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访民之声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李宇:婚宴惊魂         ★★★
李宇:婚宴惊魂
作者:李宇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2-05-21 10:41

最早知道秦永敏将会与鉴湖女侠结为伉俪的消息是江湖女侠打电话问我秦永敏怎么样?我说秦永敏很好啊,身体与精神状况非常好。那时我正在厦门,女侠没有明说,只是说准备要全身心投入民运事业,因为我知道她是山西的一位教师,我还劝她要冷静,因为民运事业还未系统化,全身心投入的话风险很大,其中包括生存问题!她说会仔细考虑。

其后不久即有他们结婚的信息现于网络并很快收到老秦的短信邀请。看到此消息,我还在微博上调侃原来女侠是如此的全身心投入!愉快的接受邀请。当时已游走到深圳,本来想在深圳多呆时日,多见见深圳的朋友。在接到邀请后不得不改变行程安排经珠海、中山、广州、长沙,在5月11日即到达武汉。

其间有老秦被叫到国保大队交涉有关婚礼事宜的风波,有关部门对老秦如此高调的举办婚礼很是恼火,在据理力争后达成约束性条件,朋友只能在当天10点后到达现场,婚宴后立即离开!鉴于此,到达武汉未跟老秦联系。

在武汉很快与到达的外地朋友及武汉本地朋友取得联系,并相约12日下午在黄鹤楼一叙,约定时武汉朋友是用常用的公开电话联系的,心知国保一定知道,他们如要阻止我们参加婚礼,下午一定就会一网打尽!同时,如果他们没有出动,说明明天的婚礼也不会有事!

中午与部分来到的朋友一起吃了快餐,下午去红楼参观了首义起义军政府遗址,辛亥101年拜谒首义遗址感慨颇多。辛亥革命后,亚洲第一个民主政权就在一系列的错误中不断下行,一个专制政权代替另一个专制政权,民主的空间越来越小,专制强权的黑手越伸越长,言论空间越来越小。为何民主后会慢慢的走向专制?这是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晚上朋友们一致同意AA制聚餐,这种AA制聚餐在广州及成都做得很好,朋友们经常的聚聚,交流思想沟通感情,使得我们的队伍越来越大。

因为很多朋友都是初次见面,餐后有朋友提议每位朋友做个简要的自我介绍并就自己的政治理念也做简要的说明。

一位朋友的发言获得了全场的喝彩!他说:在未来任何谎言都不可能再复辟专制了,因此我有幸参与了结束中华民族千年专制的伟大运动,为了这场注定会载入史册的伟大运动,我不惜献出我的生命!

餐后为安全起见各自散去。

我与朋友在黄鹤楼附近就近找一商务宾馆住下,心想明天的婚宴看来可以正常参加。

13日一早即乘公交前往婚宴酒楼所在地,到达目的地还差点才到9点半,看酒楼对面站了一群人在三三两两的聊天,猜想可能也是来赴宴的朋友,遂上前打招呼并作自我介绍,他们介绍说是武汉本地的,但并不是很热情,后来猜想可能是国保!

因还不到10点,我与朋友决定顺街向前走走,等10点后再进酒楼,但刚前行不到50米就听身后有人叫:“站住,看看你们身份证!”,回头看时已有三人快步走到了我们身边,“你们什么人,先看看你们证件”,我说到,他们置之不理,这时一辆黑色轿车已快速的掉头并停在我们身边,众人即把我们强行推上车,如此,我们被绑架进红钢城派出所。

其后就是核实身份,闲聊,不久刘萍与魏东平也被带了进来,其后一位安徽籍在南京工作的朋友也被带了进来,不多时,两位湖南邵阳朋友也被带了进来,经介绍知道一位是硬汉李旺阳的妹夫,与其一道的朋友说他们打人了!我们问其原因,他说他坚持要对方出示证件,对方即恼羞成怒一群人拳打脚踢把他打入车中!

其间我给秦永敏打电话告知我们目前的情况,知道他正在忙乱的接待来宾,看来婚礼不因少了我们而中止!也得知郑酉午也被带到红钢城派出所了,但是我们并没有看到人,后来与郑老师联系知道他又被转移到别的地方去了。

中午已过,但是他们却并没有为我们提供午餐的意思,在我们一再的抗议下总算送来了廉价的午餐。其间要求每人单独做笔录,在笔录中他们问我何时离开武汉,我答到:我在武汉街头被不明身份的人绑架到红钢城派出所,这是一种明显的违法行为,我将起诉武汉公安局,官司结束后就走,他们说那是你的权利。

下午1点40左右,在一阵嘈杂声中又有人被带进来,明显口中带血衣服凌乱!了解后得知,这位朋友叫张宏海,网名海子,浙江杭州的朋友,因在婚宴中坐于秦永敏身旁,婚宴结束出来就被国保追打,追打时国保居然恬不知耻的高叫:“抓小偷”!为了自己的荣誉,海子在奔跑时高呼“民主宪政万岁!”勇敢的海子,我祝福你。

下午三点后他们陆续单独的放人,最早放出的是两位湖南邵阳的朋友,最后放走的是刘萍与魏东平,据后来了解到,刘萍为讨说法坚持不离开,民警不得不求他们离开!

出来后,老秦及王喜凤单独为被抓的朋友在临近的武昌区设宴压惊,但因为我对这次婚宴中发生的事有点不太满意而拒绝了“偷偷摸摸的婚宴”。

对于这种与“政治无关”的婚宴,我们理应理直气壮的办理,这正是展示公民力量的时候,但是可能因为我们的一些惯性思维,一场婚宴成了专制政权展示无法无天、飞扬跋扈的场所。

首先明知国保要破坏,为何一开始不把婚宴场所设在临近武昌区呢?这样至少让他们在管辖权方面遭遇一定的尴尬。

其次,整个婚宴没有一整套的预案,国保在酒楼外守株待兔,我方却没有相应的应急措施!以至我们因为提前半小时到达而把国保误认为朋友。如果我们被国保控制后就收缴手机,那我们“失踪”的消息都难以发出。

在其次,在得知有十多人“失踪”的情况下婚宴照常进行,让人觉得匪夷所思!中止婚礼难道不是让他们的丑态暴露在公众视线下的绝好时机吗?

我们理性的追求民主自由,但是我们不是苟且的追求!当我们的私权利被公权力无理的侵害而不敢抗争时,我们还有什么力量去追求民主自由?

陪我一道参加婚礼的朋友亲历过89民运,其后远离了政治,在一种使命感的感召下重返民运。在我们分别时,他说你们民运圈子就是一群乌合之众,100年都不会成功!对于他的指责,我无言以对!

 

角马俱乐部李宇于四川达州

2012-5-18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组图]山东滕州水库会战受害者胡兴才的申诉书

  • 下一篇:让子弹飞——撞告江西省高安市大城镇袁宝珍强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