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人权观察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公民吊唁唐荆陵亡母小记         ★★★
公民吊唁唐荆陵亡母小记
作者:民生志愿者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4-09-28 15:21
2014年9月23日下午,被中共当局以“煽颠颠覆国家罪”批捕的广州维权律师唐荆陵的母亲突然辞世。噩耗传来,唐荆陵的妻子汪艳芳女士悲痛不已,旋即致电唐案的代理律师刘正清先生与广州市的办案警方,要求他们依法为唐荆陵申请取保候审,以使唐荆陵能够尽快返回位于湖北荆州弥市镇的老家,为亡母奔丧尽孝。但是,广州市的办案警方却以“此事不归他们管”为由,予以推辞。
 
翌日,刘正清律师又亲赴广州市第三看守所,以书面申请的形式再次为唐荆陵申请取保候审,但是看守所方面再以“唐荆陵已被批准逮捕,不予取保”为由,拒绝了刘律师的取保申请。无奈,汪艳芳女士只好独自返回荆州老家为亡母治丧守灵。
 
9月25日,汪艳芳回到了荆州老家开始为老人操办丧事及彻夜守灵。与此同时,亦有数十位外地公民获悉后远道而来,为唐律亡母献花致哀。
 
9月26日凌晨5时许,本工作室一位志愿者为了避开当局的非法稳控,于5:30分许起床驾车,“奔袭”一百多公里来到了荆州弥市的唐律老家,向唐律亡母吊唁致哀。途中,该志愿者为了避开当局的追踪与骚扰,一直不敢打开手机问路,以致其多次在弥市镇纵横交错的乡间小道上跑错路线,直至早上9时许,他才到达弥市镇姚家村口。
 
顺着姚家村狭长的乡间小道直走了约2公里,志愿者来到了姚家村8队附近。在一个路口的拐角处,志愿者问路于几位老农,这几位老农谨慎的询问志愿者“你到唐家干什么?”志愿者回答“给唐家老母送花圈”,老农们在矜持了一阵后,告诉志愿者:“前行500米后再左拐就是,但是你要注意那里有派出所的人在‘检查’。”
 
谢过老农后,志愿者继续前行。不久,即在一商店门前看见五六名壮年男子围坐在店前闲聊,而他们的身旁则停放着两辆印有“检查”字符的摩托车。这些人见志愿者驾驶着外地牌照的车辆驶来,纷纷聚拢目光审视,在志愿者即将接近他们时,他们开始挥手致意志愿者停车检查,但志愿者佯装没看见加速驶过了该商店。再前行约二百米,志愿者看到道路左侧的岔路口处有一排整齐的村居,且有鞭炮声响。于是,就循声而去,穿过一排排稻场后,终于看到了一大群人在操办丧事。
 
来到治丧现场,志愿者一眼就看到了唐荆陵的妻子汪艳芳女士。下车后,双方握手致意,志愿者向汪女士致以慰问并送上了花圈、红烛以及礼金。汪艳芳女士对志愿者说“感谢来悼!可是你来晚了一点,唐母刚刚出殡正送往埋葬地去下葬,且你此时来悼恐将遭遇便衣维稳。”正为难之际,唐荆陵的老父亲前来指点迷津,经他指引,志愿者与汪女士穿过一片棉花田,七弯八拐的先行来到了下葬地点等候。
 
大约半小时后,百余人的治丧队伍浩浩荡荡奏哀乐而至。此时,志愿者看到了几位熟悉的身影,他们分别是维权律师张科科、北京公民翟岩民、南京公民王健、东北公民迟进春、武汉公民彭汉怀、王艳,以及维权人士“无界道长”、 律师王全平、刘浩等人。志愿者与他们见面后,大家纷纷表示,唐荆陵被当局关押且不肯让他取保奔丧,他们这些现代公民愿替唐律师披麻戴孝,为仙逝亡母送终尽孝。
 
不久,唐母的棺椁停放到了墓地现场,那里是一片绿叶环绕的棉田一角。在那里,治丧的队伍暂时歇息了下来,几名身强力壮的中年男子开始挖掘墓葬,而唐荆陵的朋友们也在此时开始三三两两的围坐在草坪上小歇。志愿者从他们的口中获悉,在这个治丧的队伍中有很多维稳便衣参杂期中,他们此行的目的是监视唐荆陵的朋友,禁止他们议论时政及将唐母治丧过程拍照上网。
 
因为,就在昨天,有数十名各地公民及维权律师来到这里吊唁,期间有公民将治丧现场的场景拍照上传,引起了很多网络媒体及网友们的关注。此外,还有一些吊唁公民当众致辞演讲,为唐母忧儿被捕,伤身离世表示悲愤;为唐律不获取保奔丧而谴责当局完全没有人道主义精神,严重破坏了中华民族的传统孝道。
 
是夜,当局就开始威胁家属并驱赶唐荆陵的朋友们,凌晨1时许,在唐家吊唁的中山大学艾晓明老师、广东维权人李小玲、刘辉及一些南方街头运动人士等数十人就被当地政府派来两辆客车强制押送离开。
 
