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征地拆迁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组图]无锡一大批强拆案例曝光 居民联名抗议         ★★★
[组图]无锡一大批强拆案例曝光 居民联名抗议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1-11-18 09:56


 
民生观察工作室注:近期,本工作室收集到江苏无锡居民多份资料和文件,这些资料和文件是无锡居民费了很大的精力收集、整理制作出来的,其中还有居民的联名信,反映了拆迁户们对暴力强拆的不满和痛恨,现一并刊出:
 
 
杨卫泽亲自指挥下的鼋头渚违法暴力拆迁惨案
2008年07月05日,《中国青年报》以“拆迁目的是招商? 太湖环境治理引发拆迁纠纷”为题;2008年9月25日,新华社《瞭望东方周刊》以“《无锡太湖危机下的鼋头渚拆迁》”为题,连续报道无锡鼋头渚违法暴力拆迁事件。《无锡太湖危机下的鼋头渚拆迁》文有如下报道:
“在犊山村居民的记忆里,2007年12月10日发生的事情恍若一梦。
    ‘几百名警察和城管分乘几十辆车子开进犊山村,他们要强行打开居民的家门,整整折腾了一天一夜,场面令人心碎。’犊山村居民周炜亮对本刊记者如是说。
    相关影像资料显示,雨雾朦胧的太湖边上,几百人拥挤在一起蠕动,嘈杂声哭喊声交织在一起,有居民被警察带走,有老人、妇女、小孩被挤倒踩伤。警、民对峙直至11日凌晨,在泥泞的巷口,穿着制服的警务人员手挽手站成方阵,在他们的前面是村里的老人跪成一片。
11日下午,当得知有江苏省委领导前往无锡市委党校做报告,三个村庄的居民分头赶到市委党校,跪在市委党校门前的道路两旁试图“拦车申诉”, 在返回的途中被近百名城管执法人员强行带走30多人。”
记者披露的残暴只及实际的十分之一。出动的是近千名城管、警察,分乘30多辆大巴、中巴,头带钢盔、手拿铁棒盾牌,对手无寸铁的善良老人、退休妇女发起一阵一阵的冲锋,从他们身上践踏而过,恐怖的场面令人心碎,就像当年的日寇扫荡。
媒体暴光后,无锡市变本加厉进行镇压,蓄意制造流血事件,大肆打砸抢,几十人受伤,公安抓人制造冤狱胁迫签字。(联系电话85425620,85736243,13921522432,)
沈果冬举报全国最牛政府大楼“无锡中南海”被判刑
滨湖区是无锡违法暴力拆迁的重灾区,成片土地未经国务院批准被掠夺,居民的房子被暴力强拆。沈果冬家就是典型的案例,太湖街道党委书记陈红升带领公安、城管以及社会人员二、三百人,动用特意遮盖牌照的大小车辆几十辆,大型挖掘机二部,用大铁锤砸开大门强拆,母亲上访被非法拘禁关押期间吃药精神崩溃协迫签字,大年夜遭恶霸村书记暴打,跪诉天安门,媳妇也被关学习班受尽凌辱。
沈果冬上京举报当地毁灭上万良田,挥霍民脂民膏,建造豪华市政府办公大楼,杨卫泽恼羞成怒,叫警察抓捕。法院在庭审中不许律师提及案由和举报材料《无锡”中南海“和卖地经济》及光盘,家里的监控录像清楚显示,警察非常闯入民宅,殴打受害人沈果冬,法院不顾事实,以警察的伪证作出“妨害公务罪”的枉法判决。公检法内有良知的人都说:这是一个明明白白的冤案。
庭审现场警察严阵以待,沈果冬妻子丁红芬在庭审结束后对受冤的丈夫喊了声:“沈果冬,我爱你!”袁天放咳嗽了一声,均被拘留15天。理由是“违反法庭秩序,情节严重。”司法扭曲,在暴政下,夫妻双双被打进拆迁牢。
68岁的父亲沈通海经不起如此打击,终于患上了重症,于2011年4月9日凌晨在拆迁运动中含恨而死,死不瞑目。(联系电话:代理律师毕文强:13522500333,杨在明13811116599;丁红芬: 13771116727,18921161175)
 
河埒口暴力拆迁导致爆炸警察致死后面的冤案

