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公民来稿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武汉市蔡甸区三官村村民被征地被拆迁的日记         ★★★
武汉市蔡甸区三官村村民被征地被拆迁的日记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2-04-23 15:54

 

2012年4月17日      
     现将我遇到的问题向您详细讲述一下。我是武汉市蔡甸区蔡甸街三官村村民,现遇国家建设琴川公路征地,村委会苛扣农民安置补偿费,并协同施工方强拆,欲征借贵论坛予以公开讨论。自政府征地以来,村委会虽与村代表开会,但从未向广大村民公开公布征地公告和征地补偿方案公告,而是采取挨家偷偷哄骗的方式签订补偿协议。由于村民文化素质有限,绝大多数人都不了解国家政策及补偿标准,先后被哄骗签订协议。村委会除未征得村民同意将土地补偿部分全部归村委会所有外,还强行将农民应得的安置补偿费用大打折扣。拒绝签订协议的村民要求如实补偿,村委会领导协同街道领导共同压制恐吓村民,每日扬言欲实施强拆。昨日已将推土机开到鱼塘实施强拆,我70岁高龄的公公以自己的身体挡在推土机前才稍加制止。村委会扬言强拆是必须的,今日协同街道干部还会再来实施强拆。

 

土地具体情况如下:1982年,村里部分原有耕地因连年水淹无人种植,我家在村书记允许和村民的见证下,开垦了15.55亩作为鱼塘,并每年与村委会签订鱼塘承包合同,每年上缴承包费。1997年,集体土地分产到户,将每户土地登记,并颁发土地使用权证。我家原有的几亩耕地被村干部私自强行分配到自家名下,理由是我家有承包鱼塘,所以至今我家名下除了一口承包鱼塘外没有一分一厘耕地。村里以我家有鱼塘为由不予分配耕地,我们便要求村里为鱼塘用地办理土地使用权证,但村里坚决不予办理,遂继续实行鱼塘承包制。从签订承包合同至今已有近30年。公婆两位老人30年风雨艰难的以仅有的这个鱼塘为生,现遇国家征地,村里矢口否认承包事实,并以没有土地使用权证为由,强行苛扣国家给予农民的安置补偿费。

 

在挨家哄骗的过程中,我家的安置补偿费、鱼塘开发费、青苗补偿总共价格,从最初的2800元/亩数次递增至11800元/亩,村委会每次都说是在严格按照政策办事。我们的质疑是难道国家政策是菜场价,一天一变吗?明显的是村委会在隐瞒事实,存在欲挪用或贪污农民补偿款问题。婆婆和村民共同到蔡甸街道办、蔡甸区政府和武汉市政府上访,上级政府公开声明补偿费用早已如数下发至村委会,并告知仅农民安置补偿费一项就是15200元/亩,但政府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只能接受反应,还是要靠我们自己和村委会抗争来争取权益。农民安置补偿费是国家给予以被征地赖以生存的农民的安置补偿,村里无任何理由苛扣。隔壁村鱼塘片区与我村鱼塘片区土地所有制情况完全相同,且与我村仅相隔十步之内,其村委会严格按照国家的征地补偿如实分配给村民,征地补偿问题早已全部解决。相比之下,我村村民对本村村委会干部的行为感到甚是愤慨,村干部还扬言随便我们到法院告,也告不倒他们。村干部日日到家里吵闹,我一个孕妇喊的声嘶力竭,我六七十岁的公婆每日坐守在鱼塘上,用生命抵制强拆,这就是我们一家朴素农民遭遇不公平补偿和强拆的命运。

        本村亦有三官公路大桥也在未进行拆迁安置的情况下在居民密集区内违章施工。多户村民房屋被打桩震裂,具有严重安全隐患,村民集体反对未安置前施工。村干部在不向村民了解疾苦的情况下,帮助施工方镇压村民,扬言只要房屋未砸死人就继续施工。

        村委会和街道办领导在明显隐瞒事实,不按政策如实给予农民征地补偿的情况下,还在日日扬言强拆,已经达到威胁人民财产和生命安全的地步。借蔡甸论坛之力,望以YuLun的力量帮助人民维护合法权益,捍卫国家法律法规。

        我们也希望祖国可以更快更强的发展。不可否认国家的政策对人民是好的,但是落实下来却被层层官员扭曲。希望能够给予帮助的朋友加我QQ313139464

2012年4月18日
    听说接连两天街道干部都在我们村委会和村干部开会,村干部每天晚上到村民家“暗访”,准备先把带领我们上访的那家村民搞定,再来对付我们。
    接下来的进程会向大家随时报道,多谢各位有公正之心人士的支持。

2012年4月19日

三官公路大桥在未拆迁安置情况下强行施工,打桩施工被在村民集体的抗争下停工数日后,再次开工,房屋震撼严重,噪音震耳欲聋。再次抵抗施工,施工人员声称村委会干部允许并支持他们施工,如村民反抗将帮助镇压,待续......

