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征地拆迁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中国拆迁与征地观察(第二十三期)本月暴力指数“高++”         ★★★
中国拆迁与征地观察(第二十三期)本月暴力指数“高++”
作者:青芒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3-05-06 23:02

2013年4月 编辑:青芒     发布:民生观察工作室

【编者按语】:本月:湖北一农民遭碾压尸首不全及福建一村民砍死监察副大队长;媒体评论:女区长强拆被百姓扒光羞辱了谁;嗣后,西安、武汉、厦门上百名村民连日上街堵路反对拆迁。看看国外,新加坡建屋发展局可以无偿得到政府划拨的土地及开发商在严格意义上说更像是建造商。本月拆迁与征地暴力指数“高++”。
一、典型事件与报道
 1、湖北:巴东一维权农民遭罐车碾压尸首不全

   湖北巴东一维权农民遭罐车碾压尸首不全。据目击者李先生介绍,事发地在巴东县沿渡河镇西边淌村宜巴高速29标段,属人为指使。以往当地有类似事件。微评:中国人的公民权利就是靠这种螳臂当车的勇气一点一点争取的。
    湖北巴东一女村民在维权时竟遭水泥罐车辗压致死。目击者称,死者被辗压后,尸首不全,现场见到的几乎是一堆肉饼。当局表示,疑犯涉嫌故意杀人已被拘捕。事发于3月30日上午10时许。在巴东县沿渡河镇西边淌村宜巴高速公路29标段建设工地,村民因水毁财产补偿诉求与29标段项目部发生纠纷,张姓女村民(44岁)在交涉的过程中,被水泥罐车辗压致死。(来源:凤凰网 
详见:http://news.ifeng.com/society/1/detail_2013_03/30/23707796_0.shtml )
 
2、福建:连城县一村民砍死监察副大队长

    4月16日因抗拒当地国土资源部门对自身违建行为的处罚,一对兄弟竟用自制长刀刺向执法人员,暴力抗法,造成1位执法人员当场死亡,2人受伤。
    这起暴力抗法事件15日下午发生在福建连城县。据连城县相关部门16日透露,今年4月初,连城县莲峰镇西康村村民赖某某未经有关部门批准,擅自在西康村城关变电所西侧非法占用耕地177.4平方米违规建房。
    13日,在钉第一层模板时,当地国土资源局监察大队发现后,当即对赖某某的土地违法行为发出《责令停止土地违法行为通知书》,但赖某某不听制止,并继续抢建。
    15日,连城县国土资源局监察大队副大队长林正华带领执法人员前往西康村向赖某某送达《拆除通知书》,并现场取证。赖某某突然从家中拿出一把自制长刀冲到执法人员林正华旁边,朝林正华身上一阵猛砍,将林正华砍倒在路旁的田埂上。
    随后,赖某某拿刀,其弟弟赖某也拿出一根铁棍,一同追砍其它执法人员,造成沈家庆等2名执法队员不同程度受伤。
    接警后,110、120迅速抵达现场。经医生诊断,林正华当场死亡。赖某某兄弟当场被民警抓捕。
    案件发生后,连城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相关党政领导和部门第一时间赶赴现场,指挥处置善后事宜,要求迅速成立善后工作组,全力做好死者家属和受伤执法人员的安抚工作,并要求公安部门迅速查清案情,司法机关对案件依法从快处理。
(来源: 台海网   
详见:http://www.taihainet.com/news/fujian/cbhx/2013-04-16/1053223.html
 
3、辽宁:鞍山村庄遭镇政府强拆 数百人围村打人
 
新华民生:[鞍山金胡新村遭强拆多人被打未补偿] 辽宁鞍山市高新技术开发区齐大山镇金胡新村村民反映,在未补偿的情况下,3月中旬镇领导指挥,数百人围住村子,两百多人持镐把将村民赶出房屋,随后铲车将二十多户的房屋及多个蔬菜大棚推倒。多人被打,电视冰箱等物品被砸,有村民被迫搭窝棚居住。
(来源:人民网  详见:http://house.people.com.cn/n/2013/0415/c164220-21133594.html
 
