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709 律师 暴力 酷刑 虐待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征地拆迁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无锡李梅芳和倪满良家遭强拆         ★★★
无锡李梅芳和倪满良家遭强拆
作者:民生编辑1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8-08-19 09:17
【民生观察2018年8月19日消息】本网获悉,江苏无锡抗强拆维权人士李梅芳、倪满良家8月16日晚遭政府强行拆迁,旁观者称数百人参与,强拆阵容庞大。当晚李、倪二人被强行绑架至无锡市查桥派出所,目前李梅芳从派出所出来被强行送往临时住所被4男2女24小时严密看管。倪满良则至今下落不明。

8月16日,在“温比亚”台风登陆之际,无锡黑云压顶,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然而,在居住在位于无锡市锡山区安镇街道白丹山村客船巷110号李梅芳与前夫倪满良来说,这个祖辈居住在这里的普通百姓,一场史无前例的灭顶之灾即将来临。

据强拆现场目击者说,在当天晚饭前,李梅芳正在厨房做晚饭,而长期窝在房间里捍卫家园的李梅芳的前夫倪满良难得趁天气凉爽走出房间透透气。正在这时,无锡安镇街道党政领导带领大约两三百号强拆大军浩浩荡荡来到倪满良家,7、8个强拆队员破门而入,强行将李梅芳抬走,在外面散步的倪满良同时也被劫持。将倪满良、李梅芳坚守了9年的家园瞬息间夷为了平地。

8月18日李梅芳传出消息说“16日大约在傍晚5点半左右强拆队悄悄来到我们家,当时他们是破门而入的,当时我正在厨房做晚饭,一点准备都没有,当时手机有的在楼上另外一个在桌子上没来得及发消息,就被他们抬胳臂抬腿绑架出去,两部手机都落在他们手中。昨天(8月17日)下午五六点钟,他们才把我的手机送到了查桥派出所。”

据悉,李梅芳在16日晚被不明身份的人强行带到查桥派出所后,被派出所警察以一只“啤酒瓶子”问询了大约半个小时,才将其送到安镇的临时住所。不料,17日中午大约12点多吃过午饭,李梅芳又被查桥派出所强行传唤到派出所,直到今天中午才将其送回安镇的临时住所。

李梅芳说:“当晚(8月16日)他们把我绑架到查桥派出所,被抬下车后,我翻门卫处的伸缩拉门想逃,被绑匪拽下来后,正好张警官来到门卫,我就叫他帮我问他们要执法证等,差不多我被问询了半小时左右,后来他们又把我绑架到安镇街道的临时租住地,安镇老中学A204室是街道在2012年给我的临时住处。然后他们就派保安24小时看着我。昨天(8月17日)中午吃过中午饭大约12点多,他们又强制将我传唤到查桥派出所。因为他们传唤我我不配合,我要求他们(查桥派出所警察)将绑架我的绑匪一起传唤,我才会配合他们(派出所警察)传唤,他们不把绑匪传唤过来的话,我不会跟你们走的。现在你们不出示传唤证我不会配合你的,难道你强奸也要我配合你们吗?然后他们(派出所警察)就把我抬头抗脚的将我抬上警车,强行带到了查桥派出所。强行绑上早已准备在路边的车上后,车一直开到查桥派出所院内,又强行抬头扛脚的把我抬下车,我发现倪满良已被绑架在派出所了。在派出所我向张勤新警官报案说:我是被破门绑架到派出所的,张警官请你帮我调查绑架者是否有执法证和工作证及上岗证。张直接回答我:这个事情我不会帮你问的。8月18日吃过午饭后,他们才把我送到租住地,门口还是被他们派人看着的。”

问及李梅芳昨天至今天在查桥派出所被问询24小时的谈话内容,李梅芳说:“他们(派出所警察)一直在问我楼上准备的那些东西,有化学物品什么的。我说我没看到,我什么都不知道。他们一直在问啤酒瓶的事情,反反复复的问,我就问派出所副所长,你反反复复问啤酒瓶的事情,你是不是想在啤酒瓶上做文章扣我的帽子定我的罪呀?我说你要反反复复的问的话,你们要定我的罪你们定好了,反正我现在什么也没有了,什么都被你们抢劫走了,就剩烂命一条了”。

据了解,位于无锡市锡山区安镇街道白丹山村客船巷110号,是倪满良家祖辈几代人留下的房产。倪满良与李梅芳婚后因性格不合,于2007年7月到民政局协议离婚,将近400平米合法房产两人平分,随即户口分开。

