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民生动态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组图]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上海名医焦东海等访         ★★★
[组图]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上海名医焦东海等访
作者:民生编辑1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0-05-14 22:02

民生观察工作室2010年5月14日消息,今天中午,上海名医焦东海,以及武汉访民邹桂兰、李玉琴专赴湖北随州,向本工作室陈情申冤。

 

焦东海医生原是上海市卢湾区香山中医院中西医结合科主任,曾任中国保健协会减肥分会会长,1990年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1991年起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1994年被国家人事部批准为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国家级专家有17个档次,这是居院士之下的第一个档次),1995年被评为全国劳模,是国际著名的大黄临床运用研究专家。焦东海医生今天到随州后,向本工作室赠送了他的多本医学专著。

 

焦医生和同院的另外三名医生近年一直在举报香山中医院隐满医疗事故及医院院长康正详的种种问题。焦医生等揭露了香山中医院多年来,因没有必备仪器——呼吸机和心脏除颤器的抢救致两百多病人死亡的情况。香山中医院的“四假”问题:“一假”,假在该院与二级甲等中医院称号不相符;“二假”,假在该院急诊室属“三无急诊室”;“三假”,假在“中西医结合肥胖病医疗协作中心”的牌子;“四假”,假在“医学领先专科施氏伤科”的牌子。

 

因揭发医院腐败等问题,焦东海这位原上海市人大代表、国家级有突出贡献专家、全国劳模,被逼迫退休,并一度被拒绝返聘。现在,七十多岁的焦医生还奔波在上访路上,他现在重点举报着中纪委副书记刘丽英之子李卫平、及一张姓临时工在香山中医院死亡的情况。

 

关于焦东海医生的相关情况,国内媒体已有报道,文章附后。

 

今年59岁的李玉琴是武汉市瓷厂的退休工人,因长期在瓷厂上班,患上了职业病。武汉市瓷厂像李玉琴患职业病的共有十人。2002年前后,武汉市瓷厂政策性破产。在破产情况汇报中,预留60万元作为工伤职工病伤残补助金、抚恤金。可2002年12月18日,工厂清算组撤走后,李玉琴等突然被通知工伤补助等没有了。相反,清算组在走时提走了35万元。

 

于是李玉琴等立即展开了维权行动,经过劳动仲裁、司法诉讼,找人大、找政府,2007年9月,武汉市国资委拨付了一笔专项经费用于解决武汉市瓷厂退休工人职业病、工伤待遇,但工人们除了领取一次性伤残补助金外,其它的就没有了。

 

2010年2月,李玉琴和其它武汉访民一起再次去了北京。3月10日被抓回武汉后,李玉琴被关进了武汉市汉阳区汤山拘留所。当李玉琴质问为什么关押她时,汤山拘留所人员称:“上访就是违法”。当李玉琴与他们理论时,汤山拘留所8、9名人员动手扭住李玉琴本已残疾的手,李玉琴感到非常疼痛。

 

2010年4月2日,在汉阳区委书记王明生的办公室,该书记说:“我们怕什么,你只管去上访。我们情愿用一百万接你们回来。也不会给你一分钱”。

 

本工作室曾多次关注武汉访民、精神病院受难者邹桂兰的情况。邹桂兰的丈夫黄思治是江汉大学的副教授,由于和江汉大学发生了矛盾,黄思治在十四年前死亡。为此,邹桂兰开始了上访。

 

2006年10月13日,武汉市公安局江岸分局、江汉大学、江岸区政府、二七街道办事处组织了数十人包围了邹桂兰人住房,拉闸停电,砸开铁制防盗门,6个彪形大汉将邹桂兰强行带上车,送进了江岸区党校,邹桂兰在江岸区党校被关押了32天。

 

2006年11月15日,邹桂兰被强行送到武汉市公安局精神病院。在精神病院内,邹桂兰倍受摧残。她说,每天被强迫吃精神药物,吃完了还要张开嘴,让人看是否真的吃了。邹桂兰说,强迫正常人吃非正常人的药品,她的神经系统被伤害。2007年4月20日,在家人的一再强力要求和抗议下,在被关押了155天后,邹桂兰走出了武汉市公安局精神病院。

 

邹桂兰今天说:“我真的不愿意再上访了,但又不得不去上访”“在08年的奥运、60周年国庆、全国两会,我都没到北京去。这样配合,我的问题不还是未解决吗?!”。

 

 