4、河南:中铁十三局300人手持棍棒用暴力征地殴打村民
 
大河网讯 “我们这里要出人命了!修宁西铁路复线要征用土地,因为赔偿不到位我们阻止,中铁十三局就派300人殴打我们。希望你们媒体能够关注一下!”4月14日下午,信阳潢川县弋阳办事处八里村村民王先生在电话中向大河网记者求助。
王先生说,14日上午10时许,中铁十三局300余人,统一着装,开着30多辆面包车每个人手持一米多长棍棒见人就打。据被打村民回忆,这300多人大部分操着外地,不问青红皂白见人就打,见村民拿手机拍照便强行夺取,现场共有30多部手机被砸碎。
  在潢川县人民医院,记者见到了10余名受伤的群众和干部,其中有两位还在急救室内进行抢救。潢川县弋阳办事处副主任李林也被打伤,被撕烂的衣服上沾满血迹。李主任告诉记者,他是接到中铁十三局四分部书记潘中志的电话后赶去协调的,没有想到一到现场就被那群穿制服的人不问青红皂白的殴打。同时,受伤的还有该办事处八里村支书王炳军、村委会主任徐长华等人,其中徐长华的伤势最重,记者采访时他还在医院急救科进行抢救治疗。
  当地村民王志强开着私家车从乡下接姥姥进城看病,车子走到八里村部也被那群人拦了下来,据王志强回忆,那群穿制服的人拦下车后直接用棍棒猛砸车子,车内的人也都被打伤,打砸完之后,车子直接被他们推到路旁边的沟内,不但抢走了他的苹果手机,车内的8万多元的现金也不翼而飞。
据了解,事发时,就有村民拨打110报警。但赶到现场的警察也被这300多人赶走了。
(来源:大河网  详见:http://news.dahe.cn/2013/04-15/102108080.html
 
5、厦门:拆迁爆警民大冲突,女官员衣服被扒
 
福建省厦门市同安区潘涂村,村民因土地被村官变卖,已持续静坐维权月余,其间爆发多次冲突。
2013年4月25日凌晨4点,数百武警、特警清场,拆除维权横幅、帐篷,用汽油焚烧一切物品,抓捕维权村民。上午,数千村民陆续聚集同集路与武警、特警对峙,双重爆发冲突,多名村民被打伤,多辆警车被砸或被扎胎放气,厦门市同安区委书记陈琛(女)被村民扒光衣服,数名警察受伤。
当局急调千警增援,目前事件仍在发展中。
(来源:全通国际   详见:http://www.qtgj.cn/a/xinwen/huanqiuxinwen/shishijingwei/2013/0426/3012.html
 
6、江苏:警察参与大规模非法强征,村民欲与官员同归于尽

      2013年4月9日,这一天上午,江苏灌云风和日丽,在离灌云县县委大楼西侧一百米左右的水利路上,大批便衣警察、穿公安制服人员、政府雇佣的社会人员、地方官员突然云集在该路陆庄境内不足千米的路段中。顿时大汽车、轿车、翻斗车、大铲车、搅拌车、手扶拖拉机、警车、摩托车、电动车、消防车等达数百辆一线摆开在公路两侧。警察耀武扬威列队到强征现场。
    据现场村民陆先生介绍,陆庄村民陆习陀、陆增华、吴彩萍等数十个村民勇敢站出来,冒着生命危险,手拿铁锨和汽油壶,他们不是要自焚,而是要推倒强圈他们宅基地和农田的墙头。围观村民告诉记者,尽管护地村民发出如此誓言,但是,灌云县公安局副局长徐成仍然扑向一个手拿汽油壶的妇女,企图制造第二个陆增罗“被自焚”事件,另一护地男子眼尖手快从妇女手中夺下汽油瓶,伸出手揽住徐某头部,将汽油一起倒在两人身体上,徐某将乌龟头一缩,闪躲过去,但身上还是弄上不少汽油,转眼逃之夭夭,不知所踪。
 (当地媒体连云港日报报道)。
(来源:博讯   详见:http://www.boxun.com/news/gb/china/2013/04/201304261749.shtml
 
