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民生动态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民生观察电子报(2008年4月第4期)         ★★★
民生观察电子报(2008年4月第4期)
作者:邓永亮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8-04-28 07:43

民生观察电子报目录
陕西民师告公安案开庭 八市区一百多人声援
九名退伍军人中央军委上访被抓 异议人士范子良被调查
河北保定一百多拆迁户遭断水断电 村民冲政府三人被拘
江西新余强征耕地两千亩 村民代表遭抄家关押
武汉精神病院受难者彭咏康讲述她的受难经历
湖北随州文峰居委会近百民房被拆 一居民签字后精神失常
湖北丹江口村民因拘留证上网再遭拘留 网络自由令人担忧
亲历国家信访局门前截访人员群殴访民
陕西华阴民师告公安 湖北随州民师集体上访
山东妇女上访被关精神病院 长春妇女成强制节育受害者
------------------------------------------------------
陕西民师告公安案开庭 八市区一百多人声援
 
作者:民生编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8-4-28 3:41:40
 
 
今天下午两点半,陕西省华阴市张亚容、张亚团和彭中亮三位民办教师告华阴市公安局非法抓人案在华阴市法院行政庭开庭。陕西省西安市、榆林市、延安市、宝鸡市、咸阳市、渭南市、安康市、杨陵区八市区一百多民办教师代表前往华阴市法院现场声援。

 

据了解,2007年10月13日,张亚容、张亚团和彭中亮三位老师被华阴市公安局华山派出所等三个派出所,以非法集资组织上访,扰乱社会秩序为由拘留十天。三位教师当时被关进了华阴市看守所,和许多刑事犯关在一起,每天早上和刑事犯们一起喊“坦白从宽 抗拒从严”等口号。

 

张亚容等认为,她(他)们上访没有错,公安局抓她(他)们违法,把她(他)们当刑事犯对待更是侵犯了她(他)们的人权。因此,三人将华阴市公安局告上法庭。经过努力,这个案子得到了陕西官方媒体记者的关注,记者拿走了老师们写的材料。华阴市公安局知道此事后,很紧张,该局派华山派出所等三个派出所的所长找到三名老师,协商撤诉。三名老师表示,要撤诉公安局必须进行书面或在媒体上道歉,协商因此未能成功。

 

至发稿时为止,案件正在审理过程中。

 

                                                          民生观察工作室

                                                          2008-4-28
-------------------------------------------------------------------
 九名退伍军人中央军委上访被抓 异议人士范子良被调查
 
作者:民生编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8-4-28 2:43:44
 
 

 

原空军上校蔡学文、原解放军302医院文亮、原兰州军区联勤部李志强、原北京军区王京文、原吉林省军区舒均平、原海南军区李善德、原成都军区联勤部吴传河等九人,今天下午到中央军委集体上访请愿。

 

下午三点半左右,我们又得到消息,上访的退伍军人被抓到北京羊坊店派出所了。

 

另据悉,今天下午,浙江异议人士范子良给我们发来消息说:“4月24日浙江温岭访民郭晏溱13:50来电话说湖州公安局向他调查我,今天余元洪余铁龙电话:13时半南浔公安其中一个姓张的,调查我的情况约半小时,这是继去年两次找缙云樊中庄,这些警察10月1日不休息去缙云调查,又是新的两次”“ 15:10接桐乡郁舜希老人电话,他刚从镇政府出来,说:南浔公安4人去桐乡调查我”。

 

                                                                 民生观察工作室

                                                                 2008-4-28
---------------------------------------------------------------------
 河北保定一百多拆迁户遭断水断电 村民冲政府三人被拘
 
作者:民生编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8-4-27 20:57:02
 
近日,我们接到河北省保定市郝庄村村民的投诉,反映他们二十多天来被停水停电逼迫搬迁的情况。

 

郝庄村位于保定市郊,原有四百多户一、二千村民。从2004年开始,因高速公路引线经过郝庄村,村里有两百多户的房子被拆,村民被安置住进了郝庄新区。随后,村里剩余的一百多户也被要求搬迁,政府给出的搬迁理由是“旧村改造”,实际上是在这里进行名为“阳光水岸”的商品房项目开发。

 

对于这次拆迁,郝庄村一百多户村民几年来一直拒绝搬迁,他们认为存在以下这不公平不合理的地方:

