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人权观察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网上发文被拘         ★★★
网上发文被拘
作者:民生编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7-02-12 15:19

中国青年报2月12日报道 在山东枣庄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枣矿集团”)有着18年工龄的李海明,在他38岁这一年遭遇了人生的重大挫折:2006年10月以来,他不仅被公安机关行政拘留7天,而且被所在单位的党组织开除了党籍。原本是正科级干部的他,被撤销了行政职务和级别,调配到一个下属单位当门卫。能拿到手的工资,则由原本在当地不算低的每月2000多元,降到了275元。

更让他头痛的是,今年1月22日,他得到单位通知,将他调往贵州绿塘煤矿,这边的工资停发。他得到的口风是:如果15日内没到绿塘煤矿报到上班,将视为与单位自动脱离劳动合同关系。

李海明说,如果不是在鲁南论坛上发表那几篇惹祸的文章,自己本可以继续过惬意的生活。“但我做这些的出发点不是为了自己,也并非无中生有,而是想表达集团员工中普遍存在的情绪,为了反映基层职工的心声。”

他所在的枣矿集团下属单位第三工程处(以下简称“三处”)认为,李海明“利用网络歪曲事实,侮辱、诽谤他人,触犯了党纪国法,造成了很坏的影响”。

网上发文被公安机关侦获

被处分前,李海明是三处退休管理科党支部书记。工作之余,他还喜欢旅游和摄影。

从2005年7月开始,他经常在山东省大众网数码论坛里,与一群网友切磋技艺,相邀参加摄影采风活动。

除了旅游和摄影外,李海明还喜欢写文章,大多是游记,偶尔捎带针砭一下时弊。

大众论坛里那几篇后来惹出巨大风波的与枣矿集团有关的文章,是他用“马甲”发出来的。“我从来没对谁说过那是我写的,其他人一概不知。”李海明说,在其中的一篇文章中,他还表示了这样做的考虑:“没办法,还得用马甲,我胆子小,请理解。”

但他没料到,最后还是出了问题。

2006年10月5日,三处监察科副科长陈伟通知李海明开会。他说,到了会议室才发现,单位好几位领导都在,而且表情严肃。“他们说有人在网络上发表言论,攻击矿业集团,问文章是不是我写的,我想着不要影响到自己和家人,也心存侥幸,就扛着没承认。”

他告诉记者,这就算是进入了对他本人的审查期,正常工作被停止,每天定时去三处纪委报到。10月11日,三处纪委书记宫学贵将他叫到办公室,要求他将自己的电脑主机搬过去接受调查,他拒绝了,“我认为那是侵犯我的个人隐私。”回来后,他就将自己电脑上的相关文章做了清理。

李海明说,10月13日下午,单位领导又将他叫到会议室,这次来了几个他不认识的人,经询问才知道其中一位是枣矿集团保卫处副处长。“他问我,文章是不是你发的?我否认了。他没再说话,就在纸上写了几个字,交给了旁边的人,然后他们一块儿离开了。留下单位保卫科的几个人,不让我离开,也不让接打电话。”

他后来才知道,这些他不认识的人中间,有枣庄市公安局网络监察处的人。这些人出去以后,到了李海明家里,搬走了他的电脑主机,从他的办公室拿走了他个人的笔记本电脑。

“大概在晚上11时多,他们过来告诉我,说经过勘查,文章都是你发的。并且告诉我说,你要相信高科技手段,什么都能查得出来。”李海明说,对方还告诉了他每一篇文章发表于某月某日几点几分几秒,在此情形下,他辩无可辩,只好承认。“我心里想,都是在替别人说话,应该没什么大不了的。”按照他们的要求,他在讯问笔录上签了字。凌晨3时左右,李海明获准回家。

惹祸的几篇网文

据李海明介绍,有关部门调查的主要是四篇文章。

第一篇是他在2005年12月16日用“17951”的网名在论坛上发表的《江W,你怎么了?》。文中写道:“看过关于你的一些报道,也听过关于你的一些小道消息,总体感觉你还是一个头脑清醒,有大谋略的人,只是近一年来,对全集团公司上下发生的一些事情产生了迷惑……”

“三个亮点(指质量标准化、企业文化、环境综合治理——记者注),有钱了,改善一下工作和生活环境,无可非议,但也不至于在井下铺大理石啊,这是三个亮点工作最让人非议的内容之一,各矿这样那样的形象工程、重复建设项目浪费了多少资金?

