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维权经历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胡俊雄:杭州的流氓         ★★★
胡俊雄:杭州的流氓
作者:民生编辑1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7-08-06 18:08

    国际大都市杭州,是一个繁华、清洁、文明的城市。走在大街上,虽然也可能遇到骗窃和盗抢事件发生,但象其它城市的屡现的地痞、流氓、无赖等则极其少见或绝迹。然而,和许多地方一样,有一种“另类”流氓——穿制服的流氓,却非常猖獗。在本人来到这座繁华的都市一年时间内,有幸领略其无赖、无耻、无知的风采。
     一、高级手段,让你不知道痛在哪里 

    穿制服的流氓也分类多种,本人首先感受的是杭州国宝JC的流氓手段。
    2007年4月的一天,本人就职的公司,突然通知我办理离职手续。理由嘛,拿杭州话说叫“不搭介”。本人一介技匠,思想单纯,开始没有往其它方面细想,后来看见公司的接待室里面,有两个“气度非凡”的客人,好象在一直监督公司主管为我办理离职事宜,其中一个就身穿JC制服。
    呵呵,不走夜路也遇鬼,让流氓盯上了——穿制服的流氓。虽然这种经历在以前、在其它地方多次遇见过,但这次突然袭击还是有些令人恐慌和不快。事后的当晚,本人打电话给公司的好友(也是领导),证实了杭州市公安局的JC来公司要求辞退我的事实。
    评价:高明、下流、卑鄙,用这种手段整一个具有强烈民主思想,追求自由、平等、人权的工程师,使之无法生存,又不暴露自己。不过,使阴招,砸饭碗,老套了点,这种手法本人以前曾多次领教,其他朋友们也经常被使用。
    二、拙劣伎俩,3岁小孩强奸了18岁姑娘
    2007年7月10日,在杭州市上城区法院的刑事审判庭上,公诉人根据杭州市公安局的“侦察结果”,对杭州的中国民主党人朱虞夫进行“起诉”的时候(罪名是“防害公务罪”,后来被判刑2年),诉状上面提到:“……杭州市公安局在依法传唤危害国家安全罪的犯罪嫌疑人胡俊雄的时候……”,后来朱虞夫的判决书上也提到了“危害国家安全罪的犯罪嫌疑人胡俊雄”,本人才得知,区区不才,竟然是“危害国家安全罪的犯罪嫌疑人”。而且当庭有传唤证,编号是2007年第0001号。
    这就奇怪了,之一:本人到美丽的杭州,是为了打工而来,说低级点,是生存所迫;拔高了说,是参加社会主义建设,为了杭州更美好。每天除了上班之外,没有其它任何不良行为,又如何成为“危害国家安全罪的犯罪嫌疑人”?又有何种行为是“危害国家安全”呢?又有何种能耐“危害国家安全”呢?
    之二:既然我是“危害国家安全罪的犯罪嫌疑人”,要对我实行“依法传唤”,那为何我自己半点不知?我从去年至今,一直呆在杭州,就算朱虞夫在2007年4月18日的时候,“防害公务”,耽误了国宝JC对我的“依法传唤”,但事后怎么也没有JC——不,穿制服的流氓找我?
    之三:据说对我的《传唤证》是杭州市2007年第0001号(当然,我到现在还没有收到),那说明在2007年4月18日之前,整个杭州市是没有犯罪嫌疑人被传唤的。就我这个“危害国家安全罪的犯罪嫌疑人”开了杭州市公安局第一张《传唤证》。啧啧,不愧文明之都,社会治安这么好!
    逻辑啊,穿制服的流氓们,有学过逻辑没有?
    所以我说,杭州的流氓们,你们要抓、要关、要整朱虞夫,要打压、要迫害异见者,找个其它说的过去、不使人哂笑的理由可以么?
    评价:荒唐之至,正与我的一位朋友所言,3岁小孩强奸了18岁大姑娘。
    三、州官放火,强奸犯执法
    2007年7月10日,朱虞夫父子的“防害公务罪案”开审,杭州市上城区法院通知我和杨建民出庭作证。就在法庭的“证人休息室”里面,我遭遇了又一种穿制服的流氓。
    本来,法庭上任何人不准开手机(甚至暂扣),这是纪律,是规定,咱没的说,应该无条件执行,所以我的手机早就关机了。但是,“证人休息室”门口负责看管我和杨建民的法院JC(也是穿着漂亮的制服,据说是为了朱案从杭州市中级法院临时调派来的),在等候证人出庭之前的这段时间里,却不顾这个规定,从一开始就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把玩,又是炫铃,又是MP3,又是照相,又是游戏,又是接打电话,一次次将法庭纪律从头到尾强奸个够。而当证人杨建民也拿出手机,刚刚收听股票信息时候(没有其它任何通话行为),这个自己把玩手机的JC(哦,应该是流氓),好象突然记起来了法庭纪律,立马过来抢夺杨建民的手机。本来我是坐在椅子上打盹睡觉的,本来我的手机是一直放在口袋里面没有拿出来的,本来我的手机是早已关机了的,但是,这个流氓在抢走杨建民的手机之后,又再来抢走我了的手机。
    评价:碰到流氓没有道理好讲,碰到这样流氓把持的“人民法院”,会有公平么?
    四、公开抢劫,只有流氓才合法
    这又是一起法院JC——不,穿制服的流氓无理行为。
    2007年7月16日下午,朋友邹巍在杭州市中级法院旁边的人行道上,摆开一条横幅给其他人看完后放进了手袋,让法院门口的保安看见了,保安立即通知里面的人,从法院里面冲出来5、6个法院JC,抢夺邹巍的手袋。(呵呵,不存在任何“手续”)我刚好碰上,帮邹巍拿着手袋。身穿制服的流氓们,毫不客气地来抢我手中的袋子(里面有现金、存折等私人物品)。我拼命反抗,一个又高又胖的流氓,一手扯住袋子,一手掐着我的喉咙(绝对是往死里掐),一面挑衅,故意大声叫嚷:“你还想打人么?”就这样,朋友的东西从我手里被抢走了。我几乎被掐晕了,身上、手上、颈上到处是伤,但不甘心,这时邹巍不断提醒说:“我们千万别还手,不要上当。”我还是找他们要东西,而流氓们则玩起小孩的“空中传花”游戏,一会儿,袋子就不见了。
    我气得到法院里面的大厅里高声大骂:“JC是流氓……”奇怪,众多的法官、JC在场,他们一点不生气。
    评价:流氓就流氓,我是流氓我怕谁?
   
    以前经常听人说:穿制服的流氓,拿执照的土匪。我还不信。而在中国所谓最文明的城市里,我亲身经历见证了所言极是。
    乌乎,杭州的流氓,中国的流氓。
    乌乎,流氓的杭州,流氓的中国。
   
    2007年7月22日于南京
    
     (民生观察工作室供稿)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给俞正声的一封公开信

  • 下一篇:华盛顿邮报:奥运之前 呼吁变革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