到随州的邹桂兰\焦东海\李玉琴(从左至右)

 

焦东海和刘飞跃(从左至右)

 

焦东海的各种证书

 

 

附:《家庭》杂志对焦东海等的报道

 

两百多死亡病例有蹊跷,四大夫自曝“四假”中医院真相

 

                               文/曾 人

 

2006年12月,一位年近古稀的老医生冒着严寒,走进了中纪委。他带来了包括他在内的某医院已退休的四位医生签名的材料,他们要揭露所在医院——华东某市某中医院瞒天过海、草菅人命的事实。据他们粗略计算,自1993年以来,在这家中医院的内科病房,有200多名死者没有得到医院必备仪器——呼吸机和心脏除颤器的抢救。更为严重的是,医院有瞒报人命事故的问题。

 

中纪委有关同志看过材料,非常震惊!

 

就医院存在的问题,四位退休医生先后发出160多封上访信件,把该院的情况通报给中央和所在某市的相关部门。该市主管医疗卫生的副市长几次批示要解决所反映的问题。该市市长非常重视,于2006年5月作出批示,要求处理该院的相关问题。

 

四位退休医生的奔走呼喊,已引起国家卫生部的极大关注。

 

医生擅自离岗出人命,揭露真相反遭报复

 

该医院已退休的四位医生中,第一位勇敢站出来的是焦医生。

 

焦医生原是该院中西医结合科主任,曾任中国保健协会减肥分会会长,1990年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1991年起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1994年被国家人事部批准为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国家级专家有17个档次,这是居院士之下的第一个档次),1995年被评为全国劳模,是国际著名的大黄临床运用研究专家。

 

以焦医生这样的成就和资历,还要靠信访检举来反映医疗问题,实在让人费解。而他本人又是该院的元老之一,他领导的科室在出版专著、获得科技进步奖和创新产品成果所获经济效益等方面都超过全院其他各科室之总和,他对医院怀有深厚的感情,怎么会把事情反映到中纪委呢?

 

原因要从他亲历的一桩死亡事故说起。

 

2002年,焦医生在北京中日友好医院国际医疗部加盟专家门诊,在那里治疗过一名肥胖病人李某。李某体重120公斤,患有高血压、糖尿病等疾病。李某了解过焦医生的减肥方法后,提出想到焦医生所在某市某中医院减肥。根据他的病情,焦医生认为到外地减肥有风险,劝他就在北京减肥。

 

由于工作需要,李某减肥心切,一定要到该市减肥。焦医生回该市不久,李某也来了。焦医生就把李某收治在他领导的中西医结合病房。

 

从2002年4月8日至5月28日,李某减掉12公斤,腰围缩小16厘米,下肢浮肿消失。他很满意。按这个进度,再过几个月,他就可以回北京了。可就在5月28日晚上,意外发生了。

 

晚8点左右,李某从厕所出来,突然跌倒,他试图坐起来,但一下又倒下去了。病友发现后,赶紧喊医生和护士,但此时值班医生不在。过了四五分钟,值班医生才被叫回病房,头发湿漉漉的,原来她竟在值班时间洗澡去了。

 

值班医生到现场后,没有马上进行抢救,而是让并非医护人员的病友给李某服用速效救心丸,掐他人中,拍脸捶胸。现场一片混乱。随后,值班医生又让病友把李某抬回病房。两位病友一个抱头,一个抬脚,无奈李某太重了,实在抬不动,病友们只好让李某留在地上。这时,值班医生作检查,发现李某心音消失,血压为“0”。

 

按正常抢救措施,医生如果这时使用呼吸机和心脏除颤器,李某可能会被抢救过来。可当时医院根本没有这些设备,无法抢救。匆忙赶来的卫生员不会使用氧气筒和输氧管,结果,连基本的输氧也没能及时准确执行……

 

眼看病人快不行了,一名旁观者马上叫120救护车。120救护车倒是带来了呼吸机等抢救设备,可这时李某已经完全停止了呼吸,不可能抢救了。

 

第二天,李某的妻子、弟弟和单位领导闻讯赶来。医院相关领导却解释:自事发开始,医院及时采取措施进行抢救,无失误。因病人患脑血管意外、脑出血,于2002年5月28日20时53分死亡。

 

第三天,院领导要焦医生代表医院写一份向上级汇报的材料。查阅病历时,焦医生大为吃惊,发现病历将抢救过程写得含糊不清。他怀疑有几分钟没有医生在场,就马上问值班医生,值班医生说没离开过,再问当班护士,护士当着值班医生的面说:“你起码有五分钟不在场。”

