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人权观察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广州民主人士郭春平 先遭绑架传唤后被驱逐搬家         ★★★
广州民主人士郭春平 先遭绑架传唤后被驱逐搬家
作者:民生编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4-08-29 16:59
民生观察工作室2014-8-29消息:广州民主人士(南方街头民主运动发起人之一)郭春平,继26日晚在广州街头被国保突袭绑架并传唤后,今天上午又被广州市黄埔区国保警察带领多名保安及房东等人找到他的住处,非法逼迫其搬离目前所租住的黄埔区塘口村出租房。对此,郭春平告知国保说“你们赶得我居无定所,我在番禺、白云、天河、黄埔都住过,现在,广州处处都是我的家!”。
 
据郭春平消息称,在8月26日夜里十点多,他办完事后回到了广州黄浦区塘口村,当他经过一辆挂着粤B牌照的轿车时,三个陌生人从车上跳下来,其中一人在身后小声叫了一下他的名字,还没等他回头,两个人已经从他背后摁住了他的肩膀并扭住了他的胳膊。随即,他被押到了广州市黄埔区渔珠派出所进行非法传唤。详见《郭春平:为了免于恐惧的自由!——8月26号夜晚被非法传唤小记》
 
郭春平:为了免于恐惧的自由!——8月26号夜晚被非法传唤小记
 
2014年8月26日夜里十点多,我回到黄浦区塘口村(我在广州的临时栖居之所,一个小城中村)。因为居住的人少,且离中山大道有段距离,所以无论白天还是夜晚,小村庄却有着自己的一片宁静。夜晚街上的人乘凉的,路边大排档吃饭的,与往常一样的节奏,没什么异样。
 
塘口大街的池塘边上停满了车辆。当我经过一辆挂着粤B牌照的轿车时,三个陌生人从车上跳下来,其中一人在身后小声叫了我的名字,还没等我回头,两个人已经从背后摁住我的肩膀并扭住了我的胳膊。
 
一辆粤B(深圳)牌照车上的陌生人在街上突然对我强行控制,着实惊吓了我一下,难道我遭遇了黑社会绑架?还是跨市抓捕?
 
我一边挣扎,一边大声喝问他们:“你们是什么人?干什么的?为什么抓我?”
 
抓我的一个人说道:“等会儿你就知道了,配合点,别吵吵!”
 
很像广州国保以前抓捕我时的语气,我顿时明白了对方是什么人。
 
于是我大声质问:“你们抓人要出示证件,要有法律手续,你们的证件呢?”
 
我的大声质问,吸引了周围人的目光。
 
一位国保掏出证件,在我面前晃了晃,就收了回去。
 
我仍然质问他们:“是以什么理由抓我?要传唤我,就要有传唤证。”
 
这时,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一个以前抓捕传唤过我的广州国保走过来,恶声说道:“你这个流氓,想抓你就抓你,要什么法律手续?”这个卑鄙无耻的国保,为了污名化抗争者和掩饰自己的可耻身份与行为,竟然恶狗先咬人,误导周围不明真相的人!
 
“打倒共产党!”“自由、民主、宪政!”“反对独裁!”,对着周围的人,我高喊口号,也便于向群众表明自己抗争者身份。。
 
这个广州国保顿时大怒,说:“好,你叫,你不配合是吧?我塞住你的嘴,让你喊!”
 
这个穷凶极恶的国保抓起一个我随身携带的苹果,恶狠狠地往我嘴里塞,另两个国保强力扭着我的胳膊,我被他们摁在一辆面包车的后背厢处,动弹不得。
 
僵持了一会儿,国保把苹果拿开,要我不准再喊,要我老实配合点,不然就不客气。
 
我往地上吐了口唾沫,感觉嘴里有血迹吐出。
 
随后,这个国保简单的搜了我的身,把我的手机、上衣口袋的羊城通卡非法搜走。
 
这时,另一位以前抓捕传唤过的国保走了过来(此国保应该是他们的头目)。我讽刺的说道:想不到还要劳你的大驾!
 