河埒口在2007年列为市重点核心商务区,由扬卫泽亲自抓,大连万达有限公司与政府签约是九点八亿,补偿给市民每平方只有300多元。拆迁采取打砸抢暴力手段,黑社会叫嚣“往死里打,死1个大不了赔二、三十万”,打伤群众多人,群众被迫于6月15号上千人上街抗议,使梁渓路交通阻塞。
徐国新患精神病已20余年了。2007年10月20日家电线被剪,到派出所报案,22日因报案无果到拆迁办去理论,被关起门来遭打,邻居说他有毛病你们怎能打他,但仍被黑势力鎖在园中。报警后,民警王建峰来到现场,要求到派出所去处理,徐随身携带的爆炸物是炮仗的火药換个物件,遭人砍伤手后护身的,随身1年有余,该物在拆迁办人员交到民警手中爆炸。事发时拆迁办人员逃的没影子,赶来的警察不是及时抡救伤者,而是驱赶闻风而来的记者,夺他们的摄像机,抢百姓手中拍摄现场的相机,毁灭现场证据。王建琒伤后50分鈡才送距事发地十几分钟路的四院抢救,医鉴结论腹腔脏器受损伤致失血性休克死亡,若及时抢救不会死亡。
无锡市检察院叫市精神病院对徐国新(手炸掉了)做了无精神病鉴定,以爆炸罪起诉。在律师坚持下,经省精神疾病司法鉴定委员会技木鉴定组、由四名主任医师二名主任法医作出鉴定,糸精神分裂症,作案时无刑事责任能力。签定下来,法院却骗家属鉴定未下来,未经本人及家属申请,再去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做鉴定, 事发一年后的鉴定结论仍精神分裂症案,案发前及案发时患有精神分裂,却被定为具有限定刑事责任能力,开庭律师都不通知,开啥庭都不告知,冤判徐国新死刑,因精神病死缓二年。而始作俑者拆迁公司却毫无责任。(联系电话:13338760956)
警匪一家,儿被打生命垂危,父被逼绝食身亡
吴世明系无锡市北塘区北大街街道被拆迁户,该地建设项目从规划、审批到招标等都违法,涉嫌严重贪腐。2010年5月18日晚,拆迁公司动用黑社会将吴骗去往死里打,边打边说拆迁也不是没有打死过人,至少5.6个人一起动手,猛击头部,致其多处受重伤,血压高达250,生命垂危。警察向无锡市第三人民医院医生施加压力,不许看外科,并扣压病历卡。在当地,黑社会作恶打伤拆迁户,派出所将所有和该黑恶势力发生纠纷的人进行非法拘禁,颠倒黑白进行变相刑询逼供。吴被打休克,反而被说成打伤行凶者,将其不少于七次进行非法拘禁 (派出所二次以传唤的名义抓捕、非法拘禁2次48小时) ,以敲诈勒索罪,强逼签订不平等协议。
吴不肯签拆迁协议,警察就来胁迫、恐吓病重躺在床上吴父亲签字,被拒绝后说你不签你儿子就要坐牢。不久,警察就上门抓捕吴,吴央求警察说父亲身体有病,你们不要逼他,我要带他去上海大医院进一步治疗。警察知道后不但不给予照顾,而且还送来一张监视居住证,非法剥夺人身自由,并威胁你不签订拆迁协议,你父亲休想去上海就医。其父一再询问为啥不去上海大医院治疗?吴在无奈的情况下告诉实情,父亲得知后,当场晕死过去。由于警察与街道、拆迁公司勾结在一起不断骚扰迫害吴父,导致他病情加重,无法去上海医治,愤怒写下遗书、绝食身亡。吴世明手机:13003371198  传真:0510-83725598
赵三南因遭非法绑架关押,抗议自杀身亡
赵三南房子是1995年向江溪街道景渎村购买所得,房产证和土地证齐全,建筑面积188、36平方米,为联排别墅户型,1997年装修完毕,装修造价80万元,但拆迁评估仅67245元。2009年5月19日,赵三南及妹赵小妹二人被强行绑架至新芳苑宾馆,亲属拨打市政府热线电话,被告知这是办“学习班”,随后房子被违法强拆。关押长达82天,24小时有人看押,他曾绝食9天抗议,一度病危去医院抢救,多次打“110”求救,公安出警而不理。他多次到公安局讨说法,但一直无结果,2009年11月5日到市公安局门口服农药自杀,经抢救14日后才脱离危险。因继续上访讨说法,2010年5月18日,赵三南又被无锡公安以“非法维权”的罪名抓捕,后关押在南湖苑宾馆6个月,于2011年5月5日在家捅腹自杀身亡。
不签字被传唤关铁笼26小时、刑拘26天、监视居住21个月
