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征地拆迁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2013中国暴力拆迁征地年度总结报告暨全年暴力指数发布         ★★★
2013中国暴力拆迁征地年度总结报告暨全年暴力指数发布
作者:李宇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4-01-20 23:22

 

一、综述
 
二0一三年仍是一个暴力强拆、强征非常猖狂的一年,并非像中国官方说的那样暴力现象得到了好转和有效遏制。在这一年,在拆迁、征地领域,几乎在全国每一个地区都发生了暴力现象。断水断电断气、恐吓骚扰房主、打砸门窗玻璃、围困“钉子户”、株连逼迫、以拆违章建筑掩盖强拆、偷拆“误拆”、拘留式拆迁等等手段屡见不鲜。猖獗的暴力,造成了大量恶性事件,仅据本报告不完全统计,二0一三年在拆迁征地过程中致人死亡的案例就达十六起。
 
面对人人喊打的暴力现象和违法犯罪行为,我们仍然看到的是公权力的不作为、冷寞、包庇和纵容,甚至亲自上阵。与2012年相比,这种“制度性漏洞”正在越来越充分的暴露,我们丝毫没有看到制度层面的改善。看到更多的是“利益集团”在“不公正的公权力”的庇护下更加疯狂、更加肆无忌惮的对国民财富的抢劫。黑恶势力在拆迁征地中的活动越来越明目张胆,他们已经从幕后走向前台,充当“利益集团”的马前卒,“丛林法则”在拆迁征地中逐渐成为游戏规则!
 
伴随着极大的暴利和越来越血腥的暴力,利益受损的人群也不断的扩大。面对裹挟着公权力与社会黑恶势力的拆迁者,被拆迁者们纷纷走上了维权抗争之道,甚至是以命抗争。据本报告观察与推断,全国每年因此发生的大大小小的群体事件逾十万起。2013年拆迁户、失地农民的抗争行动此起彼伏,并呈现出一些新的特点,如死伤者中不再总是被拆迁户,而出现了那些自峙强大和有靠山的强拆者们。
 
本报告并不定位成为一份专业性的研究报告,我们期待的是真实、完整地记录下2013拆迁与征地中的暴力。
 
二、2013年暴力拆迁征地十六例命案的情况
 
2013年的拆迁征地活动仍热火朝天。从城市基础设施到地标性建筑,从轨道交通到地下管网,有的城市甚至上万个工地同时建设,城市里到处都是机器轰鸣声,经常出现“灰尘蔽日”场景。这是因为一些地方政府在城市化的浪潮中仍然把拆房卖地牟取土地收益作为主要的工作。在近似强制性抢劫的拆迁征地运动中,被拆迁者几乎处于孤立无援的地位,行政、立法、司法变成了抢劫共同体。社会黑恶势力更是拆迁户们首先要面对的。制度性漏洞的存在及权钱所结成的利益共同体决定了他们对财富的攫取不会因为被拆迁者的自残性抗争而停止。
正因此,2013年暴力拆迁征地现象普遍而又严重,致伤、致残、致死等血案几乎在每次强拆过程中都会发生。仅据本报告不完全统计,2013年在各种强拆占地中被媒体曝光的命案的就有16起之多。在致死案例中,过去一直是被拆迁者自戕为主要形式,2013年的致死案例有新的变化,有拆迁者致死被拆迁者的,也有被拆迁者致死拆迁者的。
 
这十六起命案是:
 
1、黑龙江:肇东一名70岁老人在强拆中遭殴打身亡
 
中新网哈尔滨1月9日电 (记者 李柏杨)9日上午10点左右,黑龙江省肇东市一位70余岁老人在一起拆迁纠纷中被打伤,之后在肇东市人民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
 
据现场目击者介绍,事发地点为肇东市下辖某行政村,死者所拥有的房屋位于该村较好地点,村民认为当地政府给予拆迁补偿过低,因此不愿动迁。拆迁涉及100余户村民,只有近30户村民初步达成拆迁协议。9日上午,一群不明身份人员与村民因抵制拆迁条幅等问题发生口角,并引发冲突,死者在冲突中受伤。下午伤者因抢救无效死亡。
 
(来源:中国新闻网  详见:http://www.chinanews.com/fz/2013/01-09/4474502.shtml
 
2、呼市:7保安夜闯拆迁户家施暴,致死1老人
 
据呼和浩特市公安局赛罕区分局24日下午披露的消息,2013年1月13日1时30分左右,正在熟睡中的呼和浩特市赛罕区黑兰不塔村居民康某某与老伴李梅兰被一阵敲门声惊醒,披衣起床的康某某打开院门后,看到门外站着十多名工地保安,便质问工地保安为啥大半夜敲门,保安称有一个小偷进了康家院子。双方言语不和发生了肢体冲突。1月14日早晨9时许,受到惊吓的李梅兰突然发病,19日23时因呼吸衰竭休克,抢救无效死亡。
 