“太多的形式主义,填那些谁也不信的ABC卡,浪费了多少纸张和精力,统一服装有那个必要吗?……‘仓廪实而知礼节’,多给工人发些工资,工人自然拥护你,工人自信心强了,集体荣誉感提高了,不是比做什么都能提高企业形象吗?

“小区整合,那么多不同意见,一意孤行,我行我素,听不得一点不同意见,盲目地强调服从与执行,毕竟还是民主社会,连美国民主党都能在公开场合抨击布什对伊拉克的入侵,我们就不能有一点民主的声音吗?

“中国自古‘不患寡而患不均’,把工人与干部的工资距离拉得那么大合适吗?事实证明,高薪未必真能养廉,最近我们集团公司被检察院查出的那么多贪污分子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不要害怕与群众接触,群众才是支撑集团公司这座大厦的基石,人为地拉那么远的距离有什么意义?准军事化管理有必要吗?敬礼,报告,把个矿区搞得不伦不类,能提高产量还是能确保安全,根本就是不搭界的事……

“最后一点,不论什么时候都不要忘记我们共产党人的三大作风,理论联系实际、密切联系群众、批评和自我批评。”

“在这篇文章中,我主要就我们集团公司某些单位存在的铺张浪费、形式主义、工资差距较大等问题进行了批评,我认为,盲目地强调服从与执行、搞准军事化管理在企业内没有任何意义,同时也对某些领导的官僚作风及选人用人方面进行了抨击。”李海明说,文章中他还写到在论坛发表针对矿务局意见的“大多数同志是没有任何个人目的,直抒胸臆,仗义执言,是真心为集团公司好的同志,……监督太严了会更乱的。”

记者注意到,文中也有这样的语句,如“你怎么能听任王MN那样的神经病胡作非为呢?你看看自从他来了之后,矿区上下被他搞得天翻地覆,怨声载道。”“……拉大旗做虎皮,欺上瞒下,助纣为虐,营私舞弊,腐化堕落,为非作歹,无法无天,有这样的领导干部,怎么能让工人心平气顺?”

2006年6月30日,他用“世人皆醉”的网名在论坛发表了《“三个亮点”是促进还是妨碍了企业的发展》一文,认为“枣庄矿业集团公司不遗余力推行的‘三个亮点’建设,已经并且仍在严重影响着各基层单位经济效益的提高”,并认为准军事化管理是被“强制推行的奴性化”管理,“完全没有一个企业管理者应有的智力”。

同一天,他还发表了《枣矿还是枣庄人的枣矿吗?》一文,对领导层任用上的一些现象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李海明自己也承认,第二篇和第三篇文章的笔调都非常尖锐。记者注意到,这两篇文章中有大量篇幅是谩骂,出现了“疯子”、“汉奸”等词语。

2006年9月14日,他再次使用“世人皆醉”的网名,在论坛发表了《圆梦》一文。这是一篇小说体的调侃文章,主要描述了2006年9月28日某矿集团万人阅兵式的隆重场面:

“2006年9月28日,秋高气爽,万里无云,彩旗招展,锣鼓喧天,某矿集团万人阅兵式在操场隆重举行,某市地方领导和武警某部队有关领导受邀参加了阅兵仪式,宽阔的操场上,来自全矿区36家单位的36个方队,衣着整齐,精神饱满,正准备接受检阅。

“上午9时18分,阅兵正式开始,只见集团公司领导姜猥,身着由矿业集团骐骥制衣厂制造的少将服饰,全身披挂得光彩夺目,乘坐由王命难驾驶的阅兵车绕场一周,并不时用他带有浓重淄博口音的嗓子向接受检阅的矿工们大叫‘同志们好’。矿工们齐声回答:‘首长好!’姜的脸上始终洋溢着幸福而满足的笑容……”全文950字,文章里所描述的内容与后来枣矿集团军训会操的事实有很大出入,李海明说:“我只是看不惯这种劳民伤财的形式主义做法。”

遭遇一连串处分

李海明说,他从未想到会有人这样追究他的责任。“很明显,我之所以发表这样的文章,是对我们集团的管理模式和种种看不过去的现象进行批评,反映广大职工中普遍存在的一种情绪,对于我个人没有任何利益。”

但结果却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就在他全部承认的第二天,当地派出所的一名警察将他带到了派出所进行讯问,并且作了笔录。李海明说,当时有警察告诉他,说犯的只是小错误,到不了拘留的程度,让他放心回家。

