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人权观察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村妇王永玲之死         ★★★
村妇王永玲之死
作者:刘飞跃 文章来源:民主论坛 更新时间:2006-12-17 16:24

2005年10月,因为我本人的维权活动和政治活动惹怒了湖北省随州市地方当局,他们以“支教”的名义将我迫害到随州市吴山镇三合店乡一所乡村学校。来到农村后,我立即开展了对农村的调查工作。李成是这里的一位农民,四十多岁,他也是我在农村开展调查期间的向导。一次调查结束后,我和李成一起吃饭,喝了一点洒后,李成的话慢慢多了起来,期间他非常痛苦地向我讲述了去年他家的不幸遭遇。过了几天他又给我提供了相关的文件。
“2005年11月20日上午,我和妻子王永玲(又名王惠)在家发生了争吵。因王永玲一时冲动,跑到三合店街上买了一瓶久效磷农药(整瓶装350ml)喝了大约20ml,当时大约11时30分,被邻居沈倩发现后得到及时制止。随后,沈倩叫赵大斌将王永玲送到距事发地有二、三百米远的三合店卫生所抢救。在沈倩打电话叫了我之后,我来到卫生所,看到妻子王永玲当时头脑很清醒,三合店卫生所的所长邱青松对病人进行了洗胃,并注射了解毒药物阿托品注射液,并挂吊针,吊针的药是解磷定,在三合卫生所进行了这些抢救措施后,约半个小时,病人病情就逐渐好转了”。
“当天病人病情好转后,三合卫生所继续对王永玲进行常规治疗。第二天即11月21日凌晨,王永玲就接连不断地发生呕吐。由于邱所长早晨到随州去了,三合卫生所就安排温圣青医生对其主治。她们继续对其注射阿托品注射液,但病人病情就是不见好转,并且呕吐越来越严重。我的弟弟李伟怀疑注射的药有问题,就跟进药房,发现用药的药盒子很沉旧,就问‘药盒子这么陈旧,药还能用吗?’。温圣青说‘这药生产时间长,但不存在过期’。李伟拿起盒子,看见所用的阿托品注射液是1988年生产的,没有注明有效期”。
“由于三合卫生所对病人持续使用过期的阿托品注射液,至21日下午8时左右,王永玲就因呼吸衰竭而死亡”。
李成在向我讲述事件的经过时,多次说:“这件事对我打击可大了。几次都感觉活不下去了,可娃还不到十岁”。李成还告诉我,事情发生后,他找了三合卫生所和该所的法人代表单位吴山镇卫生院,卫生所死不认帐,说药没问题。吴山镇卫生院在事情发生后说三合卫生所不属他们管,拒绝理会这件事。
我仔细看了李成提供的文件,又到网上搜集了一些资料。在湖北省卫生厅1999年下发的18号文“省药政局关于组织清查过期失效药品的紧急通知”中,我们看到第三条是这样规定的,“对过期失效的药品要立即没收并销毁。对无有效期规定的药品超过生产日期五年以上(含五年)的,除立即封存外,应送所在地药品检验所检验,待检验合格后方可解封销售,否则按劣药处理”。李成告诉我,注射到王永玲身上的阿托品注射液,属无有效期规定的药品,其超过生产日期已有十七年,按文件在使用前应检验,但三合卫生所拿不出任何有关该药品在以前已被检验的证明,更拿不出药品合格证明来。
村妇王永玲就这样死了,死于过期失效药品,死于国家漏洞百出的医药管理制度。在国家和湖北省多份关于治理过期失效药品的文件中,我们都看到了政府信誓旦旦地要解决这个问题。但王永玲的死告诉我们,当政府的文件成为白条文件时,当政府管理玩忽职守视人命如草芥时,本该维护人民群众生命健康权的管理制度就成了杀人的凶手。遗憾的是这样的悲剧仍在不断地重演着。在刚刚过去的2005年12月11日,江苏省宿州市立医院眼科为10名患者做了并不复杂的白内障手术,当晚一名患者出现眼痛。至12日上午,10名患者相继出现眼部肿疼、流脓等症状。12日下午,宿州市立医院派出车辆和医护人员,将10名患者紧急送往上海一家医院治疗。13日,上海这家医院被迫对其中的9名患者进行了患侧眼球摘除手术。经过宿州市卫生部门初步调查,12月11日为患者做白内障手术的医生并不是宿州市立医院的医生,而是一家公司聘请的外地医生。原来,2003年宿州市立医院和上海某科技贸易公司签订了一份合作协议,协议规定由公司提供部分医疗器械、组织眼科专家、护士到宿州市立医院开展白内障手术,宿州市立医院负责组织病员,并负责手术前后的病人处理工作。每进行一例手术,公司收取2100元,其余收入归宿州市立医院。“宿州眼球事件”因此被媒体称为赤裸裸的金钱交易事件。面对9名被摘除眼球的患者,我们不禁要问“问题到底出在哪儿?为什么宿州市立医院敢让一家科技贸易公司来为病人实施手术?为什么如此严重的问题我们的卫生管理部门平时看不到?为什么非要等到出现了人员伤亡事件才去进行查处?”。
和上述案例相比,大陆昂贵的看病费用常常将大量的患者挡于医院大门之外。造成看病贵的直接原因是大陆医院的种种不正之风。现在医生拿药品回扣、开单提成已成了公开的秘密。为了多拿回扣,医生们往往心狠手辣地开大处方。过度检查、重复检查、过度用药司空见惯,乱收费、开贵药、开新药屡见不鲜。类似的行为在最近的哈尔滨天价药费案中达到了疯狂的程度。离休教师翁文辉近日在哈尔滨医科大学第二临床医学院住院两个多月,竟然花去医药费550多万元。这些钱是怎么花的呢?家属说“我父亲住院期间被收费化验2925次,平均一天近44次”,“7月5日—8月4日,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医院给我父亲输入一吨多液体,,其中7月13日这一天,将近170公斤”。面对这些天价药费案件,我们不能不说这已经不是一个不正之风和医德的问题,而是掠夺、抢劫、盗窃!
最近的第三次国家卫生服务调查结果显示,患者中,去医疗机构就诊的占51.1%,自我医疗占35.7%,未采取任何治疗措施的占13.1%。也就是说,患者未就诊比例为48.9%(城市为57.0%,农村为45.8%)。人吃五谷杂粮,没有不生病的。医疗卫生条件是人们基本的生活条件,当一个国家的医疗制度疯狂地吃老百姓的肉、喝老百姓的血,让老百姓看不起病的时候,这样的医疗制度就是吃人的制度。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对话山西蒙冤记者

  • 下一篇:农妇屡遭殴打  多年上访无果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