1、  安置房质量低劣。按拆迁补偿安置方案,一百多户村民被要求搬迁到郝庄新区,但郝庄新区的房子却被发现存在严重质量问题。村民们说,仅仅几年,郝庄新区的房子墙体和地面现在都出现了裂缝,并且漏水厉害,有该处的房子雨天被发现水从六楼漏到三楼。

2、  房子补偿不合理。村民的房子被分为一等房、二等房、三等房,房价补偿最高的800      元每平方米,低的只有500元每平方米。村民购买安置房,只能按原住房面积的20%享受优惠价,即950  元每平方米,剩余的则要按1620元每平方米进行购买。同时,原村民的厕所等只作价200元一个,但新房的楼道、厕所等却计入了商品房面积。
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大多数村民买不起新房。

3、  村里的拆迁安置等问题不召开村民大会,不与村民协商,更没有经过村民的同意。

 

郝庄村村民昨天还告诉我们,大家对村里以前的征地款的分配、村干部的贪污腐败等现象非常不满。

 

由于上述种种原因,一百多户村民一直拒绝签署拆迁协议并拒不搬迁,期间与开发商等多次发生冲突。政府及开发商为了达到让村民搬迁的目的,首先动用了惯用的“株连”手段,村里有几家的亲属是政府公务员、教师,这些公务员、教师都被要求回家做通家人的工作,签了协议再上班,甚至当局还利用有的村民小孩上学的机会逼迫签拆迁协议。

 

2008年4月7日,郝庄村被断水断电。大约半个月前,郝庄村村民集体到保定市政府上访民,由于没得到答复,村民们一度冲击政府,结果有三位女村民至今还被关在保定拘留所内,罪名是“扰乱社会秩序”。最近几天,郝庄村每天有十多个“黑社会”人员到村里对村民进行曲骚扰恐吓。村民们现在人心惶惶,不敢对外说话。

 

                                                         民生观察工作室

                                                         2008-4-28
-----------------------------------------------------------------------------------------------
江西新余强征耕地两千亩 村民代表遭抄家关押
 
作者:民生编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8-4-26 18:24:33
 
 
从2005年开始,江西省新余市渝水区仙来办事处(下称办事处)廖家管理处十个自然村小组的两千多亩耕地被征,2007年底基本征完,现已动建设用地大概为50亩左右,其余2000多亩至今基本荒芜。该地村民反映,征地时,没有同村民召开任何大会,如此大的征地面积未出示国务院征地批复手续。当局还动用武警、特警和当地人员强拆民房,打伤农民。

 

廖家管理处的耕地是基本农田,而且是近百年历史的蔬菜基地,每亩平均产值是23166元。征地时,政府只给每亩菜地2350元的补偿,也不安置。对于强拆的民房,补偿费每平方米只给二三百元钱,还强迫村民买他们的商品房,村民们根本买不起。正是由于上述原因,廖家管理处十个自然村的村民怨声载道。

 

2006年,在廖家管理处阮家村小组征地时,阮秋生年迈古稀的老母亲提出反对,办事处干部就把她打成重伤,至医院抢救才得以生还,后阮秋生弟弟去办事处论理,又遭干部殴打,并拘留带罚款几千元,征收廖家村小组土地时也打伤村民住院并拘留2人。

 

在拆迁时,政府以棚户区为名,欺下瞒上,强拆农民的住宅,他们公开扬言,以前抓的人只是拘留,拆迁时谁还敢反对,就抓谁坐牢,当局还动用了武警和特警参与强拆。在廖家管理处卡子村不同意拆迁有2人被拘留。

 

地被征房被拆后,村民们上访不断。陈金秀是陈家村小组的代表,他敢于为村民说话。2008年两会前夕的3月4日上午,陈家来了一些渝水区公安分局的警察,要陈金秀跟他们走,不一会警察越来越多,围观的村民也越来越多。陈金秀看情形不对,在警察不注意时,在村民的掩护下逃出了他们的包围圈。3月6日陈金秀逃到了北京,家人托别人传话说,当天上午分局来了一百多警察破门进去抄了他的家,还抄走了27000元现金。仙来办事处还在廖家管理处召开党员村小组干部会议上,宣布捉拿陈金秀,非抓到他不可,至今陈金秀还在外逃难。

 