7、贵州:一名政府强征土地的打手被打死    
         
    2013年3月4日上午,政府伙同万煤集团组织一帮打手,开着挖掘机,强行摧毁缪再进老人的两亩土地及土地上即将收成的油菜。缪再进老人不顾一切的上前阻拦。打手们冲过来,欲殴打老人,老人抓起锄头与打手们对峙。这时,打手之一的金小春对缪再进老人说:“我打了你又咋了,你敢打我?我有政府撑腰!”气愤之极的缪再进老人举起锄头向金小春挖去,金小春立马瘫倒在地,血流满地。也是打手之一的金小春的儿子冲过来,一拳将缪再进老人打翻在地,骑在身上,对着老人拼命的拳打脚踢。在一旁围观的村民大喊:“你再打,你打了要吃大亏。”因惧怕村民帮忙,金小春的儿子才住手。缪再进老人摇摇晃晃的回到家,前脚刚进家门,后脚娄山关城南派出所的20多个警察就冲进村里抓人。村民见状,将警察团团围住,警察因此没抓走缪再进老人。下午5:30分左右,桐梓县公安局组织50名警察抓捕缪再进老人。进村前,将警车停在几里外的山坳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进村里,一把抓住睡在床上的缪再进老人,反钳双手拖上警车。缪再进老人的女儿从遵义回来看父亲,刚下车,看见父亲被抓走,便上前阻拦,被警察强行拖进警车。72岁的老伴金祖珍上来阻拦,被几个警察摔在地上,当时就昏了过去。缪再进老人的儿子闻讯赶来,给桐梓县纪委田书记打电话,说:“我母亲被警察打昏了,没钱医治,希望处理。”田书记说:“晓得了,马上通知娄山关镇。”晚上9点过,娄山关镇政法书记以及派出所民警一行50多人来到村上,拨打了120,将缪再进的老伴拉到医院。谁知,第二天,缪再进的儿子到医院看母亲,看见母亲一人孤单的睡在床上,无人理睬。医生开了照CT的单子,因无人交钱,医生也不管了。无奈之下,只有自掏腰包,照了CT,因无钱医治,只好将母亲接回了家。
    3月5日,缪再进老人的均未成年的一个孙子,三个孙女,因从小跟爷爷长大,知道爷爷被抓走,很想念,便在白布上用墨汁写上“毛泽东万岁,共产党万岁,我们要吃饭”,并穿在身上,一起到派出所找爷爷。刚走到半路,被警察发现,两个警察上来将小孩拖住,另两个警察拳打脚踢的对孩子们进行暴打,随后,将孩子们拖上警车,拉到派出所。几个警察拥上来,又对孩子们施以拳脚。直打得孩子们头上冒出了一个个青包,后背拥出一条条血痕才住手。然后将孩子们关在派出所,通知学校老师、家长领人。
     桐梓县公安局抓捕缪再进老人以及警察殴打、关押老人的孙子、孙女均未出示任何手续。直到3月8号,缪再进老人的家属才收到公安局出示的刑事拘留证。
现在,缪再进老人的家人受到政府及警察的恐吓,威胁不准向外界透露任何信息。
(来源:维权网   详见: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3/04/blog-post_9139.html
 
8、武汉红旗哥房子终倒下 官媒报道疑加速了强拆
 
民生观察工作室2013-4-14消息:本工作室一直在关注的被喻为“红旗哥”的武汉青山区拆迁户朱光英的情况(获官媒报道的武汉“红旗哥”朱光英 今遭八人用羊镐把袭击http://msguancha.com/Article/ShowArticle.asp?ArticleID=16715)。虽然国内官媒刚报道了朱光英的情况,但此举不仅未能解决朱光英的问题,反而加速了强拆。今天一大早,正躺在医院中的朱光英和武汉其它访民就先后致电本工室说,朱光英家的房子倒下了。
 
据介绍,今天清晨六、七点钟,大批拆迁人员开着挖机就来到了朱光英的房子前。当时屋内还有朱光英的妈妈、弟弟、弟媳在房中,见来人强拆,朱家人即反抗,双方发生冲突,朱家人寡不敌众,朱光英的弟弟和弟媳被打伤,朱光英的妈妈到上午都联系不上。朱光英还说,据他了解的消息,今天清晨拆迁方先是用勾机勾掉了他家房子的门窗,后向屋内投放烟雾弹,逼迫朱家人被迫下楼。
 
