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人权观察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倪玉兰董继勤案二审获部分改判 女儿被禁接         ★★★
倪玉兰董继勤案二审获部分改判 女儿被禁接
作者:蓝海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2-07-27 14:42

           

 民生观察网志愿者蓝海2012.07.27消息:北京维权人士倪玉兰及其丈夫董继勤,因为年初北京西城区法院,一审判处倪玉兰寻衅滋事和诈骗入狱两年零八个月,她的丈夫董继勤,也因寻衅滋事罪,被判入狱两年。此一案件在今天上午进入二审程序。

  本工作室志愿者从倪玉兰好友处得知。倪玉兰夫妇案件的二审审判,与今天上午9时许在北京市一中院开庭审理。此次,倪玉兰夫妇案件的二审辩护律师为程海和王全章两位律师。倪玉兰丈夫董继勤先生的弟弟都被法庭拒绝进入庭审现场,还有很多他们夫妻的亲朋好友都被拒绝进入庭审现场,一中院现场也进行了戒严,左右两侧有很多警察在把守。庭审结果,目前还不得而知。

最新消息:本工作室今天下午终于打通了倪玉兰女儿董璇的电话,董璇当时仅说判决结果有了,她身边正有人,不方便多说。随后,董璇又发来消息说,她妈诈骗罪取消,改判两年六个月,她爸仍维持二年。董璇说,开庭后她被西城分局和厂桥派出所带往郊区,不让接受采访。

倪玉兰简介:

1978年,倪玉兰考入北京语言学院,就读于中文系,获学士学位。后就读于中国政法大学,获法学学士。1986年2001年期间,倪玉兰曾在中国国际贸易总公司担任法律顾问。

2002年4月27日上午,倪玉兰因拍摄北京西城区新街口大四条55号强拆现场,而被警察拉到新街口派出所殴打,致其“大小便失禁、多次昏迷”。后警方以倪玉兰“阻碍办公秩序”为由,要求将其行政拘留10 天。7月3日,西城公安分局以倪玉兰“涉嫌妨害公务罪”向西城检察院提请逮捕。7月10日,西城检察院将案卷退回西城公安分局,当天倪春兰才得以回家,期间被拘留75天。随后倪玉兰开始上访。9月27日,倪玉兰试图向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反应冤情,被新街口派出所民警刘俊杰、闫修建殴打,致其摔断尾骨,并将其关押。11月14日,西城区人民检察院对倪玉兰提起公诉。11月27日西城区法院以“妨害公务罪”判处倪玉兰有期徒刑一年,其律师资格被吊销。​法​轮​功​称,狱中,她得到了​法​轮​功​狱友的照顾,但因为伤势没有得到救治,此后落下残疾,双腿无法行走,生活已不能自理。[1][2][3] 2003年7月12日,倪玉兰获释。此后继续上访维权,也继续受到警方的打压,根据她的陈述,2003年10月15日她又被警察李楠等人抓进新街口派出所“非法拘禁”三天共50个小时;从2004年7月27日2006年3月16日,她失去人身自由长达597天。[3]