2009年5月,在没有任何法律文书的情况下,白丹山村委一句:“地被征收了,不准再耕种;房屋也要拆迁”。又是村委书记陆利清一句:“你们在民政局离婚的不算数”,硬是把李梅芳名下的房产和户口合并到了其前夫倪满良名下。就这样,李梅芳从2010年便开始走上了漫长的上访之路,从地方逐级到京城。

2011年9月18日,李梅芳在北京被无锡驻京办雇黑车押回锡,后就被安镇街道在没有任何法律文书的情况下,被查桥派出所秘密关押在“无锡市国防教育训练基地”。据李梅芳说,当时看管她的负责人是原安镇街道综治办主任陈华,和当时的街道党委书记是陈秋峰(13606173220)。

在此期间,李梅芳经历了被饿饭、不准睡觉、恐吓等酷刑。“他们的目的就是逼我在他们制作好的房屋拆迁协议上签字,遭我拒绝。后来他们扬言:‘如果你再不签,就把你送到外地没人认识的地方,叫你怎么死的都没人知道’。我害怕极了,为了能活着出这人间地狱,没办法只能违心地在他们制作好的房屋拆迁协议上签了字。强迫交易后我虽然得到了自由却失去了赖以生存的房产。之后他们又不肯安置我房屋”。

2012年6月底,李梅芳又踏上了上访之路。李梅芳回忆说:“2012年7月13日上午,我正在租住屋看电视,查桥派出所民警严柏荣口头传唤我到派出所,逼我承认6月份是有组织的到北京上访的,遭我拒绝,在派出所关押24小时后,又被安镇街道的陈华送到无锡新区坊前“新芳苑”旅馆,关押在217房间,看管我的是雇的黑保安公司的人,失去自由12天。

2013年3月13日,我在北京又被无锡驻京办截回锡,安镇街道(当时党委书记陈秋峰)把我关押在锡山区党校110房间,看管的人是2012年同一家保安公司,被拘禁11天。

2017年3月6日在北京举报控告地方政府不作为乱作为时,被无锡驻京办截回锡后,锡山区公安分局行政拘留我7天。出来后,3月18日我再次去北京举报控告,再次被无锡驻京办截住,在驻京办事处(京华饭店221房间)被锡山区派京工作人员张振志打得T12椎体压迫性骨折,截回锡后,再次被锡山区公安分局带伤行政拘留10天,回暂住屋后地方当局再雇黑保安公司把我堵在屋里10天。

当年10月20日我在北京又被无锡当局截回,被地方政府派工作人员及派出所的特勤再加上雇佣黑保安公司人员堵在临时租住屋10天。2018年中共两会期间,在北京被当局截回后,被非法拘禁在政府按排的临时居住地,门口派人把守不许出门。我200平米的房屋7年前被关在黑监狱强迫交易后拆毁,至今没有安置我一平米。我多次上访换来多次拘留,还被打得半残废“。

如今,本已离婚,但被地方政府因迁拆问题强行合并在一起的一对前夫妻,因分也分不开的房产问题又不得不住在一起,并肩与一个庞大的国家机器打一场9年马拉松式漫长的捍卫家园的战争。2018年8月16日,这场家园捍卫家园的战争终于以前夫妻俩惨败告终。

在一个号称“依法治国”的国度,在没有拿到一分钱赔偿款的情况下,倪满良、李梅芳的家就这样没了。对于李梅芳来说,这场强拆来的既在预料之中,又猝不及防。她原以为,一个天天讲法治的政府,在拆迁他们的房子之前,无论如何也要给他们一纸文书吧,但是,她的“法治梦”就这样被无情的击碎了。房子在16日晚被强行拆迁,17日下午,正当李梅芳被查桥派出所传唤期间,她却意外的收到了一份锡山区人民政府工作人员送达给她一份修改了时间的《通知书》。

《通知书》中写道:倪满良户:根据2016年3月29日无锡市锡山区人民政府对你户下发的公告,2018年8月16日下(原来的打字为“上”)午,锡山区政府按照规定,组织强制执行了锡锡国土资责交(2014)第1号《责令限期交出土地决定书》。在执行过程中,你户所有的安镇街道白丹山村客船巷110号房屋内的物品已搬至安镇街道山韵家苑A区29号1404室、1408室产权调换房屋(详见清单)。请你户在接到本通知3日内,至安镇街道拆迁办办理相关手续,进行补偿结算。(拆迁办联系人:包亚军,联系电话:0510--88533602。)落款日期为2018年8月16日。

这是一份什么《通知书》?李梅芳反复看了几遍,通知拆房吗?但是这份《通知》是强行拆了房第二天才给的;《通知》交出土地?这可是倪满良祖辈居住的地方,比共产党的党龄还长;让倪满良到街道办理相关手续?但倪满良被你们绑架走至今下落不明。

