日下午,孙永梁家被莫名断电,他打110报警后,奥运村地区办事处派出所的警察来后,孙永梁经过长时间交涉,直到晚上十二点才被送电。

 

 

 

另据悉,仰山村的拆迁情况被民生观察工作室率先披露后,数十家国际媒体进行了现场采访,孙永梁告诉我们,4月26日,美国华盛顿邮报等媒体报道后,又引来新一波的国际媒体关注潮。5月6日,英国路透社几名记者前往仰山村采访,昨天,西班牙两家媒体又前往孙永梁家采访。今天中午,孙永梁又接到一家西班牙媒体记者的电话,表示下周一要前往仰山采访他。

 

 

 

我们将继续关注奥运“钉子户”孙永梁家的拆迁情况。

 

 

 

                                                               民生观察工作室

 

                                                               2008-5-9

 

附华盛顿邮报4月26日的报道:

 

(http://www.washingtonpost.com/wp-dyn/content/article/2008/04/25/AR2008042503503.html?sub=AR)

 

 

 

In Beijing, No Answer to The Bulldozer

 

 

 

By Jill Drew

 

Washington Post Foreign Service

 

Saturday, April 26, 2008; Page A08

 

 

 

BEIJING, April 25 -- Su Xiangyu realized his house would be the next to face the bulldozer when a beefy man pulled up a crate and sat down near Su's front door last Friday. The man didn't say anything. Just sat and smoked. Watched Su and waited.

 

 

 

"He showed up after Wang Lianmin's house was demolished," said Su, squinting as he scanned the field of dirt and rubble that used to be a community of more than 550 families.

 

 

 

Su, Wang and another neighbor were the last three holdouts to fight for their families' homes against developers who own rights to this land, just across the street from the main Olympic park in Beijing. The three have now been forced to join the thousands of people -- housing advocates say hundreds of thousands -- whose homes have been plowed under in the rush of Olympics-related construction over the past seven years.

 

 

 

Less than four months before the Summer Games open, the forced relocations in Beijing are highlighting another cost of the Olympics, as residents make way for such architectural glories as the National Stadium, known as the bird's nest, and the apartment and office towers springing up nearby. Whole neighborhoods have been wiped out. Especially controversial has been the destruction of about 800 of the city's 1,200 hutongs, lanes full of traditional, courtyard-style houses.

 

 

 

Beijing real estate prices are soaring, but residents are often blocked from realizing the full value of their homes when the government orders them out. Many complain that compensation levels set by authorities are far below market rates, making it impossible for them to find comparable housing elsewhere.

 

 

 

"You can never win when you sue the government," said Su, who fought in the courts for more than three years after he and his neighbors received their first demolition notices on March 7, 2005. He refused to accept the developer's settlement offer even after most of the others had done so.

 

 

 

By the end of 2006, only 12 families were left in what was once Yangshan Village. One by one, their houses began to be demolished.

 

 

 

Su's ex-wife, who still lives with him, recently began pressing him to settle. The neighborhood had become a construction zone, and things were starting to feel unsafe. On April 1, the water was cut off.

 

 

 

Su had lost again in court, but he did not want to give up. He visited his great-grandfather's grave, seeking a sign.

 

 

 

"I am full of feelings for this land," he said. "I was born here. My family was all here."

 

 

 

Then, on Thursday last week, Su watched as Wang and his family were forced from their home. Then a demolition crew, backed by 30 police officers and guards, razed the house.

 

 

 

Later that day, Su found the silent visitor on his doorstep. On Wednesday, he agreed to settle and began moving out. The bulldozer arrived the next day.

 

 

 

Beijing's North Star group, which owns the rights to develop the land, has designated the area around Su's home as a future park, part of a luxury "green home" project. The company is one of the main developers in Beijing's Chaoyang district, where most of the Olympic venues have been built.

 

 

 

Two North Star officials, who would not give their names, declined to comment specifically on the evictions. They said the company followed all the district government's regulations concerning removal of residents and adequate compensation.

 

 

 

North Star workers are busy planting hundreds of trees and finishing grand marble entrances to what signs now call Yangshan Park.

 

 

 

Villagers wonder, given the land's value, whether their former neighborhood will remain a park after the Games are over. The land is just across the street from the new Forest Park in the main Olympic complex. Forest Park is already twice the size of New York's Central Park.

 

 

 

Meanwhile, luxury apartments on sale in the area go for the equivalent of roughly $270 per square foot. The final village holdout, Sun Yongliang, is being offered $57.

 

 

 

"That is not enough money," Sun fumed, arranging tree branches on his roof Thursday that he plans to torch when bulldozers arrive.

 

 

 

Zheng Minzhi, an official in the Chaoyang Housing Administrative Department, said the district has approved a forced demolition permit for Sun's house.

 

 

 

"I know this is hopeless," said Chen Zengxia, 34, one of Sun's relatives, zipping up a red jacket against the wind. "But I have no regret. There's not one farmer who fought back against the Chaoyang district. That's why they bully us so much."

 

 

 

The next day, in Guanxizhuang Village, across Forest Park, a few people did fight back when workers arrived to demolish their run-down brick homes, not far from the Olympic Green National Tennis Center. A Chaoyang district official said that the government wants to build grasslands and playgrounds there and that the villagers would be compensated.

 

 

 

A man and a woman tried to protect one home by throwing bricks at guards trying to grab them from their roof, but they were tackled, bound and taken away. A handful of police, backed by dozens of hired guards, municipal officials and a demolition crew, kept 200 or so villagers at bay and attempted to block photos of the confrontations. One villager who tried to film the events was dragged off.

 

 

 

"Are we going to host the Olympic Games this way?" a woman shouted. "To force civilians to move away?"

 

 

 

Researcher Liu Liu contributed to this report.

----------------------------------------------------------------------------------------

全国各地电厂退伍士兵被拒绝安置致失业

 

作者:民生编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8-5-9 0:23:55

 

 

近日,民生观察接到全国各地多个电厂退伍士兵和他们家长的投诉,反映退伍士兵回地方电厂后,被拒绝安置,有的时间长达近十年。

 

 

 

据陕西省宝鸡市发电厂的一位梦女士介绍,她的小孩2007年转业退伍后,被安置到宝鸡市发电厂上班,可是宝鸡市发电厂拒绝接收。宝鸡市发电厂给出的理由是,这个厂已被中国国电集团公司(简称国电)于2008年1月接管,国电有政策,不安排或少安排退伍士兵,2007年,整个宝鸡市发电厂只分配了11名退伍士兵安置名额,而以前,宝鸡市发电厂对回来的退休士兵全部进行安置。现在,宝鸡市发电厂有57名退伍士兵未得到安置。

 

 

 

在河南濮阳国电公司,有一位姓张的退伍士兵,他2004年转业后被分配到这家公司,可一直没正式上班,只是作为临时工在国电公司工作,每个月的工资只有六百多元,至于养老、医疗等各种社会保险都没有。张先生说,濮阳国电公司像他这样的退伍士兵仅他知道的就有好多名。

 

 

 

江苏省连云港市东海供电公司也拒绝安置退休士兵。据一位2000年就退伍的士兵告诉我们,他2001年被分配到东海供电公司,可该公司拒绝正式接收。他到该公司上班后,连临时工都没算上,因为临时工还与公司签订了劳动合同,而他什么合同都被签,更谈不上拥有公司的正式编制。由于不堪忍受极低的工资待遇,2005年他被迫离开东海供电公司。此前他曾找有关部门和领导交涉,被告之“我们是按县委指示办的,有权拒绝接受退伍兵”。现在,这位退伍士兵的档案和劳动关系又被退回到东海县民政局,重新又回到了约十年前待分配安置的处境。

 

 

 

而民生观察此前还多次报道了甘肃大唐热电厂拒绝接收张海鹏等退伍士兵的情况,据甘肃等退伍士兵介绍,全国拒绝安置退伍士兵的电厂远不止上述几家.

