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维权经历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图文]教书36年,他还是个“三无”教师         ★★★
[图文]教书36年,他还是个“三无”教师
作者:李元龙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1-04-13 11:08

2011年3月30日下午四时,贵州省纳雍县厍东关乡大坡村一组,一栋木板壁、青瓦顶的民房前。

我面前的这个老人很普通。他上身穿着一件乡村劳动者喜欢的仿制迷彩服,下身穿着一条咖啡色裤子;他的个子矮矮的,他的脸膛黑黑的,他的头发白白的;他的嘴里叨着一根叶子烟(旱烟)烟杆,他的手上牵着一头黄牛,他的肩上扛着一付铧犁,他是十多亿中国农民中的一员,真是再普通不过。

我面前的这个老人很了不得。拿起粉笔,走上讲台,他是个教书育人的教师;走回家里,他是两个大学生的慈祥父亲,是个熟练的“锅边转”;下到地里,他是个熟练的犁把式。

他更令人肃然起敬而又愤愤不平的则是:从18岁开始,教书36年,他的教学成绩受到学生、家长,以及教育部门好评。但是,当了36年教师的他,至今竟然还是一个没有职称,没有职务,也没有名分的“三无教师”。就连每月领取的区区447元钱,绝大部分,还是“非法收入”。

他叫胡连友,现年55周岁,贵州省纳雍县厍东关乡大坡小学非正式教师。

让我们来听听胡连友老师的故事,听听他是怎样的一个教师,怎样的一个农民,又是怎样如他自己深有感触地所说的那样,发挥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能量,一年工作、干活“370天”的。

 

记者:请问,大坡小学是什么时候建立的,你是哪一年进入学校教书的,你的教学成绩如何?

胡老师:大坡小学是1972年初,由集体创办的民办小学。建校之初,学校连正式的教学楼也没有,学校因陋就简,就在一个老旧民房里开展教学工作。1976年2月,大坡小学缺乏教师,初中毕业,刚满18岁的我被招聘为教师。现在,大坡小学有教师20来个,有1000多个学生,当时,学校只有我和另外一个教师,几十个学生。就在我进入学校的第二年吧,原教学房屋老旧而不能满足日益增多的学生对教室的需求。学校筹集了一点钱,想修教学楼。但是,这点钱远远不够。没办法,我只好和其他教师一起,背沙子、抬石头,无偿投工投劳修建教学楼。所以,说我是大坡小学建校的元勋,也说得过去的。

我很热爱教书育人这项对娃娃们有益的工作,所以,我当教师,并不仅仅只是把教师当作“饭碗”来对待,我的追求是:既要教好书,更要育好人。在几十年的教学工作中,我的教学成绩在学生和家长中间,是有目共睹的。在将近四十年的的教学生涯中,我获得过不少教学奖。什么优秀教师、优秀辅导员等荣誉称号,我也不止一两次得过。我走上讲台以来,不仅上语文、数学两个主科,其他副科如音乐、体育、社会与品德、政治等等,小学所开科目,我全都教过。就在2007年,我担任的四年级语文科目,均分为乡二类第一,数学均分为全乡第一。

(胡老师指着旁边看热闹的一个曾经的学生):他是我的开门弟子之一,他们家四个弟兄姐妹,都当过我的学生。(该学生补充说:我们弟兄姐妹的共同感受是:胡老师是东关乡少见的,教学水平很高的老师。比方说,乡村教师,一般来说,拼音教学是个弱项,但是,胡老师的拼音,在拼、读、写上,都很好。现在毕业来到学校的许多科班大学生,教学水平根本不能和胡老师相提并论。比如我的妹妹,她现在也是个教师,但她的教学水平跟胡老师相比,四个字:有待提高。胡老师这样的好老师要是早些转为正式教师,全身心投入到教学工作中来,作为他的学生,就更加幸运了。对此,教育部门应该感到愧对胡老师。可惜啊!)