(来源:新华网    详见:http://news.xinhuanet.com/2013-01/24/c_114490959.htm
 
3、河南:郑州发生铲车杀人案
 
3月,河南中牟发生一起农民被弘亿公司施工铲车轧死的事故,肇事司机已经被刑事拘留,此事由于涉及公司和农户间的土地纠纷,引发广泛关注。29日,记者在中牟县看守所见到了肇事司机王某,他说自己未看到车后有人,才在倒车时不慎轧上受害人,绝非故意轧人。当地公安部门经过侦查,认定王某涉嫌过失致人死亡。
(来源:新华网   详见:http://news.dahe.cn/2013/03-30/102079141.html
 
4、江西:强拆村民自焚突告不治 千警抢尸家属无处伸冤
 
江西省新余市村民胡腾平今年春节前夕,在村委会自焚抗议强拆,后送医院抢救,但在北京“两会”期间,当局突然禁止家属探望,而在人大会议闭幕的星期天,家属被告知胡腾平已经死亡。家人认为当局涉嫌隐瞒死亡日期,要求调查。当局出动一千多名防暴公安到场与家属和村民抢夺尸体,并殴打死者家人。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详见: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2-03182013100856.html
 
5、湖北:巴东一维权农民遭罐车碾压尸首不全
 
目击者称,死者被辗压后,尸首不全,现场见到的几乎是一堆肉饼。当局表示,疑犯涉嫌故意杀人已被拘捕。事发于3月30日上午10时许。在巴东县沿渡河镇西边淌村宜巴高速公路29标段建设工地,村民因水毁财产补偿诉求与29标段项目部发生纠纷,张姓女村民(44岁)在交涉的过程中,被水泥罐车辗压致死。
 
(来源:凤凰网  详见:http://news.ifeng.com/society/1/detail_2013_03/30/23707796_0.shtml


 
 
 
6、福建:连城县一村民砍死监察副大队长
 
4月16日因抗拒当地国土资源部门对自身违建行为的处罚,一对兄弟用自制长刀刺向执法人员,造成1位执法人员当场死亡,2人受伤。
(来源: 台海网 详见:http://www.taihainet.com/news/fujian/cbhx/2013-04-16/1053223.html
 
7、贵州:一名政府强征土地的打手被打死
 
2013年3月4日上午,政府伙同万煤集团组织一帮打手,开着挖掘机,强行摧毁缪再进老人的两亩土地及土地上即将收成的油菜。缪再进老人不顾一切的上前阻拦。打手们冲过来,欲殴打老人,老人抓起锄头与打手们对峙。这时,打手之一的金小春对缪再进老人说:“我打了你又咋了,你敢打我?我有政府撑腰!”气愤之极的缪再进老人举起锄头向金小春挖去,金小春立马瘫倒在地,血流满地。
(来源:维权网   详见: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3/04/blog-post_9139.html
 
8、武汉硚口居民杨家荣拆迁办内死亡家人游行抗议
 
民生观察工作室2013-4-7消息:今天下午三点左右,武汉市三、四十名拆迁户集体在繁华的武胜路进行了游行活动,而走在最前面的是武汉市硚口区荣华街幸福二村8-3-7杨家荣的儿子杨永利,杨永利游行就是因为他刚刚在拆迁办内死去的父亲。
 
据杨永利介绍,3月21日上午,他家中被断电,他父亲杨家荣就来到了附近的拆迁办要求恢复供电,到拆迁办不久,一辆车就进到了拆迁办,一名叫全刚的外地人下来后就对58岁的杨家荣拳打脚踢,还用膝盖顶杨的肝腹部位置。随即杨家荣休克倒地。街坊看到这一幕后通知了杨永利,杨永利赶过来后将昏迷不醒的父亲先是送到了武汉市中西医第一医院,因杨家荣病得太重武汉市中西医第一医院无能力抢救,杨永利后来将父亲送到了武汉同济医院。3月22日凌晨四时许,同济医院虽然对杨家荣进行了全力抢救,但杨家荣还是死在了手术台上,医院给出的死亡原因是腹腔内出血、失血性休克、多器官衰竭。
 
(来源:民生观察网 详见:www.msguancha.com/Article/ShowArticle.asp?ArticleID=16712
 
9、河南郑州:航空港区遭强拆老农半夜被乱棍打死
 
5月25日晚10时30分左右,天下大雨,借宿在大老营村废弃村部的父母正在睡觉,突然有两人手持钢管闯入屋内,猛击睡在门口的肖马来。“我妈的床在里边,看到我爹挨打也没敢吭声。”“他们一边打一边喊,‘我让你闹’。”肖妻冯三英告诉南都记者,来人专打肖马来头部。在他们离开后,她忙追至门外,看到两人钻进一辆白色面包车内离开。约一个小时后,被打至重伤的肖马来在郑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宣告不治。根据家属的推测,打人者应该是来自拆迁办的。
 
(来源:钱江晚报 详见:http://society.people.com.cn/n/2013/0530/c1008-21677612.html
 
10、江苏省:海安县非法拆迁逼死人命
 
江苏省海安县城东镇政府以万顷良田建设为名,在没有任何的合法征地、拆迁手续,也没有进行合理的安置、补偿的情况下,要求村民签订拆迁协议,强行逼迫村民搬迁,其中堑南村六旬老妇张英兰因为不同意搬迁,被逼喝农药自杀身亡。这是发生在2013年3月25日,事隔一个月,4月25日还是在城东镇又一名活鲜的生命二十九岁的杨飞,因强拆被逼走上了绝路。
     杨飞,男,二十九岁,住南通市海安县城东镇堑南村22组(原)六组5号,母亲患有智障。一直在外打工的杨飞,因拆迁从石家庄赶回江苏城东县。扬飞签字之前政府答应将他妈妈安置到养老院养老,签完字告诉他,他妈妈去养老院可以,要杨飞每月负担1200元,政府食言逼迫家徒四壁的杨飞走上了绝路。村里让杨飞在4月25日七点前必须将钥匙交上,早六点跳河自杀。现在停尸家中,希望得到广大维权者的关注!
 