 

另据悉,全国各地的电厂退伍士兵正准备联合进京上访。

 

 

 

                                                               民生观察工作室

 

                                                               2008-5-9

---------------------------------------------------------------------------------

 杭州市定海社区连续发生强拆 两“钉子户”今遭千人拆除

 

作者:民生编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8-5-8 12:25:41

 

民生观察获悉,今天上午,浙江省杭州市江干区定海社区再次发生强拆行为,两“钉子户”孙建华和盛水彪的房子于上午十一点多被强制拆除。

 

 

 

据孙建华和盛水彪介绍,上午八点刚过,杭州市江干区出动城管、保安、政府干部、警察和大量身份不明人员共一千多人浩浩荡荡来到孙建华和盛水彪的房前,封锁周边道路,实行强拆。

 

 

 

据了解,孙建华的房子位于江干区定海社区航达路西65号,房子面积785平方,但当局要求孙家签署的拆迁协议,加上宅基地、房子补偿,总共只有162万元,330平方米的安置房还需按1200每平方米进行购买。盛水彪的房子位于江干区定海社区航达路东19 号,面积680平方米左右,他家得到的拆迁安置款共150多万元,安置房面积220平方米。

 

 

 

今天孙建华和盛水彪二人向我们反映,他们家周边地区的房地产价格已达二、三万元每平方米,补偿的那点补偿款根本不足以买同等面积的新房。此前,他们提出“拆一还一”的要求,但遭到拒绝。二人还说,拆迁方拆迁时按法律规定的立项、审批、规划及拆迁许可证的发放等都存在违法的地方,他们向浙江省国土部门提出行政复议时,当局却不予答复。

 

 

 

据了解,江干区定海社区的拆迁,是因为钱江新城核心区建设而起,该项目据浙江官方媒体报道,投资达到五百多亿元,该地的拆迁被称为杭州市最大规模的拆迁项目,仅2008年以来不到半年的时间,就有缪宝水、莫来友、卫金荣、吕联兴等六户遭到强拆。

 

 

 

                                                               民生观察工作室

 

                                                               2008-5-8

-----------------------------------------------------------------------------------

湖南“黑监狱”关押大批访民 访民生病不准求援医治

 

作者:民生编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8-5-8 9:53:55

 

今天上午,我们收到湖南访民发来的求助消息。访民们说,北京丰台区程庄路渝乡村洒楼兢帅旅馆六号院门外,是专管邵阳和娄底访民的,到今天还有十八位访民被关在这里。其中,湖南邵东两市镇三人:何正香、陈付阳、刘友元,陈付阳是被邵阳驻京办从马家楼接来的。泠水滩市余惠娥母女二人在这里已被关了十五天了。还关有娄底市连钢刘连芳,她的脚被打伤了。还有娄底大科办事处彭端平、颜满英、周汉光等人都被关在这里。

 

 

 

来电访民说,访民们被关在这里,不让打电话,几个访民的手机被收走。昨天,何正香冻生病了,没人送去看病,要“黑监狱”的人帮打电话,他们不肯打,又不准访民出去打,何正香一天都没吃东西。

 

 

 

                                                                 民生观察工作室

 

                                                                  2008-5-8 

--------------------------------------------------------------------------------------     

 中国通讯维权斗士陈书伟再次遭到软禁

 

作者:民生编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8-5-8 0:06:34

 

 

民生观察获悉,国内最著名的通讯维权人士,在深圳的陈书伟于昨天晚上被软禁。据山东通讯维权人士孙万宝告诉我们,5月7日晚上八点左右,他和陈书伟通话时,陈书伟刚说“我又被软禁了”“我身边有一群王八蛋”,随后,通话就结束了。过了一会,孙万宝收到了陈书伟的手机短信,说他被软禁在今天三月被软禁的地方。自此之后,陈书伟的电话就打不通了。

 

 

 

今年两会前夕,陈书伟和来自全国各地的通讯维权人士齐聚北京,商量维权相关事宜。3月5日凌晨,陈书伟被从一宾馆抓走,随后被送回深圳,软禁于深圳市西丽水库里面的荔枝世界中的四合院宾馆,一直到3月20日才获释。据悉,这次陈书伟被软禁,是深圳市南山区政法委干的。

 

 

 

陈书伟,原是深圳一小商人,2004年因自己的手机话费被移动公司乱收费,被逼无奈愤而自学法律走上通信维权道路,近年来,在陈书伟和广大手机用户的努力下,促使信息产业部一系列的法规和制度出台,移动联通等运营商的运营逐步走向规范,全国约八亿手机用户因此而受益匪浅。

 

 

 

陈书伟以自己的实践经验和调查所整理的资料《剥移动的皮》使通信业界震撼,这本八万字的资料以大量的法律条文和通信维权案例揭露了通信行业中的违规违法行为,该资料唤醒了诸多通信用户的维权意识。

 

 

 

近几年来,通信投诉、举报、复议、诉讼在全国遍地开花。手机用户维权意识步步高涨。2006全国众多手机用户针对移动和联通行业的违规行为的万人诉讼维权引起中央领导人温家宝总理的重视,做出了“严肃整顿通信市场”的重要批示。

 

 

 

陈书伟进行的通信维权活动一直受到新华社、中央电视台以及国内各大媒体的高度关注,是国内有名的公益维权斗士,却一直遭受打压。

 

 

 

当陈书伟这次又被软禁时,正好北京奥运圣火抵达深圳。

 

 

 

                                                                民生观察工作室

 

                                                                2008-5-8

-----------------------------------------------------------------------------------------

 异议人士胡俊雄在北京被警察带走 陶君被拘禁12小时

 

作者:民生编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8-5-7 0:25:17

 

民生观察获悉,湖北省异议人士胡俊雄于今天上午在北京被北京警方抓走。我们首先从杭州的一位维权朋友得到上述消息,随后又联系上北京一位法名叫果实的人士。据了解,胡俊雄精通电脑技术,他近期一直在北京帮许多朋友维修电脑。这几天,他正帮果实修笔记本电脑。上午,果实接到一个男子用胡俊雄的手机打来的电话,说他是北京海淀区一派出所的警察,要果实到派出所去取电脑。随后,果实就听到胡俊雄说了一句话,说他在派出所内,电脑也在派出所内。

 

 

 

据分析,胡俊雄可能是因为北京清查暂住证被警方带走的,但有人士不认可这种意见,她说她在北京时也多次被查户口、暂住证,但这种事警方一般不会抓人。

 

 

 

到中午,我们联系上了胡俊雄,他刚从派出所出来.据胡俊雄介绍,警方以维护治安的名义对他进行了询问.

 

 

 

民生观察今天晚上还获悉,在广州的异议人士陶君今天早上七点半就被警方带走,带到广州郊区的一个渡假村里,拘禁了12个小时。期间,陶君试图用手机与外界联系,但遭到看守他的两名广州国保人员的阻止。

 

 

 

据了解,陶君今天被拘禁,是为了阻止他观看今天在广州进行的奥运圣火传递活动,防止他“闹事”,抵制圣火。

 

 

 

                                                        民生观察工作室

 

                                                        2008-5-7

----------------------------------------------------------------------------------------

广东三山村民保护土地被控“非法持枪支弹药”遭刑拘(附拘留书)

 

作者:民生编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8-5-6 12:13:14

 

民生观察今晚获悉,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三山中区新田地村民李汉权今天下午一点左右,被南海区公安分局抓捕,随后被宣布刑事拘留。

 

 

 

据李汉权的妻子郭爱娣介绍,今天下午,南海区公安分局十多名防爆警察,穿着防弹衣,找到她和李汉权,将夫妻二人带走,直到傍晚六点半左右,郭爱娣才被释放。随后,郭爱娣就收到了李汉权的拘留书。该拘留书写道,李汉权因涉嫌“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被刑事拘留,现羁押在南海区看守所。

 

 

 

在郭爱娣收到的李汉权的拘留书中,警方5月6日开出的拘留书,签署日期却是五月四日.