“你来广州多长时间了?以前把你送回去,你又来广州想捣乱是吧?”他阴沉沉的问道,
 
我:“首先广州不是一个国家,广州也不是你的广州,我作为合法的公民,我想来就来!,我追求民主,有什么错?你为什么非法抓我?你拿法律手续来!”
 
国保:“你能来,我就办法让你走!我们是警察,当然可以抓你。”
 
我:“你们不是警察,你们是国保!是党卫军!”
 
此时另一个国保走过来,抓住我的胳膊,“走,跟我们走!”,随后 ,我被几个国保押到了黄埔区渔珠派出所。
 
不明身份的人在大街上随便抓人,许多人围观的情况下,村口的两个保安,却无动于衷,没有任何反应,事后想想,看来晚上对我的抓捕,广州国保已经与村里的保安打了招呼。
 
被带到渔珠派出所后,在大厅里,一个国保与保安对我进行看守,在大概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并没有立即对我进行讯问。我问了下保安时间,他说现在11点的样子。
 
他们问我要身份证,我推说身份证没带身上,在我的委托律师隋牧青处。我想,如果他们真的找隋牧青律师查找我的身份证,那隋律师就会知道我目前的处境。问住址具体是那里,我说现在工作还没着落,居无定所。
 
在渔珠派出所大厅里,沉默中坐了一个多小时后,广州国保(他们的头目)开始对我进行做笔录。我追问他:“你现在以什么理由抓我?”
 
国保:“不是抓你,是口头传唤。”
 
我:“口头传唤也需在有个理由啊?”
 
国保:“我怀疑你涉嫌扰乱社会公共秩序。”
 
笔录开始无非就是个人身份情况与家庭情况的讯问,问过这此些之后,他开始切入正题。
 
“你认识杨茂东(郭飞雄)吗? ”  国保此话一出,立即让我警觉起来。
 
著名异见人士人士郭飞雄(杨茂东)自2013年8月被广州国保以所谓“聚众扰乱社会公共秩序罪”抓捕,郭飞雄(杨茂东)、孙德胜案有可能于近期开庭。世人都知道,这是中共当局赤祼裸的政治迫害,
 
此时,广州国保问我这个问题,是什么目的?是不是想搜集不利于郭飞雄的证据?
 
“不认识”,我答道,这是避免纠缠的办法。
 
“不认识?”该国保有点扫兴,冷笑着说道。“你说你不认识杨茂东,这有意思吗?,你不认识杨茂东,那你为什么为他捐钱?”
 
在被国保抓捕传唤前,我一直在思考,是因为什么事抓捕传唤我。该国保的这句话,一下子让我明白了原因。
 
26日下午三多,我到天河区看守所,想为郭飞雄、刘远东、孙德胜存点钱,希望能对他们在看守所的生活有所帮助。而且,计划为孙德胜多存点。但到了窗口,工作人员说天河看守所里面目前不卖商品,已经一年多不收现金了。这让我有些失望。因为一年以前,我和孙德胜曾来这里,为刘远东存过钱。但是在我进行一番繁琐的身份登记之后,既不允许为他们存款,也不给我查询他们的账户情况,我不仅铩羽而归,不想还招来了特务抓捕。
 
我:“我没有给他捐钱”,我仍然是避免纠缠的回答。
 
国保:“那要不要把证据拿出来给你看下?”
 
我:“你有证据,你尽管拿出来好了”,我想,如果拿证据,一定是天河看守所查询登记薄上登记的关于我的信息。如果国保把天河看守所查询登记薄拿出来,那他们对公民行为实施监控的卑鄙行为,就是自我曝光了。果然,国保没再往下回应此问题。
 
让我感到奇怪的是,国保讯问到我认不认识杨茂东,被我否认后,兴趣大减,对我往下的讯问,竟然不再做笔录。我推测,他原本是想沿着我认识杨茂东这句话,步步深入,问一些认为有价值的东西,但我说不认识杨茂东后,就没法一步步的问下去了,其它对他来说不感兴趣、没价值的东西,他就懒得做笔录了。
 
在余下的时间里,就是唇枪舌剑的一些对民主与独裁的辩论,问我认识广州那些人?参加了什么聚会?
 
