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非暴力维权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山东沂水姚店子镇发生强拆民房事件         ★★★
山东沂水姚店子镇发生强拆民房事件
作者:何仁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9-06-17 09:17

 

农民:我们依法拥有产权的房子,政府在什么说法也没有的情况下给强行拆毁,这是不顾我们死活的违法行为。

政府:强行拆房合理合法

 

基本事实

时间:2009年6月13日。

地点:山东省沂水县姚店子镇西水旺庄村沿公路两侧。

事件:镇政府组织六十余人,身穿迷彩服带上挖掘机,把刘增元、刘增进、刘广胜、刘才生四户沿公路边的房子用挖掘机拆毁。当时在房内的人强行抬出来,有的房内设施全砸在屋内,从下图可见废墟中的弹花机。当时现场手机拍照的村民,手机被抢去至今未归还。

 

被拆毁者的说法

刘增元——我的房子沿公路,我在这房内安有一套弹花机搞经营,以此为生。今年5月9日,孙镇长及乡建的朱主任与建委的薛主任到来,问我说早就下了拆迁通知,为什么还不拆房子。我说,我在等你们规划好了,我拆了房再建。他们说,这就给规划,你先把广告牌拆下来,我照他们说就把广告牌拆了下来。等到6月13日,也没等来让我翻建房子的规划,却见镇里来了六十来穿迷彩服的人,不由分说把我妻子从屋里抬出扔到路边的沙堆上,把我怀孕再有几天就生产的儿媳强行拖出来,用挖掘机把我的房子推倒。我房内价值六七万元的弹棉花机械设备及工具,全砸在了屋里。

刘广胜——我在沿公路的自己所有的房子里经营农机配件。去年时,镇里就动员我拆房子,让我拆了房子还让我建不建,还是拆了房子是否给赔偿不,我反复间镇领导们,他们不给明确答复,说先拆了再说。我知道我们老百姓抗不过政府,便向领导们说明我的农机配件没地方放,要求先在房后的后院里搭棚放置经营,得到政府方面的同意。我在房后院内搭棚把所经营的农机配件转移过去后,自己先把房子的屋项瓦片拆下来,做出拆的样子。此情况,我反复到乡建问这房子拆了再怎么建,他们不给答复。6月13日,大队拆迁人员到来,他们不由分说,就把屋里我九十多岁已瘫痪在床的老母亲抬出来用车拉到我老家,强行把房子给推倒了,并把我得到批准建的存贷棚也给推倒。我十余万元的农机配件,被拆迁人员扔出棚时,多有损坏。就是还能用的也少皮去毛变形不成样子,这样的东西难卖出去,等于报废了。可怜我活了九十来年的老母亲,被惊吓得从此不能安寝,不论白天晚上,常惊惊诈诈,大哭大叫,现在一见天我,就死命抓着我说,快找地方跺起来,土匪又来了。

刘增进——我沿公路的房子开了一家羊内馆,去年时管理区总支书记找我让拆房,我说,房子拆可以,我为此产生的损失总该有个说法吧。再是,拆了后怎么再建,你们也得给规划好。他们什么答复也不给。到今年5月8日,我正在天津打工,家里来电话说镇里来拆房子了。我与孙镇长通了电话,我说我的房子有房产证,房子是我合法的私有财产,要拆也应给个明确的说法,一是要给赔偿,二是要给规划好我再翻建。孙镇长问我要多少钱,我说找评估公司评估多少就给多少钱好了。孙镇长在电话里大怒,说让我找联合国的评估公司去吧。当时他们把我房的了一角拆毁就走了。我回到家,管理区总支的谢书记找到我,让我把房产材料复印一份他拿走了,他说镇领导研究一下怎么处理,让我等着就行了。等到6月13日,镇里突然来了大批人员把我的房子推倒了。现在我才知道,当时至所以向我要房产手续,是因为镇里了解到我的房产证丢了,其实我没丢。要是房产证丢了的话,他们准备以非法建筑强拆并罚款。

刘才生——我与他们的情况基本一样,沿街的这六间房子说拆就给拆了,一点说法都没给。哎,不多说了,谁让我们是老姓呢,没办法。

笔者了解——为什么强拆而不给被拆毁户规划再建?拆了人家房子为什么不赔偿?这是一些地方常用的方法,是我们这个“法治”社会已经存在的现实。笔者还了解到,就与这里相邻姚店子村,沿街房屋拆迁工作做得很好,该赔的赔、访给置换宅基的地给宅基地。我问水旺庄村民为什么一个乡镇两重天,这里人说,这只能说我们村的村官与镇领导关系好,他们联手借此捞好处。好处哪里来?这当然来自被拆迁户利益的损失,除此没别的解释。

 

政府方面的说法

笔者以民生观察志愿者的身份,接通了该乡党委第一书记魏书记的电话。

他说——这次拆迁是全市范围内的大行动,市县两级政府都有文件,这是整顿环境面貌,拆除影响环境的陈旧建筑与违法建筑必须做的。拆除前,两次给被拆户下通知,他们拒不执行,所以集中治现整顿,政府没向被拆毁户要拆迁费就算是对他们照顾了。

他还说——有人把这事告到了省组织部某处长那里,我现在正在济南,与某处长吃了个饭,解释了这事。

他还说——被拆户某某,原来是村干部,他因为五、六万元的吃喝被撤职了,他所以对我们镇党委政府心存不满,这是恶意对抗。就是这样,镇里还是以保护他的角度出发,把帐给理了挂在这里,也没对他作什么处理。(笔者为此作了调查,该村民是换届选举退下来的,新一届村官与上一届矛盾很深,清理上一届的帐查出一万来元的吃喝费用,最终让上一届村官平摊赔偿了,每人三千来元。这事已有明确处理。再是,村官吃喝招待费,是这里每村都有的,有的村,一年都出现七、八万吃喝开去帐,这村仅一万来元吃喝,可算出了一帮清管了。)

他还说——我当时就与被拆户说了,他们可以到法院告我,国家有法律,他们为什么不依法办事?他们到处上访,这对他们不好,依法上访还可以,要是不依法上访,我们临沂有上访人员学习班。这上班学习班,是国家允许设的。

他还说——你(指笔者李向阳)最好不要管这闲事,你的事我也知道,因为上访被关进临沂上访收容所,在里面不给盐吃等,当时你也是很惨的。(特别说明:我不是因上访被关押的,那是因为给农民代理维权官司,依法为农民维权而被从家里逮去关押的。再是,关押我的收容所不给盐吃的说法不对,每天给一次的菜汤里有盐。要说我当时很惨,这是对的,被关在潮湿得屋顶挂水珠的牢里,其状况可想而知,再是被警察打得昏死当时收容所都不敢收了,到现在脸上被打缝了四针的伤痕还在。我的风湿病就是那年被关的副产品之一。)

 

笔者认为

在如上村民依法拥有产权的情况下,借这次治理环境强拆民房,是不合法的。拆迁,依据有关法规,先达成补偿协议再拆,这种没任何说法的拆迁,于党纪国法所不容。

 

被拆迁人刘广胜电话:13465499281

补拆迁人刘增元电话:13954977105

被拆迁人刘增进电话:13668698696

                           民生观察志愿者:何仁

                               2009-6-17

                     强拆后的现场

                     被埋在废墟中的机器

                      强拆后的家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浙江强行占地(视频)系列报道:缪北村征地官

  • 下一篇:浙江强行占地(视频)系列报道:永嘉县芦田村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