 

焦医生思想斗争很激烈:是和相关领导保持一致,还是说真话。最后,他在汇报材料里写道:病人跌倒五分钟后医生开始抢救。

 

第四天,一位亲眼看到整个抢救过程的市公安局干部(其家属也在该病房住院)向焦医生揭发了当时的情况。焦医生再次深入调查,并请律师调查,最后又请一位资深法官结合调查材料,对李某病史进行分析,认为李某的死是由医疗失误造成的生命损害。

 

于是,焦医生反复向相关领导提出,要组织讨论,吸取教训,制定措施,杜绝同类事情再次发生,但遭到拒绝。焦医生就把此事与几位老同事沟通。大家反思过去,发现医院存在的问题越积越严重,瞒报人命事故、中医师滥用西药针剂等一系列触目惊心的事件,一桩一桩历历在目,几位老同事心情沉重,于是,他们联名向区市各级领导反映。

 

有关领导分别回答他们说:瞒报的人命事故不属于医疗事故,而是疾病的自然转归;如果不服,可以通过司法解决。四位老医生对这样的答复当然不满,继续向上级反映。

 

医院领导得知后,四位老医生的麻烦来了,而焦医生的麻烦更为明显。

 

焦医生曾是市人大代表、国家级有突出贡献专家,正承担着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及市卫生局研究课题,虽到了退休年龄,按理应该做完课题才能退休,但医院却要求他退休,且不予返聘。

 

区领导知道后,马上批评有关领导,后来区委副书记代表区委、区政府明确表态:返聘焦医生为医院大黄和减肥顾问。

 

误用西药夺人命,不备案又不了了之

 

对医院状况忧心忡忡的,不只焦医生一人。

 

冯医生原是该院西医内科主任、主任医师,退休后还担任该市脑血管病急救医疗中心委员。冯医生是一个心直口快的人,对当下医术低劣、医德堕落的现象异常痛恨。

 

冯医生是作为技术骨干从其他医院调入该院的,除担任西医内科主任外,院领导还赋予她另外的使命——中医病房顾问,就是技术指导。全院任何科室遇到疑难问题都可以找她。

 

2001年1月9日下午,冯医生正在门诊看病,突然接到病房值班医生的电话,请她马上去病房,说有个病人情况不好。冯医生问什么病人,情况怎样?对方说是心衰病人,注射多巴酚丁胺后,心跳减弱,血压快速下降。冯医生问用了多大剂量,速度如何?对方说先用了4支多巴酚丁胺,注射时发现情况有点不对,又加了1支多巴胺,滴注的速度比较快,心跳停止。

 

冯医生一听,异常震惊和焦急,在电话里就严厉指出:“你怎么能这样用药?应马上改为2支多巴胺加1支多巴酚丁胺,速度不要超过每分钟15滴。”对方还想辩解用药剂量,冯医生挂断电话,快速赶到病房。

 

这时病人的血压已降到“0”,心音听不到,心脏停止跳动,只有微弱的点头状呼吸。冯医生马上让所有能行动的病人和家属离开病房,迅速组织抢救。此时心电图已呈直线状态,这在临床上证明病人已经死亡。出于道义上的责任,医生实施抢救达45分钟,病人的呼吸、心跳和血压全部停止,医生无力回天,病人完全死亡。

 

就在抢救过程中,冯医生发现一个护士竟然嘴里嚼着口香糖、穿着拖鞋,她无法忍受护士这种行为,责令这个护士离开现场,由护士长亲自配合抢救。

 

病人死了,当班医生还没搞明白什么原因,对冯医生辩解说:“没错呀,治疗的每个环节我都认真检查过了,没有问题呀!”冯医生很气愤,把医生、护士以及该科负责人叫到医生办公室,口气严厉地告诉他们:“病人的死是由于错误用药造成的。病人78岁,血压已经很低,应该用多巴酚丁胺配以两倍剂量的多巴胺,慢速滴注才可以保持血压不下降。可是你们却完全反了,用4支多巴酚丁胺配了1支多巴胺,还快速滴注,超剂量又超速度,造成病人血压突然下降,引起骤然死亡。”

 

当班医生却不以为然,说他在某著名医院进修时学的就是多巴酚丁胺配以少量的多巴胺。冯医生更加气愤:“你最好回去看看书,或者直接向你的进修老师请教。”后来,该当班医生才明白,果然是他用错了药。