可刚过了一个周末,10月16日,有警察向他递送了薛城区公安分局下达的《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决定书》上说,他的这些文章是“歪曲事实进行诽谤”,“决定给予李海明行政拘留七日的处罚”。当晚,他被送往薛城区常庄拘留所拘留。

“虽然我不服,但还是遵照执行了。”但他没有想到“更大的处分在后面”。10月18日,三处纪委书记宫学贵等人前往拘留所,传达了三处对他的处理意见:开除党籍,撤销正科级,取消管理岗位,降为普通工人。

10月23日,李海明拘留期满,第二天,单位有人向他传达了三处对他的工作安排,要求他去贵州工作。李海明说,他考虑到父母年迈需要照顾,请求单位另行考虑,让他留在枣庄工作。一周后,单位再次通知他去贵州报到,声称“如果不去,一切后果,自己负责”。当天下午,李海明在大众论坛上发表《我还想再说几句话》的帖子,表明了对开除党籍、降职等处分的不满,表示将逐级申诉。

第二天,三处主要领导找到李海明的姐姐,要她转达可以不让李海明去贵州工作的意思,但必须写出保证书,不再发表任何有关矿业集团的言论。

“我姐姐转达给我以后,我同意了。11月2日,我去了一个机修厂报到,被安排做门卫工作。”李海明说,此后他确实是谨言慎行,没有在网络上发表过任何有关矿业集团的言论。“但在1月初,有人在网上说我不做声了,是被人收买封口了,我辩驳了几句,告诉他,在这个容易被买走良心的时代,我要用漫长的时间来等待正义。”

“几天后,三处又通知我说因工作需要,要将我调往贵州工作。”李海明说,“可能就是这几句话,又惊动了他们。”1月22日,单位劳资科通知他,此后机修厂不再给他发工资了,并开具调令,上面写明“元月24日下午4点跟车到贵州绿塘煤矿报到”。

纪委负责人:处理符合组织程序

记者就此向三处核实,三处多名工作人员一听到记者介绍身份,就挂断了电话。三处纪委书记宫学贵表示,他们的做法理符合组织程序,但以采访须经上级部门同意为由,拒绝了记者进一步采访的要求。

在李海明提供给记者的一段他与宫学贵通话的录音中,记者听到了一些解释,宫学贵表示:“你在网上散布信息,针对某些领导人进行侮辱谩骂,这已经超出了企业内部的范围。行政拘留不是一般的拘留,那不是违法吗?处分条例中根据你造成的影响和认错态度,(认为你)已经不具备党员条件了,所以组织才作出这个处理。”

枣矿集团宣传部部长周脉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个情况现在很清楚,事实确凿,他本人也承认。集团公司处理他,不是没有规矩,而是根据法律来的。”

但李海明表示不服。从1月23日开始,他展开了积极的申诉。在他提供的一份申诉书上,记者看到,他对单位的处理提出了疑问。

他表示,在《关于给予李海明开除党籍的处分决定》中,认为他“侮辱、诽谤他人”的说法与公安机关认定的事实不符,他在申诉书中写道:“临山派出所相关人员及公安机关的《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中,并未认定本人存在侮辱行为,故该处分决定依据的事实被人为夸大。”

记者从临山派出所负责处理此案的种法功警官处了解到,派出所确实没有认定李海明有侮辱行为,而只认定了诽谤行为。

李海明说,他还重温了《中国共产党章程》和《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的相关条款,结果发现,有侮辱、诽谤他人的行为,“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党籍处分”,他只被行政拘留7天,属于轻微违法,达不到开除党籍的程度。

他还对单位丝毫不提他反映的问题是否属实很有看法。

“准军事化管理”见闻

李海明在网上宣泄他对枣矿集团的不满情绪。据记者调查,他披露的一些情况并非完全无中生有,如井下铺地砖和墙砖,实行准军事化管理引起部分职工不满等等。

他说,他之所以选择在网络论坛上匿名发表对枣矿集团的看法,而不是通过其他渠道反映,是因为他感觉单位“听不得一点不同意见,盲目地强调服从与执行”。

他认为,正是这种“准军事化管理”强调的“无条件服从和坚决执行”,压制了群众的呼声。

枣矿集团宣传部部长周脉海否认了这一点,他说,很多单位推行自主管理,实行个人自主、班组自主,既有民主又有集中,反映问题的渠道也很多,比如煤矿有矿长信箱等。他表示,有人不理解,是因为“职工的素质不齐,他们跟不上前进步伐”。

