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征地拆迁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浙江温岭市被强拆村民邵道友的投诉书         ★★★
浙江温岭市被强拆村民邵道友的投诉书
作者:邵道友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3-04-11 08:17

我们一家人所在行政村,属于经济发达,人权糟糕的温岭市,城西街道螺屿村。乡村干部勾结,非法侵占民产,暴力违法拆迁。强制霸占土地,进行房地产开发。这样一种比之旧社会一般地主老财的品行都还恶劣的暴力抢夺,能得到市政府并支持,令人很难至信!可是活生生地在2009年秋,在我村镇上演。下面具体地反映这一经过。

2009年7月20日-26日,村镇干部在邵仁兵等的带领下,一大队人马带着抓斗车扒房受阻,26日上午约9时,有8、9人来到我家,我们老两口年事八九十岁的人,听他们说,是政府要我们家,住着的这块地皮盖洋房做生意。既没有依照政策和征地拆迁的相关法律予以说明,更谈不上,依法给予补偿的经济兑现、住房落实,让我们就此搬出去。因此我们表示反对。此事由黑社会头目刘常清动手,对我老伴进行人身攻击。(刘是台州市国土局局长刘长春的亲侄子,仗着这一关系,长期横行乡里,作案多起,坐牢几度),他用拳头对准头部狠打,我老婆被打后看着刘常清,将我家的日用器皿砸的粉碎,板凳、桌子都被翻倒,随后将老伴送往温岭人民医院住院治疗。

被打后老伴呕吐、头晕、头痛,当时诊断为脑振荡,住院七天还没恢复健康,就赶我们出院了。医院给我们的门诊病历上写上“头外伤”三个字,作为我老伴就医住院的全部记录(没有外伤)。从这里可以看出,政府到医院做了什么手脚,一个高龄的老者被打脑振荡后,病历写上个“头外伤”,就可以说明政府利用手中政权,让人民医院作出虚假信息,欺负老百姓掩盖犯罪实质。将5000多元医药费用付给我们,就挽回全部住院资料,企图消除暴打痕迹。

2009年的8月28日,用推土机将我家的三间半房子(包括我儿子的两间楼房)推倒,就成了村镇干部建商住楼的地盘,现在已建好了商品房开始销售,大把的钞票,是用我们的倾家荡产为代价。村镇干部暴力对我家实施强制拆迁,农村小产权房国家政策明文规定不允许他们借村庄建设为掩盖违法的商业开发。所以只能使用暴力手段强夺。这种违法犯罪为什么行得通,才于地方政府中的部分官员利益的链条割不断。不追究就是支持,农民怎样跨越他们的权力保护所及。我家的这些事,公安派出所该管,他们不管;政府、人大更应该管,他们不发声;人被打脑振荡,医院连个人病历都不写。如此这般请做大官的想一想。

从无权无势的农民手中夺取房屋和土地资产,在人吃人的旧社会毫不奇怪。但也有一种形式,巧取和利诱,引诱上当后被掳掠的都还不是真正赤博上阵的暴力抢夺。没有任何借口,抢夺别人资产者为数不多。然而我们今天的乡镇干部村委会主任,党的支部书记,他们为了暴利,开发住宅商品房。不但违法违纪,未经依法许可的商业开发,是属于党纪国法所禁止的,这种暴力抢夺我家的房屋资产为已有除违法犯罪之外,人伦道德丧失。所以,还不断地对我大儿子进行威胁:“你如果向上级告状,我把你这个养猪场全部毁掉”。这样一种没有人伦、没有一丝一毫共产党人的气味和品质的人,骑在我们农民的头上作威作福。因此,中央讲的三农政策,为农民铺平一条能奔小康的幸福大道,在这样一种,基层政权下,我们向谁乞求?向谁申诉?想来想去还是向上级政府、向党中央反映,难道依法治国,就不能包容我这一家?宪法第二条规定的公民权利,难道也不包括我这家人的权利吗?

盼请上级政府收到我这信访后,能派员到实地调查核实,能够及时地给我一个回应。

此致

浙江省人民政府

信访人:温岭市城西区

                                         螺屿村村民

邵道友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组图]获官媒报道的武汉“红旗哥”朱光英 

  • 下一篇:山东临朐南赵家河村数百人强行铲树 村民拍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