广益街道尤渡里尤桂凤房屋不在拆迂范围内,拆迁中二次被打昏死过去,强拆中几百暴徒用大铁锤砸开大门,将睡梦中的老人尤桂凤、吴士兴一顿毒打,老人昏死过去后就扛头扛脚塞进镇政府的面包车,关进镇政府私设的黑监牢,财物被暴徒抢个精光。
2008年9月1日晚,邻居与金科公司员工发生纠纷,警察、保安相继加入,造成上百人围观。尤、吴晚饭后散步,和众人一样驻足旁观,无任何行为。 9月3日上午,7-8个不明身份的人冲进家,到处摄像,以涉嫌“妨碍公务罪”传唤,在广益派出所关进铁笼内26个小时。并告知尤、吴只要拆迁签字就没事。9月4日中午12点半过后,吴被戴上手铐押送到无锡市第二看守所,由于手续不齐,被退回补办手续,,到下午3点半后才被送进牢房。晚上8点过后,民警要吴在拘留证上补签字,罪名是‘结伙作案’,威胁说:不签就整死你。为了活着出来申冤,吴被迫在拘留证上签字,但没签日期,由他人代签。刑拘通知书直到9月6日下午才收到。9月28日晚7点左右,吴被送到崇安分局刑侦队办公室,送达一张监视居住决定书,案由“因检察机关不批准逮捕,需要补充侦查,对其监视居住”。直到2010年5月25日才收到解除监视居住通知书。但仍然是犯罪嫌疑人,至今没有得到有关案件的结果及对吴士兴的司法结论。(联系电话:88881780,13915348232)惠山古镇修复,赶走原住民,不走就烧房,警察抓你坐班房
历史文化社区要有原住民,杨卫泽却为赶走原住民不惜一切手段。
2008年11月26日中午,拆迁公司和惠山街道与曹柏梁及妻子薛丽君商谈房屋拆迁事宜,另有4人不明身份,约半个小时,突然闯进7.8个身穿城管制服的,把正在写协商记录的薛丽君推倒在地,强行闯进里屋。不一会儿, 屋内浓烟滚滚。曹拼命向外呼救:"救命!救命!快打110......"!在凶神恶煞的强盗行径下,恐惧地逃离家园。
薛丽君发疯般的进屋,去抢救正在犯心脏病及患多种疾病在二楼睡觉的老母亲,被4.5个身穿迷彩服的男人绑架,非法关押25小时。
曹到公安局报案反被抓。 “在一间平房里,象犯人一样被审讯,双手反背剪刀式紧紧拷住,罚我双膝跪在地上整整一夜,不让睡觉,打我,逼我承认火是我自己放的,房屋是自己烧的。”
曹违心承认的警察要求被做笔录,结果上当被押看守所,和杀人犯,贩毒犯一起关了一个星期,然后又在吟园宾馆非法拘禁25天,象死囚犯一样,整天不是手拷就是脚拷,大冬天睡地上,冻得到现在全身各关节吱吱酸通,头痛、头晕反复发作,警察看看人快死了才让看病。
社居委取保候审出来后,曹头痛、头晕症状仍旧没有缓解,直至突然昏迷,医院确诊为脑外伤引起左侧额一病变,诛网膜下腔出血,枕大池扩大,经一个多月住院的治疗,至今脑积水,脑血肿还没有消除。  政府逼他签房屋拆迁补偿协议,威胁:“你不签就判放火罪,判刑3--7年,如果签了就什么事都没有,马上放出去。”硬逼他在不合理,不合法的拆迁协议上签字才罢手。
(联系电话:18921208775)
唐福珍事件在无锡早已上演,丁仲初蒙冤判刑二年六个月
   无合法程序、手续,2005年钱桥镇勤建村5000多亩耕地被强征,土地补偿费和安置补助费不知在何处,上亿资金不知去向。党委书记戴家元亲自指挥黑势力200多人殴打阻拦被征地的老百姓,被打1000多人15人打伤,3人重伤进医院,连80多的老人也没放过,报警110不出警,在血腥暴力面前,农民含冤被迫签字失去了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土地。
有9家坚持不走,向上级部门提出异议,丁仲初就是其中的一家。
2007年4月4日凌晨1点左右,星月全无,黑暗笼罩,人们早已入睡,公安、消防、城管等几百人全副武装悄无声息的包围了丁仲初兄弟两家,架高梯翻墙而入,一部分人把丁仲初92岁的父亲在床上绑好,用担架抬出房屋,后因刺激精神变异;一部分人制服丁仲初的兄嫂,其兄还被进来的人用石灰灼伤眼睛,后被送进医院住了10多天。
