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人权观察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组图]罗茜劳教通知书下达 朋友为其鸣冤         ★★★
[组图]罗茜劳教通知书下达 朋友为其鸣冤
作者:民生编辑1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0-02-08 14:10

今天(2010-2-8),民生观察工作室收到因关注湖南副市长杨宽生被自杀案,被抓的湖南维权人士罗茜的劳教通知书,以及罗茜朋友为他鸣冤的一篇文章。罗茜最终是以2008年组织、参与湖南新宁县教师罢课这件事劳教的。

 

附:顶风作案寻真相  送你劳教没商量 收柴取火争待遇  关你二年不冤枉

 

近来网络、媒体对武冈市常务副市长杨宽生之死大势炒作,沸沸扬扬。党是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忠实代表,政府是为最广大人民谋利益的。党和政府已经对杨宽生之死做出了自杀的结论,虽然程序稍有错乱,先下结论,后出鉴定,但已经明确表态是一桩“铁案”,可仍有不少别有用心之徒不与党和政府保持高度一致,到处散布谣言,说什么杨宽生是“他杀”、“政治谋杀”等等。这不是很明显在与党和政府唱反调吗?在制造不“和谐”吗?对散布“马路消息”者,我们党和政府是绝对充耳不闻的;对在媒体上报道杨宽生案的,我们一律封杀,甚至不惜动用中宣部;对在网络上猜疑杨宽生之死的,我们能轻而易举地屏蔽,不然,我们的网络电子警察岂不是吃干饭的了?当然,以上几种只是动动口或动动手而已的现象,我们党和政府是不会对其采取拘留、劳教或判刑等措施的。

 

但杨宽生遗孀刘月红、姐夫吕开化、学生罗茜等三人,尤以罗茜为甚,对杨宽生的死亡结论持怀疑态度。2009年11月26日杨宽生死亡,通过我们对杨宽生的家属亲人做了大量细致周到(不包含威胁与恐吓)的工作后,原定在12月1日将杨的尸体运回老家湖南新宁县金盆村安葬。但罗茜、吕开化及杨宽生的家乡人等打着“为杨宽生申冤”等横幅,公开阻挠杨宽生下葬。为平息这场风波,我们迫不得已,于12月2日将罗茜带到桂林让他享受公费旅游。等安葬了杨宽生之后,罗茜又上窜下跳,采取过激的实际行动,于2009年12月20日带着刘月红、吕开化南下广州召开媒体发布会,12月30日西去重庆下跪媒体求助,2010年元月4日又辗转到北京为杨宽生伸冤。在公开场合下对杨宽生的自杀提出19点质疑,说什么死者坠楼前左手腕皮肤被切断了2/3,动脉和静脉全部被砍断,流血甚多,没有可能翻窗跳楼。没有听说过吗?僵尸有时候也能站起来,更何况杨宽生当时还未死亡。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杨宽生虽然在跳楼前血已流尽,但极有可能出现回光反照,自己用几近被砍断的左手抓住门窗越窗跳楼而下。随后刘月红又向外散布:说有2个人要害他,其中一个是邵阳市政法委书记鞠晓阳,还说他们夫妻二人的手机都已被监听,所以不便再说什么。并约好第二天在邵阳见面时再具体谈,没想到这竟成了他们最后一次通话。鞠书记乃庙堂之人,怎会干这种苟且之事?

 

纳税人的钱,我们是不会白花的。在他们三人到北京的第二天,我们便通过先进的信息监测技术将其控制并分散带回原籍。对刘月红实施24小时监控,对吕开化进行软禁,并将罗茜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羁押在新宁县看守所。为了不扩大影响,发给罗茜妻子的聆询通知及聘请律师代理劳动教养案件告知书上面,我们既不填犯罪嫌疑人的姓名,也不填事由,总之,什么都不填,仅只在打印的通知书上面盖了一个新宁县公安局的大印。狗急跳墙,罗妻戴亮明从广州找来了律师胡新范,试图通过法律程序见到罗茜并实施营救。想见罗茜,门都没有,在这里讲什么法律,党和政府难道还不能代表法律吗?对付罗茜这类人,我们有的是办法,虽然对杨宽生之死上访找不出违法的证据,我们缄口不提。但别忘了罗茜是有前科之人,我们可以翻他的老底。2008年新宁退休教师因绩效工资罢课,罗茜不是参与了吗?就从这里寻找证据,打开缺口。罗茜参与了教师罢课并向罢课教师每人收取1元钱购买柴火为罢课教师提供取暖,铁证如山。虽然,罗茜罢课这件事因其只是普通参与者我们曾经在2008年底对其进行过劝诫处理,按律不能进行二次处理,但是,法律规定公民不得进行违法犯罪活动,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在干违法犯罪的勾当?难道只准百姓放火,不准州官点灯?!不少公民在违法犯罪,我们对罗茜进行二次处理不算为过吧。当然了,怎么处置罗茜,我们会把握尺度,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罗茜失去人身自由,没有机会为杨宽生伸冤。判刑有点过了,但我们可以对其实施劳教,劳教总不受法律约束了吧,岂奈我何?不过,我们要开一个聆询会走走过场,但必须得避开嫌疑人的代理律师(当然避开媒体也在考虑之例)。三天前通知罗茜的家属及代理律师?不会。我们2010年2月4日下午4点开聆询会,仅提前一个小时通知,你的代理律师从广东赶过来呀,超音速飞机是赶不来的,除非你有宇宙飞船。这样二十分钟就达到了我们的目的。在新宁看守所开完聆询会返回的途中,其中一个姓舒(具体办案人员是二个)的办案人员说以后再也不搞罗茜的案子了,如果那位领导要他继续搞罗茜的案子,他会骂娘。这句话的含义虽然对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办案所不齿,但这句话只代表他个人的观点绝不代表党和政府的想法,在此斧正。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陈书伟遭驱赶 薛明凯料年前宣判

  • 下一篇:赵连海被诉至法院 刘晓波二审众人士受骚扰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