胡金国也是当地的一位村民代表,2008年3月4日上午,他路过陈家村小组时莫名其妙被分局警察抓了起来。当天下午把他当犯人一样审问,说他为什么妨碍政府征地、拆迁,胡金国说他没有,他只是为了自己的生存。晚上,胡金国被送往看守所关押了15天,出狱时也未给任何关押手续。2008年4月16日,村民转告说,渝水区分局警察又到陈金秀、胡金国两人家欲抓他们两人。

 

                                                           民生观察工作室

                                                           2008-4-27
------------------------------------------------------------------------------
 武汉精神病院受难者彭咏康讲述她的受难经历
 
作者:民生编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8-4-25 21:02:41
 
 
 

下文是武汉精神病院受难者彭咏康2007年9月完成,2008年春节过后不久寄给我们的。2008年两会期间,彭咏康被从北京抓回武汉后,再次被关押,先被关武汉一医院精神专科,后下落不明。我们今天刊发此文,希望外界关注彭咏康现在的外境,使得她能早日重获自由。

                                            民生观察工作室

                                            2008-4-26

附彭咏康的文章全文:

灾难来自武汉市洪山区法院

为父母遗留下来的房子继承问题,我与哥哥发生纠纷,哥哥将我赶出了门,还常打我,我只好到将他告到了武汉市洪山区法院。

 

被告仗着洪山法院院长扬义生是他同学,曾说:“法院就是我开的,我让法官怎么判就怎么判!”哥哥仿母亲笔迹写了遗嘱,我说这个字不像,我申请鉴定,法院抬高鉴定费,企图阻止我 ,实际我预交了八百元,李杰法官竟敢贪了我的鉴定费,在法庭上宣读自己伪造的鉴定报告,后我用计诱出哥哥承认遗嘱是假的,法官才乱了阵脚。他们逼我交还证据,我让他们先判决,再还证据,我赢了官司,可是判决书中仍然说假遗嘱是真的。我求他们实话实说,他们不肯。我因此开始大量揭发洪山法院和李杰的弄虚作假作假行为。李杰法官后被免去了法官职位。我虽然赢了官司,但申请执行被拒之门外(我在外租房5年了)。

 

我先后到湖北省人大、武汉市人大、武汉市洪山区区人大,他们说只能回法院解决,叫我找法院纪检组,多次找他们谈问题,他们无法应对,就开始坑我。2005年12月,潘主任说要等到北京出差二月的李主任回来才能解决,不到5分钟我就碰到了李主任,我气极了,就坐在法院门口发材料,纪检组就开始害我。

 

2006年3月23日下午,我仍在洪山法院门口等待,一群保安上来拖我到保安宿舍,为了不留下伤痕,用被窝包住我打,我左手、左脚挣扎出被子抵挡他们,左脚不知碰到了他们身上何处,我胳膊上悄悄留下几寸长血痕。高队长说我踢了他生殖器。他出示的脚印却是右脚脚印,而且花纹不是我鞋子的。洪山法官连笔录都没做,就开出拘留证,强行将我送入拘留所,拘留所民警们看了我的伤,我才未坐牢。

 

在武汉第一拘留所呆了十五天,我回家养了一个多月的伤,又上北京找中纪委、国家人大,并未到外国任何部门。洪山区信访局刘局长把我从北京接回来后,让我到他办公室多次交谈,三个字,不解决。他也承认我说的是事实,他言之凿凿地说,现在整个国家都这样,你拿石头打天?他逼我重新起诉另打官司。饶了我吧!我见了法官条件反射似的头疼。刘局长还说:“有些问题,我们解决不了,就动用黑社会来解决。”我答:“死就死吧!”

 

2006年7月11号,又接到刘的电话说,要我过去座谈一下,找一个我能接受,法院也能接受的,比较中庸的方案把事情解决掉。第2天,也就是2006年7月12号,我去了,等了半天刘晋中才处理完别的事,出来和我,还有法院方。还未谈完,下班了,到了吃中午饭的时间,刘说走吃完饭再谈。把我弄上了一小包车,就把我送到了武汉市公安局安康医院。他们要把我定为疯子,让我说的话不具备法律效力。他们盼我女儿来签字,我才能正式成为精神病人,为了诱骗我女儿早日出现,他们试图用计将我女儿骗出。我是一位母亲,绝不会为了让自己脱身让我女儿出面和魔鬼周旋。我怕我女儿惨遭毒打,立即打电话让我女儿绝不许踏进医院和法院,果然我的女儿久久不出现。他们气极败坏地对我叫嚣:“怕不怕整死你啊!”我已经不打算活着走出他们的魔爪,我说:“我连死都不怕,更不怕活着”