 

 

 

据了解,李汉权是三山村第一批反对强征土地的维权代表,三山村的地被征后,从2005开始,李汉权投资十、二十万元,在海边堤坝外开荒五十多亩,这批地不在征地红线内,但政府一直就这块地找李汉权麻烦,曾经以偷税等理由起诉他。

 

 

 

2008年5月1日,施工方将大批泥土强行倒进李汉权开垦的地中,遭到李汉权的反抗,包工头等几个人欲打李汉权。事后,李汉权被指当时拿出了打鸟的枪,威胁了对方,但郭爱娣今晚告诉我们,他家没猎枪。

 

 

 

                                                          民生观察工作室

 

                                                          2008-5-6

-----------------------------------------------------------------------

陕西民师继续坚持上访请愿 二代表被抓走

 

作者:民生编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8-5-6 0:58:29

 

 

昨天,我们报道了陕西省八市区下属数十个县市数千名民办教师于陕西省政府门前上访请愿的消息,今天中午,陕西民师代表给我们发来消息说,现在还有五、六百名民师坚持在陕西省政府现场。但从昨天下午开始,陕西省各县市的截访人员纷纷赶到了上访现场,许多在上访现场的老师昨天就开始接到家人的电话,说当地政府官员正在四处追查有哪些人不在家,哪些人去西安上访了。

 

 

 

今天早上,陕西省政府办公厅管教育的一位刘处长通知六名教师代表到陕西省信访局二楼进行对话,当陕西长安县的屈老师前往信访局时,被他当天派出所人员委随,并将他推上警车抓走。另外,渭南市白水县有位教师代表也在今天上午被公安抓走。陕西省大力县有位老教师被他当地的警察抓捕时,他死死抱住一名警察的大腿十多分钟,大力县其它老师闻讯后纷纷赶来声援,这位教师才未被抓走。

 

 

 

我们将继续关注陕西民师的上访维权活动。

 

 

 

                                                              民生观察工作室

 

                                                              2008-5-6

-------------------------------------------------------------------------------

 武汉私有房户肖昌海谈被关法教班的经历

 

作者:民生编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8-5-5 20:51:33

 

 

 

近日,湖北省武汉市经租房户肖昌海在经过了两个月的关押后,刚刚获释回家。得到上述消息后,民生观察(以下简称民生)采访了肖昌海先生(以下简称肖),肖昌海先生重点向我们介绍了在法教班的具体情况以及他家“文革产”案的经过。肖先生的披露,给我们揭开了法教班的面纱。

 

民生:您好!肖先生,首先想问一下你是在一个什么样的情形下进的法教班的?

 

肖:2008年2月15日正是春节期间,街道的说让我到派出所去一趟,我就去了,结果一去就进了法教班,是街道的、社区的和派出所的人把我送进去的。

 

其实我当时并没有去北京上访的打算,年还没过完呢,但他们听信了谣言,想是政府过多的忧虑了吧,特别是社区的、街道的这些官员。

 

民生:哪一天被关法教班的?总共被关了多少天?

 

肖:我2008年春节就进去了,从2月15日到4月16日,正月十五都是在里面过的,总共被关了两个月。我一直被关押在武昌余家头,我以前就在这里关过。

 

民生:余家头是一个什么地方?那是一个什么性质的场所?

 

肖:就是所谓的法教班,就是请你去“学习”法律。听说这里好象是武昌区委的房子。关我们的那栋楼,四层,有个铁门,一楼到四楼有防护网,里面进行封闭式的管理,我们在里面根本出不来。

 

民生:在里面肯定有人看守你,都是什么样的人呢?你们是怎样相处的呢?

 

肖:主要是社区的人。他们24小时轮班,每班有3个人。我住在黄鹤楼街,看守我的有两个是社区招聘的再就业的人员,年龄比较偏大,还有一个是社区的管段户籍,这些人倒都是熟人,以前都认识。表面上大家彼此之间很客气,有时还聊聊天。我要是采取比较激烈的方式的话,他们就很为难,我也觉得拿不下情面。

 

我和三名看守住一个房间,两个高低床。

 

民生:既然是法教班肯定要“学习”,在里面学什么呢?有人授课吗?

 

肖:也就是学学信访条例。学一学然后讲一讲,你不能非法上访呀,之间互相辩论吧,他说我进行非正常上访了,我说我没有,就是这些了。说白了就是一种劝阻的形式,就是要转换你的思想,让你不要进京上访。来讲的人有检察院的工作人员,还有法院的,还有司法局的。

 

民生:多长时间学一次?以什么样的形式上课呢?

 

肖:“学习”也没什么规律,大约一个星期学一次。都是单独讲,各上各的,没有集中到一块“学习”。实际上就是我们被一个个谈话。就是稳定你的情绪,是一种心理战吧,不然你关在里面这么长时间,一般人肯定是不适应的。这样谈一谈、说一说,剩下的留一个人呆着,然后社区的陪同人员陪着你,说说话,聊聊天呀,打发时间吧。

 

民生:在里面的生活条件怎么样?伙食还行吗?是不是像看守所一样,出来时还要自己或家里人付伙食费?

 

肖昌海:吃的还可以,两菜两汤或三菜一汤。有个食堂,饭做好以后有人送到房间来,工作人员、陪护人员都和我们吃的是一样的,一人一份。我们从来没有集中一起去打饭,可能怕我们串联吧,这是一个纪律性的东西。

 

我出来后没有被要求出生活费,这一块可能是财政支出的,好象是稳定费里面的,好象每天都有一个标准,政府是专门拨有这个经费。

 

民生:表面上看在法教班里比较宽松,但是不是存在外松内紧呢?比如说人身自由受到限制。

 

肖:限制人身自由是肯定的,要不然谁会大过年的呆在那个地方。我们那栋楼有个大铁门,平时锁着。每层楼也有铁门,不同楼层的人很少来往。

 

我们被关的楼下有个院子,平时一般不能下去,我被关的六十天时间都在楼上,没事的时候就在门口、走廊里走一走、锻炼锻炼。再加是有人二十四小时“陪”着你,你能有自由吗?

 

我去年9月13日到10月13日在这里被关过一次,所以这次再进来心态就比较平和了。

 

民生:以前我们也了解到法教班的一些情况,说是“学习”毕业了还颁发毕业证,你出来时有发毕业证吗?

 

肖:我这里没给,我也是听说别的地方给,因为我年龄不大,四十多岁,就不好意思要嘛,都是熟人嘛,就算了。

 

民生:被关了六十多天,你总的有什么感受呢?

 

肖:感受怎么说呢,我觉得还是解决问题的好,法教班这种形式不是好办法。信访条例大家相互都要遵守、要尊重,不尊重就麻烦了。你比如说信访条例规定九十天要解决问题,你解决了,对政府对大家都有好处嘛!但几个信访部门执行了这些规定呢?!至于限制人的人身自由,更是非法的。

 

怎么说呢,没办法,有些东西是一个制度性的问题,有待于完善,我们再去慢慢地努力啦。

 

民生:请谈一谈你家的房子是什么时候被没收的和房子的基本情况。

 

肖:我家是“文革产”,1968年文化大革命的时候被接管的。当时私产都要交公,意识形态嘛,不要资本主义的尾巴嘛,在这种情况下,房产就给红卫兵给没收了,当时没有任何补偿。

 

我家房子是个平房,前后两间,位于武昌区大成路。1971年房子被拆后,前后扩了一点,翻建成一个四层楼了。现在房子成了商业门面,被武昌区房地局、房地公司占着,他们做起来后自己在出租。

 

民生:你家是什么时候开始上访要房子的,结果如何呢?

 

肖:1981年,那时候不是刚开始落实私房政策吗?我们就开始要这个房子了,文革产虽然也属于经租房,但按国宾政策,文革产这一块,首先是退还产权。可是政府不退,只给我们极低的补偿,就这样我家开始上访,先是我妈妈上访,后来就是我上,谁知道上访最后竟进了法教班。

 

民生:上访是一条不归路,今后有什么打算呢?

 

肖:我不会放弃,还会继续申诉。

 

 

 

                                             采访:飞跃

 

                                             整理:dyl 永胜

---------------------------------------------------------------------------

 原国民党军政要员武汉私宅被强行代管50年不还并遭强拆

 

作者:永胜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8-5-5 4:00:01

 

 湖北武汉居民韩桂枝因武汉政府不落实政策返还被没收的祖辈房产,并遭遇强制拆迁,无家可归,6次进京上访,现在遭到武汉政府部门的24小时严密监控。

 

韩桂枝说,武昌区先贤街94号(原24号)房产 ,占地面积1.5亩。该房产系韩桂枝丈夫的祖父许伯澄、祖母许魏玉1916年所置。房产登记人为韩桂枝丈夫的伯父许忠武和韩桂枝的公公许难八两兄弟共有。这在产权档案中有明确记载,韩桂枝丈夫的姑姑许翠珍于1926年参加工农红军,并参加过八一南昌起义。许忠武为国民党军政要员,于1950年从江西南昌去台湾。韩桂枝的公公许难八于1956年被逼上缴房契,只留下2间总共才13平方米的房屋自住。1957年11月,这两间自留房也被武昌区人民委员会以“国民党反动要员弃留的房产”为由强行代管。韩桂枝家族住自己的仅剩的2间房屋,还要交房租给房管所,她不服气。该房产一直由韩桂枝丈夫的祖父许伯澄、祖母许魏玉、韩桂枝丈夫的伯父许忠武、韩桂枝的公公许难八、许难八的四个儿子儿媳及孙子居住至今。该房产是韩桂枝家的私有财产,从过去到现在都没有发生过合法有效的变更或转移。

