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非暴力维权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辽宁台属张正廷因强拆致千万元损失的投诉信         ★★★
辽宁台属张正廷因强拆致千万元损失的投诉信
作者:民生编辑1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0-01-24 17:00

投诉人:张正廷 男 汉族  住辽宁省丹东市边境合作区浪头镇忠杰村

 

身份证 210623194401304013 系振兴区顺达精密未孔过滤器厂董事长

 

投诉人:宋玉洁 女 汉族 住辽宁省丹东市边境合作区浪头镇忠杰村

 

身份证 210623196111183021 系振兴区顺达精密未孔过滤器法人

电话 13942575498

 

被投诉人:边境合作区管委会、 浪头镇镇政府及党委书记刘华新

 

投诉请求:因被投诉人在2008年至今的执行职务期间,在浪头镇忠杰村城区公路扩建工程的居民拆迁过程中,滥用职权强权涉政,不顾国家法规,欺上瞒下,暗箱操作,对组织采取弄虚作假的手段,把按国家规定应该修成宽为72米的路面,克扣截留国家划拨的工程款,改成48米的路面(至今还未如期完工)。

 

对规划区内的拆迁户,则采取暗箱操作、欺诈诱骗、占地占房的赔偿五花八门的非法手段克扣截留被拆迁户的补偿款,而对我们家更是以欺压外来户、打家劫舍,强取豪夺、绑架伤人不是土匪胜似土匪,甚至比土匪还厉害的野蛮手段抢走我们以合法财产的工厂(见附件)以及厂内设备、原材料、成品、半成品、整机、配套工具还有58平米的房屋(有房照)和53平房屋(无照)前后院落以及厂区共500多平方,地上附着物,住房内还有祖传遗物(俗称传家宝)多件和台属赠送的无价之物、家用电器等物品共造价千万余元之多。

 

其被投诉人以权代法、一手遮天代表党性的执政手段,令当地百姓恨之入骨,严重的败坏党的名誉,甚至还破坏了海峡两岸的关系,政治与经济影响极坏。胡主席多次强调过扶持中小企业,共建和谐社会、安定团结。但是浪头镇党委书记刘华新还是以黑社会的手段来执政,不顾胡主席等国家领导人的方针指示欺压百姓,这样的领导能否在职,请各位领导三思。

 

   综上,投诉人依据《最高人民检查院关于渎职侵权犯罪案件及立案标准的规定》第一节第(1)条之规定,请求中央行政执法机关立案侦查,确定被投诉人的渎职侵权事实成立,依法责令其返还投诉人的财产、赔偿损失以及赔礼道歉严惩打人凶手和被投诉人刘华新为盼。

                  

事实与理由

 

一、            被投诉人在2008年的浪头忠杰村的“城区公路扩建”拆迁工作中,拒不执行国家征用土地的政策实施拆迁或强拆。更是对我们家从头之尾就设计好的“强拆”陷阱,先试探性的不下任何拆迁通知,强行掠夺及铲除我家后院占地约100平米的板栗树(5年生)约100多棵,随后又派浪头镇副镇长以及村干部三番五次的到我们家威胁,见其无果。刘华新带其同党原永利亲自到我们家进行威胁(如不同意后果自己承担)。甚至还派不三不四的人多次到家中骚扰。或者利用“协商”为名观察我厂内的设备及产品,好做强拆工作。镇长王同林、副镇长王光洋及合作区拆迁办主任郭廷盛于2008年11月17日和我们达成口头协议,厂内设备搬迁补偿费计100万元,房屋以及附着投入物等另行计算。并约好当天下午在家中等候签订书面协议。结果他们反悔了,我们却在家停产等待长达9个月之久,这就是他们有意安排的一场所谓赔偿“骗局”。有意把我们家定为成所谓的“钉子户”。

更是在这段期间内私自查我们家的背景,确认我们直系亲属在台湾后,结果在2009年8月14日,在我们夫妇毫无精神准备的情况下,由刘华新带领的武警、公安边防派出所、执法大队、保安以及政府的“黑社会“把我们家层层围住。先将我们夫妇分别绑架到两辆面包车上,就这样我们夫妇被他们强迫净身出户,然后就直冲我们家用极其野蛮和暴力手段强拆我们的家及厂子。拆迁过程从早上八点左右开始抢夺我厂内设备、物资及我们家的生活财产直至下午两点多钟才结束,其出的人马和围观群众上达万人之多,大小车辆不计其数,阵容空前,可与天安门前“阅兵”阵容相提并论,我们的全部财产以及厂内的所有设备就这样被洗劫一空,至今下落不明。

二、            被投诉人对我夫妇二人的人身损害不亚于“法西斯”,绑架到车里长达6个小时之多后把我们夫妇用车把我们送到边防派出所(当时我夫妇二人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遍体鳞伤,不但不及时送到医院救治却把我夫妇二人强行送到派处所。请问这是这什么行为?)其送到派出所的目的是为了监控我夫妇二人,因为我夫妇二人没有任何违法行为,派出所不收,派出所领导告诉我们,你们没有违法,我们所没权利监控你们,因为拆迁过程我亲自在现场,这是刘华新安排的,结果镇政府的人见状把我夫妇二人连车带人扔到派出所院内扬长而去,不管我们死活,长大6天之久,我们是靠乡亲们送来的食物维持生命,当时宋玉洁已经病的很严重急需治疗,政府的人却不管不问,但是我夫妇二人难逃恶运,刘华新按排其手下的“政府的黑社会”连打带骂把我妻子宋玉洁打下我们赖以生存的“面包车“(备注:在派出所院内把我妻子打伤,并且在面包车上仅剩的食物还有我妻子身上的一点钱财也给抢走了,就这样我夫妻二人又遭到一次抢劫),有照片为证,从此我夫妇二人开始带伤漏宿在派出所院内,没人管。我见我妻子伤势加重,不得不离开,只好离开此地,去了朋友家暂时养伤。

  
待伤势稍微好转的情况下,在朋友支助下我夫妇二人进京上访,不是我们不知道信访条例之规定,实在是被投诉人手眼通天,除了中央能管他,恐怕别人无能为力,而事实如此,我们上访,国家相关部门非常重视,并且下了督办函。还有我弟弟在台湾通过“财团法人海峡交流基金会“的两次给中国大陆海峡两岸关系协会发函,我们满怀信心的回到了地方,可是地方相关部门却说没用,白纸一张,当地政府曾还对此拦截我们上访,诱骗我们回丹东予以解决,可是回到了地方他们就完全两个嘴脸,不但不给我们解决问题,并且还专门派人监控我们,还威胁我们说“你们爱去哪告,就去哪告!我们不怕告”。就这样被投诉人也不放在眼里,至今也不给我们家处理,根本就没有处理问题的诚意,我们现在已经是无家可归及衣食无着甚至生命也受到了威胁。

  综上,我们家属的要求并不高,因为我们是合法的工厂(也就是中小企业),我厂原址在丹东市新城区主干道的黄金地段,应该得到扶持和应得的赔偿,可是我们现在根本得不到扶持和赔偿,却被,被投诉人挤压、迫害。连生活基本保障都失去了,所以投诉人请求中央国务院行政执法机关,依法支持投诉人的请求为盼!

 

此致

 

投诉人:张正廷

                            2010 年 1 月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武汉“最牛”副食店诉国土与规划局案今开庭

  • 下一篇:高红莲:我为何要求法院撤销武汉市国土拆裁行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