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征地拆迁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组图]广西全州农妇被诉锤击占地警察致夫妻双双         ★★★
[组图]广西全州农妇被诉锤击占地警察致夫妻双双
作者:民生编辑1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1-04-21 10:37

 

民生观察工作室2011-4-21消息:近日本工作室接到广西桂林市全州县居民刘丽芳的投诉,称她的父母因阻止当地警察等人强行占地,于近日双双被批准逮捕,面临判刑。

 

据正在北京上访的刘丽芳告诉本工作室,她父亲刘桂生、母亲陈小琼是全州县才湾镇邓吉村委老街村人。2009年,老街村许多户居民的土地因百翔蓄电池建设项目被划入了征收范围,其中就有刘桂生、陈小琼家6亩多土地。因每亩的补偿价格只有二、三万元,再加上自家土地丈量时面积被缩水,刘桂生、陈小琼一直拒绝接受占地协议,刘桂生和当地村民为此多次上访。2010年11月22日,全州县政府出动二百多人到老街村试图强行占地施工。

 

2011年3月4日,全州县政府组织的大批人马再次来到老街村,把刘桂生、陈小琼家6亩多土地强行砌墙施工。刘家人见状纷纷上前阻止,双方即发生冲突,刘桂生近80岁的母亲被人打伤。当时,陈小琼拿着个铁锤欲将砌在她家地上的围墙拆除,才湾镇派出所所长上前将陈小琼打到在地,用力卡住陈小琼的脖子将其死死压在地上并用脚猛踹。混乱中,该派出所长也受伤,陈小琼后被控用铁锤锤击了这名所长,致其轻伤。当天,刘桂生、陈小琼及刘丽芳的二叔、堂弟刘林华都被抓并被刑事拘留。其中,刘丽芳的二叔、堂弟在拘留期满后获释。

 

2011年4月9日,刘桂生被以“妨碍公务”罪、陈小琼被以故意伤害罪双双被批准逮捕,现关押在全州县看守所内。

 

附:刘丽芳的投诉书

 

广西桂林全州县

政府出警强行征地  再酿悲剧

受难群众申冤无门  泣血求助

常在网络媒体看到一些政府强行征地,农民惨遭暴力的报道,却不想有一天同样的悲剧竟然发生在自己父母身上,可怜的父母至今还被关押在恐怖的看守所中,年迈的他们不知能否承受这牢狱之灾,想想心就在滴血。在万般无奈下,发帖寻求社会力量的帮助,以望尽早帮助父母脱离苦海。

 

    2009年,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全州县人民政府为发展百翔蓄电池建设项目,由桂林市人民政府向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提出《桂林市人民政府关于办理全州县2009年第五批次镇建设用地农用地转用和土地征收手续的请示》(市政报【2010】7号)。为此,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2010年3月29日作出了桂政土批函【2010】236号《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关于全州县2009年第五批次镇建设用地的批复》,该批复同意将全州县才湾镇邓吉村委老街村、新八甲村民小组和全州镇竹溪田村委会桑村村民小组的集体农用地10.6766公顷转为建设用地并征收为国有,作为全州县2009年第五批次镇建设用地,用于修建桂林百翔电源工业有限公司)。

 

    全州县人民政府却利欲熏心,不顾人民群众的生计,不听取群众对此次征地及补偿的意见,以2.3—3万元每亩的低价补偿款,并多次出动公检法等机关,以多种方式威逼恐吓村民来达到强行征收的目的。此次政府超额违法征地,基本上已把我村2/3的土地征用了,一亩地2.3—3万元的补偿如何能保障农民未来的生计,因此民怨沸腾,怨声载道,但也无可奈何。更可恶的是,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仅批了10.6766公顷的土地(即160.149亩),而全州县人民政府却强征了383.44亩,违法多征地达223.291亩。且村民们尚未看到任何有关于桂林百翔电源工业有限公司是否经过了招,拍,挂的合法方式取得土地,是否有环保和建设等各个环节涉及部门的相关合法手续,对村里的农田耕种和水源,空气是否有污染,对村民及子孙后代的身体健康是否有影响的证明,就已在2011年2月15日举行开工奠基仪式,当天县政府还组织各方力量阻止村民观看和拍照。http://quanzhou.678114.com/Html/quanzhouzaixian/xinwenshidian/201102158806DDDA.htm  http://quanzhou.678114.com/Html/quanzhouzaixian/xinwenshidian/201102158806DDDA_2.htm )。

 

    此次征地过程中,政府将我家的6亩多地强行丈量成5.153亩,且此地并非包含在广西壮自治区批复的土地数量范围内,在这违法且明显欺压百姓的境况下,我的父亲刘桂生和村里其他村民一起拒不签字,并多次与政府协商,然政府不顾民愤,一意孤行,多次出动警力及各方力量劝说,威逼,恐吓,使得不少村民就范。而政府在2010年10月19日我父亲并未签字同意卖地的情况下,单方面将164896元(包括土地补偿费、安置补助费及青苗补偿费)的补偿款打入我家的粮食直补户头中(账号为3170011610056988)。

 