 

韩桂枝说,因有台湾关系,在历次运动中,许难八的家族都被挨整,全家没有一个好单位。她的丈夫1959年大学毕业,在文革中,只能去拉拖板车、做搬运,最后累死了。她含辛茹苦把2个孩子拉扯大。

 

因房屋很小,韩桂枝几十年来都在露天做饭。她的2个孩子长大后,13平方米的房屋住不下,孩子们只有到外面租屋,她独自在祖屋居住。

 

按照中央有关政策,韩桂枝家被没收的祖辈房产,应该返还并确认产权,然而,武汉政府有关部门拒不落实中央有关政策。

 

韩桂枝从2005年开始维权要房屋,到现在没有任何有关部门,给她一个明确答复。

 

韩桂枝说,这个房屋的档案很复杂,她多次到房地局要求查看档案,但房地局一直封锁档案,不给她看原始档案和复印相关资料。唯一一份档案复印件是她从工作人员手里抢过来,冒着生命危险横冲马路密集的车流,跑到对面复印店里复印出来的。这份1956年的档案里注明房产登记人为韩桂枝丈夫的伯父许忠武,“内许难八所住房两间暂不起租”。证明韩桂枝的公公许难八1956年就住在这两间房子里,因为是住自家的房,当时没收取租金。

 

2007年,因修建长江一桥引桥改道工程,韩桂枝所居住的房屋面临拆迁。她要求武汉政府部门先落实相关政策,归还房屋,再谈拆迁,遭到拒绝。武汉政府部门只愿意安置她家族25平方米住房,韩桂枝不同意,她说,自己家族的祖业房产1.5亩,有1000多平方米,只安置25平方米,这也太黑了吧,拒绝搬迁。

 

2007年4月10日,武汉政府有关部门下达了强制拆除通知书,接到通知后,韩桂枝速上北京上访。但在4月25日,她还在北京上访期间,武汉政府有关部门在她家无人在场的情况下,强行将房屋拆除。

 

2007年5月07日,在到处申冤未果,走投无路的情况下,韩桂枝在北京火车站用铁链将自己捆绑在电线杆上,向过路群众喊冤,撒传单,很多群众围观。海外多家新闻媒体报道了该事件。

 

韩桂枝说,自从她去北京上访后,现在每天都有五六个人在她租住的地方监视她,专车伺候,24小时不间断,防止她进京上访。她曾想甩掉这些跟踪者,但是没有成功,这些跟踪者分成几组,分散接应。

 

民生观察呼吁武汉政府有关部门,切实执行中央“落实私房政策”,归还韩桂枝家族房屋产权,并予以合理安置。不要因一己私利,伤害了台湾同胞及亲属的感情,影响台湾和大陆的统一大业。

 

 

 

韩桂枝电话:13129920361

------------------------------------------------------------------

退伍军人连续三周中央军委上访请愿 上访未果再次被抓

 

作者:民生编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8-5-5 3:08:11

 

 

今天下午,民生观察获悉,原济南军区54军通信团胡同光,原吉林省军区陈啸之父陈大山,原成都军区联勤部吴传河,二炮55基地齐生锋,原北京武警军医单春共五人来到中央军委大楼上访请愿。结果,五名退伍军人上访未多久,就被抓到了北京市羊坊店派出所。而在前两周的上访过程中,上访的结果也都是被走,后释放。

 

 

 

4月28日,原空军上校蔡学文、原解放军302医院文亮、原兰州军区联勤部李志强、原北京军区王京文、原吉林省军区舒均平、原海南军区李善德、原成都军区联勤部吴传河等九人,曾到中央军委集体上访请愿。

 

 

 

4月22日,原北京军区工程兵150团退役士兵王京文,原海南军区詹县中队现武警海南总队退役士兵李善德,原北京军区联勤部杨俊春,原北京军区张家口陆军高炮旅张明蛟之母王凤芝,原济南军区54军通信团胡同光,原吉林省军区舒均平,原空军后勤部蔡学文,原北京武警军医单春,原解放军302医院文亮等十三人到中央军委大楼上访。

 

 

 

                                                           民生观察工作室

 

                                                           2008-5-5

------------------------------------------------------------------------------

 陕西发生大规模请愿示威 三千民办教师集会省政府

 

作者:民生编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8-5-5 2:24:12

 

民生观察新闻稿

Civil Rights and Livelihood Watch,CRLW

陕西发生大规模请愿示威 三千民办教师集会省政府

民生观察获悉,来自陕西省西安市、榆林市、延安市、宝鸡市、咸阳市、渭南市、安康市、杨陵区八市区下属的数十个县市数千名民办教师今天上午集会于陕西省政府门前的马路上和省政府对面的新城广场,进行请愿示威,要求解决民师老有所养等基本生存权问题。

 

 

 

据现场民师介绍,今天到现场的有三千多名民办教师,请愿示威活动从上午八多就开始了,现场各县市的老师们打出了一、二十条标语。至下午二点半左右,三千民师还坚持在请愿现场,而现场已来了大量截访人员和数十名警察。

 

 

 

今天陕西民师的大规模请愿示威,是继2008年4月14日陕西民师集体行动后的又一次更大规模的行动。

 

 

 

陕西民师曾于2008年4月19日专程赴湖北随州访问了民生观察工作室,我们从而对他们的诉求比较了解。据悉,陕西这批民办教师都是1986年前后被迫回家的民办教师,他们都持有民办教师任用证书,这类民师全省大约二、三万人。1998年,陕西省政府出台解决民办教师问题的[1998]13号文件,该文件规定:“省上承认的民办教师为1981年7月底以前任教至今,且持有《陕西省民办教师任用证书》(简称“省证”),并在省教委备案的民办教师”。

 

 

 

由于陕西这批民办教师持有的民办教师任用证书大都是当年由各县颁发的,被称为“县证”,因而,老师们被否定了民办教师的身份,在此前也未享受到民办教师转为公办教师、民办教师离岗退养等政策和待遇。

 

 

 

对于民办教师身份被否定,老师们认为,陕西省出台的解决民办教师问题的[1998]13号文件是非法的,是违背国务院1997第32文件和教育部等四部委1992年第41号文件的。因为这两份国家级的文件明确规定,持有县级民办教师任用证书的教师就具有民办教师资格。同时,老师们还说,他们当年被辞退,是在1981至1986年工资被拖欠的情况下而离岗的。

 

 

 

陕西民办教师们说,他们虽然离开教师岗位有一段时间了,但他们从教的时间大都有二、三十年的时间,人生中最好的时光献给了国家的教育事业,现在,政府完全对他们不管是不公平的。为了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陕西民师从2000年就开始上访维权活动,但老师们的维权活动,并未换来问题的解决,各县市为阻止民师上访用尽手段:围、追、堵、截、监控、监狱等方法。去年十七大期间,仅西安市的户县就有十名民师代表被关进监所,曾造访民生观察工作室的孙铭成老师,在2008年3月因“非法集资”“组织上访”被拘留十五日。

 

 

 

民师问题涉及到的人数众多,他们上访维权已有数年。我们呼吁陕西省政府,从尊重人权的角度,正视民师问题,尽快出台政策,给老师们一个说法,维护他们的基本生存权。我们将继续关注陕西民师这次大规模维权行动的进展。

 

 

 

                                                          民生观察工作室

 

 

 

                                                          2008-5-5

 

 

 

民生观察维权工作室联系电话:13308663980;传真:0722—3588161;网站:http://www.msguancha.com;电子邮箱:liufeiyue1970@hotmail.com。

 

欲退出此新闻发布名单,请来信告之。

--------------------------------------------------------------------------

深圳异议人士黄立新失踪

 

作者:民生编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8-5-4 10:07:10

 

 

 

 

 

民生观察获悉,在深圳的异议人士已有多日与朋友失去联系,据此前一直和他保持联系的一位劳工人士表示,黄立新极有可能被警方控制起来了。这位劳工人士说警方在约谈他时,曾对他说:“你是不是要和黄立新一样进去玩玩”。

 

 

 