他们敲破阳台玻璃翻入丁仲初家制服丁仲初妻子,并把其衣服扒光强行拖走,丁妻子大喊“共产党救救我”,被其中一人打了两巴掌并掐住喉咙,强行带到旅馆内看押。
丁仲初不明情况逃到4楼平台,黑暗中有人爬上来,被他打了2下,楼下就有水柱冲到身上,当时他只穿一内裤,气温在3——4摄氏度,冷得直发抖,拣起砖头和瓦片仍向水柱射来的方向,同时拨打110几次,可没人接。持续2个多小时后,有大批群众赶来,这些强盗赶忙逃走,一辆报废的救火车被强盗自己放火烧起来。丁仲初被非法拘留。
法院以“是法院来强制执行的情况下,采用击打执法人员、投掷砖瓦、爆竹、汽油瓶等暴力方法阻碍国家机关人员依法执行职务,并造成一名警察轻伤,一辆消防车烧毁的严重后果,以妨碍公务罪”判处丁刑期2年6个月。
半夜袭击说成是“法院执法”,警察轻伤是人在生命安全受到威胁时自卫的结果,消防车成为强拆工具,其焚烧疑问更多,但在杨卫泽暴政下无理可讲。(联系电话:13771170084 )
开发区土地怎来的?,听被警察暴打死而复活者陆志奎呼声
“我是无锡新区旺庄同心村的拆迁受害人陆志奎,用一辈子的心血建造了505、45平方的住宅。2005年开发区引进海力土项目,要拆我们的房子。按新区政策,我只能安置90平方,拆百姓装修房350一平方补偿,安置毛坯房450。拆迁办断水断电,房屋被砸,垃圾堆积,在暴徒的恐吓下,我被迫签定了不平等协议。女儿没地方住,只能暂栖一空屋。
8月18日下午3点突然兄弟告诉我女儿家有很多警察,我急忙赶去,在楼道就听到很大的吵闹声,家具被扔在楼道里。警察要拘捕我女儿,我上前理论“我女儿犯什么法你们要拘留,把拘留证给我。”警察说没有拘留证。许副所长态度恶劣,命令警察把我女儿反绑住,其它七、八个警察围攻我。在他的指挥下,这些警察惨无人道地扑上来就打,我只感觉无数拳头在身上猛捶,一会就没知觉。女儿说,当时求许所长借用一下车送到医院抢救,可他断然拒绝。
旁观的群众打110才送到新区医院,耽误了40分钟。到医院没钱交费,手术不做,又是群众自发凑费用进行抢救。新区医院无脑科,请来三院陈博士主刀,大脑透视片出来,陈医生即与家属说清情况:伤者脑腔内出血已达90%,生还可能性极低,人已处于高度昏迷状态。濒临死亡, 15天后慢慢苏醒。
我报案上访,得到的答复均是:“经市公安局,市检察院,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医对陆志奎法医鉴定,陆志奎头部未见外伤,其脑室内出血可排除外力作用所致。根据调查陆志奎突发脑溢血所致。”无锡公检法没有法律,老百姓只有死!!! ”  陆志奎电话13585095707。
丈夫逼死,拆迁掠夺,孤儿寡母维权不断被抓施虐受酷刑
新区新安街道沙墩港村晏介里,黃民菊丈夫在恐吓威逼的拆迁中病情加重,于2008年6月含恨去世。2008年10月15-18,拆迁办欺侮寡母非法暴力强拆,人被打伤,墙体砸坏,屋顶掀掉,财物抢夺。19号逼黃民菊签约,日期填7月2日,,403个平方房子只置换 210平方,还要倒贴8万多。
2009年2月别人在其拆除的房子赌钱,却关押黃民菊派出所2天,罚500元,又拘留10天, 关看守所心脏病发,掏她的钱看病花去2000元,回到家东西又被偷走了。
2009年5月20日,黃民菊找新区拆办华立明主任反咉问题,遭华毒打,掀到地上,劈头盖脸抽耳光,,牙齿打落,当场口吐白沬晕死过去。
2009年主任王仁昌把黃民菊低保停发,去讨要又受毒打,全身受伤,至今未愈。
