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维权经历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奥运囚徒”访谈录:上海童国菁讲述北京申请         ★★★
“奥运囚徒”访谈录:上海童国菁讲述北京申请
作者:民生编辑1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8-10-20 17:08

 

上海的童国菁先生是上海访民中的一位典型代表,他告过中共现任政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还远赴香港上访过,他还到四川地震灾区做过志愿者,童国菁为许多上海访民提过法律方面的建议和帮助。童国菁是因为家中老宅拆迁后没得到有效安置与补偿而于2003年开始上访的。2008年奥运会开幕前夕,童国菁又到北京上访,并和上海其它访民一起申请游行示威,结果申请未果被抓回上海后进了班房,差一点被判了刑。近日,我们采访了童国菁先生,了解了他奥运期间的囚徒经历。

 

民生观察(以下简称民生):童国菁先生,你好!很高兴你接受我们的采访。首先想问一下,奥运前夕当局对“不稳定分子”控制得很厉害,你是如何“突围”进京的呢?

 

童国菁(以下简称童):我这次有一个特殊情况,就是七月底我在深圳有一个行政复议,并申请听证,这些事时间到了我必须去。此前,我们当地的徐汇区公安分局漕河泾派出所找我谈过话,我就直接告诉他们我7月底必须到深圳去。他们问我到了深圳再去哪里,我说还有可能去北京。他们就警告我“去了可能有麻烦”。

 

民生:你是因为什么事要到深圳去申请听证呢?

 

童:今年5月2日我到香港去上访过,5月5日回来时,我带了一些法律、人权和法轮功方面的书,结果在深圳罗湖海关从中午一直扣压到晚上九点,书被收缴了。我认为他们的查扣行为违法,就向深圳海关提起了行政复议。

 

民生:你是什么时候去的深圳?又是哪一天到的北京?一路上有被拦截吗?

 

童:我是7月29日到的深圳,在那里呆了几天,办理上面说的法律上的一些事情。8月6日,我从深圳乘火车,7日就到了北京。我一路上还算顺利,但同行的其它访民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像朱金娣一下火车就被她所在的街道等人员给截走了。

 

民生:到北京后你们做了什么呢?什么时候去申请游行示威的?当局对你们申请游行示威的态度如何?

 

童:七号到北京后我们休息了一下,八号一早我和上海另外四个访民一起到了北京海淀区的紫竹院公园,那里是官方批准的三个奥运游行公园之一,另两个是丰台区的世界公园和朝阳区的日坛公园。到紫竹院公园后,没看到游行示威的群众,场面很冷清,警察和便衣倒是不少。中午十二点左右,我们到了世界公园,那里也很冷清,没看到示威群众,看到的是警察和便衣。

 

于是我就上前问一位穿制服的警察说:“报纸上登出来说这里可以申请游行示威,怎么申请呢?”。警察听到装作惊讶地说:“没有接到可以游行示威的通知呀”;我把写有游行示威的报纸拿给他看后,他说:“那是给外国人和外国记者游行示威的”,说的时候他眼睛紧紧盯住我看。接着他把我带到世界公园的一个便门说是去登个记,同时还过来了两个人说是记者,但两人五大三粗的一看就是假记者。结果我们被送到以二、三十米远的一个院子里,里面有警察和官员,还有武警。登完记后,他们把我们带上一辆大巴车,到丰台区一派出所后又换成一辆小面包,在车上有人对我们说“带你们去个地方,那儿有政府解决你们的问题”。车没走多远,我就发现是朝马家楼的方向开,结果果然被带到了那儿。当于下午,上海驻京办的人员将我们接了出来,9号上午,我们共约五十人被押回了上海。

 

民生:到上海后,他们让你们回家了吗?

 

童:到上海后,我们先是被送到了上海救助救济中心,接着我所在的徐汇区公安分局漕河泾派出所两个警察将我带到了派出所,说对我进行口头传唤,问了下我到北京的情况。随后,他们将我送到了一名叫白果园的渡假村,到那里后我发现已有六个人关在那儿十几天了。接着我所在的漕河泾街道综治办的主任来了,他说要带我出去旅游,我说家中小孩要我照顾,我的其它诉讼也快到期了,不能去旅游。在那儿关了两天后,11日上午我被送回了家。

 

民生:既然回家了怎么又被刑事拘留了呢?

 

童:他们这是耍弄人。我11号上午九点回家不到三分钟,徐汇区公安分局二个人、漕河泾派出所三个人共五名警察也立即到了我家,他们向我出示了传唤证,要求我跟他们走一趟。他们这是早有预谋的,我被带到派出所后,他们要我交待什么时候到的北京,到北京去干什么,路上是怎么走的。当天晚上七点,我被宣布被刑事拘留,他们给了我家人刑事拘留通知书,该通知书指控我聚众扰乱社会秩序,而他们指控我扰乱社会秩序,主要就是因为我在白果园渡假村说的一句话,我当时说“你们这样对待我,我要学杨佳”。而这句话是看守人员张明华“举报”的,不过出来后我质问他时,他说:“我举报你说要杀警察”。就这样我被送到了徐汇区公安分局看守所关押,当时我想我可能要被判刑了。

 

民生:看守所里面的环境和生活怎么样?

 

童:生活感觉太苦了,年青人肯定吃不饱的。最大的问题是关我们那号只有25平方米,除去两个茅坑只剩20平方米,就这点地方却关了三十多人晚上睡觉腿只能直直的,非常拥挤。不过,近些年上海监狱的条件有所改善,我们关的那地方的外面有电视。

 

民生:关押期间有提审你吗?

 

童:有,他们提审了我好几次,还告之我说可以请律师。我让他们给我指派律师,结果始终没有律师来。

 

民生:你在看守所里关了多少天?在什么情况下将你释放了?

 

童:我总共被关了28天,他们要求我写保证,保证残奥会和十七届三中全会不到北京去。没办法,我老婆刚开完刀还要带两个小孩,一个还在读一年级,我只得做了这样一个保证,就被放出来了。

 

民生:能出来就好,再次谢谢你接受我们的采访。

 

童:不客气。

 

                                                         民生观察工作室

                                                         2008、10、20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奥运囚徒”高新详叙法教班内三次自杀的经历

  • 下一篇:“奥运囚徒”访谈录:杭州叶金娥“法教班”内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