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维权经历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浙江洞头海岛上的维权故事         ★★★
浙江洞头海岛上的维权故事
作者:昝爱宗 文章来源:公民月刊 更新时间:2007-05-12 11:23

林炳长给儿子起名"为民"和"真争",坚持"为真理而斗争"
  我们故事的主角林炳长,浙江温州惟一的海岛县——洞头岛渔民的后代,今年已有67岁了,是洞头县小三盘村291户失海渔民的代言人,由于他懂法律政策,又上过大学,就理所当然成为了斗志昂扬的老维权人。面对地方政府某些腐败分子的刁难和打压,他是凭着什么才这样执着呢?原来他还有更硬的"资本":当过有四十二年党龄作资本,又有年轻时被"文革造反派"批斗而幸存的资历。虽然他现在年老退休,成为一名布衣草民,但人老志不衰,他对拿法律当武器有信心,带领一帮渔民兄弟实践公民维权运动,坚持理性维权到底。
  不幸的是,这名替民维权的老汉,却因为"一心为公,公而忘私"惹上是非,自己被当地腐败分子"盯牢",最后不明不白地被关进看守所100来天,后又指控一个"莫须有"的偷税罪名被正式逮捕,
  就连一年一度的春节也只能在看守所里过了。
  2007年4月25日,林炳长急急忙忙地打来电话说,最近他收到法院的裁定,指洞头县检察院撤回对他的起诉,但检察院此前对他人身自由作出的"取保候审"一年期限却没有撤消。人虽然有一定的自由,从看守所里放了出来,但"取保候审"却不能立即"摘帽",林炳长说"不言后悔",因为他是"过来人",他给自己的两个儿子起名叫"为民"和"真争",即他内心世界是希望自己一家人为人一生要坚持为民为公,为真理而斗争。
林炳长是2006年12月被洞头县公安局秘密拘捕的,理由是他涉嫌偷税。由于林炳长认为这是当地腐败分子的打击,是"欲加之罪"。林炳长失去自由后,当地渔民中的很多支持者前往杭州的浙江省高级法院要求法院给予当地施压,释放林炳长。随后,温州、杭州等地的民间人士将揭露洞头地方恶势力打击维权老干部的声援信公开上网,引起了海内外的关注和声援。杭州思源律师事务所的吕思源、应建文律师立即动身为老林提供法律援助。就在老林被拘禁了三个月后,2007年3月16日得以取保候审,而他被告涉嫌偷税一案则于3月19日开庭,后来又是"撤消起诉"不了不之,可见当地某些势力到底心虚,不敢明目张胆地打击失海渔民的理性维权行动。
  "无论如何,我都不怕",4月25日一早,林炳长在电话中说,"我也先后接到很多关注我的电话采访,只要有法律当武器,就没有畏惧。"现在家享受"取保候审"的老林,显得很坦然:"法院对我审判,却又提前释放我出来,我一开始是不愿意出来的,我没有罪。他们三次动员我出来,我都不出。"面对维权人士,一些地方政府里的"反动派","随随便便抓人,又随随便便放人,法律成了泥巴,成了摆设,这是国家的悲哀啊,我为老百姓打官司有什么罪呢?"所谓林炳长涉嫌偷税,是因为他花了四年时间帮助渔民打官司,惹怒政府,公安先,然后再转"双规"(指纪委强制有问题的党员干部在规定时间、规定地点交代问题),他被关到洞头县纪律委员会关了二十天;到公安局以后拘留,再延长拘留,再转逮捕。林炳长说,他们的目的就是要把小三盘失海群众的维权势头打压下去,但他们没想到的是,渔民看到老林被抓起来了,更多的年轻渔民站出来了,他要坚持"为公义而献身",因为生命的意义就再于此,"人都有一死,早死晚死都是死,我要为真理而活,绝不贪生怕死。"

