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维权经历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中国上访维权的困境及出路         ★★★
中国上访维权的困境及出路
作者:任 华 文章来源:公民月刊 更新时间:2007-05-12 11:26

任华先生出身于湖南贫苦农民家庭,从湖南师范大学毕业后,曾在中学作过老师,后调到怀化市委作秘书。在一次下乡收缴农业税时,亲眼看到干部抢夺农民粮食、生猪,活 活将一个七十多岁老人逼得喝药自杀身亡,对心灵触动很大,回到市委拒绝了去县里担任副县长的委任,坚决要求离开党政部门,于是转入司法局,后于1997年取得律师资格,参与地方诉讼事宜。2005年因帮助家乡失地农民上访来到北京,在国务院信访接待办上访时,眼见来自全国各地的一些信访人员连基本的材料都不会写,于是就在信访处免费为那些上访者写材料,后来因引起接待站工作人员对不收钱目的的质疑,只好跟其他一些律师一样收取一定的费用。如此在信访口一呆就是半年多,在此期间,他见证了自 己在文字中从未读到过的截访的残酷与上访的悲惨,曾经前后二十多次亲眼看到截访人员、接访人员与公安、保安在信访大厅活活将人打死,灵魂受到极大震撼,决志为弱势上访群体申冤昭雪付诸努力。于是在2006年3月8日,与胡星斗教授联合向全国人大与国务院发出《废除信访制度建议书》,今年3月两会前夕与刘杰等人发起1010名上访者联名要求废除信访制度。目前他根据自己几年来的了解,正着手整理反映中国上访群体状况的报告。本刊记者特请他谈谈中国上访群体的维权状况。