(来源:博讯 详见:http://www.boxun.com/news/gb/china/2013/05/201305031006.shtml
 
11、黑龙江省:北安市一男子因房屋被私拆自焚身亡
 
7月5日8时30分,郑国存因房屋被建设单位私自拆扒带着汽油来到北安市行政办公中心门前,将汽油泼在身上后点燃,因伤势较重送往哈尔滨抢救无效身亡。北安市认为有关部门在拆迁工作中存在监管不力问题,郑国存房屋被私自拆扒后,有关部门工作不到位,将依法依规追究相关人员责任。
 
(来源:黑龙江晨报 详见:http://hlj.people.com.cn/n/2013/0707/c220024-19018656.html
 
12、安徽:阜阳千人抢尸 强拆逼死农妇500特警镇压
 
网曝安徽省阜阳市一农妇因抗议政府强拆,6月30日在拆迁办门口服毒自杀,经抢救无效后死亡。悲愤的家属与上千村民在政府所在地附近搭设灵棚,堵路讨说法。当局急调500多警力赶赴现场,抢夺尸体,抓捕、打伤多人。
(来源:舜网   详见:http://www.hdmnw.com/news/china/597385.html
 
13、福建:一执法人员拆除违章建筑时被房东儿子刺死
 
中新网安溪8月1日电(林永传 郭斌)1日上午,福建安溪县行政执法局一执法人员在拆除一违章建筑后,遭房东儿子持刀刺伤,送医后抢救无效死亡。
记者了解到,上午9时,安溪县行政执法局执法人员,来到安溪县蓬莱镇联盟村执法,在拆除一栋违建时,房主林德华与儿子林灿祥出面阻扰,并试图攻击现场执法人员。因担心房主林德华情绪激动而导致冲突,执法人员便将其与儿子林灿祥带到联盟村村委会,下车时,林灿祥突然跑向村委会对面的商店,从店中拿出一把刀并刺向现场的一名行政执法局执法人员唐某。随后,林灿祥弃刀潜逃,唐某被紧急送往安溪县铭选医院抢救。但因伤势过重,唐某于下午2时30分许抢救无效死亡。
 
(来源:中国新闻网  详见:http://www.chinanews.com/sh/2013/08-01/5113452.shtml
 
14、福建:老太阻推土机进自家地 4岁孙女被碾死
8月29日讯 昨天上午11点多,漳浦杜浔镇林前村林口自然村机耕路段,54岁的村民陈赛娇发现一建筑工地施工的推土机将土推到自家地里,于是带着3岁的孙女前去阻止。可接下来,惨剧发生了:在推土机倒车过程中,在车后左侧玩耍的孙女被履带压倒。腿部和脑部受伤的女童被送往杜浔卫生院,经抢救无效身亡。
(来源:东南网http://news.qq.com/a/20130829/013128.htm
 
15、湖北:随州国道改建拆迁 农妇蒋兰芳突发死亡
 
2013年9月13日8点,刘秋风和他父亲都有事外出了,家中只剩下母亲蒋兰芳一人。可就在这时,双寺村干部等一批人开着挖机突然来到他家对其家未达成协议的瓦房进行强拆。随后不久就传来了蒋兰芳死亡的消息。见到四十五岁还不到的母亲就这样去世了,刘秋风及其家人悲痛欲绝。当天上午刘秋风等就拖着蒋兰芳的尸体准备到316国道改建拆迁指挥部讨说法,于途中被北郊派出所警察等截住抢走尸体,刘秋风和他的姨爹被带到了北郊派出所,刘秋风当时还被戴上了手铐,直到下午刘秋风等被释放。
 
(来源:民生观察网   详见:http://msguancha.com/a/lanmu49/2013/0928/8361.html
 
16、苏州两名拆迁人员被杀 村民范木根因妻儿被打拔刀
 
范永海回忆,对方几人中,手里均拿着可伸缩的钢棍。“问都没问,看到就打。”范永海的眼角被打伤,范木根被打倒在地,头部受伤。为了护住丈夫的头,顾盘珍用右手挡了范木根的头部,结果被钢棍打伤。事后医院诊断其右手手臂骨折。
 