记者:应该,有的父子或母女都是你的学生,你的学生当中,有不少考取大学的吧。

胡老师:是的,不光大坡村,附近许多村寨的学生,都跑到大坡小学来读书。一家四五姊妹是我的学生,一点也不稀奇,有的人家,一家两代,甚至是一家三代,都是我的学生。几十年来,我的学生最少也在1500名以上。我的学生当中,考中各类大中专院校的,起码有300来人。

我的三个孩子,小学一到六连级,都是在我的班上读书,我两个女儿,如今都在遵义师范学院读大学。她们两姐妹,是我教书生涯的两个得意之作,是我教学成绩的两个最好注释。

许多分到本校,甚至是分到本乡其他学校当老师的大学生,他们都奇怪为什么学生喜欢我上课,我的教学成绩为什么总是名列前茅。因此,他们往往要我向他们传经送宝,甚至“不耻下问”,以大学生身份坐到我上课的教室里,听我这个初中生的课,以便有所收获。

记者:请问胡老师,你的职称是什么,请你谈谈这方面的情况以及相关情况,好吗?

胡老师(搬出一个木箱子,翻出一大堆红红绿绿的证书):你看,这是1979年,纳雍县教育局给我颁发的民办教师聘用证书,这是1981年,我的民办教师培训合格证书,这是1982年,毕节地区教育局颁发的民办教师合格证。1985年、1986年,我参加了小学数学、语文教材法过关考试并都获得合格证。1991年,我又通过全省统一考试获得贵州省教委颁发的教师专业考试合格证书。

近年来,我一直都没有当班主任了,因为,正式老师当班主任,年底有好几千元绩效工资,如果我来当班主任,就会形成绩效工资的浪费。以我的教学成绩,我可以评得更多、更高的荣誉证书,可是,评先选优,往往与职称和增加工资挂钩,评给我,除了得个红本本,其他什么好处也没有。所以,评给别人就评给别人吧。

我的教育学、心理学早都考过,并过关了的。普通话过关,也不成问题。问题是,我的最高“文凭”,只是个初中毕业证书。那年,民办教师参加中专函授考试,过文凭关,但因为我已经超过35周岁,失去了参加考试的资格。

记者:听说你当过校长,后来怎么没当了?

胡老师:什么校长,那叫“负责人”。那是1986年9月,因为实在没有合适人选,上面将我封为“负责人”。这一“负责”,就负责了整整14年之久,直到上面派来了正式校长。这14年,人们口头称呼我校长,我一直诚惶诚恐的,不是我当不好这个校长,实在是名不正言不顺啊!

记者:请你谈谈你当教师以来的收入情况,以及相关想法,好吗?

胡老师:刚刚当民办教师的时候,我的月收入,只有15元,外加每年200斤包谷。好多年后,才变成了33元。但无论怎样变,都远远地没有正式教师多。如果说,我也有“工资”的话,如今,每个月由县财政拨下来发给我的“工资”,就是47元钱了。另一笔收入,可以说是“非法收入”,这就是大坡小学每月发给我的400元钱。为什么说这是非法收入?因为,这是大坡小学从办公经费里省下来发给我的。根据有关规定,学校是不该如此挪用教学经费的。所以,这400元对我来说,算是 “非法收入”吧。

与学校的正式老师收入相比较,我真的很心灰意冷。比如我们学校,去年才走上讲台的特岗教师,人家每月就有1800元收入,年底还有几千元绩效工资。而和我工龄一样的正式教师,人家则是3000多元,年底也有几千元绩效工资。曾经,有几所私校找到我,叫我到他们学校去教书,他们说,在他们那里,文凭、职称不那么重要,他们只看重教学能力,他们给我的报酬,是这里的三倍以上。可是,我没有去。我没出息,我不忍心离开一双双渴望着我的小眼睛,我舍不得离开我洒了36年汗水的大坡小学。有时候真想不通,真气恼自己:干的是同样的工作,我干的比他们好,为什么,我的报酬就比他们少了这样多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到底是什么政策?我为什么不离开这里?

