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人权观察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武汉汉阳黑监狱关押者朱自发成功“越狱”         ★★★
武汉汉阳黑监狱关押者朱自发成功“越狱”
作者:民生编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5-02-07 00:12
民生观察工作室2015年2月7日消息:武汉市汉阳区拆迁户朱自发(武汉鹦鹉洲大桥通车日 拆迁户朱自发爬上桥头被拘留http://msguancha.com/a/lanmu49/2014/1229/11573.html)2015年1月27日到政府部门索要拆迁过渡费,没要到,反被关进黑监狱(汉阳区西大街小学边一个工地的一栋楼房里)。
 
1-29晚,朱自发成功越狱,现在逃亡。
 
朱自发的情况请见:
控告书
控告人:朱自发,男,1969年8月9日出生,汉族,住武汉市汉阳区墨水湖小区2栋三单元701室。
被控告人:樊彩云,女,武汉市汉阳区建设局局长(征收实施单位),汉阳区芳草路特1号区政府大楼327室。
被控告人:郭铁军,男,武汉市汉阳区五里墩街道办事处综治办主任,工委副书记,汉阳区汉阳大道七里庙577号。
被控告人:陶杰,男,武汉市鑫万濠拆迁有限公司总经理。
被控告人:周顺利,男,武汉市鑫万濠拆迁有限公司拆迁行动组组长。
被控告人:肖书发,男,武汉市鑫万濠拆迁有限公司工作人员。
被控告人:谭媛娟,女,武汉市鑫万濠拆迁有限公司片长。
 
控告事项:
1、被控告人樊彩云指使拆迁办采用绑架、拘禁手段强迫交易,请求撤销其行政职务并承担刑事责任。
2、被控告人郭铁军私设学习专班,提供场所参与拘禁和强迫交易,请求撤销其行政职务并承担刑事责任。
3、被控告人陶杰,领导、组织黑社会采用绑架、拘禁手段,亲自参与强迫交易,请求确认其犯罪并承担刑事责任。
4、被控告人周顺利,组织、指导并实施黑社会绑架,请求确认其犯非法拘禁罪并承担刑事责任。
5、被控告人肖书发,谭媛娟,组织实施2012年11月28日对控告人的拘禁和强迫交易行为,请求追诉其犯罪行为并承担刑事责任。
6、请求指认参与绑架、拘禁行为的犯罪分子和犯罪现场 ,确认其犯故意伤害和绑架罪并承担相应责任。
  
事实和理由:
 