范永海推测,在看到妻儿都被拆迁人员打倒在地,范木根才“真的火了”。
 
据刘晓原转述,范木根称,当时他的头部被拆迁人员打了几下,就顺手从腰间拔刀往后刺了对方,又见人在打妻子,再刺了另一人。
 
  此时,站在人群外围的邓权珍看到,一名拆迁人员冲进殴打的人群后,弯腰扶着腹部退了出来,趴在面包车上。另外一人则卧在马路边的水沟里,一动不动。
 
  两名被刺的拆迁人员随即被送至附近的苏州市第七人民医院。院方向南都记者提供的记录显示,两名拆迁人员中,一人登记姓名为“胡玉龙”,年仅24岁,被一刀刺中心脏,送至医院时已经死亡;另一人登记姓名为“柳明”,40岁,身体正面和背后各中一刀,经抢救无效身亡。当地警方在通报中称,死者分别为负责该地块的拆迁公司一名负责人和一名工作人员。
 
(来源:南方都市报http://news.sina.com.cn/c/2013-12-05/035028889048.shtml
 
三、2013年暴力拆迁征地的主要方式和特点
 
理论上来说,暴力拆迁应该止于三年前颁布的《征收条例》,但2013年在拆迁征地中的群体事件仍然频发,这凸显了暴力拆迁仍在野蛮的进行着!中国的土地制度明显就是恶法,再辅以不受监督的公权力,国民的财富被抢劫就在所难免了,而这些财富中包括有形的和无形的。比如国民的一栋祖宅,她不仅仅是祖先遗留下来的财富,他还是整个家族的根基,里面供奉着历代祖先的牌位。同时也是自己童年时光的记忆,这样的祖宅拆与不拆只能是由房屋所有人决定,就算这样的祖宅破旧需要维修也只能是所有权人的事。但在当今体制下,你祖宅下的土地在未经你同意的情况下就被政府卖给了开发商!而开发商居然就可以理直气壮地在未跟房屋所有权人达成协议的情况下强行拆除你的祖宅!这是何等荒谬的国度。
马克思曾说过:当商人有300%的利润时,他就不惜走上犯罪的道路。在这个国度,政府以几十万的代价征到的土地转手就可以几千万的价格卖给开发商,其暴利足以激发他们杀人放火的犯意!其邪恶已经远远的超过了谋财害命的商人,因为他们还绑架了公权力!这就造成了2013暴力拆迁征地的方式和特点花样繁多、不胜列举,主要和方式和特点有:
 
1、公权力直接介入
 
按照世界通行的惯例,拆迁分为公共性/公益性拆迁和商业性拆迁。公共性拆迁必须是为了公共福利而为,且须由相关机构批准,拆迁过程中必须给与被拆迁户以合理的补偿;而商业性拆迁,不但要政府批准,还要由开发商同被拆迁户一户一户地谈判,按市场价格以充分合理的补偿来换取被拆迁户的同意。在这里,到底是否拆迁、如何拆迁、如何补偿,完全是开发商和被拆迁户之间的事情,是属于市场调节的私域问题。
  但是,2013年,政府部门为开发商充当“挡箭牌”,对被拆迁人诉求不予理采,甚至直接冲到拆迁征地第一线,和那些拿着棍棒的黑社会人员站在一个队伍里。纵观2013年,我们发现有乡长、乡党委书记、副县长、县长、副市长、市长带队亲临第一现场进行强拆强征的例子比比皆是,而在他们带领的队伍里法院、城管、公安等部门的官员也皆在列。行政、司法多位一体,说明事实上他们形成了利益共同体,而成为拆迁征地这块大蛋糕的分食者。
如:《江苏:警察参与大规模非法强征,村民欲与官员同归于尽》
    2013年4月9日,这一天上午,江苏灌云风和日丽,在离灌云县县委大楼西侧一百米左右的水利路上,大批便衣警察、穿公安制服人员、政府雇佣的社会人员、地方官员突然云集在该路陆庄境内不足千米的路段中。顿时大汽车、轿车、翻斗车、大铲车、搅拌车、手扶拖拉机、警车、摩托车、电动车、消防车等达数百辆一线摆开在公路两侧。警察耀武扬威列队到强征现场。
    据现场村民陆先生介绍,陆庄村民陆习陀、陆增华、吴彩萍等数十个村民勇敢站出来,冒着生命危险,手拿铁锨和汽油壶,他们不是要自焚,而是要推倒强圈他们宅基地和农田的墙头。围观村民告诉记者,尽管护地村民发出如此誓言,但是,灌云县公安局副局长徐成仍然扑向一个手拿汽油壶的妇女,企图制造第二个陆增罗“被自焚”事件,另一护地男子眼尖手快从妇女手中夺下汽油瓶,伸出手揽住徐某头部,将汽油一起倒在两人身体上,徐某将头一缩,闪躲过去,但身上还是弄上不少汽油,转眼逃之夭夭,不知所踪。
 (当地媒体连云港日报报道)。
 
