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人权观察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高智晟和陈光诚妻子先后受到警方殴打引发强烈         ★★★
高智晟和陈光诚妻子先后受到警方殴打引发强烈
作者:施英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更新时间:2006-12-09 15:46

据北京人权人士胡佳消息,被关押的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妻子耿和,11月24日(星期五)被跟踪的国保殴打。胡佳录下了与耿和的电话通话。事情经过是:高智晟的妻子耿和星期五下午在上街买东西时,因要求跟踪的国保人员保持距离,被两名国保严重殴打。事后半小时,她致电胡佳哭诉事件:“他们就骂我,把我的嘴巴牙齿全都打流血,小拇指头盖打的飞上去,衣服全都扯成碎片。两个男的打的我。”

无独有偶,11月28日(星期二),著名维权“盲人律师”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被警方传唤。晚上九点,袁伟静被十几个警察扔在村口,被村民发现后通知家人搀扶回家,大哥陈光福说:“不到九点时一个村民把孩子(和袁伟静一起被带走的)抱回我妈妈这边,他说袁伟静在村头趴在地上哭,他发现有两辆车十几个人把袁伟静抬下车,扔在地上拖在路边,车就走了。我去到那里看见有四五个看管袁伟静的在看,还有三四个村民围观。在村民帮助下把她搀扶回家,到现在她还不能控制自己,已经四十分钟了,到现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耿和和袁伟静被警察殴打和恐吓虐待的消息传出后,引发来自海内外各界人士的一致谴责。海外各大媒体BBC、美联社、法新社、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德国之声、法国国际广播电台;香港的明报、苹果日报、亚洲周刊等,台湾的中央社、中国时报、联合报等,美国的华文报纸世界日报,中文网络媒体博讯、新世纪新闻网、多维、观察、大纪元、看中国等,纷纷报道这两起令人震惊的暴行,也陆续采访了当事人和知情人,专家和评论人士纷纷撰文,海内外网友就此也纷纷上帖,强烈抗议当局和警察的非人性的野蛮行径。

尽管,中共在最近刚刚举办过掌权以来的第一次大型“中国人权展”,网上也传出中国准备签署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但耿和和袁伟静的遭遇恰恰却说明中国政府并没有诚意,屡屡发生当局公然侵犯人权的事件,谁能相信建立尊重人权的“和谐社会”?

下面是海内外各界人士纷纷撰文强烈谴责当局的野蛮暴力行径。

▲“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女士发表文章:《强烈抗议中共国保当局对耿和、袁伟静的暴行》。文章说,我得知高智晟律师的夫人耿和女士遭国保大队毒打的消息,我从网上听到了耿和女士泣不成声的哭诉。我为她的遭遇哭泣、难过和愤慨,但当时我忍下了。我要看一看,暴行还会不会继续。

4天后……我又得到了这样一条消息:袁伟静被几个穿制服的公安抬着四肢扔在村口了。她躺在地上泣不成声。我再一次从网上录音中听到了一位女性的哭诉。

我无法再沉默了!这样的恶行一再发生,我无法再忍下去了!

这究竟为了什么?难道就因为她们的丈夫被你们抓走、正等待着接受你们的审判,而她们作为妻子,也就可以任由你们来践踏?!难道就因为她们作为家属,没有老老实实呆在家里听候你们的判决,而要为自己的亲人鸣冤叫屈?!如果她们同她们的丈夫一样有罪,就应该堂堂正正地按司法程序办理,为什么要这样下作,把享有天赋人权的公民当作贱民来对待,而且一而再、再而三地向这些毫无反抗能力的妇孺滥施暴行!

丁子霖继续写道:我希望国家主席胡锦涛先生、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先生能看到我的这份抗议书。一个不把人当人的社会,一个视法律为一纸空文的社会,一个暴行遍布谁也管不了的社会,能是你们天天都在倡导的“和谐社会”吗?你们不觉得这样一种强烈的反差是对你们主张的辛辣讽刺吗?在二十一世纪的中国、而且在光天化日之下,居然发生这样令人发指的野蛮暴行,你们作为国家领导人,难道不觉的羞耻吗?