是啊,说我是民办教师,可是,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国家先后对民办教师进行辞退和“民转公”,也即说,民办教师是个被“消灭”了的事物,中国没有民办教师了;说我是代课教师,代课代课,这只能是临时“代”一下吧,哪有一“代”,就是36年的代课教师?说我是每月领着47元“工资”的正式教师,更不靠谱,我根本不在编。再说,全中国,哪有拿着47元工资的正式教师?

我是大坡小学年纪最大的教师,教龄最长的教师,也是收入一直处于最低档次的教师。目前,东关乡有小学代课教师4个,其他三人,代课时间只有两、三年,可是,他们的收入,只比我少22元。财政发给他们的工资,是25元,我比他们“优惠”22元。

有着一大摞教师合格证,还多次被评为优秀教师,却说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什么名分的教师,这算怎么回事?

记者:两个女儿读大学,开销很大啊,你这点收入,能供得起她们读书?

胡老师:两个女儿,都读的是师范学院,一个学英语,一个学艺术。我这辈子,看来没有当正式教师的命了,好在不久之后,我两个女儿能为我圆上这个梦。每年,两个女儿的学费,每学年要12000元,每月每人500元生活费,还有来回车旅费等。我当教师一个月的收入,一文不剩给一个女儿做生活费,还差3元呢。

为了给女儿生活费,我一年起码要干370天的活路。清早起来,我就喂牛、喂猪,然后去学校上课。中午回到家,除了自己弄饭吃,就是喂猪、喂鸡等等。下午放学后,马上跑到地里,挖地,薅泼等等。我那二亩地养不活我们一家以及我喂养的牲口,所以,我还租了别人16亩土地来钟。不说别的,光洋芋,每年,我都要收2万多斤。养一条牛,比养几头猪都累人。别人家的一条牛是一条牛,我家的一条牛,却是实实在在的两条牛。除了扛着犁铧吆着牛为我犁地,冬月间地里没有庄稼的时候,我还吆着它为别人家犁地,每天能有60来元收入。除了这些,我还忙里偷闲在附近打零工,每天挣个三、四十元。

我也有“灰色收入”的。那就是,正式老师生病或有事的时候,他们就找我给他们代课,每节课代课费为5元。这样低的收入,也只有我肯干了,正式老师,谁肯干?每年,正式老师都要上交一份上百页的教案,他们的教案,往往都是请我写的,报酬,每份50元。

我的大孩子是个儿子,他没考取大学,到广东打工三年了,一直没回家来过。除了自己的生活费,多余的钱,都给他两个妹妹读书用了。我的老伴熊家凤,快五十岁了,为了贴补两个女儿,也到广东打工,给人刺绣东西,每个月有八、九百元收入。年前,她回家来过年,现在都还没走。现在是农忙季节,她走了,我忙不过来,所以,她要帮我忙完地里之后才去打工。今天,她到乡里办事去了。

全家如此忙活,也不够供养两个女儿读书。为此,我先后在银行贷款,向私人借钱,现在,还欠着3万多元外债。我这辈子,看来还不清这笔钱了,只好等着女儿们毕业挣钱后,自己来还这笔钱吧。

记者:你认为,你没能够转成正式教师,是什么原因,你因此找过什么部门没有?

胡老师:有人说,1986年,民办教师第一次转为正式教师的时候,我之所以没有被转为正式教师,是因为我生养了三个孩子,违反了计划生育政策。可是,根本的原因根本不是这样的。因为,那一次有三、四个民办教师,他们和我的情况一样,也是生养了几个孩子的,可是,他们都被转成正式教师了——他们有的有关系,有的会活动,我没关系,也不会活动,所以我没转,他们都转了。还有人说,我之所以没能转成正式教师,是因为我的文凭太低。也不是这原因,那些转为正式教师的人,和我一样,只是个初中学历的人,很多的。更何况,我的双科教材教学法考试,都是过关的。这样的情况并不多,不少被转为正式教师的代课教师,他们的合格证可没我的多。那时候,我的想法是:我的教龄,教学成绩比他们都好,这次转不成,就等下次。没想到这一等,机会就这样一次次过去,又是25年过去了,我还是一个非正式教师。