2、黑社会打砸式拆迁征地
 
由于大面积的基层政权黑恶化,把持基层政权者与社会黑恶势力逐渐形成老大与马仔的关系,许多房地产公司其实就是他们的产业。黑社会打砸式拆迁征地国人都很熟悉,这里就不用赘述,仅举2013年发生的一例,武汉:暴力逼迁者打砸吓哭户主:
    2013年1月18日晚上,一些穿黑衣戴黑帽拿着粗棍棒逼人搬迁的“土匪”,气势汹汹地破门闯进武汉汉阳区政府旁的十里村民房(汉阳区十里村巷子口279号),逼着老人控制在墙角,对其叫喊:“不许动,怎么还没搬迁?”。接着对屋内进行扫荡式的狂摔猛砸,老人杨萍芳惊吓得浑身发抖,哭喊呼救!
这是该日第二次上门“扫荡”。第一次发生在当天的零时许。“太可怕了!在事发之前,这些穿黑衣的逼迁人,不时来围着房屋,备满了砖块石头,向房内扔砸,房屋已毁得百孔千疮。人还被他们打得住了好长时间的医院”。倪登明老人含泪伤心地说。
“拆迁土匪”胆大妄为,谁来保护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据倪登明老人介绍,他的房屋自去年8月13日以来,共有四次被人打砸,其中他本人被人打伤,现在家里的自来水被人停止。
(来源:央视网   详见:http://news.cntv.cn/2013/01/23/VIDE1358899924115138.shtml
 
3、断水、断电、断气、断路
这是几乎所有城市强拆所惯用的手法,公用事业公司在这些城市强拆事件中一直就扮演着不光彩的角色。《合同法》在“圈地运动”中同样成为一张废纸而失效。这样的案例太多了,就不再举例为证。
 
4、“偷拆”“误拆”
所谓“误拆”只是一种托词,其实就是“黑拆”,只能说实施“误拆”的人相对于实施“黑拆”的人说得好听了些。即使这样也触犯了刑法“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罪”!
 
5、“围剿”
就是不直接强拆,但在房主房屋的周边施工,致使房主的房屋成为孤岛,最后被迫接受拆迁。
典型的例子发生在苏州,房主的屋外已被“小河”包围,进出只能趟河而行,当然更典型的是前几年发生在重庆的“最牛钉子户”。
 
6、株连式拆迁
就是挟持与被拆迁户同在一个“大锅”里吃饭的亲人、家属等,不做通被拆迁户工作就下课,不让被拆迁签字就下岗。株连的对象包括公务员、老师、医生等。
典型的例子发生在湖南长沙,因为婆婆是“钉子户”,湖南长沙市天心区的小学教师谭双喜近日收到区教育局通知,将其调往拆迁指挥部工作,直至其婆婆签订拆迁协议。这份调岗通知曝光于微博后,引发舆论质疑,目前已被撤销。“又一个‘株连拆迁’的活靶子!”有网友如此议论。像这位女教师这样,因为“亲戚关系”而卷入拆迁进程的现象,不隻发生在长沙一地。在一些地方,为了“搞定”拆迁对象,不惜调动一切社会资源投入其中,从直系亲属到七大姑八大姨,均被强制性赋予义务去帮助政府完成拆迁,尤其是公务员、教师等公职人员更是“重点照顾对象”。谁家的亲戚谁负责,协议不签不脱钩,如果办不了,轻则调离岗位、扣发工资,重则停薪停职。对此,媒体为其贴上了“亲情逼迁”“株连拆迁”等标签。
7、“民主”投票
典型的案例就是山东青岛平度市的“陈宝成事件”。 2013年1月8日,青岛平度金沟子村召开村民大会,由村民决定是否对剩余拆迁户强拆。当天,99%的村民投了同意票。尽管不愿搬迁的村民并未全部到场,但同意“强拆”的村民已经占了绝对多数。此后该村便陆续进行了多起强拆,而陈宝成事件也是在这一背景下发生的。显然,这种“民主”投票能代表多大民意令人怀疑。
 
8、拘留式拆迁
所谓拘留式拆迁,就是对付那些拒不拆迁的“钉子户”,在强拆前干脆把他们都拘留起来,这样强拆时他们就没法寻死觅活了。如:2013年11月25日,北京市顺义区仁和镇前进新村“钉子户”张淑凤、张德利夫妇双双被法院拘留,被拘后他们坚守多年的房子当天就被拆了。
 
9、以拆违掩盖强拆
由于《征收条例》的制度性漏洞,拆除违章建筑不用赔偿,故使得被地方政府无限放大,随意认定“违建”,制造“违建”!这种手段在2013年也被大量滥用,从而造成了许多矛盾和冲突。
 
四、2013年民众维权抗争与群体事件的发生情况
 
伴随着极大暴利的拆迁征地案例的日益增加,利益受损的人群也不断的扩大。很多是共同利益受到损害。面对裹挟着公权力与社会黑恶势力的拆迁者,被拆迁者不得不团结起来维护共同的利益不被伤害。2013年拆迁征地领域的重大事件层出不穷,主要表现在被拆迁者在孤立无援极度绝望下被迫以服毒、自焚、跳楼等极端方式,以付出血的代价来维护自己的权益和利益。官方机构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的2013年《社会蓝皮书》指出,近年来,每年因各种社会矛盾而发生的群体性事件多达数万起甚至十余万起。群体性事件的形成原因,以征地拆迁冲突、环境污染冲突和劳动争议为主。征地拆迁引发的群体性事件占一半左右。
官方的统计数据相来水分很大,为政府保留颜面。从民生观察每月编辑发布的《中国拆迁与征地观察》来看,2013年全国征地拆迁引发的群体性事件至少在十万起以上。在这些事件中,政府和开发商们纠结在一起,大量使用暴力,将民众的维权抗争行动打压下去,从而实现了他们攫取巨大利益的目的。
 
