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公民来稿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山东省枣庄市乡村医生聂新才上访遭刑拘         ★★★
山东省枣庄市乡村医生聂新才上访遭刑拘
作者:聂丽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3-03-19 16:53
我是山东省枣庄市市中区齐村镇土井村乡村医生聂新才的女儿聂丽 ,我父亲聂新才在2012年9月21日(从北京上访回来的第二天,接到齐村派出所打的电话,说让我父亲去解决问题)也是枣庄市市中区领导接访日,去区信访局正常反应问题,送交材料的时候,被齐村派出所和市中公安分局的人在无任何理由的情况下,被强行拖上警车带走(据当时在场人说,当时我父亲的衣服都被枣庄市市中区公安分局和齐村派出所的人给扯烂了,两条腿也被他们打得已经不能动了,是他们几个人把我父亲抬着扔进车里的),事情已经过了5个多月了,至今我们家人都没有收到分局或其他有关部门给我们家人任何书面的材料,更无我父亲的任何音信。
我父亲被带走后,我们去派出所、分局问情况,分局的人才给我说我父亲现在被刑拘了,原因是拒不执行裁定判决(而他们内部信息文件上写的却是因为“因对法院判决不满,常年越级上访,并多次进京缠访,闹访电话骚扰上级领导,严重干扰社会秩序”为由才将我父亲刑拘的),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
我父亲正常上访,并无任何过激行为,即便是欲加之罪,即便是犯法,在24小时内是不是也得告知我们一声,这是我们最起码的知情权吧。国家设立信访机关,不就是让老百姓诉苦深渊为老百姓伸张正义的的吗?如果连这最基本的权利都被限制,还谈何法治社会,言论自由呢?这不又回到过去那种“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独权主义社会了吗?这样的话,天理何在,人心何安呢?齐村派出所和市中分局的这种霸道做法和黑社会明目张胆的劫持人质有何区别,这明明就是一种独权主义行为吗。
我父亲从赤脚医生开始到现在从医40多年,这期间救人无数,在周围村庄也算是小有名气的乡医,一直都在默默尽着一个乡医应尽的职责:“救死扶伤”。2006年8月28日下午,当时一62岁患者到我父亲门诊看病的时候病情就很重,高烧39.8度,已开始出现寒战,抽搐现象,我父亲见状本不给看的,在他一再央求下才给他打的针,大约20分钟左右,见还未见好转,就一边给他家人联系,一边拨打120急救车,急救车到后,在家人还没到的情况下,我父亲便随车把病人送到了市立医院,随后病人家属赶到,办理了住院手续,此时病人的一切生命体征都正常,在送到市立医院的13小时后病人死亡(即2006年8月29日早上7点多),此时他的死亡和我父亲有什么关系呢?
齐村派出所和市中分局的人在没有查清死者真正死亡原因的情况下,强行将我父亲关押了一个月之久。从死者死亡到死者尸体被其家属从市立医院拉走私埋,近一个月的时间里,我们几乎天天到分局交我们要求尸检的申请,以好尽快查明死亡原因,分清责任,也好尽快处理此事,给我们彼此一个说法,而分局负责此案的张长征,总是以死者家属不同意尸检为由,一次次将我们的合理请求拒之于门外。
我父亲从看守所出来后,听说我妈被打住院,我们几个也跟着挨打受骂,家里也被打砸洗劫一空的情况后,当时就昏死过去,一夜之间几乎所有的头发都白了,本来就瘦弱的身体几天就瘦了20多斤,精神几乎接近崩溃的边缘,人看上去一下苍老了许多。从那以后我父亲和我母亲的身体,尤其是精神一天不如一天,我父亲甚至每天都要靠吃药才能睡着觉。
一个干了40多年的老乡村医生几乎家破人亡,试问天底下有哪一个医生愿意把自己病人往死医呢,更何况患者的死亡到底和我父亲有没有关系,有哪些关系,在不尸检的情况下,你凭什么把责任都推到我父亲身上呢?在不尸检,没有任何新的其他证据的情况下,枣庄市法院最终判定我们家赔偿死者家属各项费用近5万钱,我父亲不服判决才逐级上找。
现在我父亲又被山东省齐村镇派出所和枣庄市市中区分局的人以莫须有的罪名给扣押起来,(以前我父亲向他们反映问题时,有几次都被他们的人推昏倒在地上,醒来问他们要口水喝他们都不给。)现在人身安全怎么样,我们一无所知,我母亲知道这个这个事情后,现在也病倒了,卧床不起,我们姐弟四个也没有固定工作,还有一个弟弟还未结婚,如果我父、母亲再有个三长两短,我们整个家就彻底垮了,希望有关领导及社会上的正义人士,帮帮我们这一家人,尽快把我爸解救出来,还我们一个平静团圆的生活吧!
“漆黑的夜”辗转难眠,从9月21日到现在已经五个月多了,不知道高墙内快70岁的老父亲现在怎么样, 腿好点了没?精神状态怎么样?今年的中秋节、国庆节和重阳节(每逢佳节倍思亲)元旦、腊八节、春节,这一年中的几个重大节日我父亲都是在“冰冷”的看守所里含冤受屈、孤苦伶仃,一个人是怎么熬的呢?前段时间电视一直在播有关我的“父亲母亲”和“寻找最美乡村医生”的话题,而我的父亲、母亲一个被刑拘在看守所里不让见面未有任何音信,一个因承受不了无辜突来的打击精神几乎失常、崩溃。山东省枣庄市的一些相关执法部门、一些相关人员这样对待上访人员不觉得太惨无人道吗?
年迈母亲的哭泣,子女的无助,谁又能为我们撑起“一片青天”呢?“法治社会”打官司我们“没钱”、“没人”、更“没权”,我父亲的“黎明”在哪里呢?我的心好痛好无助!
  聂丽                                     
电话:13506329537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吴建生:一个共产党员的遭遇和下场

  • 下一篇:[图文]辽宁访民盖凤珍就在马三家教养院期间遭受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