武汉三镇的维权人闻听该消息后,纷纷到现场进行声援,上午大家陪着朱光英的弟弟正到当地派出所报警。
(来源:博讯   详见:http://www.boxun.com/news/gb/china/2013/04/201304121151.shtml
 
9、村民称自家房屋遭强拆 7旬母亲遭打骂被扔出门外
 
4月6日早晨8点,一群不明身份的年轻人突然闯入家中,将70多岁的母亲抬着扔出门外,自己拼命反抗也无济于事,随后开过来一台大型挖掘机将房子强行推倒。“我老母亲还被他们踢了两脚,家具、电器和钱都被埋了,我母亲住院费还是民警垫付的。”万金梅哭诉道。
4月18日,在事发现场的废墟中,记者通过缝隙看到了万金亭家掩埋在砖块下的电器和被褥。39岁的万金亭坐在废墟上说,房子是十几年前盖的,自己一家人一直住在里面。万金亭告诉记者,在村子里,自己并不是唯一一户遭到强拆的,另外几户遭遇强拆的居民,房子也被夷为平地。
    一名李姓负责人称,目前当地对万金亭所住的英杨村正在进行城中村改造,由翟庄社区进行拆迁,英杨村干部负责配合,“由于赔偿款问题迟迟无法和部分居民达成协议,造成现在拆迁进度的拖延”。就万金亭家的住房遭“强拆”一事,李姓负责人称自己不清楚,因为当天她不在现场。“强拆肯定不是我们社区的干部和村干部动的手,谁拆的我也不知道。” 而关于万金亭七旬老母受伤住院一事,李姓负责人表示,“我得到的消息是,老太太是被人搀着出来的”。目前该案还在调查中,一旦对案件定性将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责任。
(来源:天农网    详见:http://www.tianong.cn/a/zhuanti/2013/0420/45712.html
 
10、乌坎村民又闹起来了 与数百名警察对峙
 
     被视为中国土地维权和民主选举范本的广东陆丰乌坎村,昨日又出现大规模维权活动。数百名村民围堵港商在合约期满后交回的土地,抗议里面的建筑物等设施被破坏,并与数百名到场戒备的警察对峙。民选村委会主任林祖銮现身斡旋不果。有村民代表坦言,他们是借题发挥,声讨村委会没作为,目前未有明确策略,先「堵住再算」。村民昨晚陆续撤走,但声言今日将继续围堵。
    触发围堵事件的投资项目是港商陈文清经营的农场「丰田畜牧产」,经营合约昨日到期,他前日已将涉及的454.5亩土地连同建筑物交还乌坎村委会。有村民表示,陈文清在合约到期前破坏农场内的建筑物及林木,违反了合约。村民代表张建兴说﹕「他把建筑都打烂,打破1米多深的水管,又拆走建筑物的大窗户,然后打碎那些小窗户,村民之后都没办法继续用。」
      大批村民昨日前往现场,要求市政府、村委会介入商讨应对办法。张建兴表示,他们前几日已在酝酿这件事,前晚集体收到匿名手机短讯,唿吁昨早9时到村委会集合,然后一同到场查看。他说,有村民用单车、电单车堵塞进入农场的路,有人在路口静坐。至下午4时,现场聚集400多名村民和约500名警察,「村民向警察埋怨陈文清的做法,还有市政府在处理土地问题」,双方并未发生冲突,警方昨晚亦已撤离现场。
张建兴说﹕「这些(投资项目)都引起村民的愤怒,然后村民又借题发挥,觉得村委会在土地这方面的事情没有处理好,觉得村委会没作为。」他说,村民现在对村委会「任何一方面都不满意,像民生工程方面存在偷工减料和贪污的嫌疑,处理土地问题方面非常缓慢,答应村民在指定日期收回土地的承诺都没有实现,在很多事情上,又是按照政府的意思,就是维稳,没有开村民大会谘询」。他承认「村民没组织,没有头绪地在那边堵路」,「不知道怎么解决,因为存在的问题太多」。
      警民对峙时,村委会主任林祖銮曾到场交涉,但「去了一下,可是没人听,他就离开了」。他接受本报查询时,拒绝回应今次事件。他在去年当选乌坎民选村委会主任,但今年2月曾表示部分村民对收回土地的期望过高,导致其身心受压,后悔在2011年参与维权活动。
(来源: 明报    详见:http://www.boxun.com/news/gb/intl/2013/04/201304271151.shtml