我强烈要求政府有关当局彻查和严惩那些以折磨人、虐待人为乐事的行凶者,毫不留情地把他们从公安司法部门清除出去。我呼吁温家宝先生立即着手整顿司法系统的违规犯法行为,坚决杜绝上述戮杀人性、人道的恶行。

▲维权网发表声明,抗议国保殴打被监禁人权律师家属,要求有关机构调查追究刑事责任。声明说,“维权网”获悉,高智晟律师妻子耿和被两名跟踪她的国保男警察殴打受伤。半小时后,她在电话上向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哭述这一暴行时,仍满嘴是血,她的牙齿被打松动、右小指指甲盖翻转过去。国保还用非常肮脏的语言辱骂她。事件直接起因是因为耿和抗议国保对她的骚扰,对方便乘机出口骂人、大打出手。

“维权网”强烈谴责国保对被监禁者家属采取的这类残忍、非人道的待遇,以达到恐吓、威胁、“杀鸡吓猴”的目的。这种株连家属的做法纯属非法,严重违反了中国政府多年前就签署的(1988年对中国生效)的国际人权公约:《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维权网”将向联合国反对酷刑特派代表和其它相关人权机构反应。 北京有关司法机构应该立案调查这一行暴事件、如果事实确切,应该对执法违法的国保人员追究刑事责任。

▲“维权网”夏浓女士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我觉得关于这件事,起草《维权网》声明的人说的比较清楚了,就是说它的违法性。从中国法律的角度和违反中国宪法的违宪性,以及对中国政府已经承诺的人权的违背都是非常清楚的。

对高智晟律师的关押纯粹是任意性的。‘任意’这个字,是个技术性的字。几种形式的羁押,一种就是按照当事国自己的法律,就是违法的;第二,被羁押的人,真正的原因是因为他(她)行使了自己合法的人权,而受到这种报复行为;第三种就是按照国际文献里边规定的法律权是不是被违背,违犯了比如说法律谘询权和公正审判的权利、家属和律师去拘留所看望的权利。所有这些,我觉得在高智晟这个案例里都受到了违犯。

第二个更严重的事就是对家属的骚扰和虐待,包括毒打。我觉得这是完全没有任何法律根据的,是非常明显的对基本人权的违犯。如果说家属也有犯罪行为或者涉嫌犯罪,你可以提出法律文件,对她也进行拘留起诉,通过法律程序来进行。如果没有的话,那你就没有任何理由对人家进行监视、跟踪、骚扰,甚至就是行暴。这个事太严重了!”

前面提到‘酷刑’,记者向夏浓女士请教现在国际社会有关‘酷刑’的界定。

她说:“酷刑专员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前两个月的会议上,他有一个非常清楚的说明。‘酷刑’,国际公约的理解是很广泛的。就是说,如果你把一个人放在一个无能为力。。。对他进行威胁,让他没有办法,不得不服从的这种情况下,这就是酷刑。不一定要要毒打他,给他身上泼冷水,也不一定不让他睡觉、不让他吃饭、喝水。。。你就是如果进行这种威胁,把他和外界隔离起来,让他完全没有任何能力去回应这种局势的话,这就是对他施酷刑。”

▲网络编辑、独立中文笔会会员野渡先生在接受采访时说,“国际终止妇女受暴日”是联合国于1999年制定的纪念日,以此来表示“反对男人以暴力加害女性”的决心。野渡先生说:“每年的11月25是联合国发起的一个针对女性的暴力行为的,它是每年的11月25日到12月10日,主题是什么呢,是承诺,参与这个活动的人的承诺,不针对女性使用暴力。”

此项活动起源于加拿大,在欧美、纽澳及南非等地已非常流行。加拿大每年几乎有50万人佩戴白丝带。然而此类活动在国内却少有人知。“这方面的活动,媒体的报道很少”,“特别在我们大陆”“它(国安)是把握的很厉害的。因为他们发现这样的活动也可能涉及到社会稳定的问题。所以这也是我们想将这个活动推广出去的原因。毕竟现在针对这个女性的暴力确实是很厉害的了,就象耿和这个例子,是个很明显的例子。”(野渡)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先生表示:就是从耿和被打的那一刻,就觉的这种妇女儿童受到伤害的事情实在是太恶劣了。作为施暴的一方我们也想对他进行规劝,启迪他向善。我们想以这种卡片的形式来传播这样的一种情感和这样一种理念。那么恰好在11月24日她(耿和)被打,25日就是联合国认定的减少对妇女伤害日,我们就以这个日子作为依托,设计了这个贺卡,通过网络广泛传播。这个贺卡设计的很美。里边白色的玫瑰和红色的玫瑰,红色的玫瑰代表给耿和的这种支持和安慰,白色的玫瑰是想让两名殴打耿和的国保的男警官,要让他们能够在心灵上有所忏悔,然后能在这种事情上翻然悔悟,能在这个领域上有所改观,以后不要再对女性施暴。

