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维权经历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成都失地农民刘洪谈上访的经历         ★★★
成都失地农民刘洪谈上访的经历
作者:原野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9-11-24 09:05

2009年,成都北站搬迁到成都市双流县万安镇。为此,该镇很多耕地及房屋被征用。但是,由于征地补偿不公,该镇农民数次信访无果。近日,双流县万安镇失地农民代表刘洪和、曾永孝躲过重重阻扰,来到北京上访。民生观察志愿者原野对他们进行了采访,了解到了该信访事件的详细经过。

 

民生观察志愿者原野(以下简称志愿者);二位好,听说你们是偷跑出来的,请问为什么要偷跑?

 

刘洪(以下简称刘):您好,我们确实是偷跑出来的,要是不偷跑,我们连村子都出不了,每个村口都有专人把守。把守的人看见从我们村子出来,就会盘问,更何况我们是村民代表。我们都已经被他们死死盯住了,他们都认识我们,所以我们根本就出不来。

 

志愿者:看来你们的情况非常严重,还是请刘先生先讲一下你们征地的事情。

 

刘:好。我们那里是四川灾后重建的重点地区之一,成都北站换了地方后,换到了我们双流县万安镇,确切地说,是换到了我们万安镇双泉村,我就是这个村的村民。大概是在今年的4月初,我们村里被贴上了征地的通告,说是要征用我们附近几个村的地和我们的房子等。等到4月17日,我们在没有商量好征地补偿款的情况下,被迫强行搬了家,并被当日拆了房屋等。之所以说没商量好,是因为拆迁办给我看看的是2001年的拆迁补偿办法,也就是说,不管是征用我们的地,还是拆我们的房子,所有的东西都是按照2001年的标准进行补偿的,而且是先搬迁后补偿。对于这种拆迁补偿,我们当然不满意了,但是没办法,双流县是在执行省里的文件,我们又都是小老百姓,就算不理解现在也只能理解了,再说我们是响应国家政策,因为国家是为了老百姓好。

 

我们的房子被拆了以后,只好先租房子住。但是,我们虽然人搬了,但对他们的补偿标准无法接受。就拿房子来说,给我们看的是2001年的文件,该文件的补偿标准是:拆迁前如果人均居住面积不足35平米的,按照35平米分给安置房。超过35平米的,依然每人给35平米,超过了就要每平米交825元钱购买。就拿我家来说,我家有5口人,原来我家有220平米的居住面积,但是只给我们175平米的安置房,如果我们再要多住,就要交钱。我们哪里来的钱买?再说了,凭什么我们原有的面积不给我们算?要知道,我们这里大部分每人的平均居住面积都大于35平米。

 

再回到征地,2001年的征地文件是,每亩地补偿2万2千元,但是2009年的补偿条例是每亩地补偿2万8千元到4万2千元,一直以来,征地都是就低不就高。对于这样的征地补偿办法,我们当然无法接受了。

 

今年4月17日以后,我们就找村干部和镇干部,但是他们的回答是,他们是按照双流县下发的文件执行的,他们不能更改执行标准。5月23日,我们又找到双流县信访局。信访局工作人员给我们说,他们也没有接到新的文件,让我们找双流县政府。但是,他们信访局竟然说什么也不给我们出具信访处理意见书。没办法,我们只好找双流县政府,当我们去了之后,县政府的保安拦着不让我们进,让我们去信访局去。我们没去双流县信访局,直接去了成都信访局,但是人家说要我们双流县的信访处理意见书,我们没有,只好回家了。

 

6月2日,我们实在没办法了,我们双泉村400人左右自发到成都市信访局,在大门外堵住,要求给我们明确答复和解决。但是没过10分钟,我们双流县信访局的干部就去了,还带去了4辆公交车。随后,双流县政府、万安镇、双泉村的干部都去了。其中一个人对我们说,我们双流县的甘县长现在就在我们双流村等着我们,我们回去就给我们解决问题。就这样,我们被骗了回去。回去后,我们被叫到万安中学大礼堂,他们再次给我们念了一遍2001年的文件,就散了,等于是把我们骗回去后就不管了。6月3日,我们再想去成都就去不了了。凡是从我们村子想要出去的人都被守在村口的公安等堵回去了,我们连村子都出不去了!我们村子的人上了公交车,最后都只能下来,因为公安看见我们上车,也不管我们,就给司机说不许开车,司机也吓的不敢开车。

 

志愿者:按照您说的情况,这次事件肯定会被秋后算帐,你们您和其他村民受到什么影响了吗?

 

刘:确实是受到了非法传唤。我们5名村民代表,都被叫去派出所问话了。我是6月5日被最后一个叫去的。那天早上8点,我们先是被叫到万安派出所,随后又被用警车带到了双流县的华阳派出所。我在那里整整被问了10个小时,只要就是问我为什么要组织人去成都信访局,这是违法的,知不知道。我说不是我组织的,是村民们自发去的。结果一个双流县土地局的人就威胁我说,好,你要把事情挑大了,可以,但是政府可以用任何办法把你抓起来。万安派出所跟去一个姓张的警官,他还强行让我说这次去成都是我们组织的,语气很强硬。不是我组织的,我肯定不会承认了,所以我就一直没承认,更没有签字。中午吃饭时候更可笑,他们都盛满碗饭,却给我盛半碗。在吃的途中,他们也在引诱我说是我组织的,到后来看我不承认,就把我饭碗抢了过去,不让我吃了。不吃就不吃,不是我们组织的,我绝对不能承认。但是他们还是在威胁我,要是再组织人到成都信访局,就关起来。

 

我当天下午6点回家后,那个姓张的警察来了,给我拿来一张传唤通知书,让我签名,但是上面竟然没写是因为什么原因传唤我的。他还说,传唤证要不要都没关系,拿了也没用,撕了就行了。我不明白他什么意思,我就顺手扔家里了,现在找不到了,不知道哪里去了。

 

志愿者:从您给我看的文件来看,2001年的征地补偿和房屋拆迁补偿对你们很不利,那么现在请问你们感觉对你们不利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刘:我们都是农民,农民就靠土地吃饭。我们这个村大部分人的耕地都被征用了,以后我们就失去了耕地,想干活都没地方了。像我这样的年纪的人,还可能会能找到一份工作,像与我同来的曾永孝的爱人,要是交了社保、医保后,就剩不下钱了,以后的日子怎么过?而老曾,连社保都不能交,年龄还不到。他们年纪也都大了,找不到工作,没有生活来源,他们该怎么办?村里人都是按照这种想法去信访的,要是能过得去,谁愿意去信访?

 

志愿者:那么你们来到北京后,准备去找哪些部门?

 

刘:我们聘请了律师,我们准备先去国土资源部信访,等去了之后才能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我们希望,就算不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决方案,也不要让我们太吃亏了,我们都是农民,没了地,没了房,就等于失去了一切,我们该怎么办?

 

志愿者:好,谢谢您接受采访,也希望你们的信访能有一个好的结果。再见。

 

刘:感谢您对我们的关注,再见。

 

                                                    2009-11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上海尹慧敏讲述上访及父母被关精神病院的经历

  • 下一篇:山东省滕州市采煤工人谈矿工权益及矿难(一)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