2014年12月26日,我向汉阳区建设局送达了《请求履行拆迁补偿职能的申请》。汉阳区建设局没有在法定期限内给予答复。2015年1月23日,约见建设局局长樊彩云,要求给予回复。樊彩云跟我通电话,樊彩云在电话中说:她生病了,在打针,要我找谢萍华联系,樊彩云说谢萍华说的话能代表她的意思。随后,我到达了建设局,并见到了谢萍华和余剑波。我向谢萍华说明了家庭生活现在十分困难,请建设局先行支付部分过渡费,以解决眼前的困难。谢萍华说,周一对此答复。
2015年1月26日(周一),我到建设局,门卫不让进。经过电话沟通,樊彩云说:今天开会,明天亲自接待我。
2015年1月27日(周二),我先给樊彩云发了短信,内容为“我今天必须拿到过渡费”。九点到达区政府,樊彩云坚持要在信访局接待我,我也同意了。樊彩云在接待过程中明确说“不签订补偿协议,就没有过渡费”。我陈述了现在生活十分困难的详细情况,也讲述了房屋遭强拆后,两年来,没有收到政府一分钱的赔偿,且我被鑫万濠拆迁公司殴打、拘禁、逼签等不法侵害,损失惨重。先后租赁四处房屋,累计实际发生费用88000元,且我已经没有工作收入来源,与政府诉讼也发生了大量费用,家里已经揭不开锅了,请求先予支付部分过渡费救急。樊局长说个人借款2万。我认为个人借款也行。最好走过渡费支付账户。理由是:法律规定,先提供周转房,后拆迁。以后无论补偿是货币还是产权置换,都有过渡费要支付。拆迁两年多来,本人没有收到一分钱的补偿。实际已经支付了88000元,这笔钱属于我。是房屋被拆除后额外增加的损失。武价房2002【75】号已经废止,12元每平方标准,本人不认可。为讨要部分过渡费,建设局一直在恶意拖延和推诿,无可奈何,一定要拿点过渡费维持生活。我抽烟,在随身带来的黑包里掏出一个红色朔料包。樊彩云大声呼喊:有恐怖,爆炸。引来信访局一群工作人员围上来。混乱中,我的手锁在信访局会议室的铁窗上。樊彩云和信访局工作人员全部都到值班室去了。我从包里拿出一张纸,写着“揭不开锅,求过渡费救急。朱自发”,用夹子夹在胸前。十分钟后,一群警察涌入信访会议室,未出示搜查证就反扭我的双手,搜查全身和包裹。我大声抗议:没有爆炸物,仅仅讨要过渡费而已。警察拍摄确定没有危险物品后,录走我的姓名和住址离去。樊彩云和其他人也离去。信访会议室只剩我一人,锁在铁窗上。
下午一点左右,谢萍华端来盒饭,我胃口不好,没吃。后余剑波来谈话,我问是不是代表樊局长来的?答复是代表樊局长来的。余剑波说:可以给过渡费,5万,但产权人为胡承荣,要有委托手续,五里墩街道办##(记不住名字和电话)正在和你太太联系,请她来办理。我说,我太太出差,可以提供胡承荣署名的委托手续,发给樊局的手机里。因为街道办史忠明主任明确表示过,拆迁补偿问题不归街道管,要我找建设局。余剑波同意了。
一点三十分左右,经核实,委托手续已经发到樊彩云手机里。我打电话给朋友,要求他有时间来帮我核实钱款。下午三点,余剑波来告知:算借支。要经过领导审批。由街道财务支付。我要求樊局长来亲口核实。没有得到支持。余剑波当面打电话给樊彩云,樊彩云在电话中确认借款3万。她在江堤街办事,不能回来。我要求樊局长来信访局面对面说清楚,我可以等。樊局未予回应。随后余剑波口气变硬。威胁说要把我弄到拆迁办去谈,要88000元是做梦。下午四点,鑫万濠拆迁公司工作人员肖书发带两个不明身份人员来到信访局。我向外面朋友求救,告知朋友事情朝不好方向转化。同时委托我兄弟照顾好我的小孩,今天可能不能回去了。
晚上七点左右,一群不明身份人员,从汉阳区政府大院进入信访局,直接扯掉我胸前的纸卡,一位四十多岁男人指挥,他们用我的棉衣蒙住我头部。数人强行把我拖入停在信访局会议室门外,车头朝向汉阳区政府大院的汽车里,把我压在座椅之间,我既不能蹲,也不能坐,身体倾斜不稳。三个人爆打我的头部并用脚踢我。我挣扎呼救,绑架者殴打更凶。几分钟后,不明身份人员用铁链绑住我双手,勒索剧痛。后来发现双手变形。汽车行驶至少一小时,听说到了一个收费站。过收费站后,又大概行驶了一小时。沿途身体不稳,被他们认为反抗,不断遭殴。头蒙得严实透不过气来,又被他们认为反抗,遭殴。一路几次说:再闹,弄死我。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转折颠簸,汽车停了,我被人拖出来,又在地上拖行了一段距离,然后被数人扯住四肢,蒙住头部,抬上不知几层楼,丢在白色瓷砖地上。我在地上缓了一段时间,才踹过气来,被拉上一把蓝色朔料椅子上踹气。这时发现我双手被勒变形,在不足十平米的小房间里,挤入对方上十人,用凶狠的眼光逼视我。左边是钉上墙的窗帘,前面是钉上墙的横幅,内容为“集中化解信访积案学习专班”,右边墙上是喷绘,内容为2005年版信访条例。后面分隔有一个小厕所。这群人之一拿来一把夹剪,剪掉我手腕上的锁具后,大多数人离开了,只留下几个人在隔壁看守。并撤出多余的小凳,留下两把靠背椅子。半夜,一看守拿来一件蓝色呢制大衣,我用这件大衣包裹着身体,坐到次日。