为达到威慑警告的作用和最后强征的目的,才湾镇派出所在2010年11月19日到我村以抓赌为由抓走十几人。当天,除了我父母亲,其他人都放了。之所以不放我父母亲,是要逼他们在这样的条件和价格下签字同意卖地,而且我父亲在我们村素来相当有威信,往日村中事物都由他主持大局,这样一来可以达到杀鸡儆猴的目的。因我父亲拒绝签字,次日全州县公安局就以我父亲为赌博提供条件为由发出行政拘留通知书对我父亲行政拘留五日。而在我父被拘留的第三天,即2010年11月22日的早上8点多,全州县政府人民组织了200多人,包括国土局、司法局、建设局、林业局、法制办、才湾镇政府、法院,另外还有全州县公安局、才湾镇派出所、城西派出所甚至连县医院和中医院的救护车都到了我们村里(后附偶然所得的政府此次工作方案和参与的领导名单)。然后拉起警戒线,不准任何人在旁观看,拍照。另外他们派人守住村里的各个出口,不准村民出入,另派人守住未签字的几个村民家中限制人身自由,不允许出门。就这样,将未签字同意征用的土地全部铲平,砌上围墙。2010年11月25日,当我父亲刘桂生被我们从公安局接出来时,村中的良田、旱地、果园、池塘还有10多亩已生长了20多年的松树林,早以被推土机推平。很显然,这是一场有计划有预谋的关押行为。痛心疾首的父亲不满政府的混账行为,赴北京上访,于2010年12月21日,国家信访局以访复字(2010)19236号批示转广西壮族自治区信访局处理,我父亲回来后希望全州县国土资源局出示相关手续及征地公告和补偿标准等相关文件,被答复为尚未形成。

 

全州县人民政府不但不妥善处理本案,反而认为我父刘桂生上访北京触犯了他们的官威,威慑到了他们头上的乌纱帽,于是变本加厉来得制裁刁难我父亲。又一次于2011年3月4日请来挖机,铲车,动用警力及多方力量来强行侵占我家土地,我的二叔刘武生与奶奶一到地边想了解情况,派出所警员就当场把我二叔带走,拘留了15日,并将我年近80岁的奶奶打伤,眼眶周围的乌青十几天仍未消除,还时常头晕。二叔被带走后,我父母亲赶到地边,父亲在围墙内与他们理论,我母亲在围墙外以拆围墙表示抗议时,才湾镇派出所所长一人上前将我母亲打到在地,用力卡住我母亲的脖子将其死死压在地上并用脚猛踹,远在围墙内的父亲看到此种情形赶去劝架,结果造成警民双方受伤。我的一家成为此次政府强行征地事件中最大的受害者。因为警方有人受伤,全州县公安局将我父母抓走,并在事发后将我的弟弟刘林平,堂弟刘林华从家里也抓走,弟弟当天被释放,而我父亲刘桂生,母亲陈小琼以“故意伤害”罪,堂弟刘林华以“伪证”罪,连同二叔刘武生四人于2011年3月4日被刑事拘留,并且扬言要严办,杀鸡儆猴。在此期间,政府还多次到未签字的仅余的村民唐新民地里继续施工,到他家中以我家的事件多次劝访、恐吓。

 

至2011年3月19日,我二叔刘武生拘留期满释放,2011年4月1日我堂弟刘林华因证据不足被释放,4月1日当天,我父亲刘桂生也因证据不足被释放,但尚不足1小时,县公安局又以一项“妨碍公务”罪名再次将他拘留,当晚百翔电源项目的施工方的蒋老板还打来电话希望我们能同意他们继续在未签字的土地上施工,我二叔未同意。于是,4月2日公安局以故意伤害和妨碍公务两项罪名上报检察院逮捕我母亲,以妨碍公务罪上报检察院逮捕我父亲,我们痛心疾首但是无处伸冤。

我国法律规定的妨碍公务,是指以暴力、威胁的方法,阻碍国家工作人员、人民代表及在一定条件下的红十字会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或履行职责,或者以暴力、威胁以外的方法故意阻碍国家安全机关、公安机关 依法执行国家安全工作任务,造成严重后果的行为。且在事发前不久,公安部才制定下发了《2011年公安机关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意见》严禁公安民警参与征地拆迁等非警务活动。我不禁要问:“何来的依法执行公务?执行的是何种公务?难道穿上警服为所欲为就叫执行公务吗?”全州县公安局无视公安部的意见,利用手中的职权,非法使用警力并暴力欺压百姓。民伤警要承担各种罪名,政府非法动用警力伤民霸地难道就可逍遥法外,弱势群体就没有人权吗?

我带上2010年12月21日父亲从国家信访局批复的文件,于3月15日——24日奔走于广西省政府信访办,国土资源厅信访办,公安厅信访办,纪检委信访办,桂林市政府信访办,至今尚未有结果,而我的父母亲即将被移送法院判刑,无奈之中,发帖寻求帮助。

跪求本贴能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为民做主,就实查处全州县人民政府,全州县国土资源局和全州县公安局等单位和相关领导人是否严格按照国家土地征收程序办事?是否存在批少征多,违规使用警力,强行占地的行为?是否在征地补偿安置等方面依据广西壮族自治区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办法的规定办理?是否在征用水田,林地等方面手续齐全,依法办事? 是否按照批复文件落实好新增耕地的方案和质量?还我村民一个公平,公正,还我父母清白自由身,还我一个安宁祥和的家!!!

                                                     

求助人:刘丽芳

                                                               2011年4月

 

全州县才湾镇邓吉村委老街村强行占地的情况

 

抓走刘家人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河北衡水枣强县接官亭村拆迁引发民愤

  • 下一篇:[图文]上访、 讨饭——上海失地农民程玉兰的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