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访民之声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组图]上海沈佩兰致中央第四地方巡视组的公开信         ★★★
[组图]上海沈佩兰致中央第四地方巡视组的公开信
作者:沈佩兰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1-04-14 11:58

中央第四地方巡视组领导:你们好!

中央第四地方巡视组4月1日进驻上海开展巡视工作,对上海市级领导班子及其成员进行监督检查。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也强调,要诚恳接受监督检查。作为我们上海市民有责任、义务、权利对上海各级政府的监督、监察。使政府能改正错误,接受老百姓的监督,老百姓的民生问题得到解决,成为老百姓真正拥护的政府。

上海市国际大都市,上海的农村是江南鱼米之乡,生产的粮食作物养活了上海人。上海是个令国人羡慕、上海人骄傲的城市。

然后改革开放开始,一些官员借用改革开放的旗子,利用手中的权力对老百姓进行掠夺,造成大量工人下岗,农民失地;大量的住房遭遇强拆,就这样产生了一大批冤案缠身的百姓,老百姓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抗争,遭到打击报复,关押、拘留、劳教的不胜其数,为此造成了社会的不和谐。

中央巡视组的到来,上海市民认为是钦差、青天,给是上海人民带来希望、曙光。上海一大批的腐败是从个案中产生,希望中央巡视组能深入了解听取每个上海市民的呼求,真实的听取老百姓的声音,向中央汇报,早日解决上海的民生问题。

我是闵行区马桥镇农民,农民以种地为生,2003年10月份,马桥镇政府官商勾结开始圈占、囤结、收购土地,由上海旗忠森林体育城有限公司高凤池出面圈占、收购马桥镇基本农田13000亩,强拆民房3000多户,放火、殴打、恐吓、关押众多不满的农民,造成二十平方公里的农田荒芜已八年之久,严重违反宪法、践踏人权的事件。对举报人一次次遭受打击报复。根据《国家土地管理法》等相关法律规定,抛荒二年的,应无条件收回土地使用权,现在马桥镇13000亩农田抛荒至今已是8年了,目前农民被拆房屋的宅基地成了垃圾堆,原来的优质粮田成了荒草地。我们真的不明白,政府强征我们农民农田,强拆我们的居所、强拆我们的经营场所,而居然用于抛荒!我真不知道国家的法律、法规在上海地区是否已经无用?

2003年10月份我开始举报马桥镇政府官商勾结非法圈地腐败行为,却遭到政府的打击报复,从2003年10月份至今已经是第八年了,被非法关押、囚禁、传唤、拘留共20多次(另关押、传唤、拘留记录)

2010年3月16日,我经营20多年的养殖场(养殖经营蜗牛)被强拆,2010年3月16日,把我关在宾馆,我丈夫和儿子正在市区,闵行区政府、马桥镇政府,还有200多警察,10多辆警车在我和我家人不知情的情况下,把我的养殖场偷铲为平地,成了一堆废墟。由于养殖场设施在前几年被他们破坏,不能再养殖了,现在养殖场房屋租赁给了农民工,农民工挣钱很辛苦,他们挣的钱上沾满了他们的汗水。当养殖场遭强拆的时候,这些房客被赶出来,手机被屏蔽,不让他们和我们家人联系,然后他们的各种生活用品以及钱财、摩托车等物品都被埋在废墟下。我的丈夫和儿子从市区赶回家的时候,房屋已是一片废墟,后来我听目击者说:拆房子用的是大型的挖掘机,大约用了20分钟,把房屋铲为平地。警察把守通往我养殖场四面的路口,任何人不得入内……。

强拆我养殖场没有任何法律手续。也没有任何的法律依据,而且为了他们达到强拆顺利,把我非法关押在上海市松江区车墩“乡港宾馆”内9天,关押期间遭受人生无法忍受的侮辱(另文),直至16日下午我丈夫、律师、朋友找到我,才把我解救出来。

2010年我在担惊受怕中遭到马桥镇政府绑架4次:2010年3月8日-16日被绑架在松江乡港宾馆内,被剥光衣服裸体当众羞辱。3月24日被绑架到北桥迎鹤宾馆又是被裸体当众羞辱,之后又被非法拘留15天。2010年国庆被绑架囚禁在马桥宾馆4天,遭受殴打致手指骨折,我绝食抗议4天。11月11日是第4次绑架殴打2小时,手指再度骨折,司法鉴定轻微伤,现在手指弯曲已成残废。

马桥镇的农民也因失地和不满政府官商勾结,启动公民权利,对闵行区区长、检察院院长、区人大主任、上海市国土规划局长、及上海市人大主任的官僚作风,愤起使用了宪法和人大组织法赋予公民的权力,开始对上述官员漠视人权,无视法律的不作为等恶劣行为进行罢免动议的启动,目前已进入对最高人民检察院院长曹建明和国土资源部部长徐绍史的罢免程序。