我们现在设计的思路是用这个卡片的形式,但是如果愿意的话,也可以去做条白丝带,戴着它。”“我们这个事情没有什么身份呀、群体的限制,谁支持这个,谁都可以去传播它。

▲北京作家王德邦发表题为《耿和、袁伟静血祭“国际消除针对妇女暴力日”》的文章,文章写道:在世界为消除对妇女暴力而宣传呼号时,在为纪念被独裁者暗杀的3位多米尼加女性——米拉贝尔三姐妹的特殊日子里,中国警察以其对妇女的“勇武”,用妇女的鲜血来回应着国际社会消除对妇女暴力的努力。当然,在此之前耿和已受到了近一年的监视跟踪,尤其在其丈夫高智晟律师因上书而于8月15日被捕后,她更是被软禁,受威胁,遭辱骂。同样袁伟静因丈夫披露临沂野蛮计生而被“连坐”软禁达15个月之久,期间多次被打,至于威胁、辱骂,那就更不待言了。

在人类进入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在人的自由、尊严等普适人权价值日益为世界所公认之时,在中国提倡构建和谐社会、标榜依法治国的口号下,在首都北京,在山东临沂居然还公然长时间上演着这种与历史背离,与文明相左的反人性的野蛮而罪恶的闹剧。这种在光天化日之下、在众目睽睽之中,肆无忌惮的为恶,完全是对人类的蔑视,是对人类文明的嘲讽,是对人类人性的污辱。对于如此长时间公行的罪恶,人类不能及时制止,一则显示着人类的软弱无力,再则预示着人类的灾难深重。人类无力阻止一个政权对一个弱女子的暴力,人类就更无力阻止暴政对整个世界文明的颠覆。殷鉴不远,看看纳粹早期先对本国妇幼施暴,再对种族挥刀,最后就对别国动炮。

▲流亡民运人士魏京生先生在新西兰发表谈话,谈及耿和女士和袁伟静女士刚刚遭到的暴力迫害,魏先生悲痛的说,这不是当事警察的个人行为,而是走投无路的中共政权最新开发的流氓政策。因为表面上的法律条文和以前的迫害手段已经无法吓阻国内民权运动,中共的政法系统才研究出了这种新政策,故意当街迫害耿和、袁伟静—她们不仅仅是人权律师的妻子,也是优秀的人权义工。

▲流亡异议作家任不寐先生发表文章《耿和,你怎么哭了……》:

高智晟女儿格格在网络上的哭诉,一直萦绕在我的耳边。在那种折磨人的苦痛中,我起草了一份公开信。然而今天,当格格的母亲透过网络哭诉的时候,我完全失去了写作的能力。泪水淹没了我和家人的周末——女儿流着泪问我:爸爸,那阿姨为什么不打电话给警察啊?我只能告诉她们:欺负阿姨的就是警察……望着孩子满脸的迷惘,我感到加倍的窒息。

耿和仍然在电脑里绝望的哀哭,令我灼痛不安——忿怒和羞耻都已经是汉语思想的奢侈品,国家剥夺了我们所有的表达意志和表达必要。我曾想问:耿和,你怎么哭了……我感到我这个问题很愚蠢。除了哭泣,这个被国家欺凌的女子还能干什么呢?

我一直很反感从北京传递出来的那种声音:中国现在崛起了,强大了。我有我自己的理由相信这是习惯性的政治谎言。然而今天,那个伟大的强国以铁的的事实将我驳倒了:在耿和和她的年幼的孩子面前,这个国家的确是无比强大的。我因此也理解胡锦涛先生和李肇星先生在“国际舞台上”样板式的自信。那是一种充满力量的自信,这力量充分展示在他们的卫士身上,这些国家精神的象征可以英勇地将一位有良心的律师,一位普通的的丈夫和父亲胜利地抓进监狱,而在这之后,又能顶天立地威风凛凛地把她的妻子打的遍体鳞伤,而这可怜的女人在整个的强国里面找不到一个地方去讲理,只能透过密不透风的网络无助地痛哭失声;不仅如此,在这哭声引起一些微弱的同情之后,这个崛起的国家还能更强大地指控这女人打伤了他们全副武装的士兵。