李梅芳称,自己目前陷入了绝望而又迷惘的境地。虽然被派出所放回临时住所,但目前仍有保安在自己住所24小时把守。其中一个保安睡觉时头直接顶在在她的卧室门。

据今天前去探望李梅的友人透露,李梅芳门口有4个男人两个女人24小时严密监控着她。在李梅芳送客人时,4个男人也一直跟随着,客人要拍照,其中一个男人喝斥不许拍照并要将照片删除,而后打电话向上司做了汇报。

据现场围观人员统计,此次无锡市锡山区政府强拆倪满良、李梅芳家房子,由安镇街道党政领导专管拆迁办总主任吴建峰在城管及查桥派出所所长严新明带领的2、3百号人参与。参与者身份有警察、城管、保安、特警及闲杂人员等。现场围观群众大约有一百多人。警车、城管车、依维柯共四十余辆,消防车一辆。房屋四周道路拉警戒线戒严约5个多小时之久,造成晚间十点中该地还处于交通堵塞中。

一位现场围观者对本网表示:“以政府的名义、披着合法的外衣公开抢劫老百姓的私有财产,并且连公安都明目张胆的参与了,这不是土匪是什么?它们天天宣传的所谓“依法治国”都是欺骗我们老百姓的”。

李梅芳电话:15251650573

民生关察会继续关注倪满良、李梅芳被政府强行拆迁事件。

以下是李梅芳曾经发出的信息:

我是江苏无锡锡山区黑拆受害者李梅芳,因与前夫倪满良夫妻感情不和于2007年7月到民政局协议离婚,将近400平米合法房产两人平分,随即户口分开。

2009年5月没见任何文书,白丹山村委一句:“地被征收了,不准再耕种;房屋也要拆迁”。又是村委书记陆利清一句:“民政局离婚的不算数”,硬是把我名下的房产和户口并到前夫倪满良名下。

就这样我从2010年开始走上漫漫上访路,从地方逐级到京城。

2011年9月18日在北京被无锡驻京办雇黑车押回锡,后就被安镇街道连手查桥派出所秘密关押在“无锡市国防教育训练基地”,看管我的负责人是原安镇街道综治办主任陈华,当时街道党委书记是陈秋峰(13606173220)。

期间我经历了饿饭、不准睡觉、恐吓等酷刑,目的就是逼我在他们制作好的房屋拆迁协议上签字,遭我拒绝,后扬言:“如果你再不签,就把你送到外地没人认识的地方,叫你怎么死的都没人知道”。

我害怕极了,为了能活着出这人间地狱,没办法只能违心地在他们制作好的房屋拆迁协议上签了字。强迫交易后我虽然得到了自由却失去了赖以生存的房产。

之后他们又不肯安置我房屋。于2012年6月底我又踏上上访之路。

2012年7月13日上午我在租住屋看电视,查桥派出所民警严柏荣口头传唤我到派出所,逼我承认6月份是有组织的到北京上访的,遭我拒绝,在派出所关押24小时后,又被安镇街道的陈华送到无锡新区坊前“新芳苑”旅馆,关押在217房间,看管我的是雇的黑保安公司的人,失去自由12天。

2013年3月13日在北京又被无锡驻京办截回锡,安镇街道(当时党委书记陈秋峰)把我关押在锡山区党校110房间,看管的人是2012年同一家保安公司,被拘禁11天。

2017年3月6日在北京举报控告地方政府不作为乱作为时,被无锡驻京办截回锡后,锡山区公安分局行政拘留我7天。

出来后,3月18日我再次去北京举报控告,再次被无锡驻京办截住,在驻京办事处(京华饭店221房间)被锡山区派京工作人员张振志打得T12椎体压迫性骨折,截回锡后,再次被锡山区公安分局带伤行政拘留10天,回暂住屋后地方当局再雇黑保安公司把我堵在屋里10天。

当年(2017年)10月20日我在北京又被无锡当局截回,被地方政府派工作人员及派出所的特勤再加上雇佣黑保安公司人员堵在临时租住屋10天。

2018年中共两会期间,在北京被当局截回后,被非法拘禁在政府按排的临时居住地,门口派人把守不许出门。我200平米的房屋7年前被关在黑监狱强迫交易后拆毁,至今没有安置我一平米。我多次上访换来多次拘留,还被打得半残废。

李梅芳电话:15251650573
白丹山村委书记陆利清电话:13861712118
安镇街道原党委书记陈秋峰电话:13606173220
发布于 2018年4月5日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北京艺术家王鹏誓死抗争强拆

  • 下一篇:福州下洋村暴力强拆 打伤村民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