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维权经历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评大陆日益严重的黑权勾结和权力暴力化倾向         ★★★
评大陆日益严重的黑权勾结和权力暴力化倾向
作者:刘飞跃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更新时间:2006-11-23 22:39

 

2005年6月11日凌晨4点多,二、三百头戴安全帽,身穿迷彩服的青年男子手拿猎枪、棍棒、铁锹、灭火枪等凶器袭击了河北省定州市开元镇绳油村的村民,造成6死48伤。从这次震惊中外的血腥征地惨案发生的时间、歹徒的打扮、作案的凶器及作案的经过来看,我们不得不承认这是一次有组织的有背景的黑社会行动。这个案例透视出大陆日益严重的黑权勾结和权力暴力化倾向。

一、从近年触目惊心的黑社会大案看黑权勾结

在2000年轰动全国的沈阳黑社会头目刘涌案中,我们看到刘涌与沈阳正、负市长慕绥新、马向东和法院院长、检察院检察长等官员称兄道弟,大搞权钱交易。正是在这些人的庇护下,刘涌犯罪集团疯狂行凶42起,致死致残42人。就是这样一个血案累累、独霸一方的“黑老大”身上却有一系列炫目的光环:沈阳市人大代表、致公党沈阳支部副主任委员、嘉阳集团董事长。

浙江温岭市的张畏除了黑社会老大这一身份之外,还具有跨省份的八个其他身份:其中包括湖北省宜都市政协副主席、随州市青联委员、浙江某报社名誉社长、随州市青年企业家协会副会长等四个官方头衔,牵涉张畏一案的67名党政要员当中,有市长、公安局长及党政干部42人、司法干部15人、金融机构干部10人。

除这两个案件外,还有黑龙江“大小地主”案、陕西郑卫国案等,这里面都涉及多名官员为他们充当保护伞。

在中国暴露出来的这些大、小涉黑案中,黑权相互勾结相互利用的深度和广度是前所未有的。这些黑社会性质犯罪没有后台和保护伞是做不大的。

二、大陆日益公开化、明目张胆化和生活方式化的黑权勾结和权力暴力化倾向

日益“公开化”、“明目张胆化”是指公权力在行使的过程中越来越与黑恶势力勾结起来,越来越多地使用暴力。这种现象在大陆成了公开的秘密。日益“生活方式化”是指整个社会,不仅仅是有权有势者,包括普通百姓甚至弱势群体越来越习惯用暴力手段、用黑恶势力来解决各种矛盾和问题。这种解决问题的思路逐渐溶入了人们的日常生活。下面我们从各个行业来说明这一问题。

中国实行严格的计划生育政策,在“一票否决制”的压力下,各地都采用了残酷的方式方法,有对孕龄妇女围追堵截的,有把怀有六、七个月身孕的妇女捆绑到手术台上的,有把怀孕妇女的家属扣作人质的,有非法扣押超生者家庭财物的,有扒掉超生者房子的,有因此整死人的。一些计划生育的标语口号很能说明问题。“一人超生,全村结扎”、“宁添一座坟,不添一个人”、“该扎不扎,房倒屋塌”、“该流不流,收田牵牛”、“一孩上,二孩扎,不扎就动法”。听了这些话,令人毛骨悚然。为了完成计生指标,各地官员尤其是基层官员公然采用黑社会手段,极尽对老百姓威吓、迫害之能事,粗暴践踏人权。

“谁影响嘉禾一阵子,我就影响他一辈子”。这条2004年挂在湖南嘉禾县政府门口的标语已成了大陆野蛮拆迁、暴力拆迁的代名词。在我国各地的拆迁圈地大潮中,有把拒迁者包围起来断水断电达27天之久的事;有因拒迁被“诛连九族”的事;有趁人不在家中把房屋夷为平地的事;有把拒迁人污蔑为“反革命分子”的事;有把拒迁者逼得自焚、跳楼、跳水的。直到现在没达成补偿协议而强拆房子的事比比皆是,因拆迁上访的现象也越来越多。在拆迁大潮中,本与自己无关的政府总是站在开发商一边。甚至有时候动用国家机器以“莫须有”的罪名对拒迁反抗者予以拘留、劳教、判刑。