 

在安康医院头几天发药,我藏在指头缝里没被发现。7月15号,大个子李威护士发药,她是个言语不洁、性格粗暴的人。我拿了药转身就走,李骂:“跟老子在这里吃”。我五十多岁了,我烦了把药一甩:“我就不跟你这个老子吃。”她冲过铁栅子门左右开弓打我脸,我怒发冲顶,要死就死吧!大声指责她并说:“谁敢给我吃药,我就死给谁看,你收裤带、收塑料袋子,墙壁你收不成,铁门、铁窗你收不了,我撞墙,撕床单在铁栏上上吊,就死给你们看”。后安康医院院长李根平说,上次的药,想吃就吃,不吃也就不吃。

 

在安康医院的日子里(专门收治犯罪精神病人的医院),我们牢房门前有一条走廊上,四道铁门,根本逃不掉,房间里住的都是杀人犯。夏天洗澡全在监控镜下,并全天候录像,我们的隐私权被剥夺到一丝不卦。工作人员有许多男性,有男护士还说:“我们家有老婆,看一看有什么关系。”护士们是主人,我们是奴隶。有一次我说话声音大了,杨春梅护士骂人:“你这个泼妇,以后不许你说话。”每周四只要无其它突然事出现,我们所有的东西全被搜查一次,所有的东西全被翻个底朝天。

 

食堂每月收了我们400元伙食费,另外1500元住院费,内还包括150元伙食费,等于我们每月交550元伙食费。每天早餐我们和犯人同样吃剩饭、煮的稀饭和馒头,偶有其它早餐,也绝对是工作人员吃剩的。油饼成了铁饼,糯米成了稀饭团。我们都给别人或扔了。中午和晚饭都是和工作人员一样,常常吃剩菜或肉。

 

我们向医院反映了,肖院长听后耳朵都长茧,从来也不拿出解决的方案。谁叫我们是犯人呢,认倒霉吧!米饭和犯人们一锅吃,那是喂鸡的米。冬天喝水也是问题,他们不许我们用保温瓶,早中晚送三次水,只许用塑料瓶装。和犯人们同住一屋,但不可怕,可恶的是,他们动不动就说上电刑(2007年元月25日电死过人),有上访的因不服被按在车床上打了十二针咖啡色的水针,昏睡不起十二天。

 

2007年3月28号,电视中看到温总理主持第六次上访工作会议说:“上访工作要做到件件有回音。……”我们都热泪盈眶,遥望着天上弯弯的月亮,像我心中的大问号,我究竟怎么了,要和杀人犯,纵火犯同关一室,为什么迫害我的人会神气活现的来训我?这世道还有没有王法?!

彭咏康

2007年9月4号晚
------------------------------------------------------------------------------
湖北随州文峰居委会近百民房被拆 一居民签字后精神失常
 
作者:民生编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8-4-24 23:09:39
 
民生观察获悉,湖北省随州市文峰居委会(原八一大队)六组的许多居民近期被要求搬迁。据了解,这次搬迁是因为一家名为滨湖湾的房地产公司要在此进行房地产开发,文峰居委会有七十八户被要求搬迁。

 

这次拆迁,政府及开发商给出的拆迁补偿安置方案,只有安置房一种补偿安置方式,即不管被拆迁人是否愿意,不管被拆迁人原有的房子面积是多少,都按1:1的比例在当地给还建房,不进行货币补偿。文峰居委会的居民的房子大都在三层以上,面积较大,许多人希望在有一套还建房后,剩余的面积能进行货币补偿。

 

加上其它原因,许多居民对于上述拆迁补偿安置方案不满,为了达到让被拆迁人签署拆迁协议的目的,随州市政府一、两个星期来又采用了惯用的“株连”方式。文峰居委会附近有一家名为车轿厂的企业,许多居民在该厂上班。前不久签署拆迁协议期间,二、三十个在该企业上班的居民被要求签了字才能上班。还有的居民在附近一家学校上班,也被要求签了拆迁协议后再回学校。在这样一种情况下,许多居民被迫签字画押后,房子被拆了。