 

出了这样的事,冯医生提醒该科负责人到医务科备案,该科负责人却说:“这事您就别管了。”

 

过了几天,冯医生向医务科了解,该科果然没有备案,瞒报了医疗事故。而在抢救病人时嚼着口香糖、穿着拖鞋的护士也只是扣发奖金,没作别的处理。冯医生事后又认真查看病历,在病人的死亡总结中写的是“心源性休克,肺部感染”,也就是自然死亡的意思,根本没有提到错误用药问题,病历已经被修改过了。

 

医生随意更改病历,在许多国家都是要坐牢的。在中国真正追究起来,也是要负法律责任的。冯医生把她掌握的情况反映给领导,领导应付过去。在此后的死亡病例讨论会上,该科负责人和其他医生都对这次医疗事故淡然处之,最后不了了之。

 

“凡有良知的医生,必须要提高自己的责任心,认真刻苦钻研业务,因为他们的一针一药关系到病人的生死存亡。实际上,到目前为止,该院还将没有西医资质的中医师返聘为西医内科门诊医师,严重违反了《执业医师法》。”

 

冯医生的话让人心情沉重。

 

严重“四假”问题,揭开二级甲等医院真容

 

焦医生和冯医生两位医生的正直行为,还得到同院另两位医生支持。

 

陈医生是该院原副院长,主管业务,主任医师,还是该院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她对她的继任者弄虚作假的行为非常不满,多次以老领导身份劝诫医院现任领导和某些医生,但没有人理她的茬儿。她气不过,就以一个退休副院长的身份与其他老同志一道,向医院的丑恶行为发起攻击。

 

姚医生,该院原医务科科长,副主任医师,专家委员会委员。由于职务的原因,他看多了院方的霸道和蛮横,对处于弱势的患者充满同情。可他左右不了医院,只能服从。退休后,他将大量医疗事故的真实情况提供给焦医生和冯医生。遗憾的是,姚医生在2005年3月突发心肌梗死去世,生前没能看到该院情况好转。

 

该医院这四位已退休的医生认为,该院存在的最大问题是“四假”。

 

“一假”,假在该院与二级甲等中医院称号不相符。

 

根据卫生部《医疗机构基本标准(试行)》及该市卫生局颁布的《医疗机构管理手册》规定:“二级甲等中医院必须具备呼吸机和心脏除颤器等基本抢救用医疗设备。”

 

而该院从1993年评上二级甲等医院时就没有这两种设备,直到2005年,才购买了心脏除颤器,但有的医生不会使用。医学科学数据告诉人们,使用心脏除颤器是极为重要的抢救办法,心脏除颤每延误1分钟,抢救成功率便降低7%~10%,15分钟后再实施抢救则必死无疑。

 

由于缺乏这些起码的抢救设备,造成许多患者在病危时无法抢救,出现医疗措施不足、抢救不力的严重后果,使得本来可以救治的病人失去存活的机会。据他们粗略计算,自1993年以来,该院内科病房,有200多名死者在垂危时没有得到医院必备仪器——呼吸机和心脏除颤器的抢救。

 

“二假”,假在该院急诊室属“三无急诊室”。

 

该院虽有急诊室牌子,但那是当年为评定二级甲等医院临时配备的。评上后,院领导对急诊室一直不重视,始终无急诊科室编制、无固定医务人员、无抢救设备,成为“三无急诊室”。

 

急诊室是衡量一所医院医疗质量的一个重要标志,代表着医院的总体水平,而该院的“三无急诊室”根本无法应对急症病人。该院1996年全年只接诊过616人次急诊,2005年只有12人次,2006年元月至6月,只有1人次。如今,急诊室成了老中医看病的门诊,偶有危重患者来此就诊却无法抢救,严重耽误了抢救时机。

 

“三假”,假在“中西医结合肥胖病医疗协作中心”的牌子。

 

该院如今还挂着“中西医结合肥胖病医疗协作中心”的牌子。这个中心原来是由焦医生负责的,是该院名牌科室之一。该科室曾首批进入市医学领先专科,分为中西医结合病房、大黄研究室和降脂减肥专科门诊。现在两个部门已被关闭,牌子却仍挂着,有些慕名而来的肥胖症患者来到这里,扫兴而去。

 

“四假”,假在“医学领先专科施氏伤科”的牌子。

 