  本刊记者(以下简称记):任律师,您好!请您谈谈自己与上访群体接触的经历?
任华律师(以下简称任):本人1997年开始律师执业,2005年2月帮助家乡失地农民维权进京上访,住北京南区东庄"上访村"。开始接触全国各地进京上访公民,出于良心和职业敏感,开始关注进京上访公民的维权状况和生存状况,在北京"上访村"住居两年时间,在那里我看到了想象不到的苦难、贫穷、罪恶和悲壮。这超越了目前我所读到的任何书写人类和平年代(当然那种战争时期的非常状况除外)苦难的文字,其血腥与惨烈若非亲见,断难相 信!这期间我接触了数千来自全国不同地区带着各种不同问题的访民,他们几乎每个人都是一部饱含血泪的书。有人称这些访民为中国第五十七个民族,这从访民的生活习惯、语言文化、历史源流、甚至穿着打扮上来说,的确有其道理。这一族集中地反映着中国社会近半个多世纪来的苦难,是中华民族历史上不能抹去的痛,也应该是人类的痛!
记:您在国务院信访办呆的时间中印象最深的是哪些事?
  任:2005年5月至12月,我在国务院信访局和全国人大常委会信访局接待处一边帮助信 访民众写材料,一边进行一些调研,了解了国家信访部门的违法渎职和腐败黑幕,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警察、保安暴力殴打访民,情况非常严重,地方政府截访人员暴力打死、打伤、绑架访民事件天天发生,走投无路的访民在信访口割腕、喝毒药、撞墙自杀事件日有所见。如2005年:6月16日,辽宁访民刘和平在最高法院信访口补截访人员杀死;7月12日,在公安部信访口,湖南访民白少波就被活活打死;10月11日在最高人民法院传达室(东交民巷27号)40岁重庆访民邓小雨被活活打死;11月13日,在最高法院门口又活活打死山东访民毛敏;11月2日上午,府右街公安迫使一妇女访民自焚身亡;12月20日,山东86岁访民高学军在最高法院信访口被打死,后移尸北京南站花园铁道口。这些活生生的惨案,让我整个灵魂被日日震撼,深感在光天化日之下,在国家最高执法部门,人的生命都可以如此公然被剥夺,人的一切名利实在太虚幻、太没有意义了。我觉得为这些深陷苦难中的民众,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是生命的意义所在。
  记:您认为中国上访群体大际可分为哪些类型?
  任:进京上访的群体大致分为:失地农民、下岗失业工人、城市拆迁户、退伍军人、涉法涉诉公民,当然还有历史冤案,如1957年"反右"及"文革"受害者等,其特点是:妇女多、老人多、残疾人多、没有文化的人多。
  记:上访群体最集中反映的是哪些问题?
  任:进京上访群体集中反映的问题是:农村是当地政府以建设需要(如修路、建厂、修水库等)为名,或因房地产开发需要,圈占农民土地,没有给农民合理的补偿与安置, 甚至有的根本没有补偿,使农民失去了赖以为生的土地,形成农民无地种的局面;城市是以开发、改造为名,强拆民房,使大批居民无房可住;企业是转制、改制,使大量国有资产流失,大批官僚腐化,工人下岗失业,基本生活保障丧失;以及普遍存在的司法腐败,官僚勾结,以权代法,徇私舞弊,枉法裁判,所形成的错案、假案与冤案。
  记:中国上访群体的发展历程怎样?
  任:中国公民进京上访起源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即五七年"反右"时期后,期间出现过 1978年至1986年"拨乱反正"时期和2003年国务院废除收容遣送条例至今两大"高峰"。2004年9月份北京"上访村"及东庄附近周边地区住居上访人达十万之多。有的人一生之中大半时间就在上访的路上,甚至还有在上访中出生,在懂事后又接着父辈上访的终生上访人。这半个多世纪来,中国政府只有"文革"之后,也就是1978年后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有保留地集中解决过一批上访的问题,但这也主要以中共建政后的历次运动中被迫害的干部为主,普通百姓的问题还是没有得到解决。1989年屠杀之后,以改革、发展为名而制造的大量侵害、剥夺公民权利的问题,至今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解决措施。
  记:中国上访近年来有哪些趋势?
  任:中国上访群体近年来进京反映的问题基本上没有得到解决,人数不断增加,当局为了保持病态的"稳定"对进京上访公民进行强劲打压,许多人被判刑,劳教和关进精神病院。上访在目前事实上不能解决任何实质性问题,而中国信访制度的设计不过是极权 统治的一块遮丑布,对社会被侵害民众起着愚弄、欺骗的作用,是一种真正的画饼充饥。近年随着民众文化素质、权利、法律意识的提高,上访者互相联系更紧密,协调性也更强,常常能在某些事上动员起横跨全国多省市的人员参与,如今年3月两会前的上书,就在短短几天,动员起1010上访者签名。
  记:中国截访的残暴情况?
  任:中央为了保持"稳定",对地方政府施加压力,实行信访问责制,地方政府为了"政绩"和在中央留下好印象,派出大量人员进京截访,对进京上访公民进行围追堵截 ,实行暴力殴打、绑架、关押、判刑、劳教,送精神病院等手段。据我们对今年三月参加签名的1010名上访者调查统计显示:上访期最长51年,最短1年;被毒打关押人数467人,占45%;被拘留劳教人数428人,占42%;被送往精神病院关押人数31人,占3%。
  记:《信访条例》对中国上访有什么作用?
  任:中国的《信访条例》对数以百万、千万计的上访公民起着欺骗作用,对社会起着安全阀,对老百姓起着宽慰剂作用,傀儡而乏力的中国信访制度,已成为祸国殃民的遮羞 布,已演变成政权对上访公民的政治迫害工具,成千上万的冤民成为它的牺牲品。正如我在《对中国信访制度的批判》一文中所列举的信访制度的问题,其一是与中国《宪法》相悖;其二是信访功能错位,"双向规范"形同虚设,导致产生问题的地方又成为处理问题的地方,出现陈香莲告陈四美,又由陈四美审判处理的情况;其三信访接待与截访勾结,为集中打压提供了方便;其四针对信访,各级权力机构已经形成了一个非法产业,成为地方官员游山玩水,贪污、挥霍纳税人钱财的途径。因此废止现行《信访条例 》可说是当务之急。
  记:目前中国民间社会在哪些方面能给上访群体支持?
  任:目前中国进京上访公民已成为社会边缘以外的人,他们不仅要面对政权打压,声音封锁,生存艰辛,而且还要面对社会的歧视,他们真是社会苦难的集中代表。一切社会有良知,有正义感的人士都可以从人情上关心理解他们;从舆论上支持他们,为他们的冤屈呼吁;从物资上支持他们,哪怕为他们捐件衣服,送个面包,这不仅给他们以感情上的温暖,而且也是实实在在解决他们面临的生活困难,有时甚至这点关心就是挽救他们的生命;当然更进一步为他们的冤屈得伸提供一些可资利用的途径,那就更是他们的期待。总之,面对上访群体如此苦难的状况,任何一点帮助、关注,对他们都是雪中送炭。
  记:根据您对中国上访情况的了解,您认为解决中国上访问题的路径在哪里?
任:解决中国的信访问题的根本出路就是中国结束极权专制,实行宪政民主。也就是说建立民主法制国家,法治政府;实行以宪治国,依法治国,将信访纳入法治轨道,才能 从产生冤屈的源头上扼制冤案,才能从伸张冤屈的路径上结束告御状,寻找包青天的封建人治历史,才能使访民的冤屈不再是躺在"信访破床"上的社会遗弃体,而是成为法庭公正的掂量器。唯其如此,中国的上访问题才能最终解决!
2007年4月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公共利益之矛与个人权利之盾

  • 下一篇:维权律师――戴脚镣的舞者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