据了解,2008年4月26日,黄立新曾和朋友商议在五·一期间举行查处违法企业,反对司法腐败等诉求的大游行。随后,黄立新便失去联系,今晚我们打他的手机,仍然无法接通。黄立新曾称自己是民主党成员。

 

 

 

2008年3月25日,黄立新曾在深圳市华强北闹市区举抵制奥运会标语,该标语写道:“抵制2008北京奥运会 实现中国真正民主政治制度、捉拿制造世界最大造假案犯罪分子”。黄立新因此被警察强行扣了4小时后,才释放。

 

 

 

                                                           民生观察工作室

 

                                                           2008-5-4

----------------------------------------------------------------------------------------------

 国内首位被审判的通讯维权人士陈曙光案二审开庭

 

作者:民生编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8-5-4 9:47:59

 

民生观察获悉,湖南通讯维权人士陈曙光案,于今天上午二审开庭审判。陈曙光于2008年3月18日第一次被推上被告席,他因此成为全国首位被审判的通讯维权人士。4月4日,陈曙光被宣判敲诈勒索罪成立,被判有期徒刑一年,缓刑2年。

 

 

 

陈曙光案对此判决不满,随后上诉,并于今日上午十点左右在湖南省永州市中级法院二审开庭。据陈曙光介绍,检察院未派人出庭,陈曙光的两位代理律则到庭支持诉讼。同时,包括国内知名通讯维权人士陈书伟、夏楚辉等十多位公民到达永州声援陈曙光。

 

 

 

在今天的庭审过程中,陈曙光及其代理人罗律师认为,一审法院将缺乏证据支撑,陈曙光并未获取利益的事项认定陈曙光敲诈勒索,属认定错误。今天的审判,法庭将择日宣判。

 

 

 

二审结束后,陈曙光向我们表示,他认为一审法院对他的判决不公平、不公正,他认为如此对待寻求维护社会公正的公民,是中国的耻辱。

 

 

 

                                                          民生观察工作室

 

                                                          2008-5-4

 

相关背景情况请见:

 

全国首位通信维权人士案开庭 国内通信维权面临考验

 

/Article/ShowArticle.asp?ArticleID=1174

 

全国首位被审判的通讯维权人士陈曙光被判刑(附判决书)

 

/Article/ShowArticle.asp?ArticleID=1222

 

 

 

附陈曙光刑事上诉状

 

 

 

上诉人陈曙光,男,1984年5月20日出生于东安县,汉族,初中文化,农民,住东安县芦洪市镇南江村六组。

 

上诉人不服永州市冷水滩区人民法院2008年4月3日作出的(2008)永冷刑初字第36号《刑事判决书》(简称一审判决),认为该判决认定事实错误,本案中上诉人无罪,一审判决依据错误的事实做出错误地认定上诉人构成敲诈勒索罪,特提起上诉。

 

上诉请求

 

1、撤销冷水滩区人民法院(2008)永冷刑初字第36号《刑事判决书》;

 

2、依法改判宣告上诉人无罪。

 

事实与理由

 

一、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部分及主要案件事实失查部分

 

1、一审判决查明的:“2006年10月份左右,被告人陈曙光发现自己的手机经常会收到一些短信……”(见判决书P4倒数第1段),却没有查明是些什么短信?是否属于诱惑性、违法性的等其他不健康的短信。而能证明这一短信内容的,已被公安侦查机关扣押的部分物证、载有上述短信内容的上诉人所有的手机两部和手机卡,公诉机关没有向法庭出示用于证实SP商向上诉人违法发送了哪些非法的、不健康的短信。一审法院也没有要求公诉机关提交前述物证和其他可以证明这些短信内容的相关证据,并对上诉人及其辩护律师提出的请求未予理睬。

 

2、一审判决书P5页第4行至第8行:“……SP商通过移动公司等网络经营商向手机用户发送一些诱惑性及不健康的短信,并在点击后扣除用户话费的行为,是国家信息产业部及信息产业法所禁止的。 信息产业部将以投诉率为指标考核各级网络经营商,SP商亦可能因此被网络经营商停止双方的合作业务。”认定的事实,一审判决没有进行查明。更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和支持这一事实的存在。

 

3、 一审判决书P5第13行至第14行:“在协商的过程中,被告人陈曙光以如果SP商没有诚意,其将不断向移动公司及其信息产业部投诉的意思表示来向SP商施压。”和判决书P6页第五段第2-3行:“……分别对长沙中智SP商、湖南省天迈SP商的短信业务进行投诉,并向法院提起诉讼,以此来向SP商施压。”的事,都是认定错误。

 

4、一审判决采纳认定的证据有以下失实和错误之处:

 

1),一审判决对证人黄晓丹的证言及其书写的由上诉人签字确定的收条的认定(见一审判决书P7第6至13行记载),过于片面隐瞒了对上诉人有利的证据内容。黄晓丹书写的上诉人陈曙光签字的收条明确载明的是:“今收到湖南翎讯网络信息有限公司因13549512530手机号码投诉而付的退费及补差金计贰千元整……”(见该收据),2000元是退费和投诉的补偿金,而不是判决书认定的赔偿金。

 

2)、判决书P9第13行认定的:“……一个叫魏忠华的6227002992080062309的建行卡里;……”事实,在案件案卷中没有任何一份证据来证实这个叫魏忠华的银行帐户的存在及与上诉人的关系。

 

3)、一审判决故意隐瞒欧首连已取得1500元赔偿款的事实(见一审庭审笔录)。

 

4)、一审判决违法认定:“同案犯叶剑的供述……(见一审判决书第10页倒数第2行)”,而事实上,本案根本不是共同犯罪,我们不知道,本案的同案犯从何而来。

 

5、一审判决遗漏以下案件事实的没有审查清楚:

 

1),没有查清SP商在未征得手机用户的同意,违法向上诉人和上诉人的委托人发送了哪些具有诱惑性的、不健康的一些非法短信和信息?短信息的内容是什么?同时在判决书中没有对我方提供的欺诈短信截屏证据,没有作出采信或不采信的分析。

 

2),一审判决对 SP商通过非法的欺诈短信,从上诉人及其委托人的手机里扣取费用、扣了多少的费用的事实,没有查清。

 

3),对网络运营商和SP商之间有些什么管理制度,上诉人又是利用了哪些网络运营商和SP商管理制度方面存在的漏洞?这方面的事实没有查清,而仅仅是凭法官一厢情愿的推断。

 

4),一审判决认定上诉人“反复以自己或他人的手机卡恶意投诉”,但对恶意投诉一审法院没有依据相关证据来支持;也没有提供评判标准;更没有分析什么叫恶意投诉。上诉人为了维护自己和委托人的合法权益而依法进行的投诉又如何成了恶意投诉,如果“依法进行的投诉”是恶意投诉的话,那以后谁还敢为维权而去投诉呀!那么我们国家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就要改成“敲诈勒索法”了,事实上是不可能的。

 

故,一审判决书P11页第15至18行:“本院认为,被告人陈曙光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利用网络运营商和SP商管理制度方面存在漏洞,反复以自己或他人的手机卡恶意投诉,胁迫网络经营商和sp商给予高额赔偿,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敲诈勒索罪……”与查明的事实不符。

 

二、一审判决审理程序上的错误

 

一审判决对公诉机关就指控上诉人陈曙光的犯有六起“敲诈勒索”事实的行为的真实性、行为的性质及其指控是否能成立?没有进行分别的、具体的分析和认定,而是笼统的以一句:“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利用漏洞,反复恶意投诉,胁迫网络经营商和SP商给与高额赔偿,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敲诈勒索罪。”就予以概括了。这明显是种不以事实为依据、不以法律为准绳、对上诉人极其不负责任的审理裁判行为,其判决的公正性是值得质疑!