2010年10月10日,黃民菊到市政府反映问题,派出所所长吴展伟等三民警和街道、社区干部把她押到派出所,第二天强送精神病医院,精神病院不肯收就关新芳园旅馆。24小时看守,不许睡觉;绳子绑住双手吊在不锈钢的梯上,打耳光,打到牙齿松动出血,身上伤痕累累昏死过去;用冷水泼醒后,脚上祙子鞋子扒光,光脚立在冷水里不许动,冷得全身发枓;用打火机烧头发,香烟烫嘴,纸卷沾上风油精塞进鼻子,把风油精弄进眼睛;还限制小便,把双手反绑,推倒在地,抓住手往肩上耸,手上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现在手还不能举。吳所长感到不过瘾,又叫她跪在圆木棍上,亲自踩木棍来回滚,顿时双腿肿大,还用电警棍击腿,穿着皮鞋对大腿屁股狠踢,折麽得她多次昏死过去。打了威胁不许出去说,不然还要打,让你人间蒸发。一天只给吃一、二个馒头,两杯水,关在里面35天里多次搜身,并把预先写好的材料和承诺书等在昏迷时按手印签字。这是一群施虐狂,与白公馆、沉渣洞有什么二样? 11月4日又被关进看守所拘留7天。这次关押共42天。
2010年11月11日,黃民菊回家发现值钱的东西全偷走。无司法手续,11月18和29日,派出所来搜身、抓捕,各关三天;12月2日,所长吳展伟带领民警王志刚等七八个人,把家门锁撬掉,翻箱倒柜把写的材料证据搜走,又搜身,关进派出所二天,并威胁我说,如果你上访,就把你关到监獄里,弄死你,反正你有心脏病,神不知鬼不觉。2011年1月18日去市人大信访反映,被关4天,寒冬让睡地上而病。2月11日又关2天致心脏病发,脸嘴发肿不让去看病。4月26日去医院看病,又来抓。5月16日下午四点去菜场买菜,王岳着不让走,报警后警车来了反把黃民菊绑架到派出所关到晚上11点多。被抓和搜身的次数实在太多,最近一次是2011年8月18日,黃去要儿子上学吃饭特困补助,关在社区调解室1个多小时,打头、拉耳朵、踢腿等。摄像头对准大门24小时监控,反正想找什么借口抓就找什么借口抓,想什么时候抓就什么时候抓。
在上学的儿子也被叫到派出所,受到威胁,不许上访。黃民菊电话15861594605
重大刑案,公安不破案抓罪犯,反把受害人抓起来胁迫签字
有其“父”必有其“子”,与市政府“中南海”相应,滨湖区政府以“三创载体”的名义违法占地上千亩,建造区政府大楼及商业设置,雇佣黑社会势力打砸抢,毁灭自然村二个。
 在违法暴力拆迁的情况下,惠林泉迫于压力,妥协屈服,打电话请拆迁公司来评估,但房子半夜被偷拆,家里财物毁灭,公安部门定性为重大刑事犯罪立案,但案子一直不破。
2010年二会期间,惠林泉以办学习班的名义被非法拘禁,理由是扰乱社会秩序。在此前,他积极地向中央反映无锡违法暴力拆迁及大搞楼堂馆所等严重违法乱纪问题(可用实名网上搜索),履行一个公民的权利和义务。在二会期间,他劝说被拆迁人不要上访,更不要非访,有问题向二会代表写信反映,建议向二会代表反映社情民意成为扰乱社会秩序。
学习班是公安部门直接操纵,从市、区公安和派出都派出警察参与办学习班。二个警察天天威逼,不分白天黑夜,想什么时候来说什么时候来,想搞多久就搞多久,询问、讯问和审问,随时转换,拍桌子辱骂威胁,关了40多天,警察不去破案抓罪犯,反而把受害人抓起来逼迫撤销刑事案件、签订拆迁补偿安置协议,天天折磨,说不签字就劳教、开除公职。
在失去人身自由非常恐怖、生命健康受到严重的威胁的情况下,惠林泉屈服了,被迫撤销案件,签定协议。他说,实在受不了了,血压高到200多。胸闷,恶心,头要炸裂开来,生不如死,还不如监狱,监狱有制度不乱来,这里没有法律约束,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如果不屈服,警察就会制造冤假错案。在警察胁迫下签订的拆迁安置补偿协议,远远低于原来答应但本人认为不合理的补偿标准。
警察还威胁惠林泉,不许批评无锡市各级政府和领导,否则就要劳教。公安还多次外调惠林泉在外地工作的儿子,动机值得怀疑。(惠林泉联系电话:88887790)
为让领导安心睡觉,警察夜闯民宅,把只穿裤衩的沈洪发抓走
与惠林泉关在一起还有沈洪发,为关二个人,占用了宾馆半个楼,几十号人,耗资无数。
2010年2月25日晚十时许,沈洪发家先后来了七八个自称是无锡市滨湖区公安分局的警察,为首的是治安大队长张锡成,无任何法律手续,要沈跟他们走,说是领导交代人一定要带走,理由就是怕沈去两会上访,这样的话领导就睡不好觉!!!