我是该次罢免活动中申请示威游行的负责人,我曾先后五次到上海市治安总队递交申请,被对方拒绝。本月4月8日,政府开始派员24小时对我死守,不准出门,一辆白色面包车夜以继日,日以继夜地围堵我家唯一的大门出口,车内躲藏着七八人。车号:沪CE9458。据马桥镇办事处的公务员透露,他们是奉上海市长韩正的命令,对我实行24小时死看死守。

在此,本人明确表示,政府无权擅自圈地、征地,公益性征地必须按《土地法》经国务院批准取得许可证,方可进行合法征地。马桥镇13000亩基本农田荒芜八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明确表示:公民财产不得侵犯。2007年10月1日始,《物权法》实施,公民的财产权、居住权、经营权应受法律保护。对我养殖场的强拆,是对法律的践踏,严重侵犯了我的人权!侵犯了我的合法权益!公民的合法财产是受《宪法》保护,闵行区政府对我养殖场房屋实施强拆!闵行区政府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法》、《物权法》等法律,闵行区政府行为违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 【非法拘禁罪】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具有殴打、侮辱情节的,从重处罚。马桥镇多次对我实行非法关押、非法拘禁,殴打我手指成残废。马桥镇政府的行为,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38条,应受到法律制裁!为了维护中国宪法法律的尊严,为了让所有的中国人都免于非法拘禁的恐惧,保障公民权利,还老百姓一个公道!一个法治国家应当是有法可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

此祝

工作顺利

 

附:1、关押、传唤、拘留记录

2、公安局不予处罚决定书

3、伤残鉴定书

4、我在“三八国际妇女节”、中央“二会”召开时遭受的侮辱和掠夺

5、3月24日遭绑架真相

6、国庆61周年我遭绑架关黑监狱

 

   沈佩兰

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东新街2弄5号101室

联系电话:13764885120

                                          2011-4-14

附:被关押、传唤、限制人身自由记录

被关押、传唤、限制人身自由记录

 

2005年12月22日马桥镇派出所《以其他方法煽动扰乱社会秩序》罪被传唤24小时

2006年3月16日马桥镇派出所《以其他方法煽动扰乱社会秩序》罪被传唤约有6小时

2006年10月14日星期天去教堂做礼拜被拦截,从早上6点——下午6点

2007年03月1日——2007-03-16 限制人身自由长达17天之久(没有任何理由)

2007年8月2日,北京上访回来被马桥派出所无传唤证传唤4小时

2007年10月19日,北京上访回来被马桥派出所无传唤证传唤8小时。当日晚19点钟左右被关入闵行区信访办设立的秘密监狱,至23日中午释放回,没有任何法律手续。。

2007年11月13被关入闵行区设立的黑监狱,15日中午释放回家,没有任何法律手续。(没有任何理由)

2008年5月23日被限制人身自由并被镇政府派人殴打(没有理由)

2008年8月1日(奥运)起限制人身自由被看管在家不准外出。8月6日早晨7点多点,我外出被看管我的人殴打,把我鞋子扯坏,报警派出所不处理。8月8日我逃出家,8月13日在浦东妹妹家小区门口被马桥镇信访办主任董良等5、6人象五马分尸似的绑架关入闵行区黑监狱,把我的衣服全扯破。在黑监狱绝食3天,被周立天殴打,血压、血糖升高。直至26日放回家。没有任何法律手续。

2009年5月24——6月17日被绑架分别关押、囚禁沪闵路1744号和松江佘山“兰笋山庄”25天“理由”:5月13日200多人在马桥一日游聚餐和参加“中国冤民大同盟。

2009年6月24日——7月1日囚禁在家8天,一辆白色面包车停在我家楼道口,车号:沪:CE9458,汽车空调24小时发动扰民,居民晚间无法睡觉。(没有囚禁理由)

2009年7月12日——14日松江车墩附近的一个“乡港宾馆”关押三天,“理由”我在7月8日去莲花路观看十三层连根拔起倒楼。理由”我在7月8日去莲花路观看十三层连根拔起倒楼。

2009年10月29日被上海公安拘留10天

2009年12月16日星期三,我和小金(金月花)到上海市信访办。在中午时候,我们两人就准备回家了,大家在北桥地铁站分手了,我再要坐车到马桥,而她坐车到闵行。当我刚走到自家门口,正要开门的时候,突然蹿出四条彪形大汉——“城管”男子,强行把我扛头扛脚地硬性按进汽车,我被绑架进汽车后,共有四个“城管”男子对我实施强制,其中一人把我的头按在汽车位子的靠背口上,另一个把我左手反扣在位子上,还有一个把我右手用膝盖紧紧顶住,再有一人夹住我两条腿,使我全身无法动弹。我的羊毛衫袖子与背包被这些人扯坏,闵行区马桥镇信访办人员王磊峰(音)开的车。一路直奔松江,把我关到了松江的车墩,即“乡港宾馆”内好像是509房间。那时已经是下午的2点15分左右。20日放回家,共被关了5天。