  渔民赖以生存的"口粮涂"成了政府强吃的"肥肉"
  浙江省温州市洞头县北岙镇一带的岙口浅海滩涂,是当地养殖渔民(当地称"养民")世代赖以生存的"口粮涂",其中林炳长出生的双扑乡就有面积达4260亩(合284公顷)的浅海滩涂,自2001年底以来就被政府"盯上",先是规划"政府收回"归国有土地,再是政府以公共利益的名义,准许搞商业开发,然后法律过场走完后,政府就大规模地实施围填海工程,大肆吞噬适合水产品生息的天然良涂。而那些仅获得一次性给予每亩350元补偿的失海渔民,一夜之间,随之遭遇失地农民一样陷于贫困的命运。
  洞头县是全国13个海岛县之一,浙江省6个海岛县之一,海洋捕捞、海水养殖、滩涂水产采集是该县的主要支柱产业。俗话说:"在山靠山,在水靠水",祖祖辈辈生活在海涂边的洞头县北岙镇小三盘村291户渔民,就靠这海边浅水滩涂养家糊口,生存繁衍。早在1984年,当时中央倡导发家致富,鼓励农渔民承包海涂。于是,洞头县政府根据中央文件精神,给沿海村发了受法律保护、"长期不变"的海域滩涂"使用权证",渔民集体吃了"定心丸",村里又将这些海域滩涂承包给渔民(养民和采民)们。渔民们在这里养殖、捕捞,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安详生活。
  可是,好景不长,自2001年以来,由于浙江沿海的缺地严重,当地政府和开发商就把眼睛盯在了海涂上,三小盘村渔民最不愿意发生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从2002年开始,洞头县政府连发了几个文件,要将这些前县政府发证给予"长期使用"的海面,填海造地进行商品房开发。本来,地方政府要财政增收,出"政绩",这无可厚非,有钱人要住水边、海边,享受海边风光,亦无可厚非,但这是人民政府发证给予使用的海面啊,这是渔民们赖以生存的海面啊,渔民们心急如焚。这些海涂到底价值多少,原县委书记林东勇在调离县委书记职务后才承认,当初给渔民的每图滩涂补偿350元确实太少了,因为当时政府财经吃紧,一部分本来给渔民的补偿款被政府挪用了。正是这位书记所言,政府把4260亩海涂中的1000亩卖给开发商发展房地产,每亩9万元,1000亩正好是9000万。虽然当初的县委领导口口声声强调要坚持以"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以提高干部群众法律素质为手段,实现社会法治化为目标,为加快建设"海上花园"宏伟目标提供坚强保证,但在"保障人民群众合法权益方面"却已经惟利是图,该领导的言论前后对照发现具有讽刺意义。现在,随着温州到海岛洞头的大陆联岛工程已经开通,洞头的土地已经是黄金价了,已升任浙江省海洋与渔业局副局长的林东勇证实,这块滩涂的价格已经超过100万元每亩了。
  
  "老将"林炳长出马拿法律作武器,将政府告上法庭
  政府部门、各乡镇可以这样主张,要把是否符合法律规定作为各项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树立"法治化"和"社会化"观念,努力建立法治型政府,但总不能口里有法治,实行的却是人治。于是,原担任洞头县农林水利局干部的65岁退休老共产党员林炳长站了出来,他要为他所出生的村子使用法律理性维权。在林炳长的带领下,渔民们自发边学法,边调查,意外发现当地政府动用的284公顷海面滩涂居然是"非法项目"。按照2002年1月1日起实施的国家《海域使用管理法》规定,50公顷以上的填海项目是必须要经国务院批准的,但是事实上却未经国务院批准。他们又发现了该项目所谓被浙江省有关部门批准,也只是"准予水产养殖"而非"填海造地"搞商品房开发。既然县政府原定权给渔民村发证所依据的中央承包政策并未改变,那么,渔民们认为自己的合法权益遭到了侵犯,他们奋起维权,先向现地方政府复议未果,于是就向法院起诉,将温州市人民政府和洞头县人民政府推上了被告席。
  人们口里经常传来传去这样一句老话:"气死不告官",因为告官难。小三盘村291户约有上千位渔民开始备尝了这个"艰辛":
  光要求立案就花去了几个月,直到2004年3月总算立了案。按照《行诉法》规定立案后三个月内一审必须审结,可是拖到第十五个月才开庭,第20个月才判决。渔民们分8个案子告的,一审判决渔民胜诉了3个,被告胜诉5个,但渔民的权益还没有得到最终维护。于是,渔民们对败诉不服,在林炳长的支持下,杭州思源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吕思源和应建文顶住压力承担这个案子,果断向浙江省高院上诉,因为他们坚信:法律是公正的!自己是有理的!有理,自然理直气壮,不能把国家法律当作一张废纸……