11、贵州逾千村民为护地“粪战”四百警察
 
贵州车江乡一千多村民因不满征地补偿款过低,与县长、公安局长带领前来强行动工的武警、特警以及拆迁人员400余人对抗,村民持镰刀、锄头、扁担、粪桶对抗,并用大粪泼洒拿着盾牌的武警,有拆迁人员试图上前抢粪桶时引发群殴,混乱中一村民被警察用辣椒水喷倒,引起更多村民愤怒,以镰刀、锄头等为武器和警察混战,双方多人受伤。遭村民追打的县长被当地妇女全身泼满大粪,不少武警避之不及,极为狼狈。
      一名车江乡村民周四对记者说,因为不满政府强行征地不给钱,全村大大小小都来阻止政府动工了:“这些田都还没有丈量出来,没有给钱,就去动工了,所以群众有意见。去年、前年就开始征地了,一亩两、三万。年轻的基本都出去了,都是中年、老年、妇女在家,政府要征用我们也没办法,有些拿来修公路,有些起房子,都是开发商来搞的。”
     记者:“那天来了多少警察?”
    对方:“很多,有人拿电棒打,打伤几个,住院了,有一个打瞎了眼睛。”    
    据村民上传到优酷网的视频显示,村民与特警发生激烈混战,不断传出刺耳的尖叫声。有全副武装、手持盾牌的武警与拿着木棍的村民对峙。
 (来源:中国正义反腐网-《反腐廉政月刊》
详见:http://www.zyffcn.org/article/show.asp?id=11419
12、武汉硚口居民杨家荣拆迁办内死亡家人游行抗议
民生观察工作室2013-4-7消息:今天下午三点左右,武汉市三、四十名拆迁户集体在繁华的武胜路进行了游行活动,而走在最前面的是武汉市硚口区荣华街幸福二村8-3-7杨家荣的儿子杨永利,杨永利游行就是因为他刚刚在拆迁办内死去的父亲。
 
据杨永利今天向本工作室介绍,3月21日上午,他家中被断电,他父亲杨家荣就来到了附近的拆迁办要求恢复供电,到拆迁办不久,一辆车就进到了拆迁办,一名叫全刚的外地人下来后就对58岁的杨家荣拳打脚踢,还用膝盖顶杨的肝腹部位置。随即杨家荣休克倒地。街坊看到这一幕后通知了杨永利,杨永利赶过来后将昏迷不醒的父亲先是送到了武汉市中西医第一医院,因杨家荣病得太重武汉市中西医第一医院无能力抢救,杨永利后来将父亲送到了武汉同济医院。3月22日凌晨四时许,同济医院虽然对杨家荣进行了全力抢救,但杨家荣还是死在了手术台上,医院给出的死亡原因是腹腔内出血、失血性休克、多器官衰竭。
 
案件发生后,硚口区警方已抓捕了全刚,但对杨永利表示是因为杨家荣打了全刚的车双方发生了冲突,杨家荣之死与拆迁办无关。杨永利对这种说法无法接受,于是有了今天的游行抗议活动,并且得到了武汉三镇众拆迁户的声援。
 
以下是今天的现场图片:
(来源:民生观察网 详见:/Article/ShowArticle.asp?ArticleID=16712)
 