一个以专政的强大武器,在光天化日之下如此践踏女儿、母亲和妻子的国家,一个拳打女人以维护和谐和稳定的现代中国,它屹立在世界的东方。它所养育的精神弥漫在那强国以及文明世界的每一个角落,这精神滋长着里面更强大的犬儒、成熟和精明,这些坚硬的盘算蒙住了无数的心灵。我的祖国是强大的 ,也因为世界,坚定地站在它一边。

然而,我不知道中国和世界,专制主义和自由主义,满两血污和一脸正义,你们打算怎样处理这位妻子的哭声。

▲《亚洲周刊》发表纪硕鸣文章《维权者最寒冷的冬天》指出:维权律师高智晟被公安关押后,他的妻子耿和被北京公安二十四小时监视,二十名警察分四班,每班一名男警带四名女警贴身监视,而营救高智晟的北京独立维权人士胡佳亦被软禁家中。近日,耿和更被殴打致伤,满嘴是血,牙齿松动,右小指甲盖翻开。海外网上最近流传高智晟夫人耿和指责被北京公安殴打的录音,凄泣的哭诉闻者揪心,高家及帮助高家的人都陷入被公安残虐的“寒冬”。

▲异议学者、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刘晓波博士在接受法国广播电台采访时表示:囚禁人家的丈夫不算,还殴打她们本人,这太过分太野蛮了。对高律师和陈光诚的家人的迫害,并非偶然的孤立现象,也决非地方警察的为所欲为,而是现政权严厉打压民间维权的必然结果。事实上,自从高律师和陈光诚身陷囹圄后,两位良心犯的的妻子及其家庭,就一直处在官方的严格监控下,失去了人身自由,耿和与袁伟静及其家庭已经受到极大的伤害。没想到,国保人员能够对她们施以暴力。耿和被打得遍体鳞伤,袁伟静被当地警方传唤九个小时后,警察居然把她象丢东西一样地扔在路上。

耿和的哭诉还在网络上回荡,又传来袁伟静的哭诉。这种祸及良心犯的妻儿的野蛮行为,居然发生在中共官方举办第一次大型人权展的时期,岂不是自打耳光!虐待妇孺,难道就是所谓的“大国崛起”?难道大国崛起了,就可以为所欲为、更加残暴?

▲异议人士、未来中国论坛发言人伍凡先生发表声明,强烈抗议中共政权对高智晟律师全家法西斯残酷迫害,文章说,近三个多月来,中共政权把耿和、格格、天宇三个人折腾得筋疲力尽,现在开始殴打耿和。事实上,高智晟是被秘密绑架坐牢,耿和三人是由特务警察24小时被监视跟踪和殴打,毫无人身自由,也等同在家里坐牢。

为什么中共政权要如此虐待高智晟全家?唯一可解释的理由是高智晟律师毫不低头,不屈服,不认罪,中共拿不出任何理由对高智晟判刑。因此用虐待耿和三人来打击高智晟,企图用亲情和血肉之情来瓦解高智晟的坚定意志。

▲北京维权人士曾金燕对陈光诚妻子被殴打非常愤慨,她撰文《嫂子,紧紧地拥抱你》:嫂子只是哭,非常痛苦,许久不能平静下来。家人把她送到医院,她说了一句"再也不相信法律,要杀人",到现在她没有说更多的话,我们不知道她被当地警方带走后发生了什么事情。

嫂子是一个坚强的知识分子型的女性,光诚被宣判入狱,她还是坚强地抚养孩子,理性地照顾自己和家人,并且和外界沟通寻求救援的方法。然而,现在她如此绝望地痛苦和哭泣,又拒绝说话沟通。上班的路上,我的眼泪伴着恐惧默默地流着。把偷拍机对准我跟踪我的男国保,在北京阴冷的晨光里,显得更加猥琐、丑陋、肮脏而且无能!

嫂子是一个坚强的知识分子型的女性,光诚被宣判入狱,她还是坚强地抚养孩子,理性地照顾自己和家人,并且和外界沟通寻求救援的方法。然而,现在她如此绝望地痛苦和哭泣,又拒绝说话沟通。上班的路上,我的眼泪伴着恐惧默默地流着。把偷拍机对准我跟踪我的男国保,在北京阴冷的晨光里,显得更加猥琐、丑陋、肮脏而且无能!