 

在签字期间,一位叫黄晓波的男居民在被迫签了字后,三十多岁的他竟然当场在拆迁办公室嚎啕大哭,而另一位叫邓泽俊的居民在签了字后,连续在家躺了几天不出门,后来精神竟出现了失常状况,她动辄对人大喊大叫,现在许多人到她家安慰她,担心她“疯了”。据了解,邓泽俊现在一家生活困难,自己没工作,丈夫在外打工,此前房子出租,还有一笔不小的收入,但现在这项主要的收入没有了。

 

现在,文峰居委会六组还有两户没签拆迁补偿安置协议,成为所谓“钉子户”。一户是邓春华,另一户是易千国。邓春华实际上是兄弟几家住在一栋楼上。邓春华家的房子位于高速路连接线旁,又临近316国道,她家现正经营一家餐馆。这次拆迁,邓春华提出她家房子是商业用房,要求提高补偿标准,但遭到拒绝。易千国家现有两栋共七套房子,总面积较大,易千国提出不想要这么多房子,因为还建新房后,每套新房办理相关证件的费用大约得数万元,易千国因此要求给一部分货币补偿,也遭拒绝。

 

今天上午,随州市相关部门还在与邓春华谈判,要求签字接受拆迁协议,但谈判仍无果而终。

由于邓春华坚持不签字,此前除了税务等部门到她家餐馆查帐外,昨天更有随州市城管执法大队人员上门威胁说她家二、三楼是违章建筑,必须拆除。邓春华今天说,这是随州市当局故意整她,今天下午双方会继续谈,到时谈不成的话,下午四点城管执法大队说就要强拆房子了。

 

                                                      民生观察工作室

                                                      2008-4-25
-------------------------------------------------------------------------------------
 湖北丹江口村民因拘留证上网再遭拘留 网络自由令人担忧
 
作者:民生编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8-4-24 23:07:49
 
2008年4月21日,我们受理了湖北丹江口浪河镇小店子村、浪河口村的村民的申诉,民生观察网以《湖北丹江口良田变林地补偿款被雁过拨毛 农民上告无门》为题披露了湖北省丹江口市浪河镇小店子村、浪河口村的村民农田被征用,土地补偿款被克扣截留的情况。文中根据村民代表的授权,我们刊发了村民王玉兰此前被当地公安部门拘留的处罚决定书。

 

今天上午,我们得到消息,王玉兰于昨天上午又被丹江口市浪河派出所拘留了,拘留的理由竟然是民生观察网刊载了王玉兰的拘留证(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当局认为王玉兰不应该将其拘留证上网的。

 

对于丹江口市公安部门的上述行为,我们认为是对民众维权的打压,联想到近期国内网络封锁越来越厉害,通过代理浏览海外网站越来越困难,网络信息自由流通的状况不能不令人担忧。

 

                                                             民生观察工作室

                                                             2008-4-25
--------------------------------------------------------------------------------
 亲历国家信访局门前截访人员群殴访民
 
作者:永胜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8-4-24 21:18:25
 
 

    2008年4月24日清晨5点,天还刚刚亮,国家信访局前的马路边,停了好多来自各省的警车,国家信访局门前的巷子口就聚集了大批的截访人员,把巷子口堵了个严严实实,虎视眈眈地盘查询问每一个进入巷子的访民。他们问访民是哪里来的,一个年轻访民拒绝回答,被几个截访人员推搡殴打,并想抢他手里的信访材料。他大声喊“打人了,打人了”,不料引来更多截访人员参与殴打,其他截访人员则在一旁看笑话,直到打够了才放他过去,沿途又遇到几个截访人员的殴打和辱骂。这一切就发生在监控摄像头下面。

    好不容易进入巷子,来到国家信访局门前,发现排队的访民还没有外面截访人员多。好多访民都在小声议论截访人员打人的事,并能说出刚才谁谁谁挨打了。原来,好多进入巷子口不愿开口回答的访民,都挨过打,只是轻重而已。