该院现在还挂着一块“医学领先专科施氏伤科”的牌子。那是十几年前著名的伤科专家施老先生创建的,是第二批进入市医学领先专科的。施老最重要的治疗方法是内服辩证中药汤剂、外贴施氏伤膏,反对用推拿手法。而当时施老和一名院领导共同做的临床实验结果也证明,推拿的疗效远远不及施老的上述疗法。而今施老创建的伤科研究室被关闭,原来施老反对的推拿手法被广泛使用。但因为施老名声大,医院还得用原来的招牌吸引病人。

 

医院临时工昏迷,却被施行加速死亡的治疗

 

四位老医生上下求索,只求该院迷途知返,从过去的事故中吸取教训,让医生们对病人负起责任,别再出现草菅人命的情况。然而,几年下来,状况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更加恶劣。自从李某死后,就在近30张床位的内科病房里,又发生了两起严重的医疗失误:一例被法院判败诉;另一例协商解决,给予赔偿。更为严重的是又发生了三例同类死亡事故。其中,被人们称为“第四位李某”的张某,他的死让焦医生等人更加震惊和愤怒。

 

张某是该院的临时工,已经在这里工作了10多年。

 

从2005年开始,张某被安排白天在医院制剂室熬药,夜晚在医院门卫室值班,没日没夜,一个人顶替几个人的工作。人要是这样长时间不间断地工作,极易诱发疾病。

 

果然,2006年3月30日晚上约9点20分,张某跌倒在门卫值班室外面,造成颅脑损伤,伴神志不清。无独有偶,当时值班的正是造成李某死亡事故的那名医生。她不仔细询问病史、不体检,更不施行现场抢救。

 

当时张某的一位邻居洪女士实在看不下去了,就说自愿垫钱送张某到近在咫尺的××医院进行抢救,却遭到拒绝。张某被送往本院的中医内科病房抢救室。

 

在抢救室的9个多小时中,那名值班医生没向一墙之隔的第二值班医师通报,也没会诊,没发病危通知,不请家属到场,不做任何化验检查,不请护理部门参加抢救,而且用了加重高血压与脑出血的药物,完全听任患者病情恶化……

 

就这样,一个在该院工作了10多年的临时工,在工作岗位上病倒,却得不到及时抢救,死在医院。张某的家属已将该院告上法庭,近期即将开庭审理。

 

当初,针对张某一人顶替几人工作量的问题,焦医生等14位老同志曾联名向区里反映医院违反《劳动法》。医院不仅不改正,反而利用搬迁机会,突然切断焦医生办公室的电话,并将他“请”出医院。

 

就四位老医生的亲身经历和调查到的部分病例看,医院有如此多的医疗失误和事故很罕见,而且医院弄虚作假,不让患者家属知道。像李某的死,他的母亲身为中央机关重要领导干部,直到现在也只以为儿子减肥不当,丢了性命,对真正的死因至今一无所知。

 

为反映真实情况,焦医生多次遭到威胁。但是既然脚步已经迈出,就要坚持到底,为了表示自己的决心,焦医生把一份遗书交给两位市慈善基金会领导。遗书说,万一他在揭发该院的过程中遭到不测,请她们替他正名;他死后,请同志们把他的骨灰撒到青海、甘肃一带盛产大黄的山上,让他与大黄同眠……

 

华东某市某中医院的问题正在被一点点查明,四位老医生自曝医院弊端的行为也让人们看到重振医风、重塑医德的希望。

 

后记:本刊发稿前,编辑在电话中向该中医院领导了解文中涉及的情况。关于“四假”的问题,院领导不认可这个说法。关于第一个“假”,院领导称医院2005年已购置了相关医疗设备。如果情况属实,本刊对此感到欣慰,看来,焦医生他们四位老医生不屈不挠的抗争,已开始引起院方重视,这是院方改善医疗作风迈出的第一步。关于第二“假”,院领导称院方不设急诊室,这是上级主管部门批准的。关于第三、第四个“假”,院领导称这是院方内部自设的科室,属正常行为。此外,院领导对编辑说,焦医生精神有问题。据编辑了解,被院领导说成“精神有问题”的焦医生,到今天为止还应邀在另一医院门诊部工作。再说,即便焦医生“精神有问题”,难道其他一起举报医院的老医生也“精神有问题”吗?

 

(曾 人)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图文]武汉“最牛”副食店主高红莲等三拆迁户来

  • 下一篇:[组图]江苏无锡、湖北武汉访民分别来访诉冤情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