2008年7月9日,我将我的情况和要求写成书面材料,请厍东关乡政府、中心校,以及大坡小学盖上章,趁着当时纳雍县县委书记搞“大接访”的时候,将材料交了上去。当年7月16日,纳雍县教育局对我反映的问题做了个荒唐的书面答复。(翻出那份答复,指点着)你看,答复里竟然说,“经调查,县教育局1993年根据国家计委、国家教委、人事部、财政部教计字(1991)1354号,毕署发(1992)091号文件精神,对全县教师作了一次全面整顿。根据整顿情况,经县整顿民办教师领导小组审查,报地区整民办教师领导小组批准,你已于1993年2月27日被纳雍县教育局以纳教字(1993)56号文件辞退,不再属于民办教师。且我县民办教师凡符合转正条件的,已根据黔教发(1999)522号全部转正。现无转正政策,无法予以解决。”

当时,我一看到这个文件,就懵了:1993年,我就被辞退了,别说见到辞退文件,就是听也没听说过,也没有任何一个教育部门或领导和我说,我被辞退了啊。再说,我都被正式下文辞退了,还能继续教书18年之久?我当时和过后都叫他们找辞退我的文件给我看,可是,人家就是不找,或者说找不到。还有,“现无转正政策”就“无法予以解决”,这也说不过去啊,你根据你列举的那些文件来落实我的问题,不就得了,怎么会无法解决?这明明是有法不依,有错不纠啊……

多年来,我想去地区,去省里,去北京找教育部、找信访等有关部门给我落实政策,可是,我哪有时间?我一走,我的学生怎么办?我的牛、猪、鸡鸭怎么办?我哪有余钱剩米跑这事?连上一趟县城,我也得计算着车费、饭费,精确到角角钱呢。真是不好说,不好意思得很啊!

记者:那么,你现在找记者诉说你的情况,你的基本想法是什么?

胡老师:我今年都吃56岁了,我的头发,几乎全被粉笔灰染白了。我人老了,身体大不如前了,种庄稼,打零工,我真是为了自家娃儿和人家娃儿硬撑着的,要不然,我早都不干了。你想想,我的两个女儿正在用钱的时候,一旦我不能下地干活,不能打零工,学校这里也一分钱没有了,我的两个女儿怎么办?我到了六十岁被请回家,一分钱退休金也没有,我怎么安度晚年?

大坡小学有两个教师,他们当年也是我的学生。当了近四十年老师了,落得今天这个样子,我都实在不好意思见我的学生们。我真的很灰心,要不是娃娃们需要我,要不是我还想再看看有没有转成正式教师的机会,最后等到一个老有所养的结果,我早都回家“躲懒”了。有时候又这样想:就这样一走了之,我也太不甘心,太不合算了。我很想转成正式教师,一者待遇不一样,对我,对我的家庭很重要,二者到了六十岁,我就有43年教龄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希望自家43年的汗水,43年的辛劳耕耘,得能够到国家一个正式的认可啊!

    这对我这颗接近冰点的心,该是多大的安慰,多大的温暖啊!我这个要求,过高了吗,过分了吗?

我盼望这一天,已经盼了36年了,我还将继续盼望下去,盼望下去……

撰稿:李元龙

民生观察工作室

2011-4

 

  

胡连友与他的学生

 

 

如今的大坡小学

 

 

 

 

胡老师在课堂上

 

 

中午回到家,赶紧切猪草喂猪

 

 

下午回到家,得忙地里的活

 

 

遗憾,奖状再多,也没能为胡老师转成正式教师“立功”

 

唯一的休闲娱乐:抽自家栽种的叶子烟

 

养一头牛,比养几头猪还累人,可是,这头牛是胡老师的“摇钱树”。两个女儿读大学,有老黄牛一份功劳的

 

 

官方答复令胡老师转正无望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图文]贵州一个老年大背箩的辛酸人生

  • 下一篇:[组图]闫桂勋:我上访维权是为了发扬北大精神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