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维权经历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武汉私有房户肖昌海谈被关法教班的经历         ★★★
武汉私有房户肖昌海谈被关法教班的经历
作者:民生编辑1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8-05-05 20:51

 

近日,湖北省武汉市经租房户肖昌海在经过了两个月的关押后,刚刚获释回家。得到上述消息后,民生观察(以下简称民生)采访了肖昌海先生(以下简称肖),肖昌海先生重点向我们介绍了在法教班的具体情况以及他家“文革产”案的经过。肖先生的披露,给我们揭开了法教班的面纱。

民生:您好!肖先生,首先想问一下你是在一个什么样的情形下进的法教班的?

肖:2008年2月15日正是春节期间,街道的说让我到派出所去一趟,我就去了,结果一去就进了法教班,是街道的、社区的和派出所的人把我送进去的。

其实我当时并没有去北京上访的打算,年还没过完呢,但他们听信了谣言,想是政府过多的忧虑了吧,特别是社区的、街道的这些官员。

民生:哪一天被关法教班的?总共被关了多少天?

肖:我2008年春节就进去了,从2月15日到4月16日,正月十五都是在里面过的,总共被关了两个月。我一直被关押在武昌余家头,我以前就在这里关过。

民生:余家头是一个什么地方?那是一个什么性质的场所?

肖:就是所谓的法教班,就是请你去“学习”法律。听说这里好象是武昌区委的房子。关我们的那栋楼,四层,有个铁门,一楼到四楼有防护网,里面进行封闭式的管理,我们在里面根本出不来。

民生:在里面肯定有人看守你,都是什么样的人呢?你们是怎样相处的呢?

肖:主要是社区的人。他们24小时轮班,每班有3个人。我住在黄鹤楼街,看守我的有两个是社区招聘的再就业的人员,年龄比较偏大,还有一个是社区的管段户籍,这些人倒都是熟人,以前都认识。表面上大家彼此之间很客气,有时还聊聊天。我要是采取比较激烈的方式的话,他们就很为难,我也觉得拿不下情面。

我和三名看守住一个房间,两个高低床。

民生:既然是法教班肯定要“学习”,在里面学什么呢?有人授课吗?

肖:也就是学学信访条例。学一学然后讲一讲,你不能非法上访呀,之间互相辩论吧,他说我进行非正常上访了,我说我没有,就是这些了。说白了就是一种劝阻的形式,就是要转换你的思想,让你不要进京上访。来讲的人有检察院的工作人员,还有法院的,还有司法局的。

民生:多长时间学一次?以什么样的形式上课呢?

肖:“学习”也没什么规律,大约一个星期学一次。都是单独讲,各上各的,没有集中到一块“学习”。实际上就是我们被一个个谈话。就是稳定你的情绪,是一种心理战吧,不然你关在里面这么长时间,一般人肯定是不适应的。这样谈一谈、说一说,剩下的留一个人呆着,然后社区的陪同人员陪着你,说说话,聊聊天呀,打发时间吧。

民生:在里面的生活条件怎么样?伙食还行吗?是不是像看守所一样,出来时还要自己或家里人付伙食费?

肖昌海:吃的还可以,两菜两汤或三菜一汤。有个食堂,饭做好以后有人送到房间来,工作人员、陪护人员都和我们吃的是一样的,一人一份。我们从来没有集中一起去打饭,可能怕我们串联吧,这是一个纪律性的东西。

我出来后没有被要求出生活费,这一块可能是财政支出的,好象是稳定费里面的,好象每天都有一个标准,政府是专门拨有这个经费。

民生:表面上看在法教班里比较宽松,但是不是存在外松内紧呢?比如说人身自由受到限制。

肖:限制人身自由是肯定的,要不然谁会大过年的呆在那个地方。我们那栋楼有个大铁门,平时锁着。每层楼也有铁门,不同楼层的人很少来往。

我们被关的楼下有个院子,平时一般不能下去,我被关的六十天时间都在楼上,没事的时候就在门口、走廊里走一走、锻炼锻炼。再加是有人二十四小时“陪”着你,你能有自由吗?

我去年9月13日到10月13日在这里被关过一次,所以这次再进来心态就比较平和了。

民生:以前我们也了解到法教班的一些情况,说是“学习”毕业了还颁发毕业证,你出来时有发毕业证吗?

肖:我这里没给,我也是听说别的地方给,因为我年龄不大,四十多岁,就不好意思要嘛,都是熟人嘛,就算了。

民生:被关了六十多天,你总的有什么感受呢?

肖:感受怎么说呢,我觉得还是解决问题的好,法教班这种形式不是好办法。信访条例大家相互都要遵守、要尊重,不尊重就麻烦了。你比如说信访条例规定九十天要解决问题,你解决了,对政府对大家都有好处嘛!但几个信访部门执行了这些规定呢?!至于限制人的人身自由,更是非法的。

怎么说呢,没办法,有些东西是一个制度性的问题,有待于完善,我们再去慢慢地努力啦。

民生:请谈一谈你家的房子是什么时候被没收的和房子的基本情况。

肖:我家是“文革产”,1968年文化大革命的时候被接管的。当时私产都要交公,意识形态嘛,不要资本主义的尾巴嘛,在这种情况下,房产就给红卫兵给没收了,当时没有任何补偿。

我家房子是个平房,前后两间,位于武昌区大成路。1971年房子被拆后,前后扩了一点,翻建成一个四层楼了。现在房子成了商业门面,被武昌区房地局、房地公司占着,他们做起来后自己在出租。

民生:你家是什么时候开始上访要房子的,结果如何呢?

肖:1981年,那时候不是刚开始落实私房政策吗?我们就开始要这个房子了,文革产虽然也属于经租房,但按国宾政策,文革产这一块,首先是退还产权。可是政府不退,只给我们极低的补偿,就这样我家开始上访,先是我妈妈上访,后来就是我上,谁知道上访最后竟进了法教班。

民生:上访是一条不归路,今后有什么打算呢?

肖:我不会放弃,还会继续申诉。

 

                                             采访:飞跃

                                             整理:dyl 永胜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湖北棉纺工人王汉武谈“堵铁路”与起诉劳教委

  • 下一篇:西安马晓明先生谈民运人士参与维权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