 

三、上诉人在本案中的行为是正当维权行为是合法的、应受法律保护的法律行为,不构成违法犯罪。

 

上诉人作为一个手机用户的消费者,当自身的通信自由权、隐私权、财产权等合法权益受到网络信息服务者(通信网络经营者和SP商)的欺诈和非法侵害时,作为任何一个消费者,依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和其他法律法规的规定,都有权向相关的有权处理部门进行投诉、控告,甚至通过提起诉讼来保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在本案中有一个没有争议的事实就是:“作为服务提供者的SP商在没有征得消费者的同意下,违反我国电信服务和互联网信息服务等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向上诉人等手机用户消费者发送含有欺诈性、诱惑性等不健康的非法短信息,诈取了上诉人及其委托人的财物”。

 

为维护自己和委托人的合法权益,上诉人依法向营运商、信息产业部等相关有权处理部门进行投诉维权活动,并一部分通过提起诉讼主张权利。在投诉、起诉的维权活动中,上诉人与各侵权者SP商自愿协商就退还违法收取的费用及侵权补偿问题,分别达成了和解协议,并已履行。

 

从上述可以看出,(1)主观上,上诉人是为了维护作为消费者自身的及其委托人的合法权益;(2)客观上上诉人实施的是维权行为,采用了法律规定的“投诉”、“诉讼”等维权手段,促使了侵权者的重视并与自己达成和解协议;通过自愿协商达成协议的方式达到了自己的维权目标,维护了自己和委托人的合法权益,并不是一审判决认定“胁迫”行为。上诉人的行为除了使用投诉的行为外,还运用了向人民法院起诉的方式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一审法院却认为是上诉人在胁迫,这一认定已明显违背了《民事诉讼法》第108条和《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三十四条规定:消费者和经营者发生消费者权益争议的,可以通过下列途径解决: (一)与经营者协商和解; (三)向有关行政部门申诉; (五)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一审法院认为:“ P11页第15至18行:本院认为,被告人陈曙光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利用网络运营商和SP商管理制度方面存在漏洞,反复以自己或他人的手机卡恶意投诉,胁迫网络经营商和sp商给予高额赔偿”,是一种错误的认识。SP留下的证据证明是补偿,而不是赔偿,这样的认定显然与事实不符。从法律关系分析,永州移动公司把用户的资料交与SP商,并让SP商把垃圾短信和欺诈短信发给用户陈曙光或共委托人,侵害了陈曙光和其委托人的隐私权、通信自由权,生活安宁权,侵害了隐私权就应当给予补偿,SP商在自愿的基础上给予陈曙光或其委托人补偿,补偿额均在司法解释规定的幅度内,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的规定: 精神损害的赔偿数额根据以下因素确定:

 

  (一)侵权人的过错程度,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二)侵害的手段、场合、行为方式等具体情节;

 

  (三)侵权行为所造成的后果;

 

  (四)侵权人的获利情况;

 

  (五)侵权人承担责任的经济能力;

 

  (六)受诉法院所在地平均生活水平。

 

因此,不论是从主观还是客观上都不符合敲诈勒索犯罪的构成特征。然而,上诉人的维权行动到了公诉机关起诉和一审判决中,就变成了,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利用漏洞,反复恶意投诉,胁迫网络经营商和SP商给与高额赔偿的敲诈勒索犯罪活动。

 

综合上面的分析,一审法院的这样的判决明显是错误的,是严重与事实相悖的。上诉人投诉是法律法规赋予消费者的权利,投诉是受法律保护的,,而侵权的SP商为减轻自己的侵权和违法的成本及损失,与消费者方的上诉人依据民事法律达成协议,主动给与消费者经济补偿以使消费者放弃其依法享有的权利主张。然则,一审判决却将受法律保护的维权行为,认定为违法犯罪行为更是违法的。这样的判决必然会损害法律在民众心中的权威性,一审法院这样判决就是让人认为:作为手机用户的消费者侵权的被运营商和 SP商欺诈多收了费用;也不能通过投诉,甚至借诉讼的方式来与侵权索赔;找欺骗者索赔就非法了;让用户以后不要投诉;侵权者的SP商反而成了受到敲诈勒索的受害人,维权的消费者就成了犯罪者。在强与弱的民事纠纷中打击了弱者,偏帮了强者。

 

综上所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坚守法律保护的维权行为判定为犯罪行为是错误的,打击了“维权的弱者”,袒护了违法的“侵权强者”。上诉人的行为不是犯罪行为,是合法的维权行为应当判决无罪。故特提起上诉,请二审人民法院依法支持上诉人的请求。

 

此致

 

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

 

二00八年四月十日

---------------------------------------------------------------

佳木斯法院院长放言杨春林遭电击是法院精心策划(附控告信)

 

作者:民生编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8-5-4 3:13:01

 

今天下午,因提出“要人权不要奥运”被判刑五年的黑龙江维权人杨春林的妹妹杨春平给我们发来消息说,4月18日,她拿着反映她哥杨春林被法警电击的控告信到佳木斯市中级法院进行投诉,得到了该院主管杨春林案院长的接待。

 

 

 

针对杨春林遭电击这件事,该院长坦陈,这件事情是他们经过周密研究制定的,是他们允许的。该院长说,法律是统治阶级制定的,是维护统治阶级利益的,触犯了统治阶级的利益,就要镇压。

 

 

 

该院长还说了“如果共产党被推翻了,我们都干啥去?”等类似言论。

 

 

 

2008年3月24日,杨春林案在黑龙江佳木斯市中级法院一审结束后,杨春林欲与母亲等家人说几句话时,遭到佳木斯市中级法院法警毛某电棍电击。

 

 

 

                                                             民生观察工作室

 

                                                             2008-5-4

-------------------------------------------------------------------------------

 浙江舟山居民抗议致污化工厂爆警民冲突

 

作者:民生编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8-5-3 13:01:48

 

民生观察获悉,浙江省舟山市定海区马岙镇、小沙镇交界处,新近开办了一家浙江和邦化工厂,其芳烃装置试产一个月来,致使附近很多居民中毒,中毒现象为头疼、头晕、脸发红发热、恶心、呕吐、嗜睡、昏迷。

 

 

 

据马岙镇居民翁先生向我们介绍说,由于当地群众与浙江和邦化工厂多次交涉无果,于4月14日在工厂门口集结数千人进行抗议。当局调集 40余辆大小车辆, 300名以上的警力,使用电棍和盾牌,将抗议群众打倒、践踏,致伤人数难以统计。警察还没收了所有抗议群众的可以拍照的手机。

 

 

 

翁先生说,现在工厂每天不定期进行生产,一生产就释放毒气,因中毒现在还有八名居民在住院治疗,今天生产时,又有一名村民熏倒住院。据说,5月10日,和邦化工厂将正式投产,如果污染得不到治理,将可能爆发新的抗议活动。

 

 

 

                                                                民生观察工作室

 

                                                                2008-5-3

---------------------------------------------------------------------------------

 河南江帆按红头文件鉴定为精神病 北京上访两次被毒打

 

作者:民生编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8-5-3 12:19:20

 

今天晚上,我们接到河南访民江帆的投诉,反映她昨天和今天两次被河南驻京办人员毒打并被丢在马路边的遭遇。

 

 

 

江帆是河南省开封市第二职业中专的校医,因遭遇家庭暴力而上访,1997年12月,因开封市教委和开封市第二职业中专的申请委托,河南省精神病医院将她鉴定为“偏执性精神病”。 江帆的遭遇后来得到了《中国青年报》《光明日报》等众多媒体的报道。江帆还在媒体记者的帮助下了解到,她被鉴定为精神病居然是按开封市委一红头文件——开封市委办公室《关于开封市二职专校医江帆上访问题查处情况的报告》(汴办文【1997】57号)做出的,该文件第四条为:“在问题没有解决好之前,学校要把它作为一项政治任务,看护好江帆,如发生意外要追究学校党政领导的责任。要采取措施严密看护,防止江帆外出,同时看江帆的精神是否受到刺激,必要时可到医院进行检查和治疗。”

 

 

 

2005年2月18日,开封市龙亭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确认河南省精神病医院的“精神疾病司法鉴定书”无效,判决开封市教委和河南省精神病医院赔偿江帆精神抚慰金两万元。江帆因认为责任人没得到惩处,赔偿过低而继续上访。

 

 

 

今天晚上江帆告诉我们,她是4月28日到京上访的。昨天上午十点钟,江帆从天安门东路过时,被搜包后抓到天安门派出所,中午十二点,又被送到马家楼。晚上七点左右,河南驻京办人员阴明中赶到马家楼,欲强行将江帆带走,江帆不从,阴明中当着马家楼保安和许多上访者的面,拧她的胳膊,拽掉她的头发,对其进行殴打。后江帆被倒提着关上一面包车,被带至一不知名的黑窝点关押。

 

 

 

今天早上,江帆欲离开此黑窝点时,阴明中将其拖到他的房间,踢江帆的头、腰和肚子。随后,阴明中开车将江帆扔到南四环的马路边上就跑了。现在,被打受伤的江帆正躺在北京崇文区一房内不能动弹。