 
二、分析与评论
 1、城镇化会沦为政府的新一轮投资狂潮与寻租盛宴
     
     城镇化似乎已经成为新一届政府推动中国经济发展策略的重中之重。按照官方的说法,无论是改善居民相对收入水平以刺激国内消费,还是降低投资率与消化过剩产能,抑或是改变制造业与服务业发展不平衡的产业结构失衡,似乎都可以通过城镇化来毕其功于一役。笔者认为,我们恐怕不能对城镇化报以过高的期望,城镇化并不是一把能够中国经济突破中等收入陷阱的万能钥匙。与此同时,我们也要防止城镇化沦为地方政府的新一轮投资狂潮与寻租盛宴。
     首先需要我们思考的是,城镇化究竟是一种结果,还是一种手段?其次,由于中国政府目前还未给出对城镇化的详细解读,目前讨论这个概念还有如雾里看花水中望月。之所以很多人对超大城市心存恐惧,恐怕是与目前中国一线城市存在的一系列问题有关。
     中国政府未来要推动的城镇化据说是以人为本的城镇化,一个核心要素是公共服务均等化。问题在于,在任何国家,优质的公共资源(例如医疗与教育)均是稀缺的。稀缺的公共资源必然是集中供应的,这也是为何在市场化条件下,人口会持续集中而形成超大城市的重要原因之一。如果不考虑这一因素而人为推动公共服务的均等化,其结果恐怕未必是全国各地平均公共服务水平的上升,而是一线城市公共服务水平的下降。在此请允许我引用一个经济学者的戏谑之言:城镇化未必能够实现全国的城市化,相反,它可能导致全国变成一个大农村。
     超大城市必然会导致犯罪率上升吗?复旦大学陆铭教授的研究表明,超大城市反而能够降低警方防控犯罪的单位成本,因此并不必然导致犯罪率上升。在市场化条件下的人口流动过程中,似乎必然会在超大城市出现“贫民窟”。虽然贫民窟有碍观瞻,但贫民窟一定是百害之源吗?针对印度孟买贫民窟的研究表明,一方面贫民窟为进城平民提供了一个还算不错的落脚之地,能够帮助他们在城市站稳脚跟并通过自身努力提升收入水平与地位;另一方面,看似混乱的贫民窟里其实会内生一套有序的自我管理制度。迄今为止中国城市似乎没有出现贫民窟,但各个城市的城乡结合部与城中村,其实基本上发挥了国外贫民窟的基本职能。
     一个有趣的问题是,穷人是适合在小城镇居住呢,还是适合在大城市居住?再次,最令人担心的问题,还是在未来几年内,城镇化再次演变为各地政府的大规模造城运动,造成资源浪费与寻租盛行。
     目前,由于中国政府对城镇化尚未给出详细的定义。各方利益集团,都拼命往“城镇化”这个框里塞自己的私货。在当前这个中国经济的十字路口,我们必须要扪心自问,我们想要的城镇化究竟是什么样的城镇化?城镇化究竟应该是市场主导的还是政府主导的?城镇化究竟是一种结果还是一种手段?请让我用一位朋友的话作结:“大城市未必不好,小城市未必好。好与不好,这得看出发点建立在什么体制基础上。”
(来源:千龙财富  详见:http://www.town.gov.cn/cspl/201304/11/t20130411_695338.shtml
 
2、女区长强拆被百姓扒光羞辱了谁?
 