以下是2013年拆迁征地领域发生的民众维权抗争与群体事件的部分典型案例:
 
1、  湖南:湘潭市响水乡石连村妇女周利君为抗议强行征地,点火自焚。
 
湖南省湘潭市一起强行征地纠纷引发村民自焚悲剧。5月22号,该市响水乡石连村妇女周利君为抗议强行征地,点火自焚。周利君被家人送医抢救。尽管官方媒体说周利君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但家人说她脱离危险还需更长的时间。同情周利君的人问道,要死伤多少人,中国才能停止强行拆迁强行征地的野蛮行为?
  
详见: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aw-05282013123144.html?searchterm=%E6%B9%96%E5%8D%97%E5%8F%88%E7%8E%B0%E8%87%AA%E7%84%9A%E6%82%B2%E5%89%A7
 
 

周利君
 
2、陕西西安:周至县村民王金民不满拆迁点汽油自焚 2名伤者被送医院
 
6月14日早上,西安市周至县拆迁工作组人员按照双方13日晚的约定,再次到楼观镇东楼村村民王金民家,就有关拆迁事宜进行商谈。商谈中,王金民夫妻两人意见不一致,王金民提出与其妻王小玲单独到内屋商议。在夫妻商议时发生争执,王金民用汽油将自己烧伤,王小玲在救火时手被烧伤。
(来源:西部网   详见:http://news.163.com/13/0615/01/91CG67JF0001124J.html
 
3、贵州逾千村民为护地“粪战”四百警察
 
2013年4月16日,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榕江县车江乡村民因不满征地补偿款过低,与县长、公安局长带领前来强行动工的武警、特警以及拆迁人员400余人对抗,村民持镰刀、锄头、扁担、粪桶对抗,并用大粪泼洒拿着盾牌的武警,混乱中一村民被警察用辣椒水喷倒,引起更多村民愤怒。遭村民追打的县长及公安局长被当地妇女全身泼满大粪。当天有5名村民被打致重伤,18人轻伤。
(来源:中国正义反腐网-《反腐廉政月刊》
详见:http://www.zyffcn.org/article/show.asp?id=11419
 
4、河北邢台征地村民放鞭炮求援 百人持砍刀施暴
 
6月27日早晨7时40分左右,河北省邢台市桥西区达活泉街道办事处元庄村突然响起了鞭炮声,放鞭炮是村民事先约定用来传递“政府来征地了”的信号。村民告诉记者,事发当天参与征地的有上千人,其中有穿城管制服的,有穿迷彩服的,也有众多不明身份的社会人员。村民提供的照片显示,征地现场一处路口停放有一辆救护车。
在这次暴力事件中,37岁的村民郝玉贵被打成闭合性颅脑损伤;41岁的村民张军小被打成骨折多处外伤,缝合40多针;一位70多岁老太太被打住院;村民焦利民被殴打住进邢台医专第二附属医院重症监护室。
 
(来源:中国新闻网    详见:http://news.zj.com/detail/1465852.shtml
 
5、福建:南屿镇村民遭暴力强拆 副镇长坐镇多人被打伤情严重
 
福建闽侯县南屿镇五都村村民上周六遭遇城管暴力强拆,多名城管在副镇长的指挥下,对村民们大打出手,导致多人受伤,有人手脚被打断,也有人眼睛被打伤,至周一仍有多位村民在医院治疗。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10212013094952.html)
 
6、厦门:拆迁爆警民大冲突,女官员衣服被扒
 
2013年4月25日凌晨4点,数百武警、特警清场,拆除维权横幅、帐篷,用汽油焚烧一切物品,抓捕维权村民。上午,数千村民陆续聚集同集路与武警、特警对峙,双重爆发冲突,多名村民被打伤,多辆警车被砸或被扎胎放气,厦门市同安区委书记陈琛(女)被村民扒光衣服,数名警察受伤。
(来源:博讯 详见: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3/04/201304261448.shtml#.UswnIkdhDic
 
7、昆明一工厂寒夜遭强砸强拆 十多名妇女孩子被赶出屋
 
11月29日凌晨6时许,昆明气温低至6℃。昆明高上高食品有限公司的门窗突然被人砸破,熟睡中的10多名妇女孩子被一群陌生人赶到屋外,挖掘机不顾厂房下面有100多公斤液氨,很快将厂房夷为平地……
(来源:生活新报  详见:http://www.shxb.net/html/20131130/20131130_365160.shtml
 
8、北京巴沟村遭受5百余人的暴力强拆
 
8月16日下午5点多钟,北京市海滨区巴沟村聚集了300多名穿制服的黑衣人和200余名农民工,开始对巴沟村村民的房屋进行强拆。这些黑衣人设置警戒线不让村民和围观民众靠近,还殴打居民,韩颖的母亲康淑兰、著名维权人士何德普、湛江等人在现场遭到殴打。
(来源:维权网   详见: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3/09/5.html
 
