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人权观察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内蒙牙克石访民杨金芝失联 疑因拉横幅被抓         ★★★
内蒙牙克石访民杨金芝失联 疑因拉横幅被抓
作者:民生编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5-05-21 17:59
民生观察工作室2015-5-21消息:自5月14日多位访民在北京南站被抓捕关押后,又有多名访民反映内蒙牙克石市三无访民杨金芝近日不见了踪影,手机也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据悉,杨金枝没房、没地、没户口在京上访多年,靠捡拾垃圾为生,一日三餐也是到饭店捡拾,然后每天数次到北京南站的二楼打水、休息。有时也跟着访民出去拉横幅拍照,这几日经常和她碰面的访民在没见到她,他们怀疑杨金枝也因拉横幅遭到抓捕。

杨金枝原籍是山东省掖县,1982年把户口迁往夫家所在地内蒙古牙克石市。1984年在一场离婚诉讼中,当地法院枉法裁判,不但剥夺了她对2岁女儿的抚养权,还剥夺了她所有的财产权。杨金芝不服判决,依法申诉到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从1986年起以“杨金枝不听劝告,长期滞留在京不走为由,”多次指令北京市公安局将杨金枝收容遣送。
2002年11月14日上午,杨金枝又到最高人民法院,刚到正义路口就遇上警察查身份证,杨金枝连户口都没有更没法拿出身份证,警方在她包里翻出了她手抄的一份最高人民法院2001年10月份公布的,《关于不服本院生效裁判案件的若干规定》。杨金枝也向警方说明了抄写的原因,警方把她带到北京市政府信访办,后又被内蒙公安厅来人送到了公安部信访室。
公安部信访室工作人员又叫来建国门派出所把杨金枝带走,一直关到15日晚上,都没让她吃饭、喝水。还踢打她,斥责她是无理申诉。当晚杨金枝被建国门派出所送进了北京市昌平收容所,收容所医务人员告诉杨金枝,“不允许你上访了”。

第二天上午收容所医务室又抬进来一个老头,杨金枝听到医务人员说,把那个无姓名,无住址的老头和昨夜送来的那个女的送到北郊去。杨金枝当时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她发现各地访民被陆陆续续的送走,11月20日往内蒙送人的车也来了,就是没让她走。

带着疑惑和不安杨金枝等到了11月28日,收容所让她拿东西上车,杨金枝发现车上还有其他省份4个访民,(四川籍访民,到国务院上访被截获的,上海籍姓张的女访民,到公安部上访被截获的,湖南女访民张友,吉林女访民张玉兰,到武警部队上访被抓)他们一起被送到北京市昌平精神病院。下车也没让她拿她的东西,过来两个男人直接把她拖进了屋。

杨金枝看见屋内的人都被捆着,她也没能幸免,被捆在了床上灌药。灌药后杨金枝感觉胸口痛,忍不住的呕吐,吐了护士就还往她嘴里灌药,并查看她有没有咽下去,不咽就会挨打,逼着喝水往下灌。杨金枝说 ,吃完药后整个嘴都麻木了。绳子嘞的很紧,手都痛了,求了几个能走动的人给松点绳子都不敢。

这时杨金枝见他身边捆着的张友药性发作蹬了蹬腿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更为凄惨的还是同样被捆着的上海女访民,她两个月前刚做了剖腹产手术,孩子也被抢跑了,但她的哭号并没有换来半点怜悯。

杨金枝说,她们每天早饭时才给解开绳子,下午5点晚饭后又捆上,这样捆了她28个小时,捆的两只手又痛又肿。但是上海女访民的没解,她受不了这折磨哭求大夫一针把她打死算了。张玉兰有幸离开了这个魔窟,上海女访民12月3日也走了,而杨金枝就在恐惧和哭号声中渡过了一个多月的日子。直到12月20日才被遣送到北京市昌平收容所,后又被分流至河北山海关收容所。

如果说杨金枝的苦难源于她的婚姻,倒不如说是源于执法者的肆无忌惮,在杨金枝天真的以为法律会保护弱者的合法权益时,她就已经踏进了现行体制给她挖下的陷阱。

1986年杨金枝到最高人民法院(以下简称高法)信访接待室上访,被高法以 “不听劝告,长期滞留在京不走,为维护首都社会秩序,现由北京市公安局将杨金枝收容遣送你市,请转交当地法院,继续做杨的息诉工作,使其勿再来京上访”为由,指令北京市公安局把杨金枝收容遣送到北京市昌平收容所,2个月后杨金枝才获自由。此后杨金枝几乎每次到高法上访都被收容,一次最长收容时间达74天,共收容40多次。

不仅如此,牙克石市政府为了阻止她上访,注销了她的户口,把她的户籍证明装进她的法院卷宗里,在杨金芝多年的上访维权过程中,卷宗被调来调去,现在她的户籍证明早已被丢失,近60岁的杨金枝没有户口、没有身份证明、没有工作、没有固定的生活来源,在北京流浪、上访近30年。

杨金枝说,1984年在她和丈夫肖长发的离婚诉讼中,牙克石市人民法院一审判决时就没有考虑她的要求和利益,以家产抵债,把她们的财产全部判给男方,判给她的只是自用的衣服被褥,还有300元生活费。让杨金枝更为意想不到的是,她为了争得2岁女儿的抚养权及应分得的财产权上诉到呼伦贝尔盟中级人民法院,呼伦贝尔盟中级人民法院1986年的改判结果,竟连一审判决给她的那点少的可怜的利益都没保住。还突然冒出根本不存在的要共同偿还的几千元债务,按当地的说法让她净身出门。她不仅女儿得不到,财产没分找,反倒往她身上摊了1000多元根本就不存在的债务。

30年来,她还无数次找各级政府讨要户口,但最终都被推到注销她户口的牙克石市去,牙克石市政府给她的答复就是你要是息访就恢复你的户口,否则你就那么呆着吧。
因为没有身份证,现在她去哪上访都不让她进门,这正是政府所期望的,而对杨金芝来说,政府剥夺的不仅是法律赋予她的司法救济权,而是生存权,她30年来没有住房,没有耕地,没有任何经济来源,靠捡废品艰难度日,支撑她坚持这么多年的就是对女儿的思念和对公平公正的追求。




图为:杨金枝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建三江案宣判 律师家属十余人遭警察阻截踢打

  • 下一篇:武汉中部投资博览会严厉“维稳” 李玉琴被殴打办法教班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