 

 

 

                                                       民生观察工作室

 

                                                       2008-5-3

---------------------------------------------------------------------------------

山东沂水:买卖国法的权钱交易

 

作者:李向阳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8-5-2 1:15:25

 

 案件基本事实

 

该案原是独立的四个案件,起诉人分别是山东沂水李向阳、张进山、李海涛、徐宏伟。四案被告、诉讼请求、事实相同,法院合并审理。一样的事实,居然李向阳胜诉而三原告败诉。

 

本案的事实是——

 

四原告都购买了沂蒙集团东方房产公司开发的龙泽丽都小区的房子,分别与该公司定立合同并支付全部房价款,交房日期都是2006年9月30日。可是,房子交付后,尽管小区业主多次要求沂蒙集团东方房产公司提供材料办房产证,该公司拒不配合。原因是沂蒙集团东方房产公司把该小区土地抵押到银行贷款,无法做初始登记。受欺骗的小区业主推举李向阳、张进山等10人组织维权,多次为办房产证的事与沂蒙集团东方房产公司交涉而无果。不得已之下,小区业主就“逾期不能办理房产证”等问题向县信访局提起上访,信访局让县房管局给小区业主答复。小区业主派出代表与开发商交涉以至上访,轮流出面,历时7个月,出动40余次,计有200余人300余人次参加。最终,房管局给出答复——龙泽丽都小区业主代表李向阳等五人:关于办理房产证的问题……由于东方房地产开发公司没有向县房地产管理局申请房屋所有权初始登记,所以购房当事人就无法向县房地产管理局申请房屋所有权转移登记。你们可以合同约定与开发商解决办证问题。

 

无奈之下,小区业主推举10户向沂水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法院先期开庭审理四户的起诉,合并审理。

 

 

 

法院歪曲事实

 

法院居然认定三原告没有举出证据证明曾要求办理房产证。这是三原告败诉的原因。

 

龙泽丽都小区全体业主,为办房产证等依法维权,推举出代表与相关部门交涉以至提起上访,上访是以小区全体业主的名义。《上访答复意见书》上明确说明“龙泽丽都小区‘业主代表’李向阳等五人”,这充分说明了全小区业主都要求办理房产证。再者,沂蒙集团东方房产公司向房管局提供初始登记材料的时间是2008年2月24日,《大众日报》2008年3月25日第十版上给小区业主投诉答复是:该小区“房产证未办理的问题,所有住户确权手续已办理完毕,下一步住户提供资料办理房产证”。 这也就是说,到2008年3月25以后小区业主才有可能办房产证。实质上,我们小区业主到房管局咨询的结果是,我们办房产证还要等通知。

 

正如《上访答复意见书》所说,是“小区业主代表”为办房产证而上访,是“由于东方房地产开发公司没有向县房地产管理局申请房屋所有权初始登记”的原因,所以业主不可能办出房产证。

 

如此事实面前,法院居然认为,三原告没有充分证据证明曾要求办证,所以因沂蒙集团东方房产公司的原因无法办理房产证,沂蒙集团东方房产公司不负偿赔偿责任。

 

这也就是说,法院判定尽管东方房地产开发公司侵害了购房业主的产权,是不应负赔偿责任的。

 

 

 

法院玩国法,判决结果居然无法律依据

 

本案适用法律可以说简单明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八条明确规定:由于开发商的原因业主不能办理房产证的,开发商应负赔偿责任,赔偿时间是交房三个月起至办出房产证为止,赔偿数额以购房款为基数参照中国人民银行逾期贷款利率的标准计算。

 

该法规是综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房地产管理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等相关法律,结合民事审判实践制定。没这个司法解释,对该案事实的度量,也能从上面法律找出适用条文。

 

根据以上法律,不管业主曾要求办房产证与否,只要因开发商的原因不能办房产证,开发商就应负赔偿责任。沂水法院“业主没要求办证”之说,只不过是找个枉法理由罢了。

 

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沂水法院具说是找出了一个山东什么部门制定的什么条例,说业主必须在购房之日九十日内到有关部门办理房产证,从而以无视事实歪曲出来的“三原告不能举出到有关部门要求办理房产证的证据”为由,而判三原告败诉。其实,山东这地方条例的规定,是为了使业主办房产证简化手续,是对业主的保护,该条例经沂水法院断章取义就歪曲成了“业主所购商品房虽然因开发商的原因办不出房产证,业主举不出曾要求办证的证据开发商就不负赔偿责任”这一枉法之说。业主购房,不会不要产权,办证与否只是一种形式,小区业主所购房子,产权都被开发商抵押贷款了,以法院所判,开发商对了,业主的房产权受侵害是对的!

 

在一系列国家级上位法面前,沂水法院当然知道“一个地方部门的什么条例的断章取义”是不适用本案的,所以,判原告败诉的判决书上没有提出依据这个条例,更没有别的法律依据。

 

就这样,沂水法院居然无视房管局鲜红印章的文件上所说“龙泽丽都小区业主代表要求给小区业主办房产证”这一事实,无视“开发商侵害业主产权就应负赔偿责任”等一系国法明确规定,没任何法律依据判三原告败诉。

 

 

 

公理在哪里

 

沂水县老百姓出了名的穷,住不起房子的工薪者,既没见到“经济适用房”,也没见到“廉租房”,只得倾一生之积蓄再加上借贷购这个居所,实在不易。可是,沂蒙集团东方房产公司交给他们的是有严重质量问题的房子(房基塌陷、墙全开裂、顶面漏水),当然,这是经过县质检衙门认定合格甚至是优良的工程。这个开发商,在交房时向业主要这开口费那开口费、要什么垃圾处理费、要什么押金,再向我们收取“高额”务业费却给予“低额”服务,并且,把合同明确说明的小区内绿地也建成了楼房出售,把原来所说的公共设施卖掉。开发商在对业主百般盘剥的基础上,再把他们的房子所有权扣下。

 

他们无奈之下上访,问题得不到解决,信访局的领导最后以“应到法院起诉”为借口搪塞,房管局让他们以合同解决。他们不得不诉诸法院,法院居然枉法裁判!

 

这些业主中有很多人半生无房,因无固定住所一家人的户口并不到一起,等着这房产证;更有业主等着办出房产证抵押贷款谋生计。就是对这样一个群体,官僚们再枉法对之迫害!

 

还让百姓活下去吗?

 

这是什么世道?!

 

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大喊大叫的立党为公的宗旨,还是政府官员执政为民的美丽说法,都在这些腐败官员手里走向其反面。这样的官,为黑心的资本者做推磨的鬼,败党纪、乱国法,把百姓推进灾难的深渊!这样的官,是党的罪人、人民的公敌!

 

 

 

结束语

 

我们听惯了“依法治国”的美好宣传,看惯了“廉政建设”的可喜报道。可是,我们身边充斥着的是腐败事实。

 

社会是一条河的话,司法腐败就是污染了河的源头。我们这条河的源头,确是被污染得腥臭不堪!

 

 

 

业主代表电话:

 

业主兼其他业主诉讼代理人李向阳13655494031。

 

业主代表张进山13954494137

--------------------------------------------------------------------

唐荆陵祭奠林昭结束刚回到家中即被带走

 

作者:民生编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8-4-30 22:36:43

 

 

民生观察获悉,在广州的维权律师,也是民生观察法律顾问的唐荆陵先生,在上午十一点左右,刚下火车回到家中,就被几名人员带走。据和他随行的一位朋友说,这几人很有可能是广州的国保。

 

 

 

昨天晚上,我们还和唐荆陵通了电话,他当时正在回广州的火车上。唐荆陵此前刚到苏州参加了祭奠林昭四十周年的活动,当时祭奠活动很顺利,但没想到他一回家就被带走。

 

 

 

                                                         民生观察工作室

 

                                                         2008-5-1

--------------------------------------------------------------------------------

大别山区退养民办教师来访 爆民师曾以死维权

 

作者:民生编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8-4-30 5:12:50

 

今天中午,位于大别山区的湖北省黄冈市下属的红安、浠水、黄梅、武穴等县市五名退养民办教师代表来到湖北省随州市,访问民生观察工作室。

 

 

 

据来访民师代表介绍,他们这批老师是在2004年湖北省一次性解决民办教师问题时,被清退回家的。由于大家年龄大,教龄长(教龄都在二十年以上,许多人从教三、四十年),被列为了退养对象,每个人每月只拿240---300元的退养费,黄冈市像他们这样的退养民办教师约有二千人。