2008年4月15日,因倪玉兰家西城区前章胡同19号面临强拆,[4] 后西城区人民检察院认为,因拆迁施工纠纷,倪玉兰“暴力阻碍工人施工”,致使工人“受轻微伤”,此后倪玉兰被民警带至新街口派出所接受调查,倪玉兰“不服从民警管理,踢打民警肖巍下体,致使其睾丸挫伤,被当场抓获”,而以“妨害公务罪”起诉倪玉兰。而根据倪玉兰的陈述,4月15日她被“塞进汽车后备箱中,拉到新街口派出所,关押在小黑屋内”,并遭到“多次刑讯、毒打”。倪玉兰的律师胡啸在探视倪玉兰后,告诉记者,“她确实身体非常不方便,可以说一步一步挪着走,拄着双拐,身体瘦弱,非常苍白。从我看见她从楼下走到我身边的时候,大约有半个小时了。”[5]11月,倪玉兰家被强拆。[4]12月18日,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以“妨害公务罪”,判处倪玉兰有期徒刑二年。[6]倪玉兰的另一位辩护律师李方平表示,法院“突然宣布开审,在没有辩护律师,只有一名家人获准旁听的情况下进行,而公诉方指控倪玉兰打警察的重要证据,现场的录像竟未有当庭播出,所有证人亦没有出庭接受质询,开庭两日后就迅速作出一审判决,律师多次到法院查阅档案遭拒”。法院拒绝二审开庭,2009年3月,律师收到维持原判的书面通知。[7][8][9]另据媒体报导,倪玉兰被关押后,九个月内一直不获准与家人见面。[10]倪玉兰丈夫董继勤将拆迁相关案件通过网上举报中心举报至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11]

2010年4月14日,倪玉兰出狱,当天她接受媒体采访,陈述其在狱中的悲惨状况,“我有拐他们不让我用,扶着凳子也不行,每天让我在地上爬行,每天还让我到车间去干活,装一次性的筷子,从早到晚不停的干”,“我每天从五层的楼上往下爬,爬到楼下,再爬五百多米到车间,再从楼下爬到楼上,这种每天要爬四个来回,算起来一天要爬六个小时,正常人每次走十分钟的路,我要爬一个多小时才能到,天热的时候我是这样爬的,地非常的烫,我的手和腿全都烫出了大血泡,所有的辅助工具都不让我用”。“每天早晨别人到外面做操,我就到大厅里撅着,就跟文化大革命时知识分子被批斗的时候一样,四肢撑在地上,有的时候我的腰根本撑不了,她们就弄两个人来监视我,一看不行了,就把我提了起来,出操的人回来后要让他们看我,说谁像我一样不认罪就会遭到同样的惩罚”。“就是我上厕所他们都不让我上,我上去了,进去了,把裤子扒下来往下蹲,结果他们看到我蹲就强迫把我拖出去,不让我解手,说是队长不让我解,他们从厕所里给我拖出去,我的牙撞到门板上掉了一半。我经常的被从厕所里拖出去,警官说这就是对你不认罪的惩罚。他们白天不让我们解大手,晚上也不让,因为他们经常在里面,我们喝不上水,就甭说要刷碗,洗脸,漱口了。”[12]

因为房屋被强拆,倪玉兰和丈夫董继勤先是住与小旅馆,但因收到警方压力,现在两人只得露宿北京街头。[13][14]2010年5月7日,倪玉兰案的二审代理律师刘巍被北京司法局吊销律师证。[15]

2010年6月下旬,《南方人物周刊》报道了倪玉兰的事迹[16],随后被腾讯网易[16]等国内主要门户网站转载。

2011年2月11日,美国驻华大使洪博培来到倪玉兰临时住所看望她,[17]同年获荷兰人权捍卫者郁金香奖,但无法前去领奖,其女兒欲代母領獎亦遭警攔截。[18]

2012年4月19日,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促请中方释放残疾维权人士倪玉兰夫妇。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认为,骆家辉的有关言论,并不适当。刘为民说,中国是法治国家,无论甚么人,只要触犯法律,必然要受到法律的惩处。中方坚决反对外国,利用所谓人权等问题,干涉中国内政和司法主权。北京西城区法院,上星期判处倪玉兰入狱两年零八个月,罪名是寻衅滋事和诈骗。她的丈夫董继勤,也因寻衅滋事罪,被判入狱两年。

2012年4月,她再度被以「尋釁滋事」和「詐騙」罪名判刑2年8個月,而她的丈夫也被以「尋釁滋事」罪名判刑2年。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北京维权人士曹顺利被禁止出门

  • 下一篇:母亲病逝终获回家 金汉艳金汉琴结束“黑监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