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非暴力维权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社会的良心在哪里?——记受迫害三十年的颜炳         ★★★
社会的良心在哪里?——记受迫害三十年的颜炳
作者:何仁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8-12-16 22:09

 

你妨碍我把集体财产拒为已有,就打死你,开除你。受害人诉诸法院,得不出公正判决,三十年的申诉,得到的是被劳教、被关押。

敬老院成了继收容所后关押上访者的又一个好地方。

 

颜炳公,男,1938年生,山东省苍山县卞庄镇人。他1958年考取沂水交通学校(当时校址在介湖乡驻地),1959年底毕业。当年分配到苍山县交通局(当时交通局与公路局在一起,后来才分开)工作。一直工作到1979年。当时他属于兰陵公路站职工。

到改革开放,性情率直的颜炳公是受公路站主持工作的许贵忠忌讳的人物。当时许贵忠虽主持站上工作,但站长职务没有正式任命。那时知识分子刚得到解放,重用知识分子的呼声中,有着中专学历的颜炳公,在公路站系统是少有的专业对口的有学历的,在巴结着扶正为站长的许贵忠眼中,颜炳公是横在升官路上的障碍。况且,许贵忠盗卖修路材料据为已有,颜炳公曾向当时的县局领导作过汇报。

1991年,颜炳公在淘沟河大桥施工工地做统计员。许贵忠及修桥工地上的施工班张广友大肆盗窃修桥材料,颜炳公对此提出了强烈反对,并说再这样下去,他便向上级汇报,可是,他的忠告下许贵忠等人不但不收敛盗材料行为,反对他实施打击。张广友把工地上的一捆蓑衣偷运走时,被颜炳公当场抓住,张光忠抄起一铁棍把颜炳公打伤。当时他右腿被打折,腰椎被打伤。

颜炳公的报案,警察最终不予处理。

颜炳公诉诸县法院,法院立案后,最终给出了不予立案的裁定。

颜炳公为此上诉到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中院审理结果是:对方构成伤害罪,免于处理(就连赔偿受害人医疗费也免了)。

我们从当年的判决书陈述可见该案事实之一斑——

 

当事人因伤害一案,苍山县人民法院1980年4月11日以“(80)苍法刑字第1号裁定书”,以被上诉人的行为及后果显著轻微,构不成犯罪,驳回自诉不予受理,上诉人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

……被上诉人致其右胫骨近上端骨折……腰椎骨伤不能证实是外伤所致……

综上所述,被上诉人张广友打伤上诉人,构成伤害罪,原审裁定不予受理显然不当。鉴于未造成严重后果,加之案发后对被上诉人作过经济处罚,因此,上诉人再要求追究被上诉人的刑事责任,本院不予采纳,因此判决如下:

1、        撤销(80)苍法刑裁第1号裁定。

2、        对被上诉人张广友免予刑事处分。

本件为终审判决,当事人不得上诉。

 

中院判决中“原审裁定不予受理显然不当”之说,应是合情合理的。致人以骨折,是标准的刑事自诉案,为什么县法院不予受理呢?

“法院有领导家建的房子,石头等建筑材料都是我们建桥的材料。”颜炳公说。

笔者在几经周折后,终于见到了当时的一位愿意说话的建桥工人,他说,公家就是唐僧肉,建桥的材料更是一块肥肉,有多少当官的把建桥材料具为已有我们不清楚,但是,我觉得,为数不少。这都是通过许贵忠、张广友偷出去的。

到于判决书中所述“对张广友已作出经济处罚”,是对张广友盗窃修路材料的处罚,与对颜炳公的受伤害赔偿无关。

从以上判决你们可见,盗窃修路材料的张广友,是有罪,但是不作处理,并且,连致人骨折的医药费都不负责任。

更让人想象不到的是,骨伤治好回单位上班的颜炳公被告知,他已被公路站除名。

为了保护集体财产被打伤,法院不立案,立了案得不出公正判决,并且,被单位开除。此情下,颜炳公申诉到省高级人民法院。

82年高院受理,判决结果是:申诉无理。

到83年,他从下面一直上访到公安部。在公安部次次督办函面前问题得不到处理,最终公安部给的答复是:县里的汇报是他没被打,且单位工资照发,药费报销。他再上访就是神经有问题了。

再后来上访到国务院信访办,国务院信访办最终给出的结果是:当地政府汇报,他根本不是公路站职工,他也没有被伤害的事,他是无理上访的神经病人。

一直到三十年后的今天,他为了讨说法,上访到了所有能上访的部门,可是,毫无结果。

83年12月31日,颜炳公因上访县公安局把他逮起来,县里托关系把他送进淄博周村区王村劳教所,劳教三年。他被劳教一年零九个月后,劳教所新换领导清查被劳教人员档案,他居然没有被劳教的档案材料,经核实是上任领导为关系户代管的人员,他从而被放了出来。

被从劳教所放出的颜炳公,不得不继续上访路。他认为,这个社会总会有讲理的地方。但是,迎接他的是被关押、被殴打。他前后几十次被关进临沂市收容所,最长时间一年多,最短的也有几个月。

“二十多年里,我除了在进京上访走在路上以及在京信访部门的一天半日,就是被关在收容所。”颜炳公说。

颜炳公说,有时,他从收容所出来刚到北京,还没进信访办的门,就被在守在门口的截访人员逮住重押回收容所。

近两年,收容所没有了,是否就没地方关押他了?不是的。十七大期间,县信访局把他逮了起来,关押到鲁城山前敬老院。

2008年1月,他再次被卞庄镇政府逮住,关押在卞庄镇敬老院,有警察看守。

上访中,他屡遭殴打。在北京被他原籍所在地截访人员次次殴打,曾被打得失去知觉。

颜炳公,已年过七十的人,路在哪里???

 

后记:

颜炳公是我的难友。因为我帮助弱势群体维权,并写了沂水县农村调查报告《变革还是被革命》,被从家中逮去关押,就与颜炳公等被关押在一个牢房。

从他那里了解到当时属沂南县的两个难友的点滴情况。一个叫赵子明的,他是一个没有右派档案的右派,要求平反而上访,屡被关押。另一个叫张希德,是因为当村书记的妹夫把妹妹杀了,可是在乡政府领导的干预下火化灭迹,为此上访屡被关押。以上这两人,在收容所没有后,也是被关敬老院。赵子明可能是被打死在敬老院里了。

                                         民生观察志愿者何仁

                                          2008-12-16

 

颜炳公

 

颜炳公有很多这样的回函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国际媒体近期对民生观察及刘飞跃的采访报道

  • 下一篇:温州维权人士陈秀平遭判刑、砍杀的遭遇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