在僵持了大约三个多小时后,后来警察破门而入,将沈强行拖下床并抬走。当时室外气温只有零度左右,沈只穿了一条三角内裤被关在派出所,26日晚上又转移到无锡市横山饭店。次日起至3月11日高烧40多度,脸部表皮肤一层层的掉下,不给一粒药,不给治疗,还天天刑讯逼供,在沈无数次要求治疗未果,砸碎玻璃准备自杀后,才给了退烧药,刑讯逼供天天不断,3月31日至4月4日连续5天4夜不给睡觉。在公安部门、政府官员和黑恶势力的恐吓威胁下,沈于6月2日被胁迫签下了不公平的《安置协议》。(联系电话: 13182777510)
妹妹被逼跳楼,法院违法撤案 公安不作为放纵罪犯
还在法院审理期间,苏顺房地产开发公司没有任何法律手续违法暴力强拆前阳春巷44号301室房屋。当时姐姐王风英在上夜班,妹妹王兰英起床想打电话,被苏顺员工拉出大门,拉到楼梯过道豁口处,妹妹称:“你们没有安置好我们不能强搬,若强搬,我们没有房屋住,我要跳楼。”苏顺员工又把妹妹拉进房,按倒在床上二、三个小时,到7点30分才放开,房子被毁,财物席卷一空,妹妹愤而跳楼抗议身殘,,经抢救诊断为脊椎骨二节爆裂。
对开发商的起诉,她们进行了反诉,法院辩称是反驳而非反诉。由于民事诉讼在反诉与反驳立法方面存在的不足,哪些属于反诉,哪些属于反驳,业界争议很大,这个请不起律师的普通女工更说不清。但她们提供的材料,时间在质证后辩论前,内容有独立的诉讼请求,符合反诉的基本要求。
但是,南长区法院在房毁人殘,开发商涉嫌严重刑事犯罪的情况下,竟然同意撤诉。向无锡市中院举报,要求再审也不理。违反“如果当事人有违反法律的行为需要依法处理的,人民法院可以不准撤诉或者不按撤诉处理”的法律规定。开发商涉嫌犯罪,法院违法撤诉。
案发时,他们即向公安报警,但110始终没有出警到现场,又向公安报案,无锡市公安局南长分局送来锡公南不立字(2007)002号不予立案通知书。《刑法》275条、263条认定的犯罪现象,南长区公安局竟称没有犯罪事实,市公安局竟推诿不管。
王风英上访到江苏省公安厅,原黄明厅长(现任公安部副部长)亲自接待,明确指示这是严重违法行为,责成政府部门一定要解决好,但至今没解决。母亲王小红在拆迁公司的威胁下,因想不开吃药自杀,导致脑萎缩,生活无法自理,现在妹妹又严重伤残,临时居住的房子被停水停电,度日如年。王风英电话13222929573。
建设局为圈地违法颁发拆迁许可证,黑社会、黑监狱齐上
“锡张高速公路”是省建设项目,无锡市建设局扩大拆迁范围违法颁发《拆迁许可证》,其违法行径为省和国家发改委证实。补偿更是离谱,王建芬买的是镇政府的门面商住房,房产土地二证齐全,现在附近的套房都要六、七千元一平方,门面房近一万,可补偿只有3188、57元一平方;买卖合同上注明是一套四层241、95平方米,现在只按三层180、87结算;已经营业多年的模具小五金厂和门市部,工商税务手续齐全,也不予补偿。
因王建芬不接收霸王条款,“光头”就不分白天黑夜来辱骂恐吓威胁,手臂纹青龙白虎,车后备箱放着有长刀和铁棍,断电断水,半夜把门窗玻璃全部砸烂,制造交通事故,殴打伤人,屋子被砸成危房。锡山区拆迁办主任郁棣俊说:“中央文件是没用的,我们锡山区是不执行的。”羊尖镇综治办许全兴说:“打断一条腿五万,打死一个人二十万,这在拆迁工程预算中都是有造价的。”
法院不准予行政诉讼,王建芬无奈进京上访,二次被抓进学习班,警察、保安和政府工作人员不分白天晚上轮流训问,还反复搜身,不让睡觉,每天伙食是粥和几根萝卜干,胆结石发作石头卡在胆管里,拖着不给看病险丧命,年过七旬的老父母一次次去羊尖镇党委书记那里大哭,并在要喝农药的情况下才被放出,但威胁:“你女儿再去北京上访就要劳教了!”