 

 

 

老师们认为,按国家政策,他们都是应该转为公办教师的,但却被强迫退养。为此,黄冈退养民办教师多年来一直上访不断,只到2007年底,老师们才被每月增加一百元的退养金,但即使是这样,大家的退养金也只有同年龄的公办教师的五分之一左右。

 

 

 

今天到访的黄冈市退养民办教师向我们表示,他们还会继续维权活动,昨天,大家还到湖北省教育厅上访了。老师们表示,他们上访不仅仅为了增加退养金,他们还要求政府恢复他们民办教师的名誉和相应地位,因为政府部门一直把他们当农民看待,这实际上否定了他们几十年的劳动,是对他们的侮辱。

 

 

 

对于黄冈市退养民办教师的维权活动,民生观察坚决支持,并建议他们在法律的基础上理性维权。在访谈的过程中,民办教师代表向我们提供了他们的多份申诉书和其它材料。老师们还介绍说,此前,在红安县,有两名被辞退的民办教师在北京上访时曾喝农药以死来让世人关注民师问题,而另一名被辞退的民办教师在红安县政府上访时,曾从政府楼上跳下,幸亏抢救及时,得以保全性命。

 

 

 

                                                             民生观察工作室

 

                                                             2008-4-30

-----------------------------------------------------------------------------------------------

东风汽车维权车主郭长永到北京投诉遭武汉公安截访

 

作者:永胜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8-4-29 22:23:47

 

   2008年4月28日,东风汽车维权车主郭长永到北京投诉遭武汉公安截访,并被强行遣送回武汉。

    江西车主郭长永,2002年全家举债,贷款三十多万买了一辆东风大货车,本想通过搞运输致富,由于发动机反复出故障造成严重经济损失,负债累累、妻离子散。于是他从2004年3月开始与东风公司反复申诉交涉,但一直无果。面对厂商的强硬态度,一个个体司机开始了自己“弱者式”的维权道路。他披起写有“艰难的维权”、“东风破车”字样的字衣沿街进行抗议,并注册了与东风康明斯网站域名相同而后缀不同的中文域名(.cn),批评东风车的质量。

    2008年4月25日晚上,郭长永乘火车赶往北京,准备参加2008年4月20日----28日在北京中国国际展览中心新馆举行的第十届北京车展,向广大车主揭露东风汽车虚假广告和质量问题。他一上火车就发现自己被人跟踪了,有个东风汽车公司的员工一直跟着他。

    2008年4月26日早上7点,郭长永乘坐的火车到达北京西站。他刚下火车就被7--8个人围住,被强行带到武汉市驻京办(丰台区东管头甲4号010-63264411)。那几个人自称是武汉的警察,但是没有穿警服。

    郭长永被带到武汉市驻京办后即被限制了人身自由,关在屋里铁门紧锁不许外出。郭长永说,自己和北京几家媒体事先联系好,要去见记者的,要求驻京办工作人员放他出去,但是不获允许。

    驻京办工作人员强行搜查了他的行李包,并扣押了他写有“艰难的维权”、“东风破车”字样的字衣,以及一摞媒体对他维权报道的印刷宣传单。

    2008年4月27日,东风汽车公司派人抵达武汉市驻京办,和郭长永简单交谈了一会儿,即要求他一起回武汉协商解决问题。

    2008年4月29日,郭长永来电反映,东风汽车公司把他强行带回武汉后,并不和他进行任何协商,压根就不理他。他表示,他将再次去北京,遍访各路媒体记者,继续揭露东风汽车虚假广告和质量服务方面的问题。

 

    【简介】据了解,郭长永,2002年贷款三十多万买了一辆东风大货车,该车广告标称,“采用世界著名的美国原装康明斯6cta柴油机……60万公里不需任何维修,且动力不下降。”同时还有业务员手书的承诺书。承诺书称:所购车发动机为原装进口美国康明斯发动机,若有与事实不符,愿付30万元整。

    然而,一个多月后,这辆车在行使到9976公里时,更换了发动机上凸轮轴、摇臂。在拆解时,郭长永看到发动机外壳上的汉字,这才发现根本就不是原装进口美国康明斯发动机。

  “这台车此后故障不断,尤其是下排气问题,经常要更换汽缸垫。”郭长永介绍,换一次垫,要一两天时间,有的时候车子在厂维修的时间还多于营运时间。   

  2005年5月至2006年3月,郭长永遭遇了破产和离婚的双重打击。郭长永说,由于车辆长期无法正常营运,导致无法按时支付月供和管理费,车辆被扣押拍卖。而他自己也因为债台高筑,家庭关系紧张,以致妻子向法院起诉离婚。

    郭长永注册了与东风康明斯网站域名相同而后缀不同的中文域名(.cn),建设了一个“真相网站”http://www.dfkms.cn。他在网上发布大量文字及图片信息,批评东风汽车的质量。这其中包括:“东风康明斯买了家底空”、“东风货车一万公里内就烂的车”等文字标语。

    2006年10月20日,郭长永来到武汉。他在东风汽车公司总部开始了他的维权行动。他在东风汽车公司武汉办公场所所在地、湖北省委、省政府办公场所附近,以身披标语、下跪等方式,揭露东风汽车公司广告欺诈和质量问题。不料,遭到东风汽车公司保安的多次殴打,保安甚至把他拖上面包车,扔到荒郊野外。

    2007年4月,郭长永向武汉经济开发区法院提起人身损害赔偿诉讼。让他感到意外的是,东风汽车公司立刻反诉他以不实之词诋毁东风品牌,侵害东风汽车公司名誉权,这两场官司都以郭长永败诉告终。

    郭长永的维权经历经法制日报报道后,全国各大新闻媒体纷纷转载。

-----------------------------------------------------------------------------------

西安女工朱玉玲向陕西高院提交民事再审申请书

 

作者:马晓明 文章来源:马晓明 更新时间:2008-5-1 20:01:49

 

    被西安市林业局非法解除工作的朱玉玲女士,2007年4月29日向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交民事再审申请书,要求撤销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08)第256号民事判决,执行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07)第590号判决,维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

    朱玉玲于1995年3月应聘到西安市林业局担任打字员,后兼任通信员,2005年4月因妊娠反应强烈,向西安市林业局领导提交了调整工作减少工作量的书面申请。西安市林业局不但不依法对朱玉玲的工作作出适当的调整,反而从2005年5月1日起不允许朱玉玲继续工作,并强迫朱玉玲退出住房,明显违法地侵犯了朱玉玲的合法权益。

    2007年5月14日,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了(2007)第590号民事判决,确认朱玉玲和西安市林业局之间劳动关系存续,由西安市林业局给朱玉玲安排工作岗位,给朱玉玲支付产假工资、生育医疗费等,西安市林业局给朱玉玲补办自1995年3月以来的社会保险。这个判决基本维护了朱玉玲的合法权益。西安市林业局拒不执行西安市中级法院的判决,继续坚持违法行径,在2007年5月21日,也就是在中院判决后仅一周的时间,以书面寄发的形式再次通知朱玉玲解除劳动关系,至今没有给朱玉玲补办社会保险。

    朱玉玲被迫再次向西安市劳动仲裁委员会提起劳动仲裁申请,败诉后又再次向西安市莲湖区人民法院、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上诉。2008年2月24日,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判决:确认西安市林业局对朱玉玲违法解除劳动关系的行为不违背法律规定。

    在向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交民事再审申请书前,朱玉玲走访了西安市人民检察院,反映了自己遭受的行政和法律侵害。接待她的检察官说:"临时工么,不叫你干了你走人就行了,哪儿还有这么多事?"和西安市林业局办公室主任刘小明在法庭上的答辩一个腔调。朱玉玲   还到陕西省妇联上访,接待她的官员杨爱民说:"你已经与西安市林业局对簿公堂,脸已经撕破了,还想恢复工作,这是不可能的事。就像夫妻打了架,还能和好吗?"

    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于4月28日当天接受了朱玉玲的再审申请。朱玉玲表示,哪怕官司打到北京最高人民法院,哪怕再反复申诉、上访,她都要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斗争到底。  

    朱玉玲电话:              029-88429416      

 

                                            马晓明

                                                  2008年5月1日

------------------------------------------------------------------------------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民生观察电子报(2008年4月第4期)

  • 下一篇:民生观察电子报(2008年5月第2期)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