司法领域中的刑讯逼供现象一直是滥施暴力侵犯人权的“重灾区”。这里只举2005年4月轰动全国的佘祥林杀妻冤案为例。十几年前,佘祥林的妻子失踪,佘祥林被认定是“杀人凶手”。可当佘祥林在狱中度过了十一个春秋后,他的妻子又“死而复活”回到老家。佘祥林最近回忆了他是如何被司法机构认证杀人的:“当时我已被残忍体罚毒打了10天10夜,我只有一个愿望就是希望能尽快地休息一会,只要能让我休息一下,无论他们提出什么要求,我都会毫不犹豫地顺应。”“他们问我在什么地方杀的人,我随便指了一个地方,他们就给我照了相。”最近媒体上不断传出冤案的消息,可见刑讯逼供造成的悲剧还有很多。

上访是公民的一项基本权力,然而令人惊诧的是,就在堂堂中央政府机关门前,却布满了警察,便衣,甚至还有花钱雇来的地痞流氓,专门拦截上访人士,又打又骂,又抓又赶,有的上访者被殴打致残致死。更为严重的是,许多上访者被逮回去后往往要面临拘留、劳教、判刑。我不明白公民合法上访怎么就犯法了?弱者在于强者的抗争中,唯一的力量就是说理,可现在上访者还有说理的地方吗?

在日常生活中,许多单位“以毒攻毒”,用地痞流氓来帮自己催款;城管部门经常“掀摊拿秤”;局长书记们到娱乐场所要小姐被拒就砸烂娱乐城;对付要钱的民工,老板们总会请来黑恶势力;现在比较严重的是许多基层政权已黑社化了。我本人最近接触到几件事,感触颇深。有一位家长因小该在学校受到欺负,便在学校“胡搅蛮缠”,学校想尽许多办法都未解决,最后请来一黑社会老大对这位家长一顿暴打,将其赶走。事后有人质问校长“为什么利用黑社会势力?”。校长振振有词“现在谁不是走不通白道走黑道?”8月5日,我们当地一家医院医死病人后,病人家属要求讨个说法,却被医院保安和打手用电棍打成重伤。我有一位亲戚闹离婚,对方不同意,双方发生冲突。后来双方都请来黑社会势力摆平。上行下效,迷信暴力,越来越越成为人们的一种生活方式。

三、治黑必先反腐,治腐必先民主

“谁拥有了权力,谁便拥有了一切”“我是黑社会我怕谁”,这些话很好地反映了权力垄断者不可一世的蛮横霸道心态。这种心态的形成反映了大陆官员的权力正在恶性膨胀,并不断流氓化。当周围人都对他阿谀奉承、唯唯诺诺时,他就会相信没有他办不到的事,没有他不敢的事,甚至不惜使用暴力。

大陆日益严重的黑权勾结和权力暴力化倾向反映了大陆道德沦丧、法制失败,反映了权力正越来越背离“正义”。现在大陆老百姓常说“为了权,为了钱,当官的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吃喝嫖赌这些坏事当官的干得最厉害。官员们公然选择暴力、选择黑社会,说明我们的法律对他们还缺乏足够的震慑力,说明“权比法大”。正是因为这样他们才敢公然蔑视宪法,无视公民财产,漠视一切公民权力。

黑社会与腐败联姻,二者已成“双驾马车”。腐败者操纵黑恶势力,意欲攫取更高的政治地位和经济利益。利用这些“御用工具”, 腐败者一方面通过种种不法途径为自己清除障碍,摆平各种矛盾和问题。另一方面在经济上为自己带来滚滚财源。

前面我们例举了计划生育、截访、刑讯逼供等问题,我们必须指出,这几个领域出现的权力暴力化倾向是“合法”的公开的行使的,是“制度性”的暴力。写到这里就涉及到一个根本的问题,黑权勾结和权力暴力化倾向的根本原因是什么?“绝对的权力绝对的腐败”,当一个社会仍然坚持专制集权的政治制度,当一个社会仍然拒绝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结社自由时,当权力仍然在暗箱操作时,权力就会如一头猛兽,充满血腥和暴力。让我们呼唤一个民主、自由的良性社会早日到来。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新闻联播——专制政权的“命根子”

  • 下一篇:逝不去的幽灵——谈谈我们身边的文革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