王建芬的企业已摧毁,客户、市场等经济资源流失,损失无法估量。电话:13952475068
公安局长不是惩治罪犯,而是肆意指责受害群众
在惠山区法院工作的朱建新在违法强拆时就被打了一次,向110报警不出警,向公安局报案不受理。房子被毁灭后,他们被安置在一家小饭店。其妻王菊芳2011年6月13日,到社区去谈社保问题,社区书记钱立新指使黑社会人员将她打了一顿;6月15日到社区找领导要钱看病,又被打了一顿时。王菊芳报110后,行凶者逍遥法外,她却被派出所以作笔录为名从上午一直非法拘禁到下午4点30分,中午不给吃饭,经强烈抗议和向110报警,到下午1点40分才给买来方便面。
6月21日,他们向市公安局长赵志新写信反映上述遭遇,赵不予理会。
2011年7月1日,他们夫妇二人在社区又遭到社区治保主任金毅和黑社会人员暴打,王菊芳被打得脑出血、门牙打掉三颗、肋骨打断;朱建新右手二手指掌骨骨折、鼻中隔打歪、胸骨打伤,报案后,派出所说:“你们到医院去看病,我们钱送来”,但一直没送来,对行凶打人者没作任何处理。
7月7日,他们向市公安局长赵志新发短信反映上述问题,下午赵回短信:“我落实查处”。12日下午6点,赵志新发短信来指责我们:“通知你来刑警支队法医鉴定不来,你怎么瞎告状呢?”他们立即回信告知:医生再三叮嘱,王菊芳绝对要卧床,24小时陪护,你叫我们来,路上出意外谁负责?后对伤者做了轻伤鉴定结论,轻伤鉴定没有部位,没有法医鉴定人签名。
市公安局法医办公室组织18日组织的会诊尽量缩小减轻病情,如他们诊断少量蛛网膜下腔出血已大量吸收,而19日人民医院的CT报告单是稍有吸收,并有脑梗死、肺炎、胸积液 (有诊断书为证) 。更离奇的是,在公安做的材料中,王菊芳被打伤的照片一张都没有,反而说是朱建新打保安。这种黑社会打人反而抓受害人的事在无锡屡屡发生。
现在公安局不是破案,而是緾着来谈拆迁。赵志新作为市公安局长,不知落实了什么?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无锡的黑社会这么猖狂! 朱建新电话 13861830210
老妇被关成腿疾,儿女因无房误婚
无锡新区为商业目的非法圈地,擅自动用警力,民工等200多人,野蛮拆除周桂南合法住房250.54平方米,附属面积160多平方米,当场家里三人被打成重伤,室内财物抢劫一空。致其昏死过去。家里7人只安置一套90平方墙壁有9条缝伸得进拳头的破房。为制造“去京零上访”的假象,上访被两次非法拘禁138天,对上却欺骗说解决了,还补助了8000元。
第一次被非法拘禁58天。2007年2月22日,6名警察将她劫持到旺庄派出所,当晚转送到硕放派出所关了一夜半天,又饿又冷,而后仍由旺庄派出所警察把她关押在景新园,单独隔离,当犯人一样审讯,进行摄像,由4名女保安24小时轮换看守,吃饭、上厕所也跟着。专门安装监控探头,不通知家属,更不让亲人见面,比对监牢里犯人看管还严。第2次被非法拘禁80天。2007年8月22日在京刚下火车,被一位全身武装(腰挂手枪和电警棍的警察押送到无锡新区旺庄派出所,由另外二位警察把她关在坊前新芳园,如临大敌,派了女民警带班,4名保安轮流日夜看守,恶劣的监狱环境使其双腿溃烂,痛疼难忍,严重摧残了身心。倾家荡产十一年,过着非正常人的生活。至今女儿34岁,次子31岁都因无房未成婚。      周桂南 联系电话0510-85025559。
看奥运会要抓,走路上要抓,想抓就抓 
2003年11月16日,两车黑社会人员把新区张民贤屋面全部拆光,水电和通信全部切断,并在水井里倒入粪便和柴油。06年农历腊月廿五晚上10多钟,张民贤听到屋外有狗叫声,就出门外查看,突然遭到埋伏在暗处的3名歹徒袭击,用铁棍猛砸张民贤的头,用匕首猛扎张民贤的腹,张民贤倒在了血泊中。报110后警察70分钟后到现场。