2101年3月8号——3月16日,2010年3月7日我在北京住宿地附近的点心店吃早点时被上海警察把我抓回北京南站救济站,傍晚坐T103次火车的餐车被送回上海,回上海共有40多人。3月8日中午到上海站,然后我们被停留在火车站的两辆中巴车送到了付春路“上海市救济站”内,大约过了有15分钟时,我被闵行区信访办接访人员朱梦生用奥迪车送到了闵行区信访办,当汽车到闵行区信访办时,马桥镇信访办的车早已等候在区信访办的门口了,为首的是马桥镇信访办人员王磊峰,有4人是马桥镇城管人员,一个是司机。他们的年龄分别在30岁左右,都是男性。他们要我上他们的车,他们把我夹坐在在他们的中间,当我上了他们的车后不久,王磊峰命令那些城管抢我的手机,然后把我绑架到了松江区车墩镇“乡港宾馆”,他们命令我下车,我拒绝下车,这些人就一拥而上把我强拉出汽车后,又把我扛头扛脚五马分尸似的扛进乡港宾馆内,把我的裤子内裤都拖下来,上衣外套也都被拖下来,在光天化日之下,我被半裸体在众目睽睽的“乡港宾馆”的大堂内,却无人搭救我,最后他们把我扛进了宾馆的509房间内,还派了马桥镇居委会主任何六妹,退休人员焦玉琪看守我。那些绑架我的人在隔壁508开了个房间住下看守我,轮流换班

 

2010年3月24日——4月9日,朋友来看望我,下午3点多钟,我和丈夫送朋友,当我刚走出大楼的防盗门口时,停在门外的“金杯”面包车里,冲出来4个镇政府城管人员,它们不问青红皂白抓住我强往车里拖,这些人身强力壮个个都身穿迷彩服,我丈夫和朋友见状连忙上去阻止报警110,马桥镇派出所110警察人员(警号:042335)来了,我们向警察指控了被这些人绑架的经过后,该警察没有立即依法处警,该警察对着我们说:原因特别他管不了,还说这是政府行为他不好管。,说完不负责任地扬长而去。这时又来了十多个人来增援,他们有四、五个人抓住我的朋友,其余的人向我包围过来,这时我已经退到了弄堂边的墙角没有退路,这伙人一拥而上扑向我将我抬头扛脚地绑架上了他们的汽车。当时我正在用丈夫的手机和朋友通话,诉述被绑架经过,他们包围我的时候手机被他们抢了去,被抢走的还有钥匙、钱、银行卡,周围围观的人很多,但是没有一个敢站出来说话。

我被绑架上汽车以后,拼命地挣扎都无济于事。它们将我的内裤都拉掉了,他们四个人,一个人用被单蒙住我的头,掐住我的头颈,一个人把我两手使劲被反绑在后面,两脚被他们狠命地使劲按住不能动弹,骨头快要断裂了,使我疼痛难熬之极。

他是开汽车的开了好长时间,在一家迎鹤宾馆前停下,这伙人把我扛进宾馆内,我拼命挣扎着,这伙人真的不怕遭天打雷劈,把我的上衣外套内衣都扯下,把我裸体一丝不挂扛进了迎鹤宾馆227房间,绑架者用被子蒙住我的头,掐我的头颈,用拳头打我。空调放冷气冻我2个小时左右,双腿皮肤被冻的没知觉,鞋子被扔的不知去向,恶言攻击我。后被关押在颛桥派出所24小时后,被拘留到闵行区看守所拘留15天,罚款500元,拘留的理由说我“殴打他人”。

2010年10月1日-----10月4日  10月1日,信访办看住我,不让我出去买菜。家里来客人,只能带他们去饭店吃饭,,刚走出楼道口,被信访办、城管绑架到马桥宾馆黑监狱关押4天,绝食绝水抗议。10月4日方我回家。

2010年11月11日,去外面散步回家,刚到门口,信访办王磊峰和4-5个城管包抄过来,把我绑架上汽车,抢走我的包,强行搜我身,殴打我。汽车开了大约近2小时后回到我家门口,把我扔出汽车开车就走,报警后到派出所,警察不给做笔录,直到下午4点后才做笔录、开出验伤单,验伤结果右手无名指骨折。

2011年2月24日——3月21日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26天,由马桥镇政府、信访办每天派遣有十几个人24小时守候在我楼道口,不准我跨出门口,配一辆面包车沪CE:9458

2011年4月8日起一直被限制人身自由囚禁在家,马桥镇政法委书记黄德明指挥,马桥镇官员说:是韩正市长下的命令!24小时严防死守。

 

被囚禁在家限制人身自由无数次都没有做记录

沈佩兰

 

14日凌晨看望沈佩兰的访民

 

 

 监控沈佩兰的车辆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张建中:中央巡视组来天津  不看广告看

  • 下一篇:山东蓬莱孙万宝的上诉状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