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维权经历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刘飞跃对话北京宜民打工子弟学校校长李登封(         ★★★
刘飞跃对话北京宜民打工子弟学校校长李登封(
作者:刘飞跃\左晓环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0-02-24 08:55

刘飞跃:依据《教育法》的规定,国家鼓励支持社会组织,民间机构个人从事教育投资办学,涉及到教育许可的问题,我想问一下,北京有多少所像你这样的民工子弟学校?有多少所取得办学许可证呢?

 

李登封:像我这样的民工子弟学校北京有256所,有60余所取得了许可证,也就是说四分之三以上的学校属于非法办学,我本人的学校就没有取得许可证。

 

刘飞跃:如此少的学校取得许可证实在是不可思议,那么又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

 

李登封:2004年、2005年刚开始批的时候,有的学校活动得比较频繁,比较早的就批了。我们学校当初放开的时候,说要批的,可能有些细节,咱也不太清楚,政府一看批的学校很多就停止审批,所以到现在为止,我们很多学校就没有取得办学许可证。

 

从学生规模来看,当初有些取得办学许可证的学校还没有我们有些没取得办学许可证的学校规模大,我们有的学校学生规模达到1000多人。就教学质量来说,我们这些没证的学校不比农村公立学校差。

 

刘飞跃:取得办学许可证的学校最大的优势是什么?

 

李登封:取得办学许可证的学校,政府每年给学校每个学生160元的补助呀,我们没被注册的学校就完全没有,经过10来年的发展,差距就拉大了,因为人家有160元的补贴啊。

 

刘飞跃:外界对你们民工子弟学校的硬件设施包括校舍是不是有些负面评价?指你们硬件不达标,你们可能一般租的民房是吧?

 

李登封:国家又不给我们一分的投入,全靠我们自己,我们只能租民房做教室,但我们还是狠抓教学质量,认真教育学生。

 

刘飞跃:政府这么多年来居然允许四分之三的学校非法办学,这就很奇怪了,至少说明政府在民工子女教育问题上不作为,是这样吗?

 

李登封:我们办学已经有10多年了,政府说我是非法办学,就应该把我们取缔了,不让我们办,把这些孩子分流到一个好的公立学校。但是,政府要是把我们取缔了,又有相当多的农民工子女面临失学,而政府又解决不了这些孩子的上学问题,所以只能让我们办下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出安全事故就行。

 

我们这么多年背着非法的名声,培养大部分进城务工农民的孩子,到头来政府搞什么土地储备,强令我们搬迁,又不给分文补偿,对我们造成了重大的损失,我觉得政府现在是该解决打工子弟学校的问题了。

 

刘飞跃:谈谈农民工子女们的升学情况吧,他们在北京能正常升到高一级学校吗?

 

李登封:农民工子女不能升入公立学校读初中,更不能在北京参加中考,就读北京的高中,他们必须回老家参加中考,家长们也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负责任的家长常把成绩比较好的学生在小学六年级的时候就送回老家读初中,让孩子能够读高中,进而参加高考,改变家庭的命运。成绩比较差,家长又忙于生计的,就干脆让孩子在民工子弟学校读初中,反正混完9年义务教育了事。

 

刘飞跃:学生这样来回折腾,对他们的成绩肯定有影响吧?

 

李登封:是的,必须强调的是,由于这些孩子在北京出生或者在北京长大,内心已经把自己看成是北京人了,回到老家后,面对陌生的环境,他们适应不了,在老家父母又不在身边,教育就成很大问题。我的学校就有一个孩子,六年级时成绩在全校数一数二,父母将他送回老家,这孩子适应不了,整天哭,没办法,家长又只得将孩子送回宜民学校读初中,这么一来回折腾,孩子成绩下滑,初三毕业,也没有升学,象这种例子是举不胜举,真令人痛心疾首。

 

刘飞跃:我们谈一下学生失学的问题,民工子弟学校学生失学问题严重吗?

 

李登封:失学的问题在小学阶段应该说很低,因为家长就是哄也要把孩子哄完小学,但是初中就不一样了,失学率就比较高。送回老家的孩子,因为父母不在身边,管教不力,有些孩子初中读了一年、两年就失学了。

 

留在北京的情况也不容乐观,父母忙于生计,孩子又不愿意好好学习,初中没读完就流向社会,有的成天在网吧打游戏,晚上就去偷东西。他又没有一技之长,又不愿意吃苦,所以去偷东西维持自己的生活。在我们学校门口,我经常看到很多在社会上流浪的孩子,向在校学生索取财物。

 

刘飞跃:我有一点看法想和你分享一下,在西方,为了确保教育公平,有的实行的是“教育券制度”,也就是说孩子可以持教育券在国家任何地方读书。现在你们打工子弟学校尴尬而糟糕的处境,我认为实际上是一个教育公平和教育歧视的问题,最终使农民工子女输在起跑线上。这方面真希望国家和政府有所作为,能有效维护这些进城务工者孩子的受教育权。

 

李登封:我也希望政府重视这个问题,将这个问题尽快提到议事日程上来。

 

刘飞跃:采访要结束了,我想问一下你今后的打算以及对未来的期望。

 

李登封:我现在可以说是陷在里面不能自拔了,被政府强令撤迁的时候,我就打算不再办学校了,但考虑到农民工孩子要失去受教育权,内心不好受,我们学校的老师也希望能继续为教育出力,也希望我继续办下去。不管前面的道路如何艰辛,我都要坚持下去,这是一个社会责任感的问题啊。我现在也不想把我的学校办的很大,我只希望政府在农民工子女教育问题上能有所作为,孩子能够进入到一个好的学校就读,享受到他们应该有的作为国民应该有的待遇。

 

刘飞跃:谢谢你接受我的采访,再见。

 

李登封:不客气,再见。

 

                                       民生观察志愿者整理

                                        2010-2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刘飞跃对话北京宜民打工子弟学校校长李登封(

  • 下一篇:“红丝带”还能飘多久?——对孙爱玲家人的访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