我说:“我认识万庆良,他天天上报纸、电视,我当然认识他,不过,他前些日子被你们的纪委带走了,下一个被带走的,是谁呢?对于聚会,是正常的人际交往,这有什么?我现在没有收入,那有什么钱去参加聚会?”
 
国保:“你别跟我扯这些没用的东西,你的狗屁民主理论,在我这里没市场,你只能讲给你圈子里的人听。”
 
该国保又使出一惯的五毛理论,说我这样,对不起父母,是不孝,在广州做过许多事,不敢承认,不是男子汉,成不了大事,你们这些自称民主的人士,天天吹嘘自由民主,就是在忽悠别人,其实是为了你们自己的私利,甚至故意说几句羞辱我的话。
 
我:“你们共产党天天说欧美是敌对势力国家,但很奇怪哟,共产党的高官却争着往欧美移民,还把家属、财产都转移到欧美国家。重庆市前公安局长王立军关键时刻也是跑到美国驻成都领事馆。为什么不往朝鲜移民,为什么不跑到朝鲜领事馆?”
 
“现在,周永康完蛋了,下一个是谁?你只不过是他们的工具而已!处在权力金字塔的最底层,相比周永康得到的利益,你得到了什么?天天忙忙碌碌,为了谁的利益?”
 
“重庆市以前唱红打黑,公安局的同事,今天还在一起办公,明天就是同事审同事,这就是没有法治,没有人权的结果!”……
 
中间,又被非法搜身一次,钥匙此次被搜出,又扯了具体住那里的问题,有过以前被强制遣送时,自己的物品损失惨重的教训,我已提前有所防范,身上并无多少现金、物品。
 
又是一番的辩论,和不痛不痒的问答,之后,该国保威胁我:“我希望你自己离开广州,不然,我会经常传唤你,再过三天,我就会传唤你。”
 
我说:“走不走,是我的自由,不是你说了算。”
 
国保将笔录打印出来,让我过目后签字。
 
我说:“按照法律的规定,必须是两个警察出示证件,说明理由后才能讯问。而你,自始至终,不出示你的证件,不敢说你的名字,是个不明身份的人,所以,你讯问的笔录,我不会签字的。”
 
国保:“这里有警察在旁边座着。”
 
我:“但审问我的,却不是警察啊。所以,我不会签字。”
 
国保:“那要不要让警察再把刚才的程序走一下啊?”
 
我:“随便。”
 
该国保与身边的国保低语嘀咕了一阵,另一国保,要我站在大厅里有渔珠派出所字样的墙壁前,为我拍了两张相片。
 
之后,审问我的国保说,你拒绝签字,这份笔录同样具有法律效力。然后交待另一国保,在笔录上注明我已看过笔录,但拒绝签名。
 
随后,将扣押的手机、羊城通卡、钥匙还给我。
 
此时,我知道,此次非法传唤应该结束了,我说:“我可以走了吗?”
 
国保:“你可以走了。”
 
走出渔珠派出所后,打开手机,时间已是27日是凌晨2:30分。路上,除了呼啸而过的车流,鲜有行人。面对空旷的夜色,我不禁感慨:何时,我们可以心情安祥的走在大街上而不必担心随时被失踪?何时,我们可以心情安祥的待在自己的小家里而不必担心有人会破门而入?何时,我们可以心情安祥的享受日子的朝起夕落而拥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我想答案在每一个良知未泯者的心中!
 
这种抓捕、传唤乃至遣返,自我2011年与袁小华、刘远东等同仁发起广州街头运动以来实为家常便饭,过往一直认为都是在所难免之事,故而懒得行诸文字。而今我觉得有必要曝光这些党卫军的丑恶罪行,不仅是为它们的恶行留下记录,更是为了我们争取免于恐惧的自由而呼。
 
郭春平联系电话:15814819686
 
2014年8月27日


上图为:郭春平




上图为:郭春平今天被迫搬家现场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天津许乃来再被非法关押 八岁女儿面临辍学

  • 下一篇:著名维权人士王译、华春辉夫妇今获释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