“有很多方面,没有规矩怎能成方圆?没有制度怎能执行?”他说,中国的员工历来自由散漫,缺乏法制化,“企业管理靠什么?靠的是制度。准军事化管理嘛,我认为只有这样,才能锻炼出一只高素质的产业大军”。

“服从与执行”是准军事化管理的核心

在李海明的几篇文章中,他多次提到了对“准军事化管理”的意见。

记者了解到,“准军事化管理”是枣矿集团“三化管理”(准军事化、精细化、市场化)的组成部分。在周脉海提供的一份材料中提及,“准军事化管理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记者在枣矿集团的“准军事化管理细则”中看到,有12章共75条对该管理模式进行了详尽的诠释。

如第一章的总则中,表明这个细则是“参照中国人民解放军《内务条令》”制定的,目的是为了“把矿区建设成军营,把员工塑造成军人”。

在第四章“服从执行”中,则规定“对上级决议、决定、指示要无条件服从,坚决执行。”

在第八章“着装举止”中,要求员工在单位内走路时,“行人应走人行道,并靠右侧行进,要二人成列,三人以上成一路纵队,保持齐步走的要领”,并且“严禁嬉笑打闹,做到不袖手、不背手、不勾肩搭背”等。

第九章“礼节交往”要求员工“每天第一次遇见领导应当敬礼,领导应当还礼”。

该“细则”还规定了处罚措施,如“对违反本细则条款的单位或个人应随时给予批评教育或经济处罚等处理。经济处罚视情节及认识态度,处10元至100元罚款”等。

记者采访了枣矿集团多名员工,他们表示,“服从与执行”是“准军事化管理”的核心内容。

该集团中心医院一名员工说:“在集团内,下级对上级的指示,只需要执行,不需要分析对与错,在这种服从、执行的前提下,没有任何借口。”

第三工程处一名员工则表示:“上面要求我们无条件服从和执行,心里不愿意也没有办法。比如现在加班没有钱,晚上加班到凌晨4点也没有加班工资,心里当然不乐意,但也必须服从”。

职工质疑:这样管理是不是科学?

据周脉海介绍,枣矿集团推行的“准军事化管理”,是汲取了集团下属单位柴里煤矿的经验。记者在柴里煤矿进行实地调查时看到,在柴里煤矿矿区内,每一条道路都划有人行道,员工们穿着统一的服装,严格地按照二人成列、三人以上成一路纵队的方式行走,一直走到有斑马线的地方才拐弯。没有人敞开衣裳,也没有人卷起衣袖,虽然是中午下班时间,来往的员工很多,但大家都走得很静默,很少有人说话。

一名员工解释,中午督察队要出来检查,所以大家都很小心,不愿意多说话。“现在要求还不太严格,前一段时间,矿上推行说普通话的时候,更没有人愿意说话,因为督察队无处不在。”他说,“推广普通话的时候,为了不被罚款,工人们在路上见面也就打打手势、点点头。”

另一名员工则表示:“我们这里的惯例就是落实到经济上,就是罚钱。没戴证章罚钱,背着手走路罚钱,随地吐痰罚钱,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督察队还经常向工人提问,比如矿上下发了什么文件,矿长在早晨的会上讲话的主要内容是什么等等,工人答不上来就要挨批或者受罚。”

记者了解到,自从枣矿集团全面推行这一制度后,下属数十个单位采取的措施与柴里煤矿差不多。记者采访了蒋庄煤矿、田陈煤矿、付村煤矿、新安煤矿等多个矿区的10多名员工,他们也证实了这一点。

新安煤矿一位工人表示:“这样做让我们觉得精神很紧张,很没有做人的尊严。在这样的制度下,谁还敢正当地反映意见?”

宣传部长:只有这样才能锻炼出高素质的产业大军

在枣矿集团的多个下属单位,随处可见各种形式的标语。这些标语出现在宣传栏、喷绘画、站牌、横幅上。比如,“以军队的纪律要求员工,以军人的天职强化执行”,“服从无条件,执行无借口,落实无阻力”等。

“这些标语让人神经紧张。”一位曾在蒋庄矿工作过的员工表示,这些标语的目的,就在于宣传和推行“执行文化”。但他认为,大家之所以接受、遵照这套管理规则,“并非乐意,实在是出于无奈。”他说,枣矿集团不错的效益让大家谨小慎微。