▲“声援高智晟联合会”之“援救母亲和孩子”委员会日前致函美国第一夫人劳拉,敦促她营救高律师及其家人。信中介绍了高律师及其家人受打压的遭遇,并指出,“耿和及其孩子所受的精神伤害是不可估量的。中共当局对她们的恶劣行径严重违反国际社会及联合国的人权公约。如果这种严重侵犯人权和人类道德底线的非法行径不被制止的话,那我们可以预见中共将带给全世界什么样的灾难。”

“声援高智晟联合会”兼“援救母亲和孩子”委员会发言人张雪容接受采访时表示,她们还会将此信寄送联合国相关组织、德国总理默克尔、台湾副总统吕秀莲、日本首相夫人等。她们还将着手联系各国妇女儿童权益组织,以期对耿和及孩子提供各种形式的援助。

▲作家、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盛雪女士对大纪元表示,耿和被打的事情非常鲜明的突出了中共政权的脆弱和无耻。中共掌握着这么大一个国家机器,掌握着军警特系统、司法、舆论等所有的社会资源,它还要用这种下流的、直接的、赤裸裸的暴力手段,去对付一个手无寸铁的柔弱的女人,说明中共已是完全用尽了伎俩。

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任何一个有同情心、有正义感、还有一点善念的人,都应该对这种暴行予以谴责。

海外人士应该藉助于我们在这样一个西方民主社会的优势,向自己所在国家的政府呼吁。很多西方民主国家都有妇女和儿童的团体,这些组织有些有跨国功能。我们应该尽一切可能把这个声音传到国际社会上去,让整个国际社会对中共这种无耻行径形成强大的、一致的谴责声浪。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首届年会全体代表发表声明,强烈谴责胡温当局暴力殴打和凌辱高智晟夫人耿和的流氓行径:

惊闻高智晟夫人耿和目前在北京街头遭中共流氓当局秘密警察施暴,我们,全体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第一届年会的代表,表示最强烈的抗议,并严正责令胡温当局立即停止对高智晟先生和他家人的骚扰、监控,以及任何暴力的侵犯行径。

高智晟先生是中国的良心,他为中国人民的自由、民主和人权而抗争暴政,中共当局罔顾全人类最起码的人伦道德底线,迫害完全无辜的妇女儿童,是可忍,孰不可忍!?

在此,我们全体代表对胡温当局表示最强烈的抗议和严正的谴责。历史将会让住你们犯下的每一个罪行;历史将会对你们犯下的每一个罪行进行正义的审判。

▲贵州异议人士吴玉琴发表题为《“和谐社会”下的罪行与丑恶》文章,文章写道:对于耿和被打的这一行为,我们表示严重的抗议和谴责!不要说高律师在以往帮助弱势群体维权的行为中,我们认为没有丝毫犯罪的故意,就算是高律师真的犯法了,也不应该牵连到他家人的身上。三个多月来,“国保”警察对高律师家人无休止的监控和跟踪,是毫无人性和非常残忍的做法。而“国保”警察动手打人,更是让人不可思议,历来都有“男不和女斗”的说法,可现如今警察却把自己贬为专政机关的一个流氓、打手。光天化日之下两个大男人对一个女人大打出手,这种行为难免让人认为当局构建“和谐社会”是假,施行黑社会弱肉强食的手段是真。也不知打人者是否是父母所生?家中是否也有女人和姐妹?为什么不换位思考一下,如果被打的是你的亲人,你们将会作何感想?世事难料,谁也无法预料自己的明天。不要因为自己的一时无知,而种下叫人终身不得安宁的恶果。

▲方影竹先生在《大纪元》发表评论,文章写道:在耿和被殴打的时刻,北京金碧辉煌的民族文化宫里正举办“中国人权展览”。北京国保恶徒的拳,将那里中共自我吹嘘的人权神话,击得粉碎。展览厅里有数以百计的图片,中共敢不敢把耿和被殴的照片挂出去?厅里还找了两个人“现身说法赞人权”,结果有人几个提问就驳倒了他们,在警察保护下溜走了。厅里贩卖人权谎言,厅外人权倍遭摧残,挂羊头卖狗肉,独裁者恬不知耻到何种地步!

北京国保恶徒的拳,该使那些听信中宣部花言巧语的人,那些听信杨振宁之流的拍马文字的人,那些兴冲冲准备观看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人,清醒清醒了。北京是权贵阶层的大本营,上访冤民的集中营,警察和特务的渊薮。当然,北京也有人民的意志在,人民的觉醒在,人民的英雄在。高智晟便是代表人物之一。至于对待国保恶徒,则可送给他齐白石的题《蟹》名句:“看你横行到几时!”