    到了6点左右的时候,访民的队伍越来越长,同时,越来越多的截访人员进入巷子来到访民队伍前,一个个凶神恶煞地巡视每一个访民。访民队伍中突然一个农民模样的中年访民被七八个黑社会模样的截访人员被拉出去,那个访民不从,立即遭到了那几个截访人员的群殴。这次的殴打比巷子口的殴打要重得多,中年访民被打翻在地,一圈截访人员围住他,用拳头揍他,用脚提他。中年访民好不容易爬起来,不知道哪里摸出一个拐杖反击,又招致一群截访人员更猛烈的暴打。

    在中年访民被殴打的过程中,访民队伍群情激愤,高呼“打人了打人了”,一个人高马大的黑社会模样的截访人员大声威胁:“再喊,再喊整死你”。有访民介绍说,那几个黑社会模样的截访人员都是黑龙江省的。这次殴打持续了两三分钟时间,直到保安过来劝阻才停止。这次殴打访民事件也是发生在监控摄像头下。

    不断有截访人员恶狠狠地沿着访民队伍搜寻本省的访民,保安上前制止,有截访人员甚至公然威胁保安。

    中午国家信访局下班后,在信访局前的马路边,发生一起访民被劫持事件。一个访民突然被一群截访人员连拖带拉地往一个法院警车里塞,那个访民不从,遭到了殴打,塞进车辆后迅速离开。

    想看看那辆车地牌照,发现那辆法院的警车没有牌照,早就卸下来了。问周围的访民,那辆车是哪里的,有访民爆料,说是黑龙江的,听口音带着很浓重的黑龙江口音。这次劫持访民事件同样发生在监控摄像头下面。事后回忆,那辆没牌照的警车曾经停在最高人民法院信访接待处的巷子里。

    这些截访人员非常嚣张,却根本没有人管他们,皇城根下,无法无天,不清楚这些监控摄像头是干什么用的。

                                                        2008-4-25
-----------------------------------------------------------------------------------
 陕西华阴民师告公安 湖北随州民师集体上访
 
作者:民生编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8-4-24 1:26:58
 
 
民生观察近日连续收到陕西省华阴市民师和湖北省随州市民师的消息。据了解,陕西省华阴市张亚容、张亚团和彭中亮三位民办教师于近日将华阴市公安局告上法庭。事件的起因是2007年10月13日,三位老师被华阴市公安局华山派出所等三个派出所,以非法集资组织上访,扰乱社会秩序为由拘留十天。三位教师当时被关进了华阴市看守所,和许多刑事犯关在一起,每天早上和刑事犯们一起喊“坦白从宽 抗拒从严”等口号。

 

张亚容等认为,她(他)们上访没有错,公安局抓她(他)们违法,把她(他)们当刑事犯对待更是侵犯了她(他)们的人权。因此,三人将华阴市公安局告上法庭。经过努力,这个案子得到了陕西官方媒体记者的关注,记者拿走了老师们写的材料。华阴市公安局知道此事后,很紧张,该局派华山派出所等三个派出所的所长找到三名老师,协商撤诉。三名老师表示,要撤诉公安局必须进行书面或在媒体上道歉,协商因此未能成功。

 

另据最新消息,原先表示下周一要参加这起案件开庭的陕西官方媒体记者表示,由于被省里要求不得介入民师事情,该记者已无法再参加这场诉讼了。

 

昨天上午,湖北省随州市曾都区退养民师集体到曾都区政府上访请愿,当天有五、六十位民师去了曾都区政府。据今天退养民师代表江老师等人到访民生观察工作室后向我们表示,昨天他和其它民师代表与曾都区主管教育的郑区长发生了激烈的争吵,老师们对曾都区政府截留克扣湖北省下发的民师退养金非常不满。从2007年下半年开始,湖北省政府下发了七十万元到曾都区政府,用于增加退养民师的退养金,湖北省财政厅的文件明确规定该款项应专款专用,要用于退养民师。曾都区退养民师有三百余名,经计算每人每月可增加退养金183元,但曾都区政府只给老师们每人每月加了82元。老师们认为,他们上访多年,好不容易加了点退养金,但曾都区政府竟然克扣他们的“可怜钱”,大家认为太不应该。可昨天这位郑区长表示:“曾都区退养民师的退养金已达到了省里规定的每月三百元,省里拨下来的钱怎么用由政府说了算,与民师无关”。

 

                                                                 民生观察工作室

                                                                 2008-4-24
------------------------------------------------------------------------------------
 山东妇女上访被关精神病院 长春妇女成强制节育受害者
 