2008年8月10日,张民贤带儿子和朋友两家五人买了15张奥运会门票去北京看奥运会。8月12日晚看完一场足球比赛,5人在回宾馆的路上被守候的无锡政府和警察抓往无锡市驻京办,连夜押送回锡。张民贤被关80天,另一人被关70天。
2009年9月1日,几十个黑社会冲进张民贤家强行拖人扒平房子,不让拿家里任何贵重东西(钱财和黄金首饰),养的100多头羊和几百只鸡、鸭都被抢。鱼塘里的鱼都不放过,下网打捞,4亩地玉米也被抓机来回压平。
2010年3月2日,在丽晶假日酒店门口,有一帮人员将张民贤从台阶上拖到大约100米外早已停歇在那边的汽车里,有二人上前搜身,把手机等物搜去,把一只包抢去,押到新安南湖园酒店非法拘禁,直到3月15日才放人。张民贤电话:15861401020
非法移民,好水好山政府霸占,哪顾老百姓死活 
白旄地处无锡“三国城”风景区南,,三面环山,一面环水,环境幽静,风景优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规划为果品基地,果农生活富裕。2009年,政府打着治理太湖整治环境、修复自然生态的旗号非法拆迁,要这里309户700多白旄人移居10里外。湖边大大小小的别墅群、饭店和会所等严重污染环境的建筑不但不拆迁,还在大肆建设,真是无赖至极!经查,白旄拆迁用地申请不符合土地利用规划,没有有拆迁许可证等任何手续,这是强行霸占农民的土地,副区长陈锡明(也是鼋头渚拆迁指挥者,指挥打砸抢有功已升迁为北塘区区长)猖狂叫嚣:“三个月拆不掉白旄我辞职”。
在陈锡明的指挥下,每天几十辆小车、上百号人涌进白旄 ,不签拆迁协议,干部免职,职工辞退,企业关门,父母工作做不通,就去威胁子女亲情,白天死缠烂跟,往门上贴白纸,封门,晚上敲门骚扰、闯入打人,城管、穿警服的日夜巡逻,如临大敌,堆放几十年没发生过事的柴堆烧起来了,竟然栽赃群众,中国式的“国会纵火案”,对维权“带头人”更是恐吓、威胁、动用警力,有四人被派出所传呼盘查。
目前,村址成为一个废墟堆,没有任何整治,反而破坏了生态,这里房子拆掉的人吃尽苦头,种田要坐车来,经济收入和生活质量大幅度下降。(殷美娟85558935,13912493175)
拆迁造成工业经济破坏,步入小康的农民破产重陷贫困
违反中央禁令的“无锡中南海”在华庄、雪浪、新安、南方泉,圈地无数建湿地公园,造成企业大量外迁,媒体报道仅安徽郞溪就聚集了以华庄、雪浪为主体的无锡企业700家。
企业尚有实力避祸,那些个体户、专业户就遭殃了。惠玉琴通过合法手续卖来、合法经营八年的饭店被说成是违章建筑违法强拆。丈夫被关起来,威胁不签字就挑断脚跟,走不出这个门,价值上千万四开间三楼饭店只补偿120万。惠玉琴寻求法律救济,省市法院不予立案,告到最高人民法院,被政府雇佣的黑社会安元鼎非法拘禁二天后共18人押回无锡,他们一路上遭到侮辱殴打,有人被打殘,到无锡又被关学习班。
与惠玉琴一起北京要求立案的郁秀兰是养猪专业户,老公丁振华被关在村委,从白天一直关到半夜12点,不签字就不让回家,签字回家后就一直打自己的耳光,长期悔恨交加突然中风含恨死亡。投资40万,养猪年收入9万元,拆迁时圈存仔猪178只,却只补偿6万元。母子二人维权多次被关学习班,受尽折磨,痛不欲生。在邓小平改革开放路线下过上小康生活的农民,在违法暴力拆迁中破产重新陷入贫困。  联系电话13861478449  18921505712
 
2011-11整理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杭州拆迁户王玲儿自杀案最新进展

  • 下一篇:武汉青山区二拆迁户爬楼携汽油抗强拆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