而26日早上5时许,又十多名律师及十多位公民通过各种路径来到唐家吊唁,当地政府的维稳人员发现后又开始要求他们离开,期间有部分律师随后离去,但是还有许多公民坚称维稳人员的要求违法,并坚拒离开。后几经家属交涉,终以“来友不准拍照现场,不准上网宣传,并须交出手机及照相机;不准发表演讲;不准出现在治丧队伍的前面;治丧完毕后立即离开”等为条件,才允许来友参与吊唁,而来友们顾及家属的难处以及治丧的氛围,勉为其难的答应了维稳人员的非法条件。
 
在众人小歇期间,有公民不忍沉默,开始小范围的抨击当局无道,称值此中国人传统尽孝之际,当局违背人道主义精神,不肯取保唐律回家奔丧,这种做法简直令人不齿。亦有公民朗读友人写下的吊唁赋诗:英雄失母天地含悲,哀思不尽秋夜雨;佳儿羁狱举国同愤,清醒有时万民心!百年难觅百年伤 华夏男儿走四方 日月悠悠催脚步 江河滚滚入胸膛 天涯共望风云色 海角独闻雨露香 血泪流干回首笑 花开正在铁窗旁。——唐荆陵律师母亲去世,挽唐母联。
 
时至11时许,墓葬挖掘工作完毕,下葬仪式正式开始。随即,锣鼓喧天、鞭炮齐名,唐母的棺椁被徐徐沉入墓穴之中下葬。之后,大家相继鞠躬默哀,唐荆陵的友人们也来到墓前依次替唐律向伟大的母亲三鞠鞠躬,致哀!
 
11:30分许,吊唁结束,众人返回唐家午饭,而来友们在维稳人员的监视下准备离开。此时,唐妻汪艳芳为了表达对来友们的感谢,要求与友人们一起离开到弥市镇去设宴慰劳。12时许,汪女士与来友们先后叫车离去,在12:40分许,友人先后到达弥市镇,期中,有数位朋友因有事先行离开,而剩下的16位友人齐聚一饭店聚餐。席间,大家再次吁汪艳芳女士节哀,并共同举杯向唐荆陵律师致敬!感谢他多年来为推动中国的公民进步事业所做出的巨大努力!
 
14时许,聚餐结束,部分来友换上印有“当人民恐惧政府即为暴政”的文化衫,来到饭店门前合影留念,并再次呼吁当局早日还良心犯唐荆陵律师以自由。在此期间,有路人前来围观,且有一年轻人上前向公民们表达敬意,并向公民们索要“公民“徽章,及互留电话和网络联系方式,望今后能够学做公民。
 
14:20许,本工作室志愿者驾车送汪艳芳返回唐家,15时许到达唐家后,汪见唐父忧心忡忡、闷闷不乐,便劝慰老父宽心并请他一同前往广州居住,但老父婉言拒绝。据汪艳芳事后告诉志愿者说,老父为唐荆陵没能回家奔丧而难以释怀,他拒绝随往广州居住也是怕在广州闻讯唐被判刑而愁苦。
 
15:30分许,在家人的一再催促下,汪艳芳搭乘志愿者的车辆去往荆州火车站,准备在此搭乘火车去武汉,之后再转车返回广州继续办理唐案事宜。途中,志愿者与汪艳芳看见村口的维稳人员依然在职守,当他们驾车驶离姚家村后,又发现一辆白色无牌照汽车一直尾随,期间,志愿者曾试图甩开该车辆,但都被反复跟上,直至荆州火车站其才离开。
 
16:30分许,志愿者将汪艳芳送到荆州火车站后与其告别返程,在到达荆州高速路口附近时,志愿者再次看见那辆无牌照车辆尾随其后,直至志愿者驶入高速公路收费站时,该车才完全消失在志愿者的视野之中。
 
进入返程高速路后,志愿者才打开手机查看消息,发现从早到晚有5个维稳电话打来。18:10分,志愿者回到家中,后听妻子说辖区维稳人员也拨打了她的电话询问志愿者的去向。并且,维稳人员还亲自找到其母亲的住处,反复向其母打听志愿者的去向。
 
9月27日,志愿者接到辖区维稳人员电话,要求到志愿者家中来“家访”,志愿者以不适为由拒绝了“家访”,维稳人员就在电话中要求志愿者,以后一定要接听他们的电话,不要不接电话给他们添乱。
 
至此,志愿者吊唁唐荆陵亡母事宜结束。
 
通过此次吊唁,志愿者看到了中国社会的非法维稳是无孔不入、为所欲为。维稳人员可以不顾及法律法规,肆意的违法驱赶公民奔丧;肆意的践踏法律非法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同时,也让志愿者看到,中国公民的权利意识、抗争意识正在一步步增强,他们不畏强权滥权的打压,突破重重封锁,坚持为在押良心犯亡母尽孝,而这必将为中国的民主人权事业添砖加瓦,为中国公民的自由意志传播星星之火。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辽宁赵广军“寻衅滋事案”开庭日改为庭前会议

  • 下一篇:在京访民郝淑娥等人 被数十警察强送久敬庄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