作者:民生编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8-4-23 12:19:31
 
 
2007年7月9日,山东省龙口市七甲镇大磨曲家村村民曲春伦为抢救同村落井矿工曲克好,下到矿井后由于缺氧身亡。

 

事故发生后,龙口市当局极力要求曲春伦妻子,手有残疾的王玲艳签字火化尸体,对事故的原因和认定却不进行认真调查,并否认该起事故为矿难,先说发生事故的矿井不知何人所建,后又说该井为废弃井。虽然说该井是废弃井,但该井所属的当地金矿却同意向王玲艳支付三万元,但说这笔钱只是考虑到王玲艳家庭困难的照顾款,矿主对曲春伦的死亡没有法律责任。

 

对于上述处理,王玲艳并不满意。她同时还认为,曲春伦是救人而死,属于见义勇为。王玲艳要求对曲春伦的救人行为进行认定,要求追认曲春伦为烈士。然而,王玲艳的要求遭到了当地政府的拒绝,她也因此走上了上访这条不归路。

 

王玲艳的上访,并没有解决他的问题,她反而遭到打压和迫害。2007年10月17日,王玲艳在北京上访,被抓回龙口市后,因拒绝写认罪书,被当地信访局的田兴林打得身上青一块紫一块,该信访局的局长还煽了王玲艳一耳光。2008年2月20日,王玲艳因上访被关进了龙口精神病院,后又关进了黑旅馆和看守所。王玲艳回家后不久,矿主指派三人闯进她的家中,其中有一人是矿上的干部。这些人来后,对王玲艳大打出手,将其打成脑震荡,左眼视力严重下降。

 

现在,曲春伦的尸体还停在龙口殡仪馆内,时间已达近三百天,王玲艳则正在北京上访。

 

另据悉,2008年4月23日,吉林省长春市宽城区兰家镇妇女宫淑云到国家信访局上访,反映自己被强制做剖腹产和节育手术,出现医疗事故,导致身体残疾,不能下地干活,给自己和家庭造成严重的身心伤害。兰家镇镇政府和她签订了医疗赔偿协议书却不履行,致使她的后续治疗因为没钱无法进行。

    2001年12月,长春市宽城区医院在进行引产手术时,强行对宫淑云实施了剖腹产和节育手术。手术后7天医院即要求她出院,她说刀口疼痛不能出院,但医院还是要求她出院,当时的金医生只是给她开了8个吊瓶,叫她回去打针。但是刀口一直疼痛,不得已于2002年2月2号住进医院,黄医生诊断认为是妇科病,住了6天院。出院后刀口还是疼痛,2002年8月1日,刀口化脓,只好第3次住院。2002年9月8日,宽城区医院要求宫淑云在《手术志愿书》上签字,该《手术志愿书》起初注明的诊断病名和治疗方案后来被医院人为篡改。

    2002年9月9日,长春市宽城区医院给宫淑云的刀口做了开刀手术,在溃烂的脓腔里发现有4×3厘米的腔隙,在腔隙里取出了2个线头,这个情况在当天的手术记录单里有明确记载。宫淑云住院3个月,但这次医疗事故给她造成了严重的身体伤害,至今刀口还难以恢复,隐隐作痛,无法干活。

    2002年9月9日,长春市宽城区兰家镇计划生育办公室与宫淑云达成了一份医疗赔偿协议:宫淑云的本次手术费用不用她本人承担;给她配备一名护理员照顾她,直到她能生活自理;补偿她一定精神补偿和营养费等,如果二次感染,计划生育办公室将帮她协调解决。

    然而,这个协议里面的补偿和营养费等却没有到位,后来医疗的单据也不给报销。

    医院在手术过程中,严重不负责任,违反了《医疗事故处理条例》,应当承担相应责任。可是,宫淑云多次找医院,医院总是推诿不给解决。

    强制性节育手术给很多妇女造成了严重的身心伤害,好多妇女因此而丧失劳动能力,致使家庭生活陷入困境,一直遭到了社会各界的质疑和批评,希望有关部门在实施强制性节育手术时能够人性化一点,谨慎认真一点。

 

                                                            民生观察工作室

                                                            2008-4-24
-----------------------------------------------------------------------------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民生简报(第3期)

  • 下一篇:民生观察电子报(2008年5月第1期)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