  艰难的结果,但还不是最后的胜利
  小三盘村村民们经过学习有关法律,于2003年12月23日向温州市人民政府提起行政复议申请,要求撤消"洞政发[2002]46号文件《关于在全县范围内废止浅海滩涂使用权证的通知》"。但是,温州市人民政府以"申请人主体不合格"为由驳回了村民们的申请。2004年3月9日,村民们聘请了杭州思源律师事务所的吕思源、应建文律师,向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行政诉讼,状告洞头县人民政府、温州市人民政府,要求撤消"洞政发[2002]46号文件《关于在全县范围内废止浅海滩涂使用权证的通知》"等违法行政行为以及依法解决小三盘村海域使用权和村民农业承包权及赔偿问题等。温州市中级法院对此予以了立案,但是,却一而再,再而三地无故延期开庭审理。
  随后在律师们的坚持下,向中央上书很快有了结果,温州中院终于开庭了,却没能当场判决,同时洞头有关方面对维权渔民的打击报复一直没有停止,那位帮助渔民学习法律和理性维权的退休干部林炳长,多次受到打击,被迫东躲西藏,不能到庭旁听,有家不能回,2006年12月还被当地有关部门以涉嫌偷漏税的名义被关押进洞头县看守所,律师提出会见也未能获得批准。很明显,这是洞头地方政府打击报复,该县某些官员不但不能从执政和法律的角度上与北京保持一致,还非法指控莫须有的罪名关押维权人。幸好还有媒体站出来说话,传递洞头渔民的维权消息,《中国律师观察网》、《中国海洋报》、《联谊报》、《浙江市场导报》和《浙江工人日报》等媒体先后对当地政府搞所谓"房屋开发",夺了百姓"口粮涂",面积达4260亩浅海滩被围填,卖给房地产开发商建设商品房或搞旅游休闲基地进行报道,提出国家法律不能当儿戏。
  洞头渔民们坚持理性维权,坚信法律公正的信念和敢于维权的勇气,坚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坚持文明讲理,终于坚持到终审判决。2007年2月18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终于下达了上诉裁定,给予当地渔民倪团等最后只剩下158名上诉人一个"确认洞头县政府发文废除渔民的滩涂使用权证违法、渔民221万经济损失赔偿被发回一审法院重审"的结论,这就是说渔民终审获得省高院的支持,终于告赢县政府。
  这块滩涂,本是渔民世代使用的,却被洞头县政府以强调"人多地少"、"缓解用地矛盾"等理由在未全面征求民意的情况下围涂造地,于是在高级法院的坚持下,最终判决洞头县政府作出的被诉洞政发[2002]46号《关于在全县范围内废止浅海滩涂使用权证的通知》违法。按照《海域使用管理法》第三十条第一款规定:"因公共利益或者国家安全的需要,原批准用海的人民政府可以依法收回海域使用权。"渔民的律师应建文认为,在这起民告官案件中,洞头县政府却未能就"因公共利益或者国家安全的需要"而废止原有的浅海滩涂使用权证、收回海域使用权进行合理说明并充分举证,其在庭审中所称:"涉及公共利益"的辩解显然不能成立。既然渔民使用滩涂在先,与中央[1983]1号文件和省政府浙政[1983]34号通知关于"浅海、滩涂使用权长期不变,受法律保护"的精神相符合,又符合《海域使用管理法》的规定。浙江高院的最终判决,是艰难的,但也可以说是符合公义的,虽说最终的补偿还没有到位,但通过法律维权走到这个地步,可以说是正义力量取得了初步胜利,司法的支持,从根本制度上维护了渔民的法律权益。
面对这样的结果,林炳长说:"我们这样做,有价值了,我对这一判决感到高兴",但是,他还提到要继续努力,在判决书这份纸上的公义变成具体的赔偿之前,村民不会放弃维权,“我们现在要争取我们的权利,现在《物权法》都出来了,我们不只是使用权的问题,还有所有权,老百姓要生存,靠海吃海,天赋人权。”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商贩的生存权利

  • 下一篇:公共利益之矛与个人权利之盾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