30年前妇女主任让人做结扎手术不道德,那么今天发生的一件事,就比违背道德要严重多了。在在福建省厦门市同安区的潘涂村,因当地村官私卖土地,村民已持续静坐维权有一个多月,其间官与民爆发多次冲突。4月25日清晨,警方进行清场。有微博爆料,一位曾夸口称“凯歌门口的那些棚子别人拆不了她能拆”的女副区长,被愤怒的村民扒光上衣。
任何一名女人,即使是女囚犯,也应该拥有尊严。而堂堂一名副区长,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上身赤裸,双手捂胸,在一片围观者的责骂声中双腿跪地。如果没有照片作证,我根本不相信这是一件真事。毫无疑问,此举应被定性为暴力行为。无论作为副区长的官员,还是一名普通女人,被扒光这种行为不仅不道德,更是一种违法行为。
    这里必须要问的是,一向忠厚老实的百姓为何能做出此恶举?仔细分析一下,不难看出,老百姓之所以由善变恶,是因为先有了拔房子的官员,后才有扒衣服的村民。这场争斗中,存在两种暴力:一是强拆农民土地的暴力;二是扒光女官员上衣的暴民举动。这两者都应该被谴责,但要搞清楚谁先谁后,谁是因谁是果。
如果没有拆迁,农民可以男耕女织、自给自足;如果拆迁获得了满意的补偿,农民也不至于静坐月余。而当拆迁补偿谈不拢,百姓没有拒绝的权力,当合适的抗争途径全部堵塞,所有的救济渠道完全封闭后,农民只能拿女副区长撒气,脱掉她的上衣,让她出丑。当然百姓的   本义肯定不是违法,但实际上他们已经违法了。
    你拔我房子,占我土地,我就扒掉你的上衣,表明上看是一报还一报,但实际上折射出官与民之间不但信任荡然无存,而且仇恨在彼此心中滋生。在这种争斗中,百姓也好、那位女副区长也好,都是牺牲品。当法律对强拆熟视无睹时,村民只能不顾道德甚至不惜违法去抗争。佛家有语:恶花不结善果,好的制度让人变善,恶的制度让人变坏。
被羞辱的副区长,谁更应该被羞辱,谁该替她的羞辱买单?
(来源:凤凰博报     详见:http://forum.home.news.cn/detail/118642588/1.html
三、民间行动与倡议
江苏:爆发大规模强征 民众吁习近平施展法制新政
2013年4月9日7时左右,在江苏省灌云县政府西侧百米的陆庄村农民宅基地附近,再次上演官商勾结、暴力强占强拆的大规模行动。
    在这条离县委大楼近在咫尺的水利路上,地方当局动用大批警察拿起警戒线进行封路。
据现场村民介绍,当局雇佣人员统一佩戴红色头盔,在约三十辆汽车、铲车护送下,连同施工人员达千人之众,气势汹汹开始在麦田边拉起千米长墙,遭到了陆庄村民的顽强抵抗。有的村民手拿汽油瓶子,有的拿铁锨等农具,随时准备和要对他们下毒手的雇佣人员进行决战,现场气氛惊心动魄。
     当地村民呼吁习近平、李克强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实施依法治国的新政,严惩幕后制造事端、暴力强拆、打死村民的黑手,紧急呼吁国际社会和爱好和平社会友人强烈谴责当局的暴行。
    截止发稿时,村民已推倒拉起的全部墙头。
(来源:博讯 
详见; http://www.boxun.com/news/gb/china/2013/04/201304100629.shtml)
四、官方相关的行动与立法动态
贵州:“书记县长因拆迁被打”官方:已处理
 