枣矿集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层干部也表示,现在集团效益不错,大家都很珍惜工作机会。“目前就业形势严峻,沉重的就业压力使工人们处在弱势地位,不敢不服从,也不敢不执行。”

在枣矿集团提供的资料上,记者了解到,在1999年前后,枣矿集团曾举步维艰,不仅出现亏损,而且一度到了停运、停电的窘迫境地,大量工人下岗。2000年以来,能源价格上涨,枣矿集团开始扭亏为盈。2006年,企业总收入170.8亿元,是1999年的6.62倍,职工人均年收入达到3万多元,是1999年的4.54倍,集团的利润更是达到了10亿元以上。

有员工质疑,枣矿集团的效益不错,到底是通过“准军事化管理”管出来的,还是与宏观经济形势更有关系?他认为煤价上涨是主要原因。

周脉海坦言:“如果国家的宏观形势不行,仅靠管理,出不了效益。”他认为,“管理出效益,管理提高效率,两个因素都有。”

枣矿集团的一些员工也没有全然否认准军事化管理带来的好处。在柴里煤矿,有工人就表示,这里已有3年多没有发生过大事故了。一位参加过会操的员工也表示,搞军训不能说没有好处,通过军训可以改掉懒散的习惯,增强执行意识。

接受记者采访的许多员工认为,这种管理方式让他们觉得人格尊严受到了伤害,也让他们精神高度紧张。形式主义的东西比较多,而实质性的东西太少。他们同时认为,军训、会操等花费很多,划不来。

周脉海却强调,“准军事化管理”的本意“是想让矿区工人始终保持一种良好的精神状态和战斗力,干任何事情(都有)精神压力,现在是市场竞争的社会,可能有精神压力。国家推行市场经济的时候,(可曾)考虑企业是不是有压力?压力要变成动力嘛。”

周脉海说,只有这样,才能锻炼出一支高素质的产业大军。“你看德国,很讲究文明礼貌,很讲究规矩。但国内却不怎么讲究秩序,这怎能锻炼出高素质的产业大军?素质低,能适应整个国家现代化的发展吗?”

枣矿集团10人因发短信受处分

在李海明被拘留的第三天,也就是2006年10月18日,枣矿集团第三工程处下发了《第三工程处关于加强矿区网络、信息行为管理的暂行规定》,上面列出10个方面的内容,要求三处员工不得通过网络和手机传播有关信息。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有几个方面,一是触犯刑律的交司法机关处理;构成违纪的,是党员或者管理人员的,要给予开除党籍及以上处理,同时取消其管理人员身份;对非党员职工,给予开除、留用察看及以上处分。二是对违反规定的在职职工,除以上处分外,“还要对纵容、包庇和知情不报的在本处工作的直系亲属,追究连带责任。”三是要求“每个职工都要写出书面承诺书”。

在《倡导网络文明,共建和谐矿区,第三工程处职工维护网络信息服务秩序承诺书》中,记者也看到了“如果违反上述承诺,本人及直系亲属将自愿接受党纪、政纪处分及经济处罚”的文字。

“在枣矿集团,许多人是一家子都在这里工作,所以这个约束力是非常大的。”三处有员工表示,以后真不敢乱说话了,怕连累父母妻儿。

在三处,也曾为发短信处理过员工。在一份名为《关于对张明海、邵加芳等人所犯错误的处理决定》的文件中,有这样一段话:“(2006年)9月上旬,在贵州新区站街和绿塘工地人员中有煽动三处员工消极怠工的短信谣言,干扰了两个工地的正常工作和生活秩序。为了查清编造传播谣言的来源,成立专门调查组。”

记者了解到,这些短信主要包括以下几条内容:一是“远看三处像天堂,近看三处像银行,来到三处像牢房,不如在家放牛羊”;二是“人人都说三处好,傻冒都往三处跑,三处挣钱三处花,根本无钱寄回家”;三是“三处领导就是好,领着工人贵州跑,大方清镇美如画,其实个个都在骂”。

根据该文件,一共有10名员工因涉及此事件受到处分。其中,1人被解除劳动合同,并被罚款2000元;1人被开除矿籍,留用察看1年,罚款3000元;其余8人每人被罚款1000元。其中,有一位主管被降为副主管,两位工长职务被撤销。

文件给出的理由是“为严肃政纪,打击造谣滋事等歪风邪气,教育本人、警惕大家”。 (中国青年报) 记者:叶铁桥钟灵毓秀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唐荆陵先生被请进国安喝茶

  • 下一篇:请关注朱虞夫先生的安危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