2012年4月20日
    三官公路大桥在未拆迁安置情况下继续进行强行施工,在昨日抗争无效的情况下,施工方变本加厉,深入打桩,房屋震撼无法呆人,致使老人心脏病发作。与此同时,三关村委会贴出拆迁公告,乃村委会打印自制,公告指定机构也是村委会。公告的发质人应该是区国土资源和规划局,什么时候变成村委会名义自制了?村民对此公告内安置条件的可信性予以强烈质疑,其安置价格甚至低于房屋制作成本。

2012年4月22日
    昨天发生了点突发事件。由于施工队的野蛮施工,昨晚村民集体反抗下,“被报警”。在根本没有人被打的情况下,施工队跟警察谎称有村民殴打施工人员。更可笑的是,施工队负责人因为我和我老公前几天跟他们发生的小争执,而告称是我俩找人殴打施工人员。每次和施工队的争吵都是因为他们不顾周围村民的安危野蛮施工,因为我家是离打桩最近,且家里有孕妇和心脏病人的特殊情况家庭,才反应稍微强烈些。她所谓的前几天的争吵中,第一,我、我老公、我婆婆为一方,施工队负责人及十几个工人为一方。试想,我婆婆一个老人、我一个六个多月的孕妇,就算有我老公一个男人在,有谁敢动那么那么一大群工人。第二,我们作为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的当地人,如何和这些打了就可以跑的外地人拼。昨晚警察听取了施工队单方面描述,今天上午来听取村民描述。警察和村干部一致要求村民再不许吵闹,否则被施工人员殴打概不负责,并且同意施工队在不用顾及村民安危的情况下队照常开工。此乃昨日突发事件事后报道。
    经过昨晚的“被报警”,村民不敢反抗,施工队仗着有村委会和警察撑腰,现在在村里越发横行,不仅开启离居民区最近机器,且同时加开多台机器共同进行打桩作业,我们坐在房间里的震颤程度跟在摇篮里无差异。你们可能会问为什么我们不搬走,原因很简单,也是与村委会对抗的一种方式,村委会之所以一直置之不理,甚至一味支持施工方野蛮施工,就是想逼待拆迁户在无法承受这种生活条件时而答应不合理的拆迁安置条件。
    这种水深火热的生活估计还要持续一段时间......

 

2012年4月23日
    今早公婆到鱼塘的时候,发现鱼塘已经被施工方偷偷强挖了一部分,不知是今早所为还是昨晚夜间所为,随即在场协助恐吓的还有公安局人员。因为受不了家里野蛮施工噪音,在两天两夜无法入睡的情况下,昨天下午我去鱼塘棚内休息,正好听到了施工人员从棚子门口路过,接听的电话,电话中对方通知他们施工方可以对鱼塘事实强拆,有权下这种通知的人唯有土地的所有者——村委会。村委会相关人员上门请我们去村委会协调,结果绝非协调,依然搬出亘古不变的“村委会道理”加以敷衍,并拒不承认指使施工方强挖和指使公安人员恐吓。时至今日,事态性质已发生改变,村委会从所谓的协调、扬言威胁强挖,到实施强盗行为的掠夺式强挖,其强盗式的丑恶嘴脸已经暴露无遗。街道干部会同村委会干部“同仇敌忾”,拒不听取村民方意见及村民实际疾苦,绝非下基层协调解决问题的态度。4月初,国家新颁布法规,在补偿不公的情况下,即使是法院也无权颁布强拆令,且行政部门和法院均各司其政,无权法、政混权。难道我们三官村的村委会比政、法两大机关的权利都大吗?不过既然可以推的动施工方、公安部门、街道干部,是否足以证明在对待人民矛盾的时候,各方一致对外,官官相互的事实呢?
    我再次重申,我们的要求仅局限在公平、公正、公开的基础上,保证以土地赖以生存的农民的基本利益,拒绝基层政府的挪用和贪污行为。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图文]黑龙江鹤岗张芹的案情介绍

  • 下一篇:福州警匪无间道案民事赔偿上诉状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