▲澳大利亚民主阵线关于耿和女士被殴事件谴责中国政府:

惊悉耿和女士在北京被北京市公安局警察野蛮殴打,我们对北京公安的暴行予以强烈的谴责!

高智晟先生已经被捏造罪名囚以囹圄,但北京市公安局并没有就此停止对高智晟家属的迫害,跟踪、监视,甚至无理限制耿和女士及其子女的人身自由。今天这些便衣警察竟然野蛮殴打耿和女士,其行径令人发指,简直失去人性!我们试问打人的警察:你如何可以对一个柔弱女子下手?我们也要问问北京市政法委,难道这就是你们在北京实施的"和谐社会"?难道你们的"和谐社会"就是靠流氓般无耻的手段来维持的吗?

我们也正告负责跟踪监视耿和女士的北京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东城国保支队、北京市公安局十一处、小关派出所等单位及具体参与迫害耿和的公安人员,你们的肆无忌惮也许在今天会得到中国政府的支持,但你们的恶劣行径同样也会被中国人民所牢记,你们的无良行径终究要得到惩罚!

▲家庭教会部份成员就耿和遭殴打事件的声明,声明说,经证实:高智晟律师的妻子耿和于2006年11月24日在北京被两名身高一米八左右的男性特务残暴殴打,一个懦弱女子竟然被中央政府授权的彪形大汉滥施拳脚,我们惊得目瞪口呆。更加难以置信的是,这样骇人听闻的暴行竟然发生在标榜“和谐社会”的胡温当局主政的中心,中国的首善之区—— 北京!我们实在无法接受,但凡有良心的国人不得不发问:中国高层的险恶居心究竟何在?

▲诗人和作家、独立中文笔会会员欧阳小戎发表诗作:《致袁伟静女士--故土上的流亡者》。

11月29日,忽闻伟静女士进公安局之后,被用车拉回,抛在村口,神志不清,问之,口中无词,唯失声痛哭。动用国家机器对无辜妇孺施以侮辱,可以断言该机器已烂透骨髓。

          候鸟啊?
          你们可愿在这霜冻的季节
          飞往北方?

          夫人,
          请允许我
          摘一颗最小的星星,
          挂上你屋檐。
          要是没有鸟儿传递,
          请睁开你忧伤的双眼,
          看看
          这献给你的歌儿。
          然后它会变成信封,
          载寄给你,
          我遥远的星星。

          愿它入你怀中之时,
          还未燃尽。
          那是我的希望,
          正在远方
          为你摇曳一个初冬的黄昏。

          这茫茫的故土上,
          流浪着一个无辜的年代。
          原谅我,
          不知如何
          分担你所承受的一切。
          越过这浓雾下莽莽崇山向你眺望,
          我看见了,
          腊梅花被冰雪惊动的岁月。

▲ 希望之声广播电台采访报道:

西安民运人士马育忠先生强烈谴责警察暴行。(录音)

北京维权人士倪玉兰指责警察人性全无,只会向百姓挥舞拳头。(录音)

贵州民运人士在网上发表文章谴责当局的卑鄙手段。(录音)

北京民运人士李海表示,绝不能让这样恶劣的行径重演。(录音)

一位上访人士听到这样的消息,彻夜难眠。质问:中国的撒达母什么时候枪毙!(录音)

一位退伍军人表示,中国的法律不保护守法的人。(录音)

中国的司法机关是制造冤,假,错案的工厂。(录音)

打人的警察其下场比他的主子还要可悲。(录音)

▲耿和,不要哭(扬帆 大陆) 

耿和,你好!

得知你的境遇后,我非常难过。我让你不哭,但擦不干我自己的泪水。在现实生活中,在危难的环境下,一切舆论上的支持都显得苍白无力。我深刻地感到你的孤苦与无助。但我们不哭,外强中干的是它们。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妇女和两个尚未成年的孩子就足以把中共吓得不敢合眼了。滚滚的退党大潮更是把它们吓得屁滚尿流。胡锦涛、温家宝对中国的人权问题始终装聋作哑。180的两个高大警察对你的暴力殴打是对和谐社会的最好诠释。现在是黎明前的黑暗,所有正义之士的努力都不会白费,光明离我们越来越近了。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吕邦列今日参选人大代表 遭野蛮阻挠

  • 下一篇:[组图]讨薪之路4年未了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