2015年1月28日上午,那个指挥的男人带来一碗粉,同他一起来的,还有一个大腹便便的胖子,特征非常鲜明。我立即认出了那个胖子,就是2012年11月22日领头到我家骚扰的鑫万濠公司外围流氓。这个指挥的男人,也记起来了,是鑫万濠公司拆迁行动组的组长,叫周顺利。(2012年11月25日,鑫万濠公司外围流氓连续三天打砸,断电,放火,挑衅(22日_24日),25日,这一群流氓掐住我的脖子,从7楼拖拽至玫超市门前殴打,脚踢。并扬言要带我到茶馆去。被这个中年男人拦住。中年男人把我带到刘律师家门口落座,命一个流氓买来温家宝(注加多宝凉茶)给我。他说他叫周顺利,是鑫万濠公司拆迁行动组组长,给我看了他的身份证。周顺利说温家宝也需要他们做事。鹦鹉洲大桥工程是市重点工程,唐良智亲自开会,说工期紧。不按期签订补偿协议,就是唐良智屁股上的巴钉。唐良智给出的底线是:只要不死人。周顺利说,你想做钉子户吗并给我介绍了做订子户的四个条件:1、家庭有背景,2、家庭有实力,3、扛得住打,4、心理素质好。问我够不够条件做钉子户。我立马回答,我不是钉子户。周顺利就给我下最后通牒:限你明日下午5点钟前到拆迁办商谈,否则,嘿嘿,我先跟你道歉。)周顺利就是眼前的这个男人。在吃粉时,又一群衣着光鲜的不同年轻人来巡视,其中一位用皮鞋踢我,说:你吃得蛮好呃,我们吃的是热干面。我明显感到了压力。刚吃完,又一中年男子来到关押我的小房。那些光鲜男子肃立两旁。让出椅子,摆在我面前。中年男子坐在我面前。我说:陶总好。陶杰说:这里怎么样?我说:蛮好,周队长对我蛮照顾。陶杰停了一下,说:锁门,走。光鲜男们鱼贯而出。(陶杰是鑫万濠拆迁有限公司的总经理。2012年11月25日,周顺利最后通牒发出后,我于次日下午一点赶到位于马鹦路的拆迁办,等了四个小时,终于等到了鑫万濠的总经理陶杰。向他叙述了11月22日以来我家所受到的打砸、放火、侮辱、和殴打情况。并书面提交三点意见:1、制止手下暴力侵害,2、好好谈,3、我不做钉子户。陶杰摆摆手,说:我不懂你说什么,找他们。然后径直去睡觉了。)
周顺利安排手下买来一张折叠床和五套铺盖。我要他帮我和樊彩云通电话,周顺利拨通樊彩云电话后,转达了我的请求,并说,樊局不想和我通话,周顺利私下透漏我一个消息:我接到通知,下午,区、街领导要来看你。没有领导通知,我不能放你。我也是奉命行事。
等了很久,没有等到区、街领导,又一批鑫万濠工作人员来巡视,这里有肖书发带到信访局去的戴棒球帽青年,有拆迁阶段经常在社区出现的某甲。几分钟后,陶杰再次来到关押现场。伸出两指,某甲毕恭毕敬把烟放在陶杰手指上,并点燃,然后退立一隅。周顺利进门,陶杰挥挥手,周顺利识趣离开。陶杰观察了我一会,说:你还不和我谈的?我详细说了昨天的经过,并总结说,我只是要过渡费而已。陶杰跟我讲述了邓甲村###(名字记不住)的故事,###在汉阳维权是有名的,在这里关了38天,最后还不是乖乖地签了才走的。你,(指着新买的床铺)安心的在这里安营扎寨。安营扎寨,知不知道。然后走了。
此后,周顺利再也没有出现。周顺利说的,区、街领导也没有来。房间不通风,不通光。能听到桩机打桩的声音。其它一无所知。
恐惧感陡然而升。从信访局绑架,街、区领导不来,三十几人看守一人,陶总的排场和架势,2012年11月28日拘禁后的不予立案通知书…这不是官商勾结、有组织,有纪律的黑社会性质犯罪团伙吗!!!安营扎寨,安到什么时候?不就是非法拘禁逼签吗!!!
决定逃跑。
厕所里的小窗在天花板上部,很高。洞口很小,被红地毯钉住,里面和窗口之间,感觉是木板,也被钉死。这里不可能逃出去。小房的窗帘,打开不是问题,里面一层是木板,用一指长的钢钉钉的死死的,弄掉钢钉很困难,要不发出声响更困难。木板外是窗户,有没有窗棂或者防盗网,不清楚,几层楼高也不明。不被发现的概率太低,后果也是清楚的。怎么办!隔壁看守谈话声持续很长。安营扎寨,阶下囚是没有话语权的。赌!
老天眷顾,撬木板的响声没有惊动看守。扒开一条缝隙,感觉没有防盗网,这样平添了力量。三面钉子撬掉后,塞进椅子,人可以接触到窗,感觉是不对的,有防盗网,是铁皮网焊在铁框上。此一悲,旋即发现是点焊,可以摇开。点焊很水,弄开两个,第三个焊得很牢固,放弃。只有扭弯钢皮条,但钢皮条有很好的弹性,能推开出,力量一泄,就又弹回来。最后还是掰弯了它,漏出不到两格的洞,够脑袋出去了。发现窗以下三层。回头将大衣丢出去,以做落地的缓冲,将新买的窗单,扯成三条相接,加上人体身高,接近六米,可以了。越狱!身体勉强挤出来,屁股却被卡住,挣的精疲力竭,成功。2015年的第一场雨雪正下,工地一片泥泞,自由的空气真好,汽车颠簸两小时,竟然在市内打转,蓦然发现,黑监狱竟然开在西大街小学边。官商勾结,坑蒙拐骗,勾结黑社会强迫交易,无恶不作。樊彩云、陶杰等违法犯罪行为必将得到清算。依据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第二百二十六条、第三百九十七条的规定,对官商勾结,利用有组织,有纪律黑社会成员连续对同一受害人实施犯罪,系累犯。应加重处罚,以维护法律尊严,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维护控告人合法权益。
                                                                                                                    朱自发
                                                                                                                    2015年2月6日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南京王健被国保带回扣留 公民江淳接警电话后失联

  • 下一篇:湖北省十堰市访民瞿正生被从武汉抓回家中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