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公民来稿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图文]四川三台甲级伤残军人梁上桓在信访局遭受         ★★★
[图文]四川三台甲级伤残军人梁上桓在信访局遭受
作者:梁上桓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0-09-20 17:25

   我,梁上桓,男,汉族,中共党员,生于1957年12月26日,四川省三台县人,住乐加乡场镇。

  我陈述要求政府主持调解我与邻里杨金兰之间的邻里侵权纠纷,而遭到县政府信访工作人员和警察的殴打,导致腰5椎体向前滑移0.3cm的事实经过。若有虚假,我自愿接受国家法律制裁。

  我2008年5月28日购买杨秀珍坐落于三台县乐加乡供销社经理部房屋并签订协议,2008年12月19日,邻居杨金兰修房,妄想侵占我购买的房屋宅基地,在挖基础时伤及我家墙基,导致我居住的房屋成危房,随时有伤及我及我家人的生命、财产安全。近一年的时间,杨金兰不思补救,仅是用木棒支撑。但长期下去,我家房屋将会垮塌,为了排除危险,消除险情,保证我及家人的居住安全,2010年6月24日申请三台县乐加乡人民政府调解,三台县乐加乡人民政府在调解后只是叫我去法院打官司,叫我告杨金兰。我到法院打官司无钱请律师,申请法律援助,三台县法律援助中心工作人员告诉我,我这是邻里纠纷,应该找政府出面解决,不打官司。

2010年7月15日我到县政府反映情况,陈述我一个伤残军人的房屋,现是危房,无法居住,要求解决。民政局干部当天打了电话给副乡长林兆伦。民政局干部说“你回家去,由乡上出面处理好。”我回家后,乡人民政府无人协调解决,我多次去找他们乡政府领导干部,他们说“要国土、村建到齐才能解决,杨金兰不到场不拿出他的房产土地手续,我们政府无法。”我见继续找乡政府解决也无希望,2010年7月21日恰逢三台县人民政府赵飚县长接待群众之日,我就到了三台县人民政府信访局,按照信访程序我申请登记,等待县长接见,到中午11点过都没等到,一直到下午两点上班,我又等到四点,县村建国土领导才接见了我,问了我的情况,我也将相关手续交给了接待领导看,他们接待我后,就叫我去找赵飚县长签字批文。我就将反映的材料交与信访办公室主任廖恩。廖恩交与赵飚,赵飚未接见我本人就签字了。赵飚县长的签字我看都没有看到,廖恩就叫我回去了,按程序等待解决。我认为这又是拖到不给我解决,我对廖恩说“赵县长的批示,我亲自带回去找他们,头几次也是县领导批了,我们至今未见到批文,旦一直拖到没解决我们的事"我要赵县长批示,廖恩也没有给我,就放到一个姓李的女同志办公室,我就没有走,一定要拿到手续,廖恩及工作人员说”你实在要,我们把你反映材料给你,赵县长批示就要撕掉“,我就不同意,姓李的女工作人员就撕掉了赵县长的批示,我之妻李琼华拿了一般在手里,另一半姓李的女工作人员就扯烂了。

  我一个伤残人,也没办法,回家又没有车了,住旅店身上只有8元钱,钱不够,又无饭钱,我们只好在信访大厅等到2010年7月22日,并且向他们讲明了我没有钱住店,回家又没有车,只好在信访大厅将就住一晚上,等到第二天。他们信访局的一个高姓工作人员,是个什么长,就强行叫我出来,我没有出来,他死拖我出来,拉我手,扭我右手,致我右胳膊都是肿的。他又报警,警察到场后,我讲明了情况,他们就走了。一会儿,一名警察转来对我说”你没有钱,我们向你们乡上打了电话,他们来接你们了。“后来就走了,等了一个多小时,信访局工作人员也没有走,在办公室外面,我感觉我右手胳膊特别痛,是红肿的,就打110求救,但无人来,我又打电话到绵阳市110,未打通,后又打省公安厅110,省公安厅转到三台县公安局,县公安局110问了情况,也没有提说我的手伤了去治疗,他们问了情况就走了。

  我等到大约7点过,我见我们乡副乡长何旭勇到群工局窗外看了一眼,就和群工局干部走了。

  八点过钟的样子,群工局主任廖恩带了三个警察,两个警察有警服,一个穿的便衣,叫我们出去,先是将信访群众蒋素珍、王德仁、唐金义及家属,我的妻子李琼华强行驱逐出信访大厅。我还仍在信访大厅的椅子上坐着,接着他们把信访大厅的门关上,把灯也关了,就留有两个警察,一个不是警察的人,廖恩也在场,强行叫我出去,第一个冲到我前面的是廖恩,他抓住我的手往外拖,两个警察一左一右挟着我往外走,从信访厅走到接待室。接待室无光线,伸手不见五指,我记得廖恩放开我的手就被他打了一拳,我叫“廖恩打死人了。”接着他们一齐来打我,我妻子就在外面帮我呼救,并打卷帘门。大声喊“廖恩,你要把一个伤残军人打死吗?”又喊当地老百姓救命,在信访群众帮助下,把卷帘门都抽烂了,门才打来一条缝,我妻子李琼华从门缝进来,廖恩他们才跑了。我在混乱中也不知是谁,他打我时,我抓住他的体恤衫不放,他把衣服脱掉就跑了。我睡在地上,当我妻子和信访群众来时,我妻子李琼华当时也急昏了。120到来时,先抢救我妻子,我也到了医院,经医院x光片报道,我腰5椎体骨折,先仍在治疗中。

  公安派出所也在调查,但本身这件事就是有警察介入了殴打,最后的结论是否公正,可想而知。

  我是一个伤残军人,因邻里侵权纠纷要求政府协调处理,政府不作为,将我像太极推手一样推来推去,县委领导虽然有批示,但多次未落实,也没得到处理事情的回音,不得已我走上信访道路,要求上级领导督促解决我的邻里纠纷,没想到正是我抱有希望的上级及工作人员对我进行殴打,现致使我身受损伤你,并导致骨折,我内心无法平静,希望有关部门能公正对待我,对殴打我的凶手依法惩处,并赔偿我的一切损失。

                                                                                                                                          陈述人:梁上桓

                                                                                                                                         二零一零年九月

 

梁上桓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叶国强:阐明诉求理由  盼党偿圆民愿

  • 下一篇:[组图]湖北随州何店居民吴忠全的申冤书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