9、福州:两百人偷袭强拆 女大学生被殴伤抢救
 
福州发生强拆伤人事件。街道党支部书记带领近200名强拆人员进入村中破门而入强行拆房,一名女大学生反抗时被人拖拽头发踢到楼下受伤,送院抢救。村民表示,无处说理,活在恐惧中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详见: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fy-02202013121603.html
 
10、河南:中铁十三局300人手持棍棒用暴力征地殴打村民
 
14日上午10时许,中铁十三局300余人,统一着装,开着30多辆面包车每个人手持一米多长棍棒见人就打。据被打村民回忆,这300多人大部分操着外地(东北)口音,不问青红皂白见人就打,见村民拿手机拍照便强行夺取,现场共有30多部手机被砸碎。
 
(来源:大河网  详见:http://news.dahe.cn/2013/04-15/102108080.html
 
11、乌坎村民又闹起来了 与数百名警察对峙
 
被视为中国土地维权和民主选举范本的广东陆丰乌坎村,4月26日又出现大规模维权活动。数百名村民围堵港商在合约期满后交回的土地,抗议里面的建筑物等设施被破坏,并与数百名到场戒备的警察对峙。民选村委会主任林祖銮现身斡旋不果。
(来源: 明报    详见:http://www.boxun.com/news/gb/intl/2013/04/201304271151.shtml
 
12、贵阳:837名大学生被雇冒充特警拆违,半天赚80元
 
10月12日,贵阳,观山湖区控拆违指挥部组织2500余人到金华镇上铺村空山坝,对54栋违法建筑进行拆除。经查实,837名学生人参与。
 
(来源:腾讯新闻   详见:http://news.qq.com/a/20131018/002924.htm
 
13、浙江:杭州淳安千岛湖村民抵抗政府强征爆冲突 警车、公务车被掀翻
 
10月11日凌晨,浙江省淳安县安阳乡白象湾项目现场发生一起山下村民与施工方上海华辉建筑有限公司的冲突事件。项目指挥部临时建筑用房被毁、二处围墙被凿穿,一台挖机、一台铲车被烧毁,另有二辆公务车被掀翻。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详见http://news.xinhuanet.com/mrdx/2013-10/14/c_132796516.htm
 
14、湖北 :渣土车堵门遭劝阻 当场倒土活埋5人
11月15日上午,湖北武汉市江岸区堤角花鸟宠物大世界的大门处,三辆渣土车欲倒渣土堵门,5名工作人员阻止时被倾倒而下的渣土埋于土中,导致多人受伤。
(来源:新京报  详见:http://www.bjnews.com.cn/news/2013/11/18/293222.html
 
15、湖北:鄂州发生恶性强拆事件 数十人持刀叉棍打伤村民
一名村民介绍,23日早上8时,百余名男子统一戴着白手套,手持刀、叉、棍,乘坐十余辆面包车浩浩荡荡进入夏家榜湾,表示要对夏家榜湾进行拆迁,村民们连忙报警。
(来源:法制网 详见:http://hb.sina.com.cn/news/j/2013-11-25/2140123940.html)
 
16、广西:千人强拆民房 数十村民被打伤
 
广西南宁市兴宁区政府出动近千强拆队员,带同警犬入村清拆七幢民房,数十名村民被打伤,5人伤重留院,8名村民被抓捕,冲突中一部警车被打砸。在强拆期间村民摆放汽油罐对抗,声言以死保卫家园,强拆才暂停。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详见: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demolition-11042013082710.html
 
五、2013年拆迁与征地全年暴力指数
 
2013年拆迁与征地全年暴力指数从三个大方面来进行评定,即暴力拆迁征地发生命案的情况(满分30分)、暴力拆迁征地的主要方式和特点(满分40分。该项选取了最常见的公权力暴力介入、黑社会打砸式拆迁征地、断水断电断气断路、围剿四个小项来进行评判,每项10分)、民众维权抗争与群体事件的发生情况(满分30分)。
 
在暴力拆迁征地发生命案的情况方面,从本报告上述信息来看,仅据不完全统计,2013年暴力拆迁征地致人死亡案就有十六起,而且手段残忍、场面血腥。而在民生观察编辑发布的《中国拆迁与征地观察》中,每月都有命案发生。因此本项评定为30分。
 
暴力拆迁征地的主要方式方面,2013年公权力以“合法”的面目站到前台动用警力和其它所谓“执法”机构力量暴力介入拆迁征地的现象仍大量发生,相比2012年并没有根本性的好转,因此本项评定为9分;2013年的黑社会打砸式拆迁征地仍充满血腥和暴力,本项评定为10分;2013年的断水断电断气断路行为仍是拆迁征地中惯用的手段,本项评定为10分;也许是因为“围剿”行动太有新闻性,太容易吸引公众和媒体眼球,2013年的“围剿” 行动见诸媒体的案例少了一点点,因此本项评定为9分。四项相加,暴力拆迁征地的主要方式的分数评定为38分。
 