日前,一则“贵州铜仁市印江县委书记县长带队拆迁,与群众发生冲突,书记县长都被打伤住院”的帖子,在网络上出现后被大量转发。   
    4月3日,铜仁市委宣传部和印江县委宣传部向央视网记者回应称,印江在3月24日确实存在一起因征地阻工纠纷的群体性事件,造成多名执法人员和群众受伤住院,目前该起纠纷已经得到妥善处理,“没想到现在还会被网友蓄意放大并大肆传播。”
    印江县委宣传部表示,3月24日下午施工方对印江县城峨岭镇甲山片区富康路进行城市道路建设开挖,数名非此路段被征地群众和工程车驾驶员为谋取个人不正当利益,以保护耕地为由借机阻工,砸坏施工挖机3台。16时许,县公安局对打砸违法犯罪嫌疑人进行传唤调查时,个别人传谣公安机关乱抓人,引起近100名群众围观。期间发生抓扯执法人员行为,造成7名执法人员和2名群众受轻微伤,掀翻公务车一辆。
    印江县政府官方网站发布通告称,纠纷发生后,印江县党政主要领导及时赶赴现场,协调处理,事态当即平息。截至目前,11名参与打砸违法人员已主动投案自首。
( 来源:央视网    详见:http://news.cn.yahoo.com/ypen/20130403/1689951.html
五、法律法规介绍
征地管理费暂行办法
第一条 为改善和加强征地管理工作,合理收取和利用征地管理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及相关法律、法规,制定本办法。
第二条 征地管理费系指县以上人民政府土地管理部门受用地单位委托,采用包干方式统一负责、组织、办理各类建设项目征用土地的有关事宜,由用地单位在征地费总额的基础上交一定比例支付的管理费用。
第三条 实行征地包干的,应由政府土地管理部门或所属的征地服务机构与建设用地单位协商,签订征地包干协议,明确双方的权利和义务,并严格履行双方倒流要的协议。
第四条 征地包干的三种形式(一)全包方式(二)半包方式(三)单包方式
第五条 征用土地管理费的收取标准:
  (一)实行全包征地方式的,按征地费总额的以下比例收费:
  (二)实行半包方式的,按征地费总额的以下比例收费:
  (三)实行单包方式征地的、按征地费总额的以下比例收费;
  (四)只办理征地手续不负责征地工作的,不得收取征地管理费。
第六条 补办征地手续、共需要重新进行勘察、登记的建设项目、无偿划拨的国有荒地、荒山等用地项目的征地管理费收取标准,由省、自治区、直辖市土地管理部门提出意见,经同级物价、财政部门审定后,报省政府批准实施,并抄报国家物价局、财政部备案。
第七条 按照第四条第一项全包式进行征地的,如征地过程中出现不可预见情况,可由负责征地的单位据实与用地单位另行结算不可预见费用。
第八条 征地管理费的减免范围
第九条 征地费用一般由以下几项费用组成,土地补偿费、安置补助费、青苗补偿费、地上、地下附着物和拆迁补偿费,除国务院另有规定外,具体收费标准、计算方法、应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中规定的原则,由省、自治区、直辖市物价、财政部门制定,报同级人民政府批准执行。
第十条 征地管理费主要用于土地管理部门在征地、安置、拆迁过程中的办公、业务培训,宣传教育、经验交流,仪器、设备的购置、维修、使用费和其他非经费人员的必要开支。
第十一条 县、市土地管理部门收取的征地管理费,应按一定比例上交上级土地管理部门,上交的具体比例由省、自治区、直辖市土地管理部门确定。
第十二条 征地管理按预算外资金管理,实行财政专户储存。专款专用。
第十三条 乡(镇)村建设用地参照本办法执行。
第十四条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物价、财政部门可根据本暂行办法制定实施细则。
(来源:百度
 详见:http://law.baidu.com/pages/chinalawinfo/5/72/bce3f70d331a3431fcbde473b116d142_0.html
六、国(域)外相关立法与动态
1、香港免费和下调地价向房屋委员会和房屋协会供地
 
1997年7月1日,中国政府恢复对香港先例主权后,按中央联合声明的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内的土地归属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中国政府授权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行使土地所有权,土地批租制度仍旧保留,50年不变。香港政府以市场地价向私人开发商批租土地获得的收入向香港房屋委员会注资,使其有能力制定和实施公共住房发展计划;以免费和下调地价向房屋委员会和房屋协会供地。使其有能力以低于市场房价向中等收入家庭筹集部分资金,补贴低收入家庭。
 
2、新加坡建屋发展局可以无偿得到政府划拨的土地
 
建屋发展局可以无偿得到政府划拨的土地,而私人房地产开发商则必须通过土地批租,有偿获得土地使用权。政府通过这种方式在一定程度上照顾了中、低收入者的利益;防止地产炒作,对居民购买组屋次数做出严格限定;居民购买组屋后一定年限内不得整房出租;组屋在购买后5年之内不得转让,也不能用于商业性经营,否则将受到法律严惩。此外,新加坡已开始征收房产税,按照规定,业主出售购买不足1年的房屋,要缴纳高额房产税。
 
3、澳洲开发商在严格意义上说更像是建造商
 
购房者必须先行向澳洲政府购买地皮,也就是说,只有在取得土地证之后,才能进行下一个程序也就是房产开发。国外所谓开发商在严格意义上说更像是建造商,它们负责帮购房者设计、施工,并向政府部门报批。如在墨尔本购房,则需要缴纳的税费项目有土地印花税、房产印花税、银行评估费、保险费、律师费等,收取标准约为总房价的6%。此外,售出房产时也会有产生税费,主要征收的是增值税,如澳洲最高会按增值部分的45%来征收。
(来源:人人网    详见:http://blog.renren.com/share/247650794/4269459907
 
七 、本月拆迁与征地暴力指数
 
鉴于以上信息和案例,本月拆迁与征地暴力指数评定为“高++”,即二张暴力标。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黑龙江哈尔滨市通河县通河镇胡艳玲的控诉书

  • 下一篇:中国拆迁与征地观察(第24期)暴力指数“高++”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