在民众维权抗争与群体事件方面,正如前面所述,2013年有超过十万起的群体事件和冲突,这背后都是血和泪。如此巨大的数字,暴力分数只能是满分30分。
 
三大项合计,2013年拆迁与征地全年暴力指数为98分,评定为最高级“高+++”,即三张暴力标。



 
六、拆迁征地背后的政治经济学
 
在声讨臭名昭著的暴力拆迁时,虽有对体制的置喙,但主要还是把矛头集中指向地方政府与开发商等利益集团,而抨击其根源也是通俗的“利益驱动”就是所谓的土地财政!造成地方政府土地财政的根源又是分税制。同时,我们也似乎看到中央政府为了“打击”愈演愈烈的“血拆”而不断的废止不合理、不合法的法规如《拆迁管理条例》,出台看似更合理、更合法的法规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中央政府看起来像是公正的“第三方”!但是,我们看到,在看似“更合理”的法规《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实施已三年的2013年,恶性拆迁并没有遏制的倾向,反而更加偏离法制的轨道,走上了以恐怖方式实施的 “黑拆”、“血拆”!在遏制恶性拆迁征地中,专制体制为何表现得如此的“无能为力”?
 
我们知道,从经济学原理来讲,货币只是财富的表达方式,也可以说是一国政府开具给一国国民的债券,每一份的货币必须有相应的实物财富相对应,没有实物财富相对应的超发货币必然造成恶性通货膨胀。而一个众所周知的现象却是中国政府这么多年来一直在“超发”货币,却未见严重的恶性通货膨胀!我们知道,1949年后,中国的土地经过一系列的运动,最后以所谓的“法律”形式固定为国有及集体所有。虽说是土地公有制,但在经济改革开放前,它们一直就没有作为财富而进入货币体系,也就是说,在货币的发行中,根本就没有考虑“天量”的土地财富的价值!土地作为财富而进入货币系统应该是90年代停止福利分房,“经营城市”之后的事。当国家的统治者也就是土地的实际所有者发现这一“天量”的财富后,疯狂掠夺的序幕就正式拉开了。而抢夺的对象就是全体国民!
 
简单举例:当地方政府把一块“价值”100万的土地卖给开发商时,100万的实物财富就进入了货币体系,由于有了100万的实物财富,中央银行顺理成章的就可以相应发行100万的货币(说不定还偷偷多发一点)!中央政府就可以说是“从天而降”了100万的“财富”(发行相应的货币)!而如果这一块100万的土地开发出了价值500万的楼盘,中国国民价值500万的财富就这样被冻结在这一100万的土地上了!地价、房价越高,冻结的财富越多!而相应的,他们的得利也越多。
 
这既是房价越“调控”越高的秘密,也是专制体制对愈演愈烈的“血拆”、“黑拆”无能为力的秘密所在。因为拆迁征地的最大受益者就是这个体制或者说是中央政府!
 
七、总结分析:暴力拆迁征地就是抢劫
 
对于抢劫罪,刑法第263条规定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财物的所有人、保管人当场使用暴力、胁迫或其他方法,强行将公私财物抢走的行为。抢劫罪的主体要件是本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直接故意,并具有将公私财物非法占有的目的。抢劫罪的客体要件是本罪侵犯的客体是公私财物的所有权和公民的人身权利。对于抢劫犯来说,他最根本的目的是要抢劫财物,侵犯人身权利。
 
纵观2013年发生的中国暴力拆迁与征地的案件与行为,我们认为,在主观上,暴力拆迁方不管是开发商还是政府,都是为了谋取被拆迁方、被占地方的财物和利益。所有的强拆都是为了利益,而且利益巨大。这块地在农民手里不值几个钱,花很少的钱把地上的农民赶走,转手卖给开发商就是一大笔钱,政府从中赚几倍、几十倍,都很正常。城市黄金地块更是比黄金还贵,用很低的拆迁标准把居民赶走,房子拆掉,夷为平地,转手又是多少倍的收益,这些收益过去还不用纳入预算,政府想怎么花就怎么花。这种巨大的利益诱惑和动力,正是暴力实施者们的主观犯意。
 
从暴力拆迁征地的客观结果来看,最终是老百姓的房子倒下了,取而代之的是开发商的高楼大厦和黄金白银;最终是农民没有了土地成为了失地农民,取而代之的是政府的“土地财政”和巨大的预算外收入。
 
从犯罪的手段来看,抢劫罪的实施都是靠暴力完成的。所谓暴力,是指对财物的所有人、管理人、占有人的人身实施不法的打击或强制,致使被害人不能的行为。如殴打、捆绑、伤害、禁闭等等。在暴力拆迁与征地过程中,这些暴力手段我们都能看到,其惨烈程度甚至远远超过这些手段,在这类事件的进行中致死致伤的状况屡见不鲜。而且,传统意义上的抢劫都是小规模的,参与人数有限,见不得阳光,但暴力拆迁与征地规模巨大,往往数百数千人浩浩荡荡、明目张胆地进行,并打着执法的合法旗号。在这一过程中,政府和公权力扮演了不光彩的,甚至违法犯罪的角色。
 
因此,完全可以说,暴力拆迁征地就是抢劫。
 
民生观察工作室
撰稿:李宇
2014年1月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武汉新洲高潮村强拆妇女被脱得精光

  • 下一篇:广西玉